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四十五章 墨玉
 
  吴天将灵水镇所附的石甲震碎,拱手说:“各位,我们不能久待,先行告辞了。”

  说完就和吴地消失不见,81个葫芦紧随其后。

  灵水镇的石甲全部剥落,露出黑乎乎的身体,即便没有石壳,依然十分巨大坚硬。

  “卧槽!这就是灵水镇的真身吗?”姜伦小声叫道。

  秦丘趴下身在龟壳上轻轻的敲了敲,说“应该是的,不是石头,怎么不动呢?”

  终于找到了,他心里有点激动,如果老和尚说的是真的,这个大乌龟会给自己带来巨大的财富和权利,荣华富贵受用不尽……啊——不行,要冷静,先稳住,不要急。

  关涂涂将灵水镇仔细打量一遍,确定就是灵水镇无疑,说:“接下来怎么办呢?”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竟都茫然无措,他们只知道要找到灵水镇,可找到之后呢?要做什么?能做什么?这灵水镇这么大,难道要把他搬走?

  姜伦全身疼痛难当,勉强朝下望去,只见尽是黑黑的一片,不知是于淤泥还是还是江水。

  天色变得愈发灰暗。

  “涂涂姐,这天好像不对。”

  关涂涂看看时间,说:“还只有半个小时了,结界的力量越来越弱,几乎不可能形成幻象了,天也在变暗,我们五点之前必须离开,看这天色在一步一步与外界的天色融合。”

  秦丘看着这巨大的灵水镇,说:“这就是灵水镇的真身,可是,怎么又不动啊,和死的有什么区别?”

  关兰好像有心事,一直心神不定的朝四周张望,像是在等人,他听见秦丘的话后,说:“这只是灵水镇的肉身,灵身在不在不知道,灵身不在,是不会动的。”

  关涂涂一直留意他的动作,等他说完,便说:“现在灵水镇已经找到,你是什么打算?说吧!”

  秦丘看着一脸严肃的关涂涂,再看看冷冰冰的关兰,疑惑道:“你们在说什么?”

  关涂涂冷笑道:“他根本不是关兰!”

  关兰转过身来,面对着关涂涂和秦丘,说:“对,我不是关兰,但是,这一路上我也是尽全力帮你们。”

  秦丘一脸雾水,对他而言,是不是真的关兰并不重要。

  “你的目的是什么?”关涂涂厉声道

  关兰说:“跟你们说了也无妨。”

  “还是让我来说吧!”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传来,他身材高瘦,手上拿着烟,一闪一闪。

  “王弼!”

  关涂涂和秦丘同时惊叫道,不知何时王弼已经来了。

  姜伦全是疼痛不能动,坐在玄武背上一言不发,他知道此时最好的方式是不让他们知道他的存在,他隐约感到有危险。

  王弼慢悠悠的走来,笑着说:“别来无恙二位!”

  秦丘一看到他,就想到上次取血化精之事,顿觉羞惭无地,脸一下就红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同时又想到冯斌之死,真希望灵水镇马上教会他如何控制黄帝天魂,就在这里把王弼解决了。

  关涂涂瞥了秦丘一眼,见他脸色十分难看,便对王弼说:“你来干什么?”

  “来拿点东西!”王弼说。

  “什么东西?”

  “玄武甲!”王弼说着用脚尖点点,“就是这灵水镇的甲壳,一点点就好。就好像在人身上取一片指甲一样,无伤大雅。”

  关涂涂半信半疑,说:“做什么用?”

  “你先动手吧!”王弼对关兰使个眼色说,然后整个人挡在关涂涂面前说,“这个就不便告诉你了。”

  关兰拿出一个类似于手电筒的东西,将它贴在龟甲之上,启动开关,便响起滋滋之声。

  “我一定要你说呢?”关涂涂说。

  王弼笑笑,露出一排细碎的黄牙,说:“还想再打一次?”

  “有何不可?”关涂涂说。

  “别!”王弼挥挥手中的烟头,说,“我们难分胜负,此时也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们都是聪明人,既然彼此目的不冲突,就没有必要打打杀杀,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王弼刚跟尹丰大战一场,一来没有必胜的把握,二来不想多生事端,扰乱大计。

  “他是谁?关兰去哪里了?”关涂涂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是也不能如此轻易的放过他。

  王弼看一眼关兰,说:“你们没看出来,也不奇怪,要是事先不知道,我也看不出来,没想到她的易容术如此高明。你们可是见过了的,猜到是谁了吗?”

  秦丘看他一眼,再看看关兰,想不起来,便摇摇头转过身去,悄悄的将目光投在关兰身上,见他正专心致志的盯着手上的钻头。

  灵水镇的甲真不是一般的硬,关兰钻了许久才有了一点突破,就在他突破灵水镇的甲壳之时,秦丘感到脚下有异样,便挪开一步,立时一道幽光从他脚下射了出来。

  王弼和关涂涂同时看到,知道古时的河洛图书传说就是出现龟甲之上,黄帝也是依靠他战胜了蚩尤,凡是出现在龟甲之上的东西,定非寻常之物,这幽光之下肯定有宝贝。

  二人想到一处,目光相撞,同时动起手来,厮打在一起。

  秦丘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幽光一时失神。

  姜伦也被幽光吸引,一瘸一拐的来到秦丘身边,拉着秦丘的手臂,说:“这是啥子东西?”

  秦丘说:“哦——我也不知道!”

  关兰依然心无旁骛的钻着玄武甲,显然他的第一任务就是拿到冥水甲,其他的都不重要。

  关涂涂上次和王弼交手没有预期,这次心里有了准备,一招一式都稳健有度。

  她一边急着应付王弼,一边看着秦丘,见姜伦和秦丘站在一起,便大喊:“秦丘!快拿出来!快!”

  “好!”

  那是一块镶嵌在龟甲里的鸡蛋大小的玉石,通体黑色,面上刻有奇怪的图案,像两个背对背靠着的人。

  秦丘十分紧张,连连咽下几口口水,他想用手去摸,又不敢,这一路经历过的事情让他们不敢轻易去碰任何东西。

  “用刀撬出来?”姜伦用刀做一个上撬的动作,对秦丘说。

  秦丘看他一眼,见他身上多处都在流血,脸上也是血迹斑斑,不由得很是心酸,说:“不要,这东西看起来就不是俗物,要是搞坏了怎么办?”

  姜伦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可又怎么办呢?涂涂姐明确说了要拿出来,想到这里朝关涂涂望去,他们二人竟然已经厮打到了玄武的头上,可这玄武还是不动。

  秦秋犹豫不决,看向关涂涂。

  他们二人激战正酣,王弼已经全身兽化,整个人就像一只披着厚厚铁甲的巨熊,难道这就是王弼天魂的样子吗?

  关涂涂也和上次不一样,手上的棍子比之前粗了长了,全身包裹着柔柔的白光,若有若无,空灵而美丽。这是金杀之气还是她的天魂模样?仿佛仙女一样。

  他想起了上次王弼和关涂涂的战斗,那时王弼还只是有一只胳膊兽化,关涂涂都没有取胜,现在他全身兽化,她能打得过吗?

  王弼咆哮着朝关涂涂扑去,关涂涂没有退让,直接用棍子和他对攻,丝毫没落下风。

  他见姜伦的态度,心里一惊,自己因为天魂觉醒了,所以能看见,姜伦表情如此平静,显然看不见天魂。

  这又再一次证明自己的身份,自己真的是天魂觉醒了,灵水镇也就在脚下,财富与权力就在眼前,冒点险有何不可啊!想到这里,心一硬,便用手去扣。

  姜伦见秦丘已经握在玉石之上,指缝中透出幽幽的光。

  “啥子感觉?”姜伦问。

  “冰凉,很舒服!”

  秦丘忐忑的心陡然静了下来,一股凉凉冰润的感觉从手心传至心脾。

  “真的啊!”姜伦喜道,“来,我来摸摸,我来摸摸!”说着就去抓秦丘的手。

  “不要乱动!”秦丘急忙喊道,深怕他捣乱。

  被他这一抓,手一动,竟然直接就将玉从龟甲里拿了出来。

  姜伦见秦丘如此轻易的就把玉拿了出来,喜出望外,笑着说:“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秦丘伸开手掌,一个鸡蛋大小的墨玉,在没有任何光照的情况下闪着幽幽的光,又神秘又美丽,上面还又一个的奇异符号。

  “哇,有意思!给我看看!”

  “好,你看看吧。”

  姜伦连忙动手去拿,可是他根本拿不动,那玉就像是镶嵌在秦丘手心一样。

  “卧槽!怎么拿不动!拿不动!”

  秦丘大惊,感觉手心一股巨大的吸力吸住玉石,仿佛在往身体里钻,怎么扣都扣不下来。

  姜伦也吓到了,想起了之前关菊就是因为有东西钻进身体才变成怪物的,现在这石头显然也差不多,一股深深的恐惧从心里升起来,颤巍巍的说:“秦哥,现在怎么办啊?”

  秦丘用尽全身力气都拿不下来,玉还是紧紧的贴在掌心,而且还在渐渐的收缩,从球形慢慢变成扁平状,一股极强的冷气从掌心传至全身各处。

  姜伦见关涂涂还在跟那人厮打,关兰依旧蹲在那里,心急如焚,拿到刀,说:“要不——砍下来吧!”

  “不行!”

  寒气源源不断的注入秦丘的身体,他心里越来越冷,表皮却因为紧张和恐惧变得灼热不堪,冷热交替,额头的汗珠一颗一颗滚下来。

  他心存侥幸,说不定这是灵水镇在确认他的身份,肯定不能砍下来,紧要关头无论如何都要顶住。

  “那怎么办啊!”姜伦都快急哭了,他看见秦丘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痛苦难当,自己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要管我!”

  秦丘蹲在地上努力挤出几个字,左手使劲的抓住墨玉,全身不住的颤抖。

  姜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拖着本就不灵便的身体在原地转个没完,口中喋喋不休。

  关涂涂的心思一刻也没有离开秦丘,她知道那发光的东西很可能就是上峰要找的东西。

  上峰虽然只是让她找到灵水镇,可灵水镇这么大,不可能带走。

  邵大师私下也跟她说,见到异常的东西要带回来,是解开他封印的媒介。

  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被抢走!

  她看见秦丘从灵水镇背上将它取出,心下稍安,又见他此时蹲在地上,姜伦焦躁不安,定是有事发生,心神几被打乱。

  王弼虽然兽化,但是依然敏锐冷静,跟上次的狂躁状态很不一样。他眼观三路,一路是关涂涂,一路是秦丘,一路是关兰,见着关涂涂眉宇间透出焦虑,右手处露出破绽,他立即一个变招,朝她右肩抓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