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十一章 自投罗网
 
  太阳渐渐西沉,远处天空晚霞斑斑。

  坐在关涂涂的车里,秦丘想着这些天经历的事情,真是恍如隔世。

  自己前二十几年的人生都没有这几天来的不可思议,三观也被颠覆。

  灵水镇、日月局、九杀门、十灵界、采生魂……这些桩桩件件都是违背他所受的十几年教育所学知识的,现在却不得不接受它,相信它。

  还有这个关涂涂。

  他发现这个年龄和他不相上下的女子不但很有钱,而且聪明、善变,对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也有了解,甚至于还与致公党有关系。

  她又漂亮,又深不见底,自己在他面前就像个傻逼!

  “你发现赵姨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有什么不对?”秦丘问。

  “一,她没有留我们吃饭;二,她很怕,我从她眼神中看到了丝丝恐惧。”关涂涂说。

  秦丘一想,深以为然,补充道:“而且,觉得她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灵水镇的。”

  “嗯,所以,我没有提邵瞎子的事。”

  “她不是你小姨吗?这么戒备?”

  “呵呵,称呼而已,没有血缘关系。”

  当晚,秦丘喝了很多酒,躺在床上,口干舌燥,头痛欲裂,怎么睡都睡不着。

  冯斌的惨状萦绕不散,脑子里万千思绪飞舞,牛鬼蛇神嘤嘤盘旋。

  ————————

  第二天,二人按照赵美女说的,在临江城中心转悠了一天。

  期间也没有任何特别的事发生,晚上秦丘洗衣服的时候才从兜里掏出一张奇怪的纸条。

  上面写了一行字。

  “沿江天创科技园707室,15时30分。”

  至于这张纸是如何到他兜里的,他不知道。

  秦丘和关涂涂没想到这么容易,简直有点不敢相信,缺少了预想中的戏剧性。

  对于主动去找九杀门这件事,秦丘心里还是有所顾虑的,往好了说是主动出击,反过来也可能是自投罗网。

  他不知道关涂涂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就问她:“九杀门的人找我,我们自己送上门,是不是羊入虎口啊?”

  关涂涂笑着说:“谁是羊谁是虎还难说呢?相信我好吧。”

  “他们要是直接动手怎么办?我可什么也不会。”

  “呵呵,有我呢。”关涂涂笑颜如花,“法制社会,没事的。这个你拿着,如果真有意外你就吞下去。”说着就给他一颗豌豆大小的药丸。

  “这是什么东西?”秦丘问,心想法制社会也管不了你们这些牛鬼蛇神。

  关涂涂笑道:“好东西,相信我,可以救命。”

  秦丘无奈的将药丸放在兜里,小心收好。

  ——————————

  沿江天创科技园是一座巨大的类圆形单体建筑,位于罗刹江南岸,与七分塔隔江对望,东边是罗刹江大桥,顶上有一高塔,其形似刀。

  关涂涂看着高塔问,眉头微蹙:“咦——对面是七分塔吗?”

  秦丘想了想,说:“是的,就是七分塔,那边是一桥。”

  “哦,有意思……走吧,我们进去。”

  秦丘发现关涂涂今天穿的跟平时不一样,紧身的灰色长袖衫,衣袖上挽,牛仔长裤,短皮靴……虽说身材一览无余,却着实热了点,他自己依然是短袖T恤,牛仔裤,板鞋。

  707室,临江城影捷科技有限公司,前台的美女小巧玲珑,见有人按铃,便开了门。

  “您好,请问找谁?”

  关涂涂正要开口,突然想到,九杀门是极其隐秘的组织,虽说是以公司的名义运营,一般员工肯定是不知道内情的,如何找到知情人呢?

  这些想法迅速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想到现在很多企业都在拉投资,便说:“您好!我们跟你们老板有约好的,中途计划有变,我提前过来了,这是我的名片。”

  前台女子接过名片看了,指着不远处的沙发说:“好的,请稍微坐一下,我去跟王总确认一下。”说着就朝里走去。

  秦丘顺着前台女子望去,发现这家公司的办公环境挺好,所有的办公电脑都是苹果,地板墙体都是简洁的装修,工位也是开放式的,员工年龄都很年轻,可见范围内大概有七八十人。

  两分钟后,前台女子和一位男子朝他们走了过来。

  “二位久等了!这是我们王总。”

  王总身材一米七八左右,短发方脸,容光焕发,米色短袖衬衫,休闲长裤,棕色休闲皮鞋,见到关涂涂和秦丘,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说:“欢迎欢迎,欢迎二位,请到我办公室谈,这边请。”

  秦丘不解为什么这位王总如此殷勤,刚才这位王总明显打算跟他握手的,眼神扫了他一眼便把手收了回去,难道自己就这么不堪?

  “打扰王总了!”关涂涂大方的笑道,“我们昨天收到一张纸条,让我们到这里。”

  关涂涂特意留意王总的眼神,见他眼神突然停滞闪烁,便知找对人了。

  王总脸上的笑容稍敛,说:“小陆,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谈,不要任何人打扰。”

  “好的王总。”前台美女点头出去了。

  王总的办公室四周没有窗户,除了一张实木方桌和四把凳子外没有任何东西。

  关涂涂让秦丘坐在靠门边的一张凳子上,自己坐在王总的正对面。

  王总坐下,将关涂涂的名片扔在桌上,显然他发现这名片上的头衔是假的,对自己刚才的殷勤有点后悔,冷声道:

  “二位请说。”

  “找一个人。”关涂涂说,此时秦丘也感觉到气氛不对。

  “找人?我们从来不做找人的买卖。你们要找什么人?”

  “几天前18楼……”

  “你到底是什么人?”王总突然站起来阴声道。

  关涂涂若无其事的说:“找九杀门办事的人。还没请教,你是何人?”

  王总缓缓的坐下,说:“我姓王。”

  “姓王的人可多着呢?我要找的人也姓王,不过,”关涂涂打量了他,露出一丝鄙夷的神色,“好像不是你。”

  “你到底是谁?”

  “名片上不是写了吗?关涂涂。”

  秦丘感到二人杀气腾腾,恐有变故,心跳骤然加快。

  他见关涂涂稳如泰山,不知是胸有成竹还是虚张声势。

  刚才他们说到18楼,他马上想到是冯斌。目前看来冯斌真是他们杀的,愤怒、害怕、激动……突然他脑门一轰,站起来,大叫道:“为什么要杀冯斌?”

  关涂涂和王总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叫声吓了一跳。

  关涂涂立马站起来将他按在座位上,小声说:“不要乱说。”

  王总见秦丘情绪十分激动,脸色微变,知道这个小伙子未经大事,不屑的说:“哦,那人叫冯斌——可惜了。”

  不知是激动所致还是想到好朋友被人杀了连名字都不被记得而感到感伤,泪水不自觉就从眼角流了出来。

  他甩开关涂涂的手,大声道:“就是被你杀的人,18楼的人,他是我朋友——你们为什么要杀他?”

  “不要说了。”关涂涂道,声音虽不大,却透露着不容忍拒绝的威力。

  王总突然眼睛一亮:“他是你朋友?”

  “对!”秦丘不知哪来的勇气,大叫着冲向王总,双掌啪的一声拍在桌子上,怒目直射王总的眼睛,脖子上的经脉跳动不已,“他是我同学,我是秦丘,你们为什么要那么残忍的杀害他?”

  秦丘此时怒不可遏,全身上下仿佛火烧一样。

  王总毫不示弱的盯着他的眼睛,突然,就在一刹那,他好像看见了什么,脸上肌肉抽搐,大笑道:“哈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关涂涂没想到秦丘如此冲动,用力在他肩头一捏。他顿时全身无力,顺着关涂涂的力道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口中的一句你干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王总笑道:“原来就是你。”

  关涂涂见势不对,左手抓住秦丘的右肩,说:“不好意思了,我这位朋友失态了,今天就聊到这儿吧。”

  “哈哈,想走吗?”王总大笑道,“晚了!”。

  说话间,只见王总快步上前左手一拳打向关涂涂的面门,右手朝秦丘的左肩抓去。

  关涂涂见王总的速度极快,超出了她的预料,不由得一惊,脚底一转,侧身闪过这迎面一拳,同时左手将秦丘拉到身后,两手齐出与王总对打起来。

  秦丘刚才被关涂涂卸力只是一瞬间的事,此时已经恢复。

  虽然躲在关涂涂的身后,还是怕的要命,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势,猛然想到救命药丸,马上摸出来放进嘴里一嚼——卧槽,巧克力!

  心中大骂关涂涂神坑。

  看着他们二人缠斗,秦丘心急如焚,对于自己刚才的莽撞深感惭愧,没想到关涂涂的身手这么好。

  周围除了凳子没有其他可以上手的东西,他便搬起一张凳子举起来,希望帮关涂涂一把。

  可是这二人的身形变化实在太快,他根本没有出手的机会。

  二人势均力敌,不相上下,见关涂涂的长发跟着身形变换不断飘舞,秦丘心底生出一股怜悯:这么美的女子为什么身手这么好,她到底经历什么?

  突然,脑后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道袭来,她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口里的涂涂二字再怎么用力也喊不出来。

  “秦丘!”关涂涂见秦丘倒地,大叫道。

  两个孔武有力的汉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秦丘身后。

  “住手!”关涂涂收手,大声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