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十五章 冥界小公主
 
  当夜无月,微风。

  宛晨一身黑衣,来到美人湖边,轻车熟路的找到城隍庙。

  此时整个景区已经没有游人,只有星星点点的灯光和车流虫鸣之音。

  当她一脚踏进城隍庙大门的时候才想起来,忘记带酒了。

  周城隍老爷可是嗜酒如命,自己有些日子没来了,竟然忘记了买酒,待会儿可有点难办啦。

  宛晨来到城隍爷雕像右边的一块屏风外站定,轻轻的在屏风右上角敲了三下,然后再在中间敲了七下。

  这是她跟老酒鬼的暗号,她称这位临江城的城隍爷为老酒鬼。

  没人!

  竟然没人!

  以前可从来没有出现过,老酒鬼说过这个暗号是专门跟她约定的,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怠慢的。

  宛晨深感诧异,又在屏风上重复敲了一遍。

  还是没人出来!

  “老酒鬼,你再不出来,我可要动手啦!”宛晨大声道。

  原来她的声音并不是冷冰冰的,此时的她声音婉转,轻快柔和,透露着愉悦之情。

  “一,二,……”宛晨来到城隍爷雕像前拿起一个供盘,大声道,“你再不出来,我可要砸啦!”

  “三!”

  “哐嚓……”一个精致的圆型瓷器供盘落地成渣。

  “老酒鬼……”宛晨又拿起一个烛台,“又要扔了哟!”

  “哐……”

  依然没人出来,宛晨生气了,把供奉桌上的一应物什从左到右哗啦啦一股脑推在地上。

  顿时叮叮当当哗哗啦啦之音传遍整个庙里。

  “来啦,来啦,我的小祖宗!”突然一阵声音传出来,一个长须老者拄着拐杖,蹒跚的出来了。

  他头戴明朝官帽,身穿官袍,身板微曲,满口酒气。

  宛晨装着没听见,转过身去,嘟嘴不语。

  “哈哈,小公主!”老者堆笑道,“莫生气,莫生气,年岁大了耳背哟。”

  “你这城隍爷当的可真清闲,就知道喝酒,官儿不想做啦!”

  “嘿嘿,这不近来无事可做,借酒浇愁。”城隍爷看一眼满地狼藉,也没生气。

  “离我远点!”宛晨支开他,灵机一动,捂鼻道,“满身酒气!本来给你带了一瓶好酒,你不开门,我就扔下山了。”

  “啊!罪过,罪过,暴殄天物啊小祖宗!”城隍爷又怒又悔,拐杖如雨点般敲打着石板地,“扔哪儿了?我去看看有没有碎,碎了也可以舔两口,别糟蹋了。”

  宛晨忍俊不禁,道:“好啦好啦……别逗我了,下次给你带两瓶。”

  “说话算话?”

  “那当然!我今天可是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此时那展屏风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道光幕,二人就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宛晨对城隍爷的老窝——她就是这么认为——虽不熟悉,也不陌生,便一个人自顾自的往前走。

  光幕后面是一个石隧道,两壁插了几根火把,墙面渗水,映着火光闪闪亮亮。

  穿过隧道便是一条碎石小径,两边有一些奇形怪石,头顶黑乎乎一片,啥也看不见。

  “你快点儿!”宛晨说到,一路轻快的朝着城隍爷的客厅走去。

  城隍爷的客厅是明式风格,两个黑衣侍卫站在大门两旁,见宛晨来了,也没任何表情。

  客厅正中伏案两边两只大大的蜡烛,火光跃然。

  宛晨捡了一把椅子坐下,张望四周,心里有点不安分。

  她知道城隍爷的住处是介于人间和地府的一个狭小的空间,没日没月,没天没地。

  城隍爷属于冥府的地方官,负责当地生人亡灵生死祸福等事,很是清苦。

  “小公主,别来无恙?”城隍爷在她对面坐下,不知何时手里又冒出一个酒葫芦,话一说完,把拐杖一搁,又喝起来了。

  宛晨瞥他一眼,厌恶道:“又喝!我能有什么事儿!你不要喝了,小心我告你的状。”

  城隍爷摸一把嘴,在衣服一擦,笑道:“嘿嘿,好好,不喝就不喝。小公主怎么有心到我这里来?”

  宛晨轻叹一口气,说:“你知道我进入了九杀门——”

  “嗯嗯,知道的。”

  “今天他们终于对我和盘托出了,还让我去找灵水镇,你知道灵水镇吗?”

  “嘿嘿嘿,知道知道,老头子我怎么会不知道那大王八,它就在我的地盘儿上,我可不敢惹它。”

  “你知道的还不少嘛!”

  “嘿嘿嘿,小公主,你还小,又常待在人间,自然知道的少,我嘛,活得久了,有些事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那我问你知道九杀门为什么要找灵水镇吗?”

  城隍爷摇摇头,盯着酒壶没吱声。

  “我告诉你,他们是要复活蚩尤!”

  “哦?”城隍爷大惊,“这可是大事!不简单。”

  “所以,我希望你把这事儿告诉父王,他说了遇到重要的事就要告诉他。也不知他现在可好。”

  城隍爷叹息道:“现在地府一片混乱,我也很难见到冥王大人,你还是不能回去。”

  “这我知道!”宛晨有点伤感,“听他们的口气,此次是势在必得,一定要复活蚩尤,然后把黄帝后裔全部消灭。今天我还遇到一个黄帝后裔。”

  城隍爷略思片刻说:“哦?竟有此事!我已经有许多年没有遇到黄帝后裔了,自从四百年前那次变故之后,神的后裔越发少见了,也不知道为什么。”

  宛晨眼睛一亮,兴致勃勃的问道:“四百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听父王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地府越来越乱的。”

  城隍爷若有所思,说:“具体细节我也不清楚,大致是一群妖人,施法撕裂地府与人间的通道,想要抢走一批灵魂——这样子就打破地府与人间的平衡了——正在他们要得逞的时候,女娲大神坐下虎兔侍关何带兵前去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冥府的黑鸦已经失控。关何和他的部下全部战死。”

  “关何……”宛晨想到关涂涂,“我今天也见到一个虎屠使者,也姓关,叫关涂涂,会不会是他后人?”

  “有可能,这个以后可以去问你父王,他的生死簿上可以查到,我不知道。”

  “嗯,好,然后呢?”

  “之后的事更是奇怪,关何和那群妖人都死了,但是他们的魂魄却没有去地府,也没有在人间,凭空消失。

  “地府与人间的通道也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封印,这四百年来,人间与地府的通道受阻。地府受此影响,便不安宁。”

  “没人去查?”

  “什么也查不到,不但那死去的数万人亡魂不知所踪,地府之前的那批魂灵也不见了。”

  “司灵王那里也没有?”

  “当然没有!”城隍爷肯定道,“司灵王只负责照看神族的天魂和人间的地魂,命魂由你父王管。”

  宛晨想起父王以前跟她说过,说三魂七魄统称十灵,三魂分为天魂、地魂、命魂(胎光、爽灵、幽精)。

  天魂乃神族特有的魂,普通人没有,无人管束,自由来往于天地之间,拥有神族的形状、力量和记忆,灵司负责其安全。

  地魂属于家族的血脉传承,无形状有微弱力量,常流转与家族阳宅、阴宅、后人之间,左右命魂的行为,归灵司掌管。

  灵司有封印、毁灭地魂的权利,一个家族可以有无数个地魂,地魂越多,家族越强大。要毁灭一个家族,只需要毁灭其家族的地魂就会让一个家族逐渐消亡。

  命魂就是人肉身的魂,指引肉身的行为举止,归冥府管辖,可以轮回转世。

  七魄为喜、怒、哀、惧、爱、恶、欲(尸狗、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是人肉体物质所产生的情绪欲望,随着身死而消失。

  负责天魂和地魂的组织叫做灵司,由司灵王统帅,并只对日神月神的本尊真身负责,其他任何组织都无权干涩灵司。

  三魂七魄全的人便拥有成为神的资格,不少人是一魂七魄,绝大多数是无魂七魄,有情绪而无灵气。

  “父王让我在人间寻求打通人间地府通道的办法,至今也没有头绪。现在又要给九杀门的人去找灵水镇,你说我该怎么办?”

  城隍爷忍不住,又喝了一口酒,说:“小公主,不要急,四百年都没解决的问题,也不是朝夕间就能办到的。至于灵水镇,你且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

  “要是真的把蚩尤复活过来怎么办?”宛晨有点紧张。

  “嘿嘿嘿,我们冥府与他们神界本就是干系不大,谁当神都是一样的,换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更何况眼下这光景已经很糟糕了。”

  “是有些道理。”宛晨说,“我这次来也是想找你帮个忙。”

  “什么忙?”城隍爷见有事找他,便放开胆子又喝了一大口酒。

  “哎呀——你不要喝了!”宛晨无奈道,“九杀门让我混进找灵水镇的寻宝队伍,不能被人发现,所以我想换个肉身,现在这身体他们都认识了。”

  “这好办!我这里正好有几具无主的肉身,看看有没有适合的,我带你去看看。”

  二人便来到一个密闭的房间里,房间不大,大约三十个平方,墙壁插了两个火把。

  火光下有六张桌子,其中四张桌子上都躺着一具尸体。

  “小公主,你看看,看上哪个,我给你换。”

  宛晨相中了一个身型不高不低的男性尸体,她已经计划好了,要如何用这个身体混进寻宝队伍里。

  宛晨选好一张桌子,躺下,让城隍爷给她施法换肉身。

  城隍爷喝了点酒,有点晕,但此事事关重大,他调整好状态,大拇指按在宛晨的大阳穴上。

  “哎呀,怪事!公主,不对啊!”城隍爷突然说。

  “怎么不对?”

  城隍爷轻轻搓着两个大拇指,说:“你体内有异样,一股热量,仿佛太阳之力,奇怪!最近有发生什么特别事吗?”

  宛晨慢慢坐起来,想起给秦丘做的事和自己流汗的事,觉得肯定跟他有关。

  因为她对于这具肉身并不爱惜,在人间呆的时间长了,知道男人都是难以抗拒这种肉身的,便无所顾忌的去完成任务。

  “嗯——我和那个黄帝的后裔——取血化精,怎么了?有影响吗?”宛晨心情有点忐忑,她隐隐约约感到一丝不安。

  城隍爷没有说话,在宛晨的眉心、手心再次施法。

  “不行啊小公主!你的十灵现在已经离不开这个肉身了。”

  “怎么会这样?”宛晨惊道。

  城隍爷摇摇头说:“可能是黄帝后裔的元阳在你体内发生了作用,你本极阴,他又极阳,肯定是这样。那股力量就是只有黄帝后裔才有的力量,称为太阳之力。”

  “我以后都只能用这个肉身了?”宛晨有点害怕。

  “不好说,目前看来是不行的。”

  宛晨有点急了,说:“那怎么办?我也不能用这具身体混进队伍啊。”

  “让我想想!”城隍爷沉思道。

  宛晨跳下桌子,又急又恼,拽着城隍爷的袖子拼命的摇:“你快想啊,老酒鬼,快想快想,整天就知道喝酒,遇到事儿了,什么也指望不上。”

  “有了有了,小公主啊,骨头都被你摇散架啦。”

  “什么办法,快说快说!”

  “无相宝鉴。”

  “什么无相宝鉴?”

  “嘿嘿嘿,我来告诉你吧!这无相宝鉴可以改变人的身形面貌,可是个好宝贝啊。”

  “在哪里?在哪里?你快说嘛!”

  “在尹家,临江城最大的古董商尹丰的家里。”

  “你去借来给我用!”

  “不行,我可不能坏冥界规矩,不能做的,你现在是人的肉身,倒是不坏规矩。”

  “你是让我去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