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林容江应景 > 番外-顾恒篇
 
我跟林容的感情,从一开始便进入了倒计时,但我没有一分钟是后悔的,我不知道以后会变成怎么样,但我知道如果我放手,我会后悔一辈子。

第一次见到林容的时候,是在一个婚礼上,彼时她身边已经有了江应景,但我还是控制不住满心欢喜。

林容跟我周围那些女孩们都不一样,她身上有种独特的气质,让我着魔。

我疯狂的跟亲戚打听她的一切,但结果只是证明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我跟父母说我要去留学,从那以后我就决定忘记她。

但人生就是这样,你越想忘记一个人的时候,你就越放不下,刚到国外的时候,一切都很不习惯,我觉得撑不下去的时候,就吃一颗糖,然后把糖纸放到罐子里面,每张糖纸上都有我写的字。

就这样靠着或爱或恨,我撑了八年,本来我应该是留在国外的,我本来想这辈子就这样不再见面了,但一个国内的教授让我回去实习半年,我便答应了,也许是命运的安排。

我在医院看见林容的病历时,我仿佛天塌了,我很希望只是个重名的女人,我留意了下林容复诊的日期,果然在医院看见了她,她跟我离开时候的样子差太大了,瘦且憔悴,全然没了当初的光彩照人,没变的只是脸上那份淡然。

即便是绝症,也没让她分寸大乱,但我知道她没那么坚强,生死这件事,没有人可以置之度外。

林容来了几次医院,都是一个人来的,而且我也听闻了一些关于江应景的传闻,我只恨我自己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江应景这个混蛋根本就没有出差,我去找他时,刚好撞见他搂着一个女人从车上下来,我恨不得上去一拳打在他脸上,他夺走了我最心爱的人,却又弃之如敝履,真的太可恨了。

但最后我忍住了,就算打死他也于事无补,我现在只想治好林容的病。

我去接林容来医院治疗,我看着那幢大房子,确实够大够豪气,我却从心底厌恶,江应景是给了林容最好的物质生活,但却让她一个人去医院,我感到心寒,如果只是这种付出,我会比江应景做的好一百倍。

我能看出来林容情绪很差,但她还是努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我说笑,她不知道其实她的演技很差,一眼便可以看穿,只是让我更心疼,

我原以为她在我不知道的地方生活的很幸福,老天最爱与人开玩笑,她这么好的人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

如果林容没有生病该多好,老天爷把她还给了我,我有信心可以给她想要的生活,江应景配不上她的爱。

林容的病已经扩散了,就算是治疗也只是多撑半年,虽然我们没告诉她,但我知道她心里清楚,我一直安慰她可以治好,但我连自己都安慰不了。

即便是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希望她试试,所以她选择放弃治疗的时候,不管是出于医生的职业,还是爱她的心,我都希望她坚持治疗。

我很清楚治疗的过程有多折磨人,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频繁的化疗,我可以毫不费力的抱起她,触手之处都是骨头,而我也没机会把她喂胖了。

我没想到林容会一声不吭就离开了,走的如此决绝,我以为我在她心里至少有一点份量,显然我高估了自己。

但我没有犹豫,我心里想的是我一定要找到她,如果我不去找她,就没有人去找了。

我找朋友查到她的定位,马不停蹄的连夜开车过去找她。

看着她就那样孤零零地躺在长椅上,瘦到放佛一阵风便能吹跑,她为什么连酒店都不去住,就这么想死吗?

我的心如同被人狠狠打了一拳一般,原本在嘴边准备责备她的话语,全都咽了回去,我只想把她抱在怀里,不让她再受一点点苦。

她拿出火腿肠喂狗,自己烧的脸都红了,还记着喂狗,我甚至连只狗都想嫉妒,我感觉我已经疯了。

我把她带回杭州的房子,这座房子位置偏僻,远离喧嚣,很适合养病。

我跟医院请了假,但没跟我父母说这件事,按照我妈的行为,过几天她自己就会知道。

她有选择自己生或死的权利,也有选择不告诉我的权利,而我,根本什么都不是。

我跟林容过了一阵子平静的时光,如果不是江应景的胡搅蛮缠,我还能跟林容多一些美好的回忆。

江应景来找林容的时候,我很紧张,我知道在林容心里我无法取代江应景的位置,我不知道林容是不是还爱着他......

我看见江应景带来的那个女孩时,我心里愤怒到了极点,他真的半点都配不上林容的爱,我大概也能体会到了一些林容的心情。

我不想告诉他林容的病情,就让他这样继续作死,但我这点私心还是被打败了,我不想看着江应景一次又一次接着伤害林容。

江应景的反应很奇怪,我以为他早已经不爱林容,但他崩溃的样子是无法装出来的,我心想,你现在后悔又有什么意义。

我妈一直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出事了,我一直以为她在骗我,用这个做借口让我回去,我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也没想到,林容会被我妈几句话就说动了,我刚以为她有点喜欢我了,是我想多了。

但后来我理解了她,她那样的性格,本来就不喜欢拖累别人,越在乎的人就越不愿意拖累。

跟着我父母回北方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家里真的出了大事,我心灰意冷,如果不是林容,那么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了,我应该为这个家做点贡献。

我初次见到盛雪冰的时候,我就知道她不是我要的人,她跟林容完全是两种人,盛气临人,自私而势力。

但为了我父母,我忍了,如果真到了结婚那一步的话,我也会履行自己的义务,但我永远不会爱上她。

订完婚以后,盛雪冰终于露出了她的本性,总把自己当个公主一般,她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了我跟林容的事情,我跟他在车上吵了一架。

其他我都可以忍,但我不允许她侮辱林容,脑子一热,我从车上跳了下去,我要去找林容,跟她多待一分钟我都难受。

我没想到车子惯性那么大,又碰巧摔到了脑袋,差点就这辈子都看不到林容了。

也许是因祸得福,老天爷又把林容还给了我,后来才知道是江应景告诉林容,我对江应景的厌恶也少了一些,所以后来他让我给他发几张林容的照片时,我也没有拒绝。

我请求我妈给我跟林容办一场婚礼,我妈起初不太愿意,但后来也理解了,她也是喜欢林容的。

我希望林容不留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可以给她。

办完婚礼后,林容的状况也一天比一天差,我知道她已经没有多少日子了,我装作平静的样子,希望她在最后的日子里能过的轻松些。

每次看她睡着我都很紧张,我看着她睡着的样子,我怕突然她就再也不会醒来。

林容也在努力让自己多活一些日子,我给她做的饭她都尽量多吃几口,每天听话的待在屋内,连门都不出去。

我们像一对暮年夫妻一般,每天24小时黏在一起,大部分时候也没有聊天,只是互相依偎在一起。

那天,风有点大,她突然要求出去坐一会儿,我犹豫了下,还是抱着她走了出去。

我心里有些不平静,有种即将失去她的感觉,她靠在我肩膀上,半天没动,我也不敢动。

直到落日完全退出地平线,我的半个身子已经麻木了,泪水模糊了我的视线,我转头看着她,她还是想平常睡着了一般。

林容走后,我带着她回了南方的老家,按照她的遗愿跟她父母葬在了一起,以她丈夫的身份给她操办了丧事。

江应景也来了,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站的远远的,但我还是认出了他。

送完所有亲戚后,我走到他身旁,我吓了一跳,他看着感觉像个五十岁的老头。

“谢谢你。”江应景的声音沙哑,满身的烟味儿。

“我应该做的,不用你谢。”我还是无法原谅江应景对林容做的一切。

“如果有下辈子,我希望她不要再遇到我这种人渣。”江应景道。

我沉默,对于他这句话我是认同的,他的确是个人渣。

回到家后,我保留了一切跟林容有关的东西,放佛她还在一样,我妈曾经想帮我收拾下屋子,被我拒绝了。

我知道她想让我尽早忘记林容,但我还不想忘掉她,我把手机中我跟林容唯一一张照片打印出来放在家里,那时候的林容还很美,再往后,她就拒绝拍照了。

家里的鹦鹉还会时不时的喊一声容容,它也没有忘了林容。

林容让我遇到喜欢的人就好好结婚过日子,我答应了她,但我想,在她以后,我这辈子大概再也遇不到喜欢的人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