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三十六章 城隍爷
 
  城隍爷正在如痴如醉的喝着小酒,昏黄的灯光里没有觥筹交错,也没有莺歌燕舞,只有一个佝偻的黑影在自酌自饮。

  “老爷,老爷,大事不好啦!”似乎有人在喊。

  “这大晚上还有什么事?”城隍爷嘀咕道,又咕噜咕噜喝了一口酒。

  “大事不好啦,大事不好啦——”声音越发清楚,的确有人在喊。

  “咋咋呼呼,咋咋呼呼,天没塌,地未陷,何事这般没遮拦——”城隍爷自言自语道,双眼不自觉朝屋外望去。

  “老爷不好啦!”一个小厮正慌慌张张跑来,边跑边叫,马上就进门了。

  “出大事啦,出大事啦,老爷!”小厮跑进屋内,跪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住口!”城隍爷怒道,“说了多少遍,不要慌,不要慌,如此张皇失措成何体统,啊?没规没矩的,还有没有点涵养?”

  “老爷说的是!”小厮又急又怕,“可——真是大事,大事啊老爷。”

  “慢点说!天塌不下来。”城隍爷见着小厮慌慌张张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能有什么事,把你吓成这样?”

  “是,是,老爷,我慢点说,刚才——咱们的庙里来了很多的亡魂。”小厮强作镇定的说。

  城隍爷鄙夷道:“就这事儿就把你吓成这样?你也不是第一天当差,值得大惊小怪吗?我这庙虽说不大,哪天没有几十上百的亡魂?”

  “老爷说的是,老爷说的是,可——太多啦,庙都挤满了。”

  “有多少?说来听听!”城隍爷又喝下一大口酒。

  “数不过来,小的估计有数千之多。”

  “噗——”

  城隍爷酒还未下肚,吓的全吐了出来。

  “你说多少?”

  “不对,不对!”小厮以为犯错了,连忙纠正道,“至少也上万啊老爷。”

  城隍爷大惊失色,简直不敢相信:“数万的亡魂?你没看错?难道发生战争了?死了这么多人?”

  小厮战战兢兢,生怕自己说错话,略微沉思,道:“没有战争,是真的有很多亡魂,而且,他们——”

  “而且什么?快说,快说!”城隍爷不知何时已将拐杖我在手里,焦急的拄着拐杖。

  “他们不像现代人,是古代的,小的看他们像是唐宋时期的,不敢确定。”

  “快,快去看看!”

  城隍爷这一下可慌了神,如果真是这样,数万亡魂汇集一起,那就是个大麻烦。

  现在与地府的通道受阻,每次也只能让极少的亡魂通过,这一下来这么多,无论如何也是不行的。

  哪里来的这许多亡魂?

  自他做城隍爷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

  他三步并作两步,急忙朝庙里走去,酒意已经醒了大半。

  帘门刚一打开,就有一股强大的阴气迎面袭来,他差一点摔倒在地。

  灯火幽暗间,整个庙里混沌一片,阴寒至极,瘆人的怪声绵延回荡,仿佛千万人同时呻吟。

  小厮没有说谎,真有数万之多。

  城隍爷颤颤巍巍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周围黑压压一片的亡魂,一时间竟然语塞。

  八名差官,手握长棍,分左右四人站于堂下,威严赫赫。

  “肃静!”城隍爷压低声线吼道。

  他的心底一点底都没有,如此数量众多、来路不明的幽魂,如果闹事,他是一点办法都没。庙宇保不住事小,危害人间事大。

  小厮见机大声道:“你们都听真了,这是我们的城隍爷周老爷,你们能不能投胎转世,全靠他老人家了。现在,有话问你们,来几个懂礼数的上前答话。”

  幽魂一阵骚乱之后,两个衣衫褴褛的幽魂站到了城隍爷面前。

  在小厮说话之时,城隍爷将四周的幽魂打量了一遍。

  这批幽魂不但年代久远,而且还有天魂和地魂混迹其间,实在蹊跷。

  还有一点十分奇怪,天魂和地魂的灵气十分微弱。天魂本该有的光华也几乎消失殆尽,地魂本就无形,此时更像是一团浊气。

  命魂也是一样,虽有阴寒之气,却没有戾气和杀气,与正常的命魂相差甚远。

  天地万物都有灵气,只是种类不同,表象不一,眼前的这众多幽魂明显灵气严重亏损。

  城隍爷心下稍安,他们数量虽多,却没有戾气,姑且先稳住,再图后计。

  两个幽魂见了城隍爷,作了一个揖,说:“老爷在上,请问便是。”

  城隍爷清了一下嗓子,说:“尔等可知现今年岁?”

  “启禀老爷,我等不知。”

  “你们因何故而亡?”

  “小的们原是犯罪之人,受钱王恩德,让我等修防洪大堤,我等皆是因此而亡。”

  “缘何未投胎转世?”城隍爷知道钱王事宜,也知道修堤之事。

  “因我等罪孽深重,与钱王定下死契,身死之后不得轮回,须护江卫民,以赎前愆。待他身故之后,契约解开之时,才是吾等重生之日。”

  “就是说,尔等已在罗刹江底待了千年?”

  “正是”

  城隍爷有点明白了,正因如此,他们的阴气才如此之强,灵气才如此之弱。

  “如今这死契又因何而解?”

  “启禀老爷,是一年轻人解开的。”

  “他为何要解此死契?”

  “我等不知,当时,小的们正与他们交战,并未沟通。”

  “因何交战?”

  “他们来到江底,将我等唤醒,因才产生摩擦。”

  城隍爷明白了,定是小公主一行人。因为那个年轻人解开了钱王的死契,他们得以自由,遂到他这里来,希望能去到地府投胎转世。

  “你们可知那年轻人是谁?”

  “小的们不知道,也未曾与其言语。”

  城隍爷不想过问太多,该问的都问了,眼下得先给他们找个安身之所,不能任由他们长时间待在人间,若是吸食太多阳气,就糟了。

  “好,既然这样,我就与各位做个安排,只是,当今之世,与以往不同,有新的规矩,尔等务必按照规矩行事,不得逾越。”

  “请老爷示下,我等照办就是。”

  城隍爷思虑片刻,说:“尔等罪孽深重,受钱王之恩,得享轮回之福。由于封禁时间过长,阴气太盛,灵气受损,倘若贸然进入地府,未必能得轮回。”

  那幽魂听到此处,害怕起来,生怕等待千年的轮回愿望作空,急忙磕头道:“万望老爷做主!求老爷开恩。”

  城隍爷心底窃喜。

  “嗯,本老爷自当为尔等考虑。且听我说下现今的规矩。第一,尔等务必在本庙里待足七七四十九天,受些香火,恢复些灵气。

  “第二,每人领一个编号,四十九天之后摇号决定先后顺序,未摇到号的人必须静等。

  “第三,期间违反规定的,将取消摇号资格,更有甚者,将直接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轮回。尔等可有听清?”

  “遵命。”二魂同时应道。

  “还有一事,天魂与地魂请到我面前来。”城隍爷站起来说。

  他话说完,幽魂群中便有细细碎碎之声,五个幽魂和数十团混沌便来到他的面前。

  这五个幽魂除了周身有一点光华之外,与其他的命魂没有区别。

  “天魂不贵我管,那是司灵王之职,几位先去本庙的天字阁中静候几日,之后我会安排人员送几位去司灵界。几位切记,在此期间,万不可出去。”

  五个幽魂轻轻的点了头,跟着一个小厮往庙里面走去。

  接着轮到地魂,他们挤在一起犹如一团团乌云。

  “你们地魂,本应跟着族人得享人间之福,奈何千年已过,要寻到本族后人并非易事,暂且待在地字阁中,切勿外出,本老爷详细了解尔等生世来历后再作安排。”

  说完,一个小厮将他们领走。

  地魂一走,整个庙里一下子开朗许多,再也不是混沌一片。

  城隍爷坐在位置上,看着下面密密麻麻的命魂,焦头烂额,如此多的命魂,放哪里合适?

  “老爷,我们如何安排?”一个命魂怯生生的问道。

  城隍爷瞟他一眼,没有回答,环顾四周,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更不能任由它们在人间作祟。

  突然,一股腥风吹来,风势极大,将伏案上的蜡烛吹灭一大半。

  一条血红的身影飞入庙里,悬在半空,阴气逼人,杀气蔓延,与城隍爷四目相对。

  城隍爷不由得一惊,他从未见过如此血红的幽魂,如此强烈的杀气更是少见。

  “你是谁?来此作甚?”

  城隍爷定睛注视着他,见他浑身上下血气氤氲,红彤彤一片,衣服头发甚至连瞳仁都是血红。

  那血魂没有立刻作答,而是扫视周围一圈,不屑的说:“你就是城隍爷?”

  城隍爷见他口气颇大,不悦道:“正是本老爷,你来此作甚?尔乃区区一幽魂,混迹人间,意欲何为?”

  “哈哈哈——”血魂大笑,露出两排参差不齐的烂牙,“不用你管,我且问你,近日可有八字纯阴之人离世?”

  “放肆!你要纯阴之体作甚?莫非想要阴魂附体,为祸人间?本老爷岂能容你!”城隍爷大怒,“在这临江城里还没有人敢如此对我说话!来人啊,将这幽魂拿下!”

  话音刚落,两名差官便挺身而出,同时挥出手中兵器,朝血魂飞去。

  那是专抓幽魂的利器,一件是黑黢黢一条寒铁锁骨链,一件是明晃晃一把三钉夺魂爪

  “哈哈哈哈——”血魂怪笑道,“凭你们也能拿我?”

  血魂大笑间轻而易举就躲过了差官的攻击,轻飘飘又飞升几米,几乎与庙顶齐高。

  “废物!”

  两个差官羞愧难当,城隍爷大怒,对两个手下一顿呵斥,看着那血魂在自己头顶晃悠,对他极尽嘲讽之态,忍无可忍,高高举手中拐杖朝血魂一指。

  只见一条漆黑光柱从拐杖发出,径直朝血魂射去。

  血魂绯红的双眼先是一愣,再是一惊,旋即感到这黑光极具杀伤力,瞬间一个转身,朝下一滚。

  “轰隆——”

  一声巨响,那黑光竟将庙顶击穿,大量碎瓦纷纷落地。

  四周的幽魂一顿惊慌,齐刷刷往两边退去。

  “哈哈哈,有两下子!”血魂瞟一眼头顶大窟窿,“若不是我被封禁千年,灵力受损,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

  城隍爷见那幽魂下坠,朝两个差官使个眼色,二人会意,双双抛出手中武器,又朝血魂击去。

  血魂早就留意到这一手,往后一飘,顺势从手中飞出一粒微小的血红之物,目的正是城隍爷的眉心。

  城隍爷双目虽然只剩一点缝隙,可精气十足,眼见那血红之物朝他飞来,杀气极强,不能硬接,脑袋往左一偏就躲了过去。

  “叮——”

  一声金属撞击之声。

  城隍爷往后一看,身后正是自己的金塑雕像,一粒血红的米粒已经刺入雕像的眉心,刚才的声音就是由此而发。

  “放肆!竟然毁我法像!”

  两名差官见老爷大怒,抛却心中胆怯就朝血魂扑去,其他六名差官也一拥而上,誓将这无法无天之徒拿获。

  “哈哈哈——暂且告辞,若有机缘,你我定当再会。”

  血魂大笑着飞出门去,八个差官紧随其后。

  城隍爷将那粒米扣了出来,审视一番,只是一粒普通的米,刚才附带着一团血气,所以是红色的。

  这血魂杀气太盛,必须抓回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姑且由他们追去,眼下须将这众多的幽魂安排了才行。

  他盯着法像上的小洞,再看看其他雕像,心生一计,面露笑容,泰然坐下。

  “众位,尔等灵气不足,必须就近享受供奉,所以,先委屈各位待在这雕像里。”

  众幽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阵窸窸窣窣之后,没有人反对。

  城隍爷见没人出头反对,深觉他们果然是千年为奴,仆性入骨,无比听话,心底大喜,说:“好,就这么办,稍后我会将各位逼进这三尊法像体内,然后封禁其中,尔等不得反抗,过些时日就有人给各位安排编号。”

  幽魂唯唯诺诺,静等城隍爷的安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