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我来揭你藏好的伤疤8
 
这一年我辗转了几家公司,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没有目标,也没有毅力。嘉懿那边也没有消息,我比去年提前了一点,回家了。

老妈开始啰嗦,老是换工作,不好。我也当然知道她是为我好,但也只能嗯嗯的答应下来,回头再想想办法。

老爸最近身体不好,没有再喝酒了。饭桌上的谈话内容终于正常了一点,也让我食欲大增。老妈的啰嗦功力也比以前减少了许多,大概是年纪大了,骂不动了。

但家里我始终待不住,这里戳戳,那里瞧瞧,还是觉得无聊。老妈现在开始学织毛衣了,忙的连电视都不看了。

老爸就坐在旁边看着,看一会儿电视,再又看一会儿她织毛衣的动作。这么简单安稳的幸福,多难得。

我什么时候会有资格,赢得这般满分的幸福呢?对于这个问题我总是嘴上着急,心里却在那里慢吞吞的走着。

比起自己的终生大事,我还是比较关心嘉懿的情况。她这一年没有跟我联系,也没见她登录过社交软件。

远远看见她家那房子,几近飘摇的屹立在那个已被挖成乱泥堆的长坡,现在应该不能叫它坡了,应该要改口叫路了。出来的时候,特地换上了长筒靴。

鞋上全是糊上的泥,这几天下了几场大雨,将这个乱泥堆又改造成了乱泥潭了。我站在她家附近,擦了擦鞋上的泥巴,觉得干净了之后,便敲了她们家的门。

她们家那时还没装修,那扇门也像她们家房子一样,一种快要倾倒的感觉。蓝色的漆早就掉光了,露出了偏白的底色。

上面还有嘉懿小时候刻的乱七八糟的字样,到现在还是模糊可见。我只敲了两声,便有动静了。

是她妈妈开的门,她一脸的憔悴,好像是几天几夜没有睡觉的感觉。“阿姨,嘉懿在家么?”

她勉强挤了个笑容,“在的,就在她那屋。你就先坐会儿,我去给你倒杯茶。”我连忙推辞,她需要休息,我也没有要喝茶的习惯。

我推开那扇房门,嘉懿没在电脑桌前,房里连灯都没开。“噔”我摸黑将房里的灯打开了,一眼就看见她坐在床上,一脸颓样。

我走过去,她没有注意到我。直到我拿了个凳子坐到她的床前,她才费力抬眼看了看我,而后又低下头去,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双手。

我用手去碰了碰她的手,她没有反应。“嘉懿,你怎么了?我是周媛啊?你不认得我了么?”

她依旧用那种空洞的眼神望着自己的那双日益消瘦的手,我觉得不对劲。只好不再去烦她,起身回到客厅。

她妈还是端了一杯茶给我,心事重重的样子。“阿姨,嘉懿怎么了?是没睡醒还是生病了?”

她眼中满是泪,却不肯让它落下。“她得抑郁症了,我苦命的孩子。”说完,再也伪装不了表面的坚强了。

她让自己冷静了一会儿,坐在椅子上缓缓的说起来。“这孩子一定是在外面受了啥委屈,又不说。这一年她都没有出去工作,说什么都不肯出去了。”

“一开始她也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说话而已,后来脾气越来越暴躁,时不时砸东西,为了防止她自残,或是更恐怖的举动,我们已经把家里所有的尖锐的东西全锁起来了。”

此时又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她抹了泪,起身去开门。他提着一袋子水果之类的东西站在门口,看见我来了,显然很惊讶。

看样子他最近经常来这里,他放下那袋子,冲我笑了笑。便进了房间,我跟着进去了。显然她见了他很高兴,脸上有了表情,嘴角弯了几下。

“嘉懿,吃不吃苹果,我给你削。”他望着她,几分征求的意思。她点了点头,很高兴。

我刚想问他,他很自觉的站起身来,示意我一起出去。他拿起那袋子里的苹果,去了厨房。

他一边削着苹果,一边同我说着话。“她这一年反反复复的,我经常来看她,开始她什么人都不搭理。就像我们都是不认识的人似的,她不肯说自己是受什么刺激了。就是不做声的坐在这房里,也不怎么动。”

“后来我经常来,陪她说话,她现在好一些了,没有攻击行为了。”他削好了,看了看我。

“谢谢你,还记得她。来吃个苹果吧,我帮她再削一个就是了。”

我突然有点心酸,不知道为了什么。站在她房间门口,看着他小心翼翼的喂她吃苹果。心里酸酸的,咽不下手里这苹果。

我还是待在那里,直到他们要吃晚饭之前,我才起身跟他们告了别。我示意明天还会再来的,这气氛,我根本咽不下饭去。

这会儿,回家的人并不多。才十二月,都在外面打工的打工,加班的加班。我早早的辞职回家,我早早的辞职回家,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我悻悻的回到家中,老妈问起嘉懿的情况,我草草的敷衍了一下就扯开话题了。这种事应该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吧,我拿起筷子准备开动了。

没想到的是,老妈最近的手艺越来越好了,似乎快要打破那个人老了做饭就会越来越差的传言。

“吃饭的时候,就别看电视嘛。好好吃饭,等会儿再看又不会掉块肉。”

老爸悻悻的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的碗跟前来,我倒看起电视来。老妈没空理会我们俩,继续吃饭。

嘉懿过年之后,就好了。莫名其妙的好了,又同以前那样,该哭哭,该笑笑了。应该是他的功劳吧,我替他们俩开心。

我14年4月时,去了广州。进了一家大企业,还是做的行政助理。没有再换工作,踏实的在那里工作,在附近租了个房子,老妈再也没有唠叨工作的事情,也就自己安安心心的织毛衣去了。

嘉懿去了杭州,不错的地方。做着淘宝客服,算是很安稳的工作。找了个让她很踏实的男友,想必远在老家的那个人又是心碎了一地吧。

同样心碎了一地的徐,毕业后留在了南京,留校当了助教。算是很好的归宿了,当然也因为我没有他那么高的追求。

而一直没有故事的我,终于迎来了我的故事。我称其为命运的恩赐,能让我们在失散了这么多年后,重新相遇,并相爱。

我们一开始只是在社交网站上,找到了彼此。后来才知道两人都在一个城市,顺理成章的开始见面。

自那时起,我觉得我的天空都变成了粉红色。我不想告诉嘉懿这个消息,我怕她嫉妒我。

周子云辗转这么多年,还是和我在一起了。我这是在炫耀么,好像有点。像是在炫耀我这些年的坚持,让那个秘密变成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

嘉懿拥有的够多了,我只有他。这是我应得的,仅此而已。他跟我说起当年的事儿,我就知道他那时对嘉懿只是朋友的感情。

她14年下半年的时候,回了老家,像是宣布了婚期。我没有跟他一起回,他家现在定居在广东。

“你怎么又不结婚了呢?说好的怎么又反悔了呢?”

“你不喜欢他是么?那你为什么要跟他在一起呢?”

她抱着头,坐在我对面。我们又来到了这家奶茶店,这天,我和她两个人来的。她没有点喝的,就是呆呆的坐在那里,显然她这几年流的泪,比她这二十几年里流的泪的总和还要多。

我知道自己的语气重了些,本想缓和一下气氛,殊不知越搅合越烦心。她哭了很久,始终没能回答我的问题。

“你要是不想跟他结婚,那就不结好啦,反正你们还没定下婚期呢。没事儿,别伤心了。你既然都不想跟他结婚,那又有什么好伤心的呢?”

她这才止住了哭声,抬眼看了看我。“嗯”

我没忍心说下去,我心里没底。我还是暂时拿它当秘密算了,大不了等过了今年,再说也不迟。

为了她的事情,一家人折腾坏了。我们这些朋友,其实什么忙都帮不上。只能陪着她哭,陪着她苦闷。

早知道她最后还是会向梓夫投降的话,我们早该劝他们两个和好。就不用兜那么多圈,她不嫌累,我们都嫌。

他笑的脸都快开裂了,没人叮嘱他,要矜持一点。当然他们还没结婚,只是和好了而已。他就高兴的像坐上了火箭,准备遨游太空了似的。

嘉懿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很明显她就是要折腾,折腾到周围人都精疲力竭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

下次她再要折腾的时候,我得吃几颗速效救心丸,指不定哪天被她吓的心脏病发作。我也是趁着她心情好的那天,才说了我和周子云的事儿。

她先是一愣,疑惑的眼神仿佛是在告诉我,她早就连他的名字叫啥都忘记了。这都没关系,重要的是,她没有怀疑我当年也秘密的喜欢过他。

快过年的时候,他来老家看爷爷奶奶,顺便来提前见了我爸妈。老妈那张脸,笑的合不拢嘴。

她的女儿这辈子让她操心的事儿太多,唯一一件没有等她来催,那便是婚事了。老爸那天破例被老妈准许喝了一杯红酒,他两鬓都泛白了,我到这时候才看见。

他太完美了,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有什么是他不能想到的么,让我爸妈瞬间喜欢上了他,并开始在他面前数落起我来。

当我感觉这便是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就算下一秒世界毁灭都值了。嘉懿他们也终于纠结着准备凑合着过完这一生,我当然祝福她。

尽管我这样做,会有人有意见。希望他别闹出什么乱子来,他安安静静的送个祝福来已经就是谢天谢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