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二十八章 妇人启门
 
  秦丘悲痛欲绝,哭声回荡在空旷的四野,催人泪下。

  他会如此悲痛,一方面是因为李开明是救他而死,加上冯斌,已经有两人是因他而死。

  另一方面,短时间内经历如此多的变故,情绪郁结于胸,无人可诉,终于在此一并发泄出来。

  关涂涂听到关梅说少了一个人,发现是刘伟,让众人不要走远就近找找,见秦丘悲痛如此不便马上启程,就守在他周围两米范围之内,以免又有危险出现。

  姜伦发现刘伟不见后,表面上作出惊讶之状,心底却有一丝欣喜。

  他讨厌那个胖子,既然他自己要走就走呗,反正老子是不会去找他的。

  他跟在关梅后面做做样子,发现这个人实力靠谱,跟着他安全。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关涂涂发现已经过去整整一个时辰。

  灵水镇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也没有出现邵大师跟她说的迹象,不论如何一定要抓紧时间。

  秦丘此时哭声渐低,抽噎之声也渐缓和,她走过去抚着他的肩膀,柔声道:“不要自责,这不怪你,我们要赶快找到灵水镇,要不然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秦丘红着眼看着关涂涂,见她脸上也有难掩的悲伤,心里好受许多,便吃力的站了起来,擦掉泪水,说:“李大哥的家人你一定要照顾好!”

  关涂涂心里咯噔一下,说:“放心吧,出去后会加倍的补偿。”

  “要是……要是出不去呢?”

  “嗯——那就只能按照之前的安排,把债还了之后,还会剩下一些钱。”

  秦丘明白了,关涂涂并未给李开明很多钱,所以他必须让关涂涂活着出去,想到此处便说:“你向我保证。”

  “保证什么?”

  关涂涂温柔看着他,此时她觉得这个男子身上有一点难得之处。

  “出去之后一定要帮助李大哥的老婆和女儿,可以吗?”秦丘盯着关涂涂的眼睛恳切的说。

  关涂涂用力的点点头:“嗯!我答应你。”

  “假如……我……没能出去,你也要信守诺言。”

  关涂涂用力的握了一下秦丘的肩膀,轻咬红唇,用力的点头道:“放心吧!你要相信自己!”

  秦丘看着她的眼睛,从来没有如此的简单透明。

  “走吧,我们时间不多,已经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关涂涂说。

  她用力吹了一声口哨,尖锐之声回荡往复,似要刺破鼓膜,其他人都聚拢过来。

  “这结界的回声真是——”关涂涂说。

  姜伦第一个跑过来,大声道:“涂涂姐,那个死胖子找不到了。”

  “找不到也没办法,可能在前面,我们赶路要紧。”

  “涂涂姐说的对,不要找那个胖子了,无组织无纪律,全身上下就是一身莽肉!”

  秦丘回头看着李开明破为两块的尸体问:“李大哥怎么办?”

  关涂涂将他拉远一点,说:“这里是结界,我们没有其他办法,只有以后来祭奠他。”

  秦丘无奈,只得点头。

  四周依然漆黑一片,脚下不再是泥泞,而是干燥的土石。

  关涂涂重新调整了队伍,关竹关菊走前面,关梅关兰殿后,她们三人走中间。

  梅兰竹菊四人虽说是她的手下,平时相见的机会很少,展示身手的机会更少,经此一战,她发现梅兰二人的实力远远领先,所以让他二人殿后,同时她自己可以照顾到前面,这样秦丘和姜伦就万无一失。

  虽然秦丘刚才表现出强大的法力,但是极不稳定,不能按照常规战力看待。

  七人无心说话,专心赶路,大约走出百米有余,远处天空渐渐发白,云层之下似有重重大山一般。

  “天好像亮了。”

  关竹停下脚步,小声说道。

  四周变得越来越亮。

  关涂涂没带头顶电筒,对周边光线的变化比其他人敏感,她发现天确实亮了,安魂符上显示的时间也才过去两个小时多一点,不可能天亮,这肯定是幻象。

  其中必有古怪。

  “大家小心!”关涂涂说。

  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越来越亮了,你们看天上。”

  姜伦望着天,此时的天空已经不再是漆黑,而是淡淡的蓝色,还飘着朵朵白云,他关了头顶电筒,感觉更明亮。

  “你们把灯关了,天已经亮了哈哈哈。”

  弹指间,四野由黑变亮,景色大变,简直像换了一个天地。

  七人此时站在一条石铺小路之上,两边果木林立,郁郁葱葱,树上似乎还挂着形状不一颜色各异的果子。

  树下绿草如茵,鸟鸣虫叫之声回荡耳边,清新的空气夹着清香钻入鼻中,让人心旷神怡。

  关涂涂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了确保每个人所见都一样,便问大家:“你们都看见了什么?”

  “蓝天、果树、绿草、石板路——”秦丘慢慢的说。

  “嗯嗯,我也是,这是啷个回事?我们可是在罗刹江底。”姜伦说,他倒是一点都不怕,感觉还很有趣。

  “我看到的也和你们一样。”关梅说,其他三人也点头称是。

  关涂涂见大家看到的都是一样,便说:“大家不要放松警惕,不要碰任何东西,走吧。”

  行不到十米,一块巨大的石碑当在前面,把路堵了个严严实实,七人站成两排,立在石碑之下,显得甚是渺小。

  只见石碑高约十米,宽超三米,正中一副图画,画的是一间楼阁,雕梁画栋,酒红的四根门柱之上盘着四条飞升金龙。

  两扇朱门微开,一位身着浅蓝色交颈长衫的女子探出身子朝众人招手。

  她低额圆脸,柳眉细眼,耳垂甚大。

  画的两边有一副对联,甚是模糊,看不清内容。

  “看出什么了吗?”关涂涂问。

  “好像在哪里见过,就是想不起来。”

  秦丘自认为还是有些文化的,初次见这幅画的时候脑中闪过一个画面,想要抓住的时候却不翼而飞,此时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梅兰竹菊似乎对这石碑也有兴趣,手握钢刀,不住的打量。

  “卧槽,这石碑好大哟,卧槽,真大!”姜伦长伸脖子叫道,他本想用刀去敲,又怕惹祸,“画的啥子东西?还有字——看求不懂!”

  他没有兴趣,转身就走,心里一直惦记着果树上的果子,见他们都在琢磨石碑上的画,没人管他,就想悄悄的去摘两个果子看看到底什么玩意儿,想到此处,便放轻了脚步,向后溜去。

  “这些字你认识吗?”关涂涂问。

  秦丘摇摇头:“太模糊,只有一个凤字看的出来,从字体笔法上看应该是宋朝的风格……这东西挡在这里,走也走不过去,怎么办?”

  “邵大师说了,所有的幻象都必须面对,不管怎样,必须往前走。”

  “怎么往前,不可能把这石碑推走吧,要不推推看?还是翻过去?”秦丘说。

  关涂涂沉思一下,说:“试试看吧,说不定有什么机关,该来的躲不掉,你们看看有没有机关。”

  “应该没有,”关梅自信的说,声音很浑厚,“这是一整块石头雕刻而成,不像有机关。”

  关涂涂和秦丘将这碑从上到下从左到右找了个遍,没有发现异常,甚至还用刀敲了敲,都没有发现有任何机关的痕迹。

  突然,不知何处传来一声鸡鸣,声音嘹亮,响彻云端,众人一惊。

  鸡鸣停止后,又是嘎吱一声,石碑中的门竟然开了,门中的女子也活了过来。

  秦丘大惊着往后退出两步,背后一股冷汗冒出。

  由于刚经历过比这个更可怕的事情,他还能把持得住,双膝虽有发软却不至于站不稳。

  关涂涂和梅兰竹菊也是一惊,这种情况下,谁也不可能镇定自若。

  门中女子微微一笑,秀眉轻舒,绯红上脸,将两扇门全部打开,发髻上的饰品一晃一晃闪着晶晶之光。

  她缓缓的迈过门槛,走上前来,屈膝行礼道:“几位客人里面请!”

  六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这石碑上的女子,此时活灵活现的出现在眼前,还会开口说话,实在匪夷所思。

  “你是什么人?”关梅大声道。

  女子没有抬头,莺声细语道:“奴家贱名不足道,是此间的丫鬟,我家老爷乃本朝名士,见诸位环顾门前,便有意邀请品茗。”

  “你是人是鬼?”关梅说。

  女子站直身子,嫣然笑道:“客官不必恼,奴家也不是鬼,如各位不愿赏光,小女子如实回禀老爷就是了。”说完便有意往回走。

  秦丘想这女子莫名其妙的出现,又把这原本浑然一体的石块开出门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说不定只有通过这门才能继续往前,见她要走,便急忙说道:“姑娘稍等片刻,容我等商量一下。”

  女子没有说话,颔首领会。

  秦丘拉了关涂涂一把,朝四人使个眼色,往后退了几步,围成一团议道:“你们都怎么看?”

  “不要进去,这么邪门儿,进去不是找死吗?”关梅说。

  关竹关菊互看一眼,齐声说:“我们听命行事。”

  关兰面无表情,一撮小胡子随着气息起伏,说:“进。”

  关涂涂听完四位手下的意见,眼波流转略作沉思,向秦丘问道:“你说呢?”

  秦丘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说:“我们现在都还清醒,这女子肯定是幻象,但是邵大师也说了,不能逃避,所以我们进肯定是要进的,只是——”

  “只是什么?”关梅急道。

  “只是必须把邵大师的符用起来。”

  “说的对!”关梅说,其他人也连连点头,对秦丘又增加几分敬意。

  他们都见过秦丘就凭一张符把血骷髅烧的干干净净,知道这符威力巨大,紧要关头可以保命。

  “哪一个?”关竹问。

  秦丘看着关涂涂,不确定的说:“蓝色的镇妖符?”

  关涂涂嘴角一笑点点头。

  “好,都把符贴在胸前。”关涂涂说。

  秦丘见梅兰竹菊四人念咒、作诀、帖符,一气呵成,不由得佩服,原来这些人都是懂门道的人。

  其实是他高估,贴符只是基本的东西,基本东西谁都可以学会,可要达到一定的造诣,就不是靠勤奋就可以的。

  秦丘不知道,就他刚才那一招化符作席缠血骷,绝大部分人苦练一辈子都做不到。

  关涂涂把一张蓝色的符放到秦丘的手中,说:“你也贴上!”

  “你怎么办?”秦丘那张符已经用了,关涂涂也只有一张。

  关涂涂笑着说:“我还有,这张是李开明身上拿过来的。”

  秦丘拿着李开明的符,百感交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