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八章 绝世风水局
 
  关涂涂从包里拿出水喝了一口,说:“让我先问你几个问题。”

  “问吧。”邵瞎子不耐烦的说。

  “你知道今年是哪年吗?”

  “戊戌年。”

  “可知这临江城的地理格局?”

  “当然,九曲来水双玉带,巨龙出海遇朝山。”

  “此种格局下,要何时才能行大运?”

  邵瞎子自顾自的嘀咕,右手五指不停的点算跳跃,说:“20年后。”

  “你知道临江城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吗?”

  “唔……不是很清楚。”

  “秦丘你告诉他。”关涂涂对秦丘说。

  “我?”秦丘有点意外,“嗯——怎么说呢,这些年临江城发展很快,在二线城市中算是发展最快的,已经是全国前六的城市。”

  邵瞎子很安静,这些年他确实是有些自暴自弃,对于外界的讯息,也有意排斥。

  “老夫我很多年都不关注这些俗事了,不知是什么催动了临江城的气运。小姑娘,你有什么看法就说吧。”

  关涂涂故作神秘的说:“您可知道日月同引水龙局?”

  “哈哈哈——当然知道!传说这种风水格局在自然界是不可能存在,大部要靠人力去完成。”邵瞎子捋捋胡须,饶有兴致的说,“历史上只有朱元璋让刘伯温在应天府布过,不过没有成功。因为应天府的王气被秦始皇破坏以后尚未恢复,加之,晚年的刘伯温已经不受朱元璋信任,他也未尽全力。难道,当今之世还真有人能布得此局?”

  “不可能吗?”

  邵瞎子笑道:“哈哈哈,不是老夫没见识,能布此局的人也不敢布,此乃天地大局,非常人能为,此局若成,位列九五。

  “一流风水应星斗,二流风水对水口,三流风水沿山走,这日月同引水龙局要求十分苛刻,而且风险极大,其应的不是漫天繁星,而是太阳月亮,还要有强大的水龙来助,稍有不慎便会有杀身之祸,粉身碎骨,后患无穷。”

  “照你这么说,布此局最险的是控制水龙了?”关涂涂问。

  “不错!日月之形、时都可以做到,加之大型机械的出现,要建造巨型建筑并不难,难得是如何恰到好处的引水龙上岸,而且非大江大河不可,小河小江的水龙在日月面前微不足道,反而会被反噬。”

  “罗刹江如何?”

  “当然可以!”

  “如果用玄帝死契灵水镇来引水龙呢?”

  “你说什么?”邵瞎子双手怒拍床沿,霎的站起来,额头青筋似要冲破万千褶皱跳将出来,那双不见眼眸的眼睛仿佛藏着无数哀怨。

  “做不到吗?”关涂涂没有被他吓到,紧追不舍的说,“秦丘你说一下江城阳台和万民中心的格局给他听听是不是日月同引水龙局。”

  秦丘看他们两人此时都是高度紧张,怕说不好,便拿出手机打开地图说:“万民中心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前有一条路,路前面又是一个很大的广场,地面种了很多树,再往前左边是临江城大剧院,像个月亮,右边是临江城洲际酒店,像个太阳,再往前就是江城阳台……”

  “王八蛋!”邵瞎子突然吼道,眼角的泪水涔涔流出,脖子青筋绽放,声音像是撕破喉咙爬出来的。

  “他早就找到了——他骗了我,是我告诉他如何用灵水镇引水龙的——王启一你骗得我好惨——好惨!你这个王八蛋!”

  邵瞎子捶胸顿足,破口大骂,嚎啕大哭……愤怒、委屈一股脑儿的喷涌而出。

  见此情景,关涂涂和秦丘相视无言,虽有感同身受的苦楚,也不知如何是好。

  邵瞎子哭了几分钟后,气息渐缓,秦丘将他扶到床边坐下,给他纸巾,轻声道:“邵师傅……”。

  秦丘说,“虽然我不清楚你和王老师之间的事,也不懂你们所说的风水,但是,我总觉得我们不是无缘无故相遇的。”

  秦丘挠挠脑袋,继续说,“我有种预感——很强烈的预感,我们能找到玄帝死契灵水镇。我也相信冥冥之中定有原因,王老师为什么瞒着你,又为什么找上我,关涂涂为什么又出现了,又遇到了你,前几天可能我有点懵,脑子乱得很,但是现在我很清楚,我们一定可以找到灵水镇。”

  秦丘不知道哪里来的底气说这些,就是情不自禁的说了。

  秦丘继续说:“而且,您想现在有一个大好的消息摆在我们面前,玄帝死契灵水镇就在临江城,既然是按照你的意思布的局,放在什么位置,你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找到,您看我说的对不对?”。

  此话说完,关涂涂眼中流露出明显的赞扬之意。

  “我当然知道!”邵瞎子抢断秦丘的话,“王启一给你那首诗就是故意让你去找的,既然是他布的局,那就没错了。这个灵水镇势必要找到,要不然我死不瞑目。”

  关涂涂见老头子一扫悲愤,斗志昂扬,便说:“但,我们对灵水镇知道的还十分有限,要找到恐怕也不容易。”

  “有什么不容易的,你们按我说的做就行。”邵瞎子接着说,“我找了半辈子,这次还能让它逃了不成?”

  关涂涂秦丘相视一笑。

  邵瞎子继续说:“此时说来倒有些话头。这事说起来也有二十年了吧,那年王启一来找我,说有人想引罗刹江水布日月同引水龙局。

  “初次听他这么说,我还以为是开玩笑,不相信有人敢布此局。当时跟他也相识颇久了,他虽然是大学老师,但是对于阴阳之术很有兴趣,我们便经常讨论,他学得很快,还时不时的给我带好酒好菜,我也就倾囊相授,知无不言。

  “所以,当他第二次给我提此局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像是开玩笑。他说找他的人地位很高,不便抛头露面,志向也是非常人可比,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一试。

  “我说这局你也知道,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就算是王侯将相也不敢轻易布此局。一来,就算成功布得此局,若命理没有九五之命,只会适得其反,就算是真命天子,前进之路上也会有难以预计的危险,真的是险象环生。

  “二来,此局古往今来尚无人成功过,潜藏着很多未知的因素;其三,临江城山龙起伏十龙结穴,虽算不得极品,也算上层,可这水龙就相对弱了些。

  “罗刹江九曲双环,也是上佳格局,可是临江城离入海口太远,水龙出海遇朝山后龙气大都被申城抢去了。

  “幸得上天垂青,罗刹江有全国有名的大潮,龙川潮。就这一年一度的潮水无形之中将龙气运至临江城且止于双环带的中间,就是现在芝江路附近,真是千古奇观奇局。

  “这是好处也是坏处,因为潮起潮落潮大潮小,每年都不一样,有时甚至有天壤之别,要想引水龙入局就不得不考虑到这龙川潮。

  “按照你们现在的科学知识,龙川潮乃月亮引力所致,在我看来这正是日月交互作用的结果,这一点来说,布日月同引水局就得天独厚。

  “虽然前期我极力反对布此局,但是心底也想挑战,对每个风水大师来说若能布得此局定会千古留名,我也没忍住。

  “所以就跟他说了如何布,我们讨论几个月,关于时辰方位等。在方案完成的那一天,我们做了一遍推演,还是有太多的不确定性,风险极大,于是我强烈要求终止,他见我态度坚决便没有再劝。我自始自终都不知道那个委托他的人是谁,官居何职。

  “大概隔了一年,他突然找我重提日月同引水龙局,说布此局最大的风险是水龙之势难以稳定,若是能稳住水龙是不是就大事可定。

  “我说是的,但是罗刹江乃大江,且有潮汐,无法控制,唯一能镇此局的只有灵水镇。灵水镇能镇天下水,布此局当然没有问题。在此之前我就跟他说过灵水镇。

  “此时想想,当初他定是已经找到灵水镇,不知道如何用所以来问我,我哪里想到他会瞒着我,便一五一十给他说了,画就在那时给他的。”

  见邵瞎子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关涂涂便说:“现在这个局已经布好,效果也如预期一一实现,照此推论当初就是按照您的意思布的,那么灵水镇的位置您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

  邵瞎子想了想说:“大概位置我是知道的,可是——灵水镇在水中和不在水中完全是两码事,一旦下水便是龙入大海,要想再请龙出海就不一般了。正因为灵水镇也存在不确定性,所以要确保此格局完成后万无一失还需要至少立十把锁。”

  “十把锁?”秦丘不解的问。

  “嗯,灵水镇虽说可以镇天下之水,但是一旦下水就活了,难保不有变数,所以要建十把锁锁住龙气。一座桥便是一把锁,过江隧道也算,总体算来至少要十把。要想再请龙出海就不一般了。”

  “这样算来,现在还没有十个。”秦丘说。

  “若无人动,灵水镇三十年内是不会有变的,所以时间是够的,你看吧,以后至少十把锁哈哈哈,这是错不了的。此事我需要三思,你们且回去,三日后来找我。”

  秦丘听得津津有味,还不想离开,但见关涂涂已经起身,便也跟着站了起来。

  “那好,我们就先走了,三日后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