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我来揭你藏好的伤疤7
 
再见到她的时候,又是一年的尾声,尽管春节路上堵,火车挤,但还是挡不住想要回家的脚步。

这一年我去了一家不大不小的企业做了一年的行政助理,名字倒是很好听,实际上就是端茶倒水的活儿。

好在我要求不高,这样的工作,简单,还有双休,我高高兴兴的做了这一年。只能在家待十几天就要回公司了,老妈已经没有在唠叨工作的事情,显然这工作已经没有什么转机可言了。

少了点唠叨,家里更加无聊了。我三天两头的往外面跑,当然也会回家吃饭。

想起好久没去找嘉懿逛街了,一年不见,她瘦了很多。但还是那张好看的脸,只是现在一阵微风吹来,我得好好护着她,别飘起来了。

我正怀疑是她这一年被谁虐待了,没吃好。她告诉我只是熬夜熬的多了,回家之后胖了不少。

她当初完全可以跟我一样,找个小公司做做杂活儿的,那样也不用上夜班,又不用每天上十二个小时的班。

那段时间,她也给她在广东的联系方式,社交软件也没有动静。我一度以为她消失了,这样低调的过活,真不像她。

直到快到年末的时候,她才在社交软件上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什么伤透心之类的,我以为她已经没有心可以伤了,而这次又是什么让她如此愤怒异常。

这天我来找她,恰好梓夫也来看她。我们便一起去逛街,当然他请客。几年不见,他还是那张掉进下水道,没人救的脸。

我可以当作他们俩从没离开过彼此那样,我就走在他们的旁边,听着三个人的或轻或重的脚步声。

小镇的冬天一年比一年暖和,它也只有这能跟得上全球的节奏。这一年都没有下雪,这些是老妈告诉我的。

他说起大学的趣事,并没有让气氛好起来。他的不懈努力,我们两个都看在眼里,心里感激。

我看着她深凹的眼,笑不出声来。果然还是要好吃的,才能让她的眼睛放光。“瞧你高兴的,别把油滴衣服上了。”

“老板,这一共多少钱?”

一串两元,他深知嘉懿那巨胃,身上准备很多张大钞。因为这几十串肉下去,根本塞不了她的牙缝,倒是能让我吃到撑。

我就属于吃啥吃一点就不行了,却能将那一点肉转化为一身肥膘的这种人。看着嘉懿津津有味的吃着,我也就高兴了。

我想这世界上应该多的是好看的人,但我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吃的满嘴是油,脸被那吃进去的肉串胀的鼓鼓的都这么好看的人。

他在旁边被辣的直呼救命,直到路人不停朝他投出关怀的目光,他才拼命忍住不发出声音。

看来这些年一直在家附近晃荡的他,竟然还没有我们两个碰过的辣椒多。他一路飞跑,看见那奶茶店就形象也不要了将刘海跑成了中分。

我们在后面笑的四仰八叉的,肉串也早已吃完。我还是想多了,有这么一个活宝在她旁边,还用担心她会抑郁么。

点了她最爱的原味西米露,我们三又变成了低头一族。有了这么多好玩的东西,干嘛要它只负责接听电话呢?

“你今年一年都在那里玩了些啥啊?不会只知道工作了吧,就没有点娱乐项目?”

我们之中没有一个人抬头,但是聊天也照样能进行下去。“被你说对了,也就剩下每天千篇一律的工作了。还能玩啥啊,玩自己的头发啊?”

“我是说有没有特别的故事可以说给我们听听么?”

什么叫做特别,我不知道这个界定范围是什么。如果是她口中说出来的,我想那些都算是很特别的故事了吧。

至少比我这个活了二十几年,除了那懵懂的暗恋之外,没有故事可言。所以偶尔听听她的故事,让我会比较平衡一点。

我想他也没有什么故事了吧,除了高中时被后爸的女儿捉弄了之后,他一直单身。他没说,我能猜出来。

单身的人们,都有一种看不见的气味,我和他气味相投,所以我能判断出他也同我一样,没有故事。

她喝了几口面前的热饮,本来可以潇洒回绝我的请求的她,老老实实的将这一年的经历都和盘托出了。

没有任何情绪,只有干涩的大风萦绕耳际。她说着那里的风景的时候,我甚至能感受到那大风的侵袭。

她刚去那里的时候,情绪一直起起落落,她母亲不放心,便跟随她一同前去。她以前从没像那样脆弱过,只有我才这样脆弱,遇到一点事儿就觉得天要塌下来了。

她刚到那里的一段日子,老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自己是个废人。直到进厂的那天,她还在埋怨自己刚才的面试搞砸了。

她在那里不算孤立无援,她的一个表姐刚去到那里工作,跟她不同的是,表姐做的是没有夜班的活儿,但工作内容不比她的轻松。

每到一个新的地方,总会有适应期。她这次适应了一个多月才渐渐习惯起来,又开始人见人爱,朋友多的用车载了。

她那时的情绪,据说是毕业时的论文和答辩的后遗症。我觉得很惊讶,她不是一直都是对自己的学习成绩不抱希望的么?为什么又那么在乎呢?

到最后谁都能毕业的,何况像她这样,又没旷课,迟到的乖乖女。我记得那会儿高中时,高考还有三天的时候,她依然还在那儿气定神闲的看小说。

很快,她的后遗症已经不算什么了,这时她谈恋爱了。说到这里,她没有停顿。他的脸上则出现了担心的神情,他这个没故事的人,还能不能再走回到她的丰富内心里去呢?

“他长什么样?好看么?”

这当然是我关注的话题,他也关注,不过他希望那个人比自己丑,我希望那个人是个帅哥。

她满足了我这个花痴期待已久的心情,手机上还存着他的照片呢。他们现在应该还有联系,因为我无意间看到了她的社交软件的界面。

他不屑的盯着屏幕,嘴里嘀嘀咕咕的,心里应该早就杀了那个人一万遍了吧。12年不是被蛊惑的末日年么,她刚好在倒霉催的玛雅人预言的那一天跟那个人在一起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当然心情很好。而且身边的人也没有不见,这更让她懂得感恩。

那些恩爱的细节,她照顾了他的情绪。她不会说太多,剧情当然得急转,她那时错信了的一个女人这时该出场了。

不要低估友情的力量,它受到破坏的时候,反噬的力量也更不可小觑。当她发现她和他早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之后,找他吵了一架。

让她不敢相信的是,他敢做,却不敢承认。那个女人已经承认了,她是该为她的诚实加分呢,还是用一巴掌扇几下她的无耻。

她既赞扬了她的诚实,也扇肿了她的脸。这才是我认识的嘉懿,不像我。我永远挥不出去那一巴掌,总会将它反弹回来给自己。

这件事之后,居然还不是这个故事的终点。我没有爱过,当然不会明白她原谅他的理由。

他在一旁,像一挺机关枪。噼里啪啦的说着那个人的坏话,就好像是那个人背叛了他一样。

嘉懿瞪了他一眼之后,我旁边终于没了噪音。她讲到她那时一个人去广州玩的趣事,找不到旅店,很正常。她从小到大都是路痴,就这个小镇,她都走错了这么多年,何况一座她没有去过的城市了。最后她在超市找出口,才是最搞笑的环节呢!

我在笑的同时,也想过她在那时应该不是笑着的状态。一个星期后,她回去了。他们两个又和好如初,在这之后,再没有类似背叛的事件发生。

可同她一个组的男生,跟那个女人谈起了恋爱。那叫一个死去活来,不顾那么多人劝他,还自以为是情圣。

我想,一个人在热恋的时候,哪还分得清好意,还是谗言呢?他把所有人都当成咬吕洞宾的狗,跟那个人上班秀恩爱,下班当然也要秀恩爱。

那群狗,不是,是那群人,每每看到他们俩甜言蜜语的时候,总会扼腕叹息。她之前同他还算是挺好的同事关系,可自从同那个女人谈起了恋爱,她就没在理睬过他了。

她的定义是,能看上那样一个烂女人的男人,也一定是烂男人。不然,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臭味相投这个词呢?

而后来发生的那件事,正是说明了这一切。那个女人再一次的食了自己种下的恶果,这一次肚子里的孩子应该是她男友的。

不出她所料,他也名正言顺的甩了那个女人。不过,再也挽回不了他在包括她在内的那群狗眼中的以往的赞誉了。

有些错事,你一旦做了,就别想着别人还会原谅你。毕竟原谅用感情一样,是奢侈品。用滥了,就失去了效力。

看到她说完这个故事之后,表情舒展的脸。我知道,那些受过的委屈,痛苦,只要有人来听,你自己肯讲,这个世界就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她当然没有同他讲直到现在,她的电话簿里还有她男友的号码。他们已经算不上情侣了,这样下去,只能以朋友相称。

因为都舍不得从此失去联络,曾经这么刻骨,怎能忍受,从今以后,他/她在何方你都不知道,是噬心的痛。

只是,这欢乐的十几天,过的太快。我要回去上班了,她决定再在家里待一段时间。他也荣幸的成为了一个无业游民,没有找个合适的实习工作,留在老家陪嘉懿。

我还是衷心希望,让最初的爱,再无高山大浪阻挡,回到最初的那两个人的身边,任其绵延不断。

告别日渐沉默的爸妈,去到那个城市,继续干活儿。她的故事仍会继续,但我的祝愿仿佛已经沦为泡沫,沉入海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