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二十一章 忠告
 
  此次行动的必要装备:背包、长刀、长绳、电筒、对讲机、靴子、水壶、绷带、口哨等。

  邵大师要求,每人除了这些必要装备外,不能带多余的东西,还必须长衣长裤,帽子也不能少。

  七点半一行人来到罗刹江大桥边的码头,坐上关涂涂事先安排好的船便出发了。

  江面微风徐徐,黑不见底的江水静静流淌,两艘小船像穿梭于黑暗世界的游鱼一般,与岸上的世界格格不入。

  此时,秦丘有点怕了,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拂面的风倒像是游魂的手一样。

  到江城阳台下方的时候大约八点,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大江两岸灯火通明,车水马龙,沿江夜行的人络绎不绝。

  邵大师让船开慢点,放低说话声音,阳台上人多,不要制造不必要的麻烦。

  从下往上看,遂明白为什么叫阳台,就像是从地面伸到江上的一块巨大的平板。

  下面由很多圆形的柱子支撑,不少的光线从玻璃结构处照射到深深的水底,让人遐想翩翩。

  “涂涂,找个地方停下来。”邵大师对关涂涂说,“现在水位如何?”

  关涂涂用同手电筒照了江岸,说:“现在水量不大,岸边可以站人。”

  “好,找个适合的地方下去,我要设坛。”

  两艘船静静的停在岸边,众人全部下船,河岸碎石密布,踩在上面嚓嚓作响。

  赵燕子扶着邵大师,找到个宽阔的地方,按照邵大师的要求做好定位。

  其余众人也都忙碌起来,把一应物什从船上搬了下来。

  邵大师伸伸腰,大声叫道:“都过来,有话说。”

  “诸位,今晚上的行动你们平生未见,很凶险,务必小心,性命攸关!

  “帽子必须带上,头发不要乱飞,额头露出来。结界完成之后,制衡天地之力就会消失,时空错乱,肯定会出现可怕的东西。

  “它们真假难辨,切记不要轻举妄动大喊大叫,你们手里的刀,是经过我加持的,慎用。

  “现在我要设坛,这段时间里任何人都不可轻举妄动,不要乱走,妹子,”邵大师说着从兜里抓出一把叠成三角形的黄符给赵燕子,“这符,你们每人一个,挂在脖子上,注意,符挂好后,盘腿坐立二十分钟,放空心神才有效。妹子,发给他们。”

  赵燕子把符一个一个发下去。

  “真的假的哈哈,这玩意儿有用吗?”姜伦拿到符后说。

  “谁在说话?”邵大师怒道,“不信是不是,你叫什么名字?”

  姜伦下意识的往后一躲,小声道:“我吗?姜伦。”

  “你过来。”

  此时整个阳台下还有些许从上泻下的光,姜伦看看身边的人,见刘伟幸灾乐祸的在笑,老大不情愿的走到邵大师的面前。

  突然,邵大师右手做了一个奇怪的指法,以迅雷之势点在姜伦的喉结处。

  姜伦先是一愣,随即喉咙遽然刺痛,吓一大跳,双手捂着脖子大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表情十分痛苦。

  “嘿嘿——别害怕,只需安静待上半个小时便会恢复,否则,哈哈,一辈子都会哑。”

  邵大师笑着说。

  姜伦扭曲着身子,冒火的双眼恶狠狠的盯着邵大师,怒火满腔却发泄不出。

  关涂涂见他十分痛苦,走上前去,把他拉到身边,对他说:“别怕,没事的,那是邵大师拿你敲山震虎,一会就好了,嗯?”

  姜伦看着关涂涂如月亮般美丽的眼睛点点头。

  “坛好之后,还有话说,各位找个地方坐下,切记不要乱说乱动,否者,就和那小子一样。”邵大师说,“秦丘和涂涂你们过来帮我。”

  姜伦等七人见邵大师真有本事,心里多了几分忌惮,此时见他们几个在那里忙着设坛,自己正好落得清闲,便各自找个平整的地方坐了下来。

  由于赵燕子本是内行人,秦丘经过邵大师的调教也懂了些门道,所以,法坛很快就完成了。

  “涂涂现在几点?”邵大师问。

  “8点40分。”

  “嗯,抓紧时间,”邵大师说,“你们都过来。”

  所有人此时都站在邵大师面前两米处。

  邵大师清清喉咙,说:“坛已设好,我马上要施法做结,涂涂,你带三个人乘一艘船,把这个分别放在西门和北门,切记,让男的去放,你指挥。”

  “没问题。”关涂涂说。

  “秦丘,你带三个人,乘一艘船把这个分别放在东门和南门。”邵大师指着法坛的四件法器,形状各异,有金属的,有木制的。

  “好。”

  “我们有几个对讲机?”邵大师问。

  “按照您的要求,三个。”关涂涂说。

  “嗯好,不能再多了,磁场扰乱就坏大事,所以对讲机不要轻易使用。四柱法器放好之后,对讲机里说一声,妹子你会用对讲机吗?”邵大师说着转头问问赵燕子。

  “哎哟,没问题的老哥。”赵燕子笑道,今天她和所有人一样都是黑色的劲束着装,身材尽显。

  江风迎面吹来,带着丝丝凉意,秦丘心里有些期待。

  “出发吧!”邵大师叫道。

  关涂涂、刘伟、关竹、关菊组成一队。

  秦丘、李开明、关梅、关兰组成一队。

  姜伦此时还没有恢复,邵大师让他不要下去,他口不能言,眼睁睁看着关涂涂上船离开,心里毛焦火辣的,心中把邵大师祖宗十八代从头骂到尾。

  夜色下,两只小船发动了,激起涟涟水纹。

  邵大师和赵燕子也开始忙碌起来,着手结界之事,二人一边做事,一边聊天,配合的甚是契合。

  “老哥,有个问题,不知当讲不当讲……”赵燕子欲言又止。

  “问吧,咱们不见外。”邵大师笑道。

  “你这眼睛——怎么被封印的?”赵燕子边说边看邵大师的脸色,见他听到眼睛二字时顿时一变。

  “此时说来话长,当初师傅为了封印一个邪物,紧要关头就用我的眼睛为媒,哎,这一封就是几十年——”

  赵燕子见他悲从中来,不便深问,一手握着他的手,一手抚摸着他的背,安慰道:“不好意思老哥,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她的手,又软又滑,邵大师浑身舒坦受用不尽,心里喜不自胜,低头故作呻吟道:“哎,我这一辈子啊,算是废了。”

  赵燕子见他更加伤心,深觉惭愧,便靠的更近了,这一靠虽只是一点距离,却有奇效。

  “啊——妹子,我受不了了。”邵大师突然大叫着跳开,差一点摔在地上。

  “怎么了老哥?”赵燕子急忙问到。

  邵大师努力让自己激烈跳动的心平静下来,感觉她又再靠近,连忙挥手说:“没事没事,我已经没事了,妹子。”

  刚才赵燕子那一靠,前胸贴到了邵大师的胳膊,柔软有力,让他热血猛然冲头,如坠云端,整个人都失去理智亢奋起来,幸福来的太突然以至于乱了阵脚。

  “真的没事吗?”

  “真没事,真没事,妹子你实在是——实在是——太大——太好了。我一定要解开这封印——看他们好了没有?”

  邵大师语无伦次。

  赵燕子看看江面,关涂涂和秦丘他们的船已经靠岸。

  “好像下雨了。”姜伦突然开口道,“啊哈哈,我可以说话了,哈哈,谢天谢地,老子终于可以说话了。”

  “下雨了?”邵大师问道,“要抓紧了,比预计的要早。小伙子,喉咙还痛吗?”

  “当然痛了,要不我戳你一下试试。”姜伦赌气道,他本想说几句难听的话,一想到这老瞎子本事不小,就忍住了。

  关涂涂从船上轻快的跳下,小跑过来,姜伦兴高采烈的去迎:“涂涂姐,下雨了,你淋湿吗?”。

  刘伟下船有点困难,差点摔倒。

  “没事儿,小雨哈。”关涂涂笑道。

  “涂涂”赵燕子说,“都好了吗?”

  “嗯,都好了。他们好了吗?”关涂涂问。

  “诺,看,他们也到了。”赵燕子说,只见秦丘和李开明他们几人打着手电正走过来。

  邵大师走过来,大声道:“好,辛苦各位了!稍后结界一开,便与世隔绝,内外不相通,在这个结界里什么样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一定要互相照应。

  “来,你们先把这符水喝了,一人一碗,自己来喝。这符水是助我施履水咒的,等江水一断,江底淤泥很深,危险万分,有了这履水咒,各位就可以如履平地。”

  法坛上有九个陶瓷碗,每个碗里都装着少许水,水底有灰,众人虽觉得脏,也不得不喝。

  符水喝完后,邵大师又拿出一堆符。

  “好,这些符,每人三张,妹子给他们,记住了这是救命的东西,如遇妖邪,就用符招呼。第一张符黄色的是安魂符,壮胆的。

  “第二张蓝色的是镇妖符,如遇鬼魅,不要慌,将符贴在他身上就好了,注意最好用手指的血,或者舌尖的血最好。

  “第三张紫色的,那是破煞符,如遇各种路障,不知去向,迷失方向,走丢了,就点燃此符。”

  赵燕子将符分给众人。

  “我现在马上作法,你们背对着我,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准回头,不准偷看,谁看谁瞎,妹子除外。”

  邵大师严厉的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转过身去。

  秦丘站的离法坛最近,耳中传来邵大师缓急起伏的念咒之声。

  其中有些语句他还听过,邵大师在藏灵寺有给他讲,对应的天罡步伐他也知道,他甚至能想象得出此时这个老瞎子上串下跳的身姿是何等的好笑。

  突然,一阵破空之声传来,邵大师大叫一声,众人都不敢回头,周围突然变亮。

  只见一团黄色的火焰从头顶飞过,慢慢的朝江心飘去,火团四周还转着四张不同颜色的符。秦丘知道,这是第五门,中门,中门一定,结界便成了。

  火团越到江心,烧的越旺,围着的四张符也转的越来越快。

  众人目不转睛的看着这飘飞的火团,十分紧张,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姜伦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怪事,连连咽下几坨口水。

  秦丘明显感到邵大师此时念咒的语速比之前快了几倍,桃木剑破空挥舞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旋即,火团炸开,四张飞转的符各自带着一片火光飞向四角。

  天空传来一声巨响,风停了,城市的喧嚣之声消失了,路灯的光线也不见了,整个天空纯黑一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