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大神的后裔 > 第六章 钱王大秘宝
 
  老头子住在藏灵寺里的一间小禅房,狭小局促,除了顶上吊着一盏白炽灯外,没有任何电器。

  对于一个瞎子而言,这一盏灯都显得多余。

  房间的陈设很简单,一张木床,一张方桌,一方立柜,三只木凳,仅此而已。

  老头子扶床沿坐下,关涂涂和秦丘自己找了个凳子坐就。

  “这里僻静得很,没人来,就算我死在这里不发臭也没人发现。”老头子说,“你们有什么想问的就说吧。”

  “小姑娘你先说,你先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找我?要说实话,若是有半句虚言,休怪我——嘿嘿,不讲情面。”

  关涂涂抿嘴笑道:“我叫关涂涂,关心的关,糊涂的涂,你怎么称呼?”

  “叫我邵瞎子就好,别人都这么叫,也不要觉得不敬,我就喜欢这么叫我。”

  “好,邵瞎子,您可知钱王大秘宝?”

  “哈哈哈……”邵瞎子轻蔑的笑道,“我还以为啥事儿。”

  秦丘见他似乎对这钱王大秘宝了解颇深,便急着问:“您知道?”

  邵瞎子捋一捋胡子,得意的说:“这也不是啥秘密,传说唐末五代吴越开国国君钱镠有一巨大的宝藏,据说得到宝藏的不但可以拥有巨额财富,还能益寿延年。”

  “在他墓里吗?”秦丘条件反射的问到。

  “蠢材!”邵瞎子蔑视道,“你这猪脑子,把宝藏放在墓里的都是鬼扯,那不是求着别人来盗墓?历史上就没人把宝藏放在自己的墓里,一定要分开。”

  “可……很多墓里都有……”

  “说你蠢,还不服气,那只是陪葬品,不是宝藏,真正的宝藏数量之巨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关涂涂见他们二位你一句我一句,也没有插嘴。

  秦丘被骂,有点不服气,反唇相讥道:“说得好像你知道在哪儿似的!”

  邵瞎子怒道:“我是不知道,这天下也没有人知道,一千多年来也没有人找到过,老夫并不觉得丢人。”

  关涂涂见秦丘把话堵死,便说:“邵大师,找到宝藏获得财富,这是常理,但这延年益寿如何解释?”

  邵瞎子由怒转喜道:“还是小姑娘灵光,一下子就说出了关键所在。”

  “若是一般的金银财宝,这钱王大秘宝也就没啥稀奇。但是传说这里面隐藏着钱氏一族历经千年而不衰的大秘密,谁要是找到他,不但可以获得财富,还能让家族兴旺发达,长盛不衰!这可是历朝历代任何帝王梦寐以求的。”

  秦丘对钱氏家族也有耳闻,每个朝代都能人辈出,时至今日这个家族依然人才济济,名声显赫,从五代到现在都一千多年了,难道真的跟这宝藏有关系?

  “会不会是风水所致?”关涂涂问。

  邵瞎子摇摇头,说:“风水之势受天地阴阳,时空交替,五行变化的影响,要维持千年而不衰,不是风水之力能做到的,所以可以肯定的说,这个宝藏并不是在钱氏的阴宅和阳宅里。”

  “那在哪里?”秦丘说,“照你这么说,我觉得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宝藏一直就在钱氏一族的手上,并且一直在使用,在发挥作用;二就是——可能有点离谱,但是很符合逻辑——在钱氏一族的血液里。这样才能一直长盛不衰为其所用。”

  “说得好!孺子可教!哈哈哈”

  关涂涂也笑了笑。

  秦丘没想到他乱说一通竟然获得二人的赞赏,心里一阵欢喜。

  邵瞎子说:“这也就是钱王大秘宝同其他宝藏不一样的地方,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人能清楚的知道这个宝藏是个啥。”

  说到后面邵瞎子放低了声音,仿佛在思考着什么。

  关涂涂见他定是有所隐瞒,便笑道:“你我非亲非故,要坦诚以待的确很难,这样吧,我先来说。”

  邵瞎子也没说话,看这小姑娘能说出什么子丑寅卯来。

  关涂涂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说:“玄帝死契灵水镇。”

  邵瞎子身子一颤,扶着床沿的手青筋爆涨。

  “玄帝死契?你从何得知,快说?”

  秦丘见二人的反应,知道玄什么帝定是非常之物。

  “一位前辈去世时告诉我的。”关涂涂说。

  “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致公的一位前辈。”

  邵瞎子稍安,说:“致公——洪门,这就难怪了,他什么时候死的?”

  “你们说的是致公党吗?”秦丘插嘴道。

  “一个月前。您知道他?”关涂涂感觉邵瞎子话里有话。

  邵瞎子转了转脖子,笑着说:“当今之世,能准确说出玄帝死契灵水镇的人极少,不超过五个,就算略有耳闻的也称之为灵水镇并不知玄帝死契!哈哈……今天从一个小姑娘口中说出来,看来这世道要不太平啦哈哈,老头子我今生说不定还能凑一次热闹。他还说什么了?”

  “没有。”

  “这么说你就是来找玄帝死契的?”邵瞎子问,“怎么会找到我身上?”

  “我们发现全世界都没有记录玄帝死契的文件,但灵水镇却有零星的记载,其中绝大部份内容都指向钱王一脉。”

  “所以你就找到了王启一?”

  “是的,他参与了临江城很多古迹的维修和新城区的规划,钱王射潮的安放地点也是他定的。很多的重大地下项目不管地铁还是过江隧道他都有参与,对于一位大学教授而言是有点反常的。而且,我们还发现,王教授的老丈人姓钱,乃是钱氏家族十分有名望的人。”

  秦丘知道钱王射潮雕像,在罗刹江边,他还去拍过照,此时经关涂涂一说,他便拿出手机在地图上搜。

  果然——钱王射潮雕像位置的确是精心布置过的,只见在雕像的左边有在建5号地铁线、回兴大桥,右边有过江隧道、1号地铁线,而雕像正好位于正中心,左右的四条交通线几乎对称。

  想到此处,秦丘不由得暗暗吃惊,难道真是有意为之吗?

  “这么说你已经跟王启一见过面了?他跟你说了什么?”邵瞎子说。

  关涂涂叹一口气,说:“很遗憾,迟了一步,我从美国到临江城后,第一时间就去拜访他,可已经迟了!”

  “这些还是跟我没关系。”邵瞎子说。

  关涂涂站起来走到秦丘旁边,拍着他的肩膀说:“这就要归功于秦丘了,是他告诉我你的存在。”

  “哦?”

  “是的。”秦丘赶紧说,“因为我跟王老师也不熟,平时没有交集,他却送了我东西。想到之前在这里跟王老师见过一面,当时你也在场,我就把这些跟关涂涂说了,她就觉得有必要来一趟。”

  “就这么简单?”邵瞎子不信。

  “差不多吧,线索本来就少,所以不能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关涂涂说,“见到你之后,我就知道没找错人,因为你眼睛上的封印不简单!”

  邵瞎子轻哼一声:“你倒知道的不少!小伙子你有什么要说的?”

  秦丘听他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云里雾里,感觉都没有他想要听的。

  此时邵瞎子给他说话的机会,他便把心中的疑窦一股脑的全说出来。其中主要的两大疑团是他见到的王老师是谁,冯斌怎么死的。

  至于他父母的事,他觉得有可能是自己神经错乱所致,关于父母的记忆也在逐渐淡忘。

  邵瞎子沉思片刻,缓缓道:“小姑娘,说说你的看法。”

  关涂涂看了秦丘一眼,摇摇头说:“王教授的事我不确定,冯斌我想是九鹿商会的人干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