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四十六章 偷袭
 
  天空渐显鱼肚白,结界与外界几无区别。

  关涂涂眼见王弼的巨爪朝自己抓来,全身而退已不可能,一个旋踢朝他面门踢去,以攻为守,希望他为了自保而退却。

  可王弼并不是这么想的,他肢体本就巨大,每招每式一旦发出想要临时变幻就十分不易,关涂涂的攻势虽然凌厉,自己未必承受不起,而若错过这次机会想要伤她就太难了。

  关涂涂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这近身一抓。

  十分锋利的巨爪在她右肩挖出三条血痕,王弼的右脸也挨了重重一脚,一飙鲜血从口中喷出。

  二人同时受伤。

  “啊,涂涂姐……”

  见关涂涂受伤,姜伦又担心又无助,一颗焦急的心在胸中不住的翻腾。

  “啊!涂涂姐受伤了!秦哥,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秦秋答道,

  进入手臂的寒气减弱许多,身体也热了起来,那块墨玉已由原来的球形变成了扁平一块。

  关涂涂左手握在右肩之上,血流不止,闪着寒光的棍子几被染红,周身的光华忽明忽暗。

  王弼挣扎着爬起来,喘着粗气,从獠牙缝中喷出一股液体,恶狠狠的盯着关涂涂。

  二人僵持对立,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她静静地站在那里,朦胧的柔光笼罩全身,长发飘逸处如梦似幻,秦丘看得有点呆了。

  寒气已经消失殆尽,他缓缓的伸开手掌,那块墨玉静静地停在掌心,之前的幽光已经消失。

  姜伦不敢再去碰玉,远远的看了一眼,说:“秦哥,你要是有什么感觉,一定要马上告诉我,这玉太奇怪了,我担心你会变成怪兽,我还是不要碰了。”

  秦丘苦笑一下,站起来,把玉放在口袋,姜伦说得也不是不可能。

  姜伦拖着不便的身体移到秦丘后方,紧紧的握着刀,盯着他,眼神一刻也不敢离开,生怕他变成怪兽。

  如果秦丘也像刘伟一样变成怪兽,他会毫不犹豫的将他砍死。

  现在涂涂姐和那人对峙,关兰一个人在钻甲,如果秦丘变成怪兽,最先受到攻击的肯定是自己,所以,必须先下手为强,不为别的,只为自保。

  如果秦丘和关涂涂互换,他就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的。在他心里关涂涂就和天神一样,他看了一眼关涂涂,那不是就是天神吗?

  关涂涂微微转身,看见秦丘已经站起来,大声喊道:“你没事吧?”

  秦丘见她都受了伤,还惦记着自己,很是感动,说:“我没事,你放心。你伤势怎么样?”

  “我没事!小心关兰!不要把东西给他!”关涂涂说。

  “哦!”

  也许你真正关心的是这玉吧,秦秋心想。

  “王弼!你们不要打了,这玉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没有必要两败俱伤。”

  王弼圆鼓鼓的大眼望向秦丘,再看看关兰,杀气稍减,缓缓的往后退了一步。

  吱吱的响声终于停了,关兰将取下的玄武甲收起来,朝王弼使个眼色。

  王弼向关涂涂做了一个休战的手势,关涂涂会意,小心翼翼的退到秦丘的边上。

  大家都是聪明人,眼下结界马上就要消失,如果再不出去,先是弱水由地下漫出,再是江水,再大的本事也难逃。

  “他到底是谁?”

  秦丘看着关兰,问关涂涂。

  关涂涂看了他一眼,慢声道:“不知道。你也没看出来?”

  “没有!”秦丘。

  王弼拿过玄武甲,满意的笑了。

  “亥望使者,谢谢了!我们日后还有机会交手,到时最好是分出胜负。”

  关涂涂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秦丘看着志得意满的王弼,又愤怒又沮丧,自己空有黄帝天魂,竟一点用都没有,眼睁睁看则他拿走玄武甲,何时才能替冯斌报仇?

  这玄武神兽也是废物,像个死的一样,别人在你身上钻洞都没感觉吗?还神兽!

  王弼拿着玄武甲,冲天大号一声,吼声一停,朦胧的天边突然飞来两条绳索,不偏不倚的落在他们二人脚下。

  他把绳索捡起来,说:“我们就先走了,之后肯定会再见的哈哈哈!”

  说完把绳子拉了两下,稍时,绳子好像受到巨大的拉力,立马变得紧绷,飞速的将他拉向空中而去。

  关兰见王弼消失,拿着绳子,转过身,看着秦丘说:“你跟我一起走吗?”

  声音口气与之前判若两人。

  秦丘一脸茫然,他现在已经知道这个关兰根本不是关涂涂的手下,不能相信,可为什么他要让我跟他走呢?

  他看看关涂涂,见她眉头紧锁,眼神中藏和杀气,说:“谢谢,不用了。”

  “真的吗?”关兰说,“你们未必来得及了。”

  “不用!”秦丘肯定的说。

  关兰黯然道:“那好吧!”

  说着转过身,拉了两下绳子。

  就在此时,关涂涂突然捡起地上的断刀朝关兰飞去,速度非常迅捷。

  刀尖正中背心。

  关兰现在本就六神无主,根本没有提防,只感到后背一震,胸口一股热血涌至喉咙。

  他使出全身力气转过来,扑倒在地,目光滑过关涂涂,停留在秦丘的脸上,双唇微启,似有话说,一点一点的向江底滑去。

  “你干什么?”秦丘叫道。

  他哪里想到关涂涂突然来这一手,惊的双目圆瞪。

  他看着关兰的眼睛,见他就要掉下去,身不由己的就朝他跑去。

  姜伦看着所发生的一起,提心吊胆,不敢有任何举动,他不相信涂涂姐会偷袭关兰。

  秦丘什么也没有想,就是习惯性的要救人,他飞快的朝关兰跑去,终于抓住了他的手。

  巨大的拉力将自己左手的伤口撕开,鲜血直流。

  啊!这手怎么这么冷,这么小,似曾相识。

  “你是谁?”

  秦丘有种不详的预感,双手紧紧的握着这只冰冷柔小的手——这个人他认识。

  关兰勉强的睁开眼睛,想要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到底是谁?”

  秦丘几乎是哭着喊出来的,他好像已经猜到他是谁,就是不愿意承认,他紧紧的拉着他的手,生怕他松手。

  这幽幽的江底,定是深不可测的黑水,一旦掉下去,尸骨无存。

  关兰见他如此伤心,终于闭上了眼睛。

  秦丘眼看着关兰跌落在黑暗的江底——不,他不是关兰,他是宛晨——伤心、愤怒、自责。

  宛晨死了——被关涂涂杀死了!

  关涂涂来到秦丘边上,冷冷的说:“你的感情就如此廉价吗?”

  秦丘爬起来,心乱如麻,他不知道对于宛晨是何种感情,可眼见她死在眼前就是接受不了。

  他更不知道关涂涂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的心是如此的深、如此的狠,是不是自己也只是她的一颗棋子?

  对于上次取血化精的事,他深觉愧疚,可这种愧疚也仅仅是一厢情愿的,因为他和关涂涂一点关系都没有,谁和他发生关系都与她无关。

  实际上在她面前,他连愧疚的资格都没有。相比较而言,宛晨和他反而更近,不仅仅是有身体接触,还有精神上的认可,刚才那一句跟我走吗,还有她临死的眼神,都可以证明。

  “你有什么资格评判我的感情?”秦丘吼道,“你有什么权利夺取别人的生命?她已经要走了,对我们没有半点危险,你为什么还要杀她?”

  关涂涂转过身,望着天上,喉咙蠕动,说:“感情的事,我不该说。但是,我自有我的的理由,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必须要做的,也是最正确的选择。”

  “必须要做,必须要做,必须要做,你有什么理由必须要杀她才行?”

  秦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底某个角落跳出一个声音说,如果她是因为喜欢上我,因为嫉妒,不愿看见我和其他女人有关系,而下手杀了她,我是不是应该高兴?若是这样,我该不该怪她?

  关涂涂调整一下情绪,说:“好!你要知道是吧!我告诉你!马上就到八个小时了,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离开结界。你看,已经要天亮了,结界一破,先是弱水由江底冒出来,再是江水灌入,我们根本没有活着出去的可能!”

  “你杀了她就可以出去了吗?”秦丘大声吼道,心底唯一的一点小庆幸也消失了,手心的鲜血流的更快了。

  姜伦甚感不妙,呆在一旁,噤若寒蝉。

  “是!杀了她就可以!”关涂涂放声道,“你不知道,这五门五雷幻天结还有一个延长时间的方法,邵大师没有告诉你,只跟我说了,就像他只告诉了你怎么启动山水画。”

  秦丘心有所动,说:“你说什么?”

  关涂涂转过身去,说:“结界只能维持八个小时,但是可以用七条性命换两个小时,这个是邵大师没有告诉你的,他只跟我说了,可能是他认为我本就心狠手辣。用这两小时就可以走出去。”

  秦丘不敢相信竟然有这种事,半信半疑的说:“为什么他们——王弼可以用绳子拉回去,我们不行?”

  “他们本就不是常人,又有各自的本事,再说,我们之前也没有想到这一点,对于结界里的事,我们完全无法预计,只能做好最坏的打算。”

  “就说是,他们七个,从一开始就必死无疑了吗?”秦丘回想结界中的事,每次有人死去,关涂涂好像都没有伤心,原来她早就知道这些人必须死。

  “不一定,如果顺利就不用,可是,我们花了太多的时间,这是唯一的办法,要不然,你我都得死在这里。”

  秦丘一时间不知道说啥,心里思绪万千,李开明、刘伟、梅兰竹菊、邵大师、关涂涂、赵美女,还有姜伦。

  对!姜伦,想到姜伦他心里一怔,加上姜伦才七人,邵大师从一开始就算好了人数,他惊恐的看向姜伦,对关涂涂说:“那姜伦也必须——”

  “嗯!”关涂涂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