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三十九章 绝地通天
 
  五人迅速围在一起,将包举身前和头顶,围城一个半弧形的小型堡垒。

  他们这包是特制的,中间有一层钢制夹层,应付一般的箭头没有问题。

  漫天箭雨密密麻麻的飞射而来,又如铺天盖地的蝗虫卷滚而至。

  “关兰、关竹注意脚!”

  关涂涂喊道,他们二人在最前面,受到的攻击最密集。

  “放心!”关竹大声说。

  他侧着身,将包挡在肩头,头埋在包后面,整个下身都暴露在外。

  姜伦躲在二人后面,举着包的双手不住的颤抖,他虽极力说服自己不要怂,可身体就是不听使唤,心里也紧张的要命,单从位置来说,他其实是最安全的。

  “嘣嘣——”

  一阵紧锣密鼓的撞击声如期而来,仿佛连续不断的冰雹砸在身上。

  “卧槽,来啦——”

  “嗷——呜——”

  响彻天际的嘶吼之声回荡四野,定是兽群受到攻击发出的惨叫。

  ……

  强弩之末,不穿鲁缟,箭雨虽然密集,但力道并不是很强。关兰壮着胆子,将包慢慢移出一条缝,望向前方。

  只见前方的箭矢犹如暴雨一样倾泻而下,漫天遍野的怪兽毫无还手之力,没有办法还击,也没有地方躲避,只有疯狂的嘶吼、冲撞、倒地,鲜红的血已将它们纯白的皮毛染红。

  从天而下的箭矢硬生生的刺入身体,它们咆哮着,嘶吼着,没有退路,一路狂奔。

  有的身上中箭数支,也没有停下来,流着血,逆着风,直至倒地,滚起一团红雾,甚至绊倒后面的同伴,三三两两幢在一起,抛在空中,又中数箭,落地而死。

  跑在前面的已经全部倒下,尸横遍野,后续的怪兽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毅然前赴后继冒死上前,踏着同伴的尸体,踩着同伴的鲜血,在箭雨中冲刺、倒下。

  关兰看着这悲催的一幕,不由得心生怜悯,它们没有丝毫的害怕,只知往前冲。

  他看见有一只怪兽,左眼中插着一只箭,鲜血淋漓,后背插了两只,本是纯白的身体被血染的鲜红,但是,它依然奔腾向前,张着嘴,露着牙……

  箭矢不停的飞来,姜伦夹在中间,很是难受,大喊道:“卧——槽!还没完吗?我快憋死了。”

  关竹听他在喊,探出头去,大叫道:“还在射!死了一大片,全死了,全死了!”

  “啊?”姜伦大喊道,“你说什么?”

  “我说它们全死了,一个都没有冲上去,全部被射死了!”

  关涂涂在最后,视野最开阔,她小心的转过身,心想这怪兽总得有个尽头吧,可眼前的怪兽依然像潮水一样涌来,无穷无尽,如何是好。

  “关兰,现在怎么办?”

  怪兽不断的倒下,尸体堆积如山,犹如城墙一般。

  “看下面,我担心尸体堆积太高就麻烦了!”

  经他一说,众人一惊,若真是如此,岂不是麻烦大了!

  关竹挪了挪腿,往前进了一步,朝下望去,数只怪兽正好从下奔过,将不知何物的东西拍打在他脸上,啪啪生痛。

  他大叫道:“妈的,尾巴都打到我脸上了!下面全是尸体,全是尸体!”

  “怎么办?”关竹喊道。

  “问问邵大师吗?”关兰喊道。

  怪兽奔涌不息,赴死如旧,鲜血飞溅,岸上的人群欢呼雀跃,载歌载舞。

  鼓声和欢呼声从他们打鼓的劲头和挥舞的双手都能感觉到,这不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而是居高临下的屠杀。

  “现在联系他也没用!”关涂涂说。

  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叫道:“只有一个办法了!秦丘,你举着我的包!”

  “什么办法?”大家异口同声的问道。

  秦丘接过关涂涂的包,举在头顶。

  关涂涂从身上掏出一个金色的符——绝地通天符。

  秦丘知道符的颜色往往代表着法力高低,金色符的法力最强。

  这绝地通天符,是邵大师根据上古神秘事件“绝地天通”创造的一道符。

  此符一出,毁天灭地。

  邵大师还说“绝地天通”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根本不是现在传说的那样,神和人都是丑陋的。

  “现在就用吗?”

  秦丘脱口而出,他觉得现在灵水镇还没有出现,用了就没了。

  关涂涂没有理他,一口咬破手指,用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奇怪的图形,用指尖的鲜血将符定在图形中央,眼睛微闭,双唇快速念起咒语。

  秦丘看着她唇红如血,齿白如玉,嘴角还残留着些许血丝,长长的睫毛微微上扬,不由得心摇神荡。

  关涂涂全神贯注的念着咒语,地上的图形随着她的咒语逐渐变亮,直至发出刺眼的光芒。

  就在此时,她右手握一个指诀,在空中来回舞动,随着手指的舞动,道道发光的红线显现出来,最后组成一个闪着金光的符。

  秦丘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怎么可以在空中没有任何凭借的情况下画出符来?而且这符还闪着金光,邵大师可没有给他说过!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关涂涂的手,只见她右手指诀放开,五指张开,贴在符上,然后将符往地上金色的绝体通天符上一按,大叫到

  “所有人靠近我,马上闭气,不准呼吸!”

  声音十分严厉,大家谨遵照办,深吸一口气,紧闭口鼻。

  关涂涂飞快扫视一圈,左手作出一个指诀,快速在空中又划出一道金色的符来,大喊道“绝地通天”将符一把按在地上。

  顿时,三符相撞,一道巨大的七彩光圈以大石为中心,呈波浪状向四周极速扩张,千万条雷电霹雳犹如条条巨蛇串联于天地之间,交织成一张巨大的天罗地网。

  七彩光圈所到之处,万物化为乌有,怪兽被撕的粉碎,连嚎叫都来不及,随即化成灰烬,消失不见。闪电霹雳笼罩之中,黑烟滚滚,人畜不存。

  岸上的人群,光圈所致、霹雳之下,刹那间灰飞烟灭,不留痕迹。

  关竹望望四周,见人兽全部消失,便放下背包,谁料,就在此时,一只箭飞了过来,射在他的大腿上。

  “哎哟!”他大叫道。

  关涂涂十分疲累的坐了下来,喘气道:“可以了呼吸了!”

  姜伦马上深吸一口气,大叫道:“憋死我了!卧槽!”

  宁静的四周,野兽和人群都没了,蓝天白云绿草微风再次出现。

  “卧槽,真牛逼,涂涂姐,你刚才那是啥子法术,太牛逼了!”姜伦欢呼道。

  关竹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剧痛,站起来,说:“妈的!”

  姜伦见关竹步履不稳,表情痛苦,戏谑道:“哎哟!这是怎么回事?被射中啦?卧槽,我看看!”

  一只黑色的箭直插关竹的大腿上,四周血流不止。

  “卧槽!不深,还能走!”

  关竹知道他是故意如此说,报他刚才顶他菊花之仇。

  关兰说:“要不要拔出来?”

  关涂涂说:“还是拔出来吧!要不然不好包扎!”

  “奇怪!”秦丘看着关竹腿上的箭,说。

  “奇怪什么?”关兰问。

  “为什么这箭没有消失?你们看周围,所有东西都消失了,连掉在地上的箭头都消失了。”

  关涂涂想了想,说:“可能是在绝体通天消失的时候,这箭恰好射在他身上吧。”

  “痛不痛啊?这么拽的身手,怎么还紧皱眉头,刚才不是很屌吗?”姜伦落井下石道。

  秦丘轻轻拍下姜伦的肩膀,说:“不要说了。”

  “拔出来吧。”关竹说。

  关兰将关竹扶在地上躺下,左手按在腿上,右手握着箭干,对关竹说:“好了吗?”

  关竹点头,汗水涔涔而下。

  “好,我数一二三。”关兰说。

  “好!”关竹说。

  正在此时,远处又传来轰隆隆之声,姜伦大惊,转身一看。

  “卧槽,又来啦!”

  “隆隆——隆——”

  鼓声也来了!

  刚刚消失的兽群人群又出现了,漫山遍野,人山人海,尘土飞扬,锣鼓喧天。

  “这是怎么回事?”

  关涂涂看着潮涌的兽群惊恐万分,失声道:“速度比刚才更快了!”

  “是的,马上就到了,至少快了倍!怎么办?”秦丘大睁着双眼说。

  “怎么办?这下怎么办?涂涂姐还有那个绝什么东西吗?”

  “没有,只有一张!”

  关兰见前后又是刚才的阵势,现在必须把箭拔出来,大喊道:“一……”

  一字刚一出口,刷的一下,就把箭拔了出来,鲜血迸射出去。

  “啊——”关竹大叫,弓着身子不停发抖。

  “绷带!”关兰叫道。

  秦丘把绷带递给关兰,关兰非常迅速的做了个简单的包扎。

  隆隆的响声、腥臭的狂风再次来临。

  姜伦趴在石头边上,看着群涌的怪兽快速靠近,眼看跑在最前面的一只就要冲过去,却突然嚎叫一声停了下来,接着身后的所有怪兽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姜伦叫道。

  关兰见那怪兽低头在草地上闻了闻,转身看了一眼关竹的伤口,大惊道:“不好,这些怪物闻到血气了。”

  他话未说完,那只怪物大号一声,往后退了两步,直冲他们跳了过来。

  其他怪兽纷纷如此,一股脑全往石头上涌来,还好石头尚高,它们不能一跃而至。

  “卧槽!”

  一只脸盆大的虎头冲了上来,一头撞在石头上,咔嚓一声,头骨碎裂,鲜血直流,骨碌碌掉在地上,吓得姜伦连退两步。

  紧接着二只、三只、四只……尸体越来越多。

  关涂涂见事紧急,没有别有的办法,把刀给秦丘,说:“刀拿着!”

  “你怎么办?”

  “我有!”

  关涂涂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根钢笔粗细,一尺来长的棍子。

  秦丘知道这棍子在她和弼杀战斗的时候用过,可是不知道她藏在哪里。

  关兰见关涂涂手上的棍子,眼神中闪过一道奇异的光芒,叫道:“大家围城一个圈,上来一个砍一个!”

  五人惊恐万状,彼此肩靠着肩围成一个圈,四周尽是密密麻麻的怪兽。

  远处人群此时却停止了呼喊,锣声也停了,仿佛在看戏一般。

  “妈的,来吧!”关竹睁着血红的双眼,叫道。

  地上堆尸如山,接二连三的怪兽正踩着同伴的尸体朝他们跳来。

  “小心!”关兰大叫道。

  一只怪兽张着血盆大口跃了上来,他双手握刀,对着它的额头,一刀劈下,怪兽脑袋一分为二,摔倒下去。

  “小心!它们可以跳上来了。”

  关涂涂余光看了一眼,大声道:

  突然!

  四只怪兽同时跃了上来,跳向秦丘和姜伦。

  秦丘极力压制内心的慌张,双手握刀,对准那怪兽的脸一刀砍去,怪兽应声跌下,脑袋撞在石头上,血肉模糊。

  另一只被关涂涂消灭。

  姜伦这边也有两只,他没有办法,没有退路,大叫着“草尼玛,草尼玛!”壮胆,朝一只怪兽头上砍去,另外一只眼看就要咬到他了,关竹一个转身过来,猛的一刀劈下,将那怪兽脑袋砍了下来,鲜血喷了姜伦一身。

  姜伦惊魂未定,一个转身,却见关竹脑后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朝他咬来,他连忙大喊,赶紧去抓关竹,可是,来不及了,他话未出口、手未伸出,关竹的头就被怪兽叼在嘴里一起摔了下去。

  “关竹——”

  姜伦跪倒在地,撕心裂肺的喊道,眼泪滚滚。

  怪兽和关竹同时掉下,激起一圈血雾,周围的怪兽咆哮着蜂拥而上。

  随即,一片红光闪过。

  天地为之一变,蓝天白云草地微风又出现了,还有那方圆图,正高悬在空中。

  附言:读者朋友,如果你看到此处,希望能给我一点反馈,我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人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