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我来揭你藏好的伤疤5
 
他一开始就跟其他人一样,没注意这一奇怪现象。只觉得那个人长得也就一般般而已,根本不配那称号。

光看他的表情就能知道,他在嫉妒。换做是我,我也会的。他开始并没有怀疑,只是觉得那个人肯定肾功能不好。

徐泽宇照样每天来回转悠很多遍,不知情的人真以为他只是去洗手间而已。谁让我们班离洗手间最近,凡是经过我们班的几乎都是去那里的。

后来他突然发现嘉懿的表情有变化了,那个人一经过,她就会把脸往左偏着。他还没自恋到以为她还对自己抱有希望,虽然他的心里还对他们俩存有希望的,但这个反常现象让他终于有所警醒。

他开始研究那个人落在我们班教室那一片百叶窗上的目光,那该死的桃花眼,明显是在对某人放电嘛。

而且他很有当侦探的潜力,环顾教室四周,发现能让那个人做出如此浪荡的表情的人,就只可能是坐在他旁边的这个面不改色的女人。

他瞪着嘉懿,希望现在正偏着脑袋跟对面的女生说笑的她,能转过头来看看他。哪怕叹口气也好,她以前经常喜欢望着他叹气。

这样的话,起码能给他些许希望。自己这么些年的陪伴和爱慕在这样的出轨丑闻下,还能发挥点作用,对自己多少是种安慰。

可她并没有回头,她知道现在自己不能露马脚。自己的计划正如期进行着,要让这个倒霉鬼看看,自己不是非他不可。

他倒也不是心如死灰,总还觉得她不可能就这么放弃两人这些年的感情。我倒是很看好她和徐,起码在长相上是般配的。

就在这三人的莫名其妙的拉锯战打响了快一个星期的时候,她又不早不晚,刚刚好站在那个位置,看到他和那个女人揽胳膊献拥抱。

我想拖她走掉,可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就像被人灌了水泥似的,僵硬在那里,一动不动。这就是还放不下这段感情的表现么?

好不容易等到那两人走远,我才拖动了她。她攥紧了拳头,眼睛里看不出是恨还是那残存的爱。

她既然挽回不了这个人,何必还要千方百计的做各种计划,目的到底是让他回心转意,还是为了糟践自己。

“你是不是也开始讨厌我了?”没想到她这么自觉的说了这句话,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我是真的有点讨厌她了。

“怎么会呢,你还是快点振作起来吧。为了个不在乎你的人真不值得,我们看着也心疼。”心疼是真话,这么多年的朋友,不心疼才怪。

不知是接受了我的建议,还是她自己想通了。那之后整个人都像以前一样开朗了,话多了起来。

可依然吊别人的胃口,写了情书,却不肯给个说法。我头一次见她这样的流氓,像她这样调戏人家良家少男,真的好么?

我正怀疑这三个人是不是会发展成三角恋的时候,她这个特别不让人省心的流氓,自己把自己的脸丢大发了。

这件事被人们分成了几个版本,流传了下来。我不愿意听故事,只愿意接受事实。听了徐那个版本的,那是他的亲身经历,不会有假。

既然是他口述,那么就要专业一点,得加上双引号。“那天是个不错的天气,适合出去逛街,出去聚会,出去吃饭,就是不适合选这样一个普天同庆的日子跳河。一般真正寻死的人,也不会将自己的想法放在那么醒目的位置。”

“她明摆着要让人知道,她决心要死。真正目的我想应该是希望某个人去救她,这是最愚蠢的试探方式。”

“她不知道,我的汗都足够我洗一次澡了。可她还像个战争片里英勇殉国的勇士一样,一个劲的缅怀着什么,犹豫了半天。当然,这些心理活动是我猜的,但我保证它有百分之九十几是准的。”

“我救她,是因为她还没得到应有的惩罚。我可不能让她白白调戏了,她得给我个说法。”

“我最讨厌坐在桥的栏杆上装深沉的人了,我远远的看着她那样,心里也会紧张。好歹别让我在这么冷的天也陪她跳一次河,我也想干干净净的站在她面前,再耍一次帅。”

“该死的河水,冷的我都差点僵硬在河里。还有那些泥沙,我到现在洗澡都会从耳朵里,鼻子里,还有全身上下冲出无数泥沙。”

“别看她那么瘦,挺沉的。劝那些梦想英雄救美的,考虑一下那个人的体重再说。我跑了多远才叫上的士,我容易么我。”

“还有那些愣在那里的护士,我又没做啥不正当的事情,干嘛拿那种我对她做了什么似的眼神看着我。”

“你说对了,她绝对是个流氓。我这好心好意把她救了,她一睁眼就瞪我。那要是一把刀,估计得插我多少回了。”

“还好她家里人挺正常的,一上来又是抱我,又是握手的。弄的我多快脸红了,还好护士给的毛巾够薄,我体温没上去。”

他嘴上没饶过嘉懿,但事实却是除了嘉懿父母,他是那里留的最久的人了。他拿自己还没做完检查为由,强行留在了她的病房里。

偶尔会跟她父母说说话,嘴里全是小孩子不应该受点挫折就想不开之类的迎合家长的话。

她假装睡觉,不想听这些假模假式的劝。最后也没在这里躺多久,就出院了。她又在家里躺了一个星期,可能是怕面对学校里正传的沸沸扬扬的关于她的事情。

她现在成了真正的失败者了,那些人怎样议论她呢?我听到的大多是议论他的,她完全没必要为这个而担心。

我一有时间,就会跑到她家去看她。其实她早就可以去上学了,脸上佯装的痛苦神色,应该只是装给父母看的吧。

之后,她也没跟徐在一起,原因竟是他太自恋。其实无论她用什么样的借口,都无法洗脱流氓的罪名。

我的生活也因为他们而精彩了很多,不管当事人如何苦恼,我还是不知疲倦的看着他们闹的一出出莫名其妙的戏。

她依旧耍着流氓,我依旧在旁边欣赏她如何将自己送进没有回头路的死胡同。虽然我到现在都在想她是为了什么要将耍流氓进行到底,但我依旧做着她的老友。

想再一次看她活蹦乱跳的在我面前说她怎样耍流氓的故事,所以我必须认真的整理这些记忆。

高中自那以后,也就没了特别需要被提及的事情。他们三个人也继续纠结着,她始终不肯放过他们任何一个。

我本以为她去了大学,一切都会变的渐渐明朗起来。

看来她从未想过让自己安稳的过自己的生活,至少跟我不同。我跟她大学在一个城市,也算是缘分了。

一个冷门的专业,一个冷门的城市。我们算是极其默契的,选择了自己不太喜欢,却又适合自己性格的专业和城市。

梓夫在离我们老家最近的市里,一所普通的本科学校。算是对他那少的可怜的艺术分的合理利用吧,总好过嘉懿所在的大专院校。

她并没有觉得这不好,反而喜欢上自己选择的学校了。我也是一所大专院校,虽然高考分数比她高了一百分还不止,但我还是被分到她那一类别里。

我妈当然是怒不若揭,可又使不上力气。只能每每见我就叹气,转而又跟老爸唠叨起,我以后该干些什么维持生活之类的话题来。

徐考上了一所二本院校,算是众望所归。他的成绩一直不赖,这样的结果我并不惊讶。他去了南京,这样一个文化气息浓厚的城市。

我当然不知道她和徐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保持这么尴尬的联系的,不然,就会开始像老妈一样唠叨她了。

到了大学后,她以自己那张越长越清秀的脸,收获了很高的人气,这是我早就预料到的。

以她这种长相,走到哪里都不可能被淹没在人海中。而我恰恰相反,我跟她相反的地方太多,实在不用一一列举。

我不是没去过她们学校,我们学校隔的并不远,坐公交也就二十几分钟的路程而已。仿佛到了大学,男生们都越长越普通了似的。

我仿佛能预知到她的大学生活,被一群长相普通的男子包围,苦于自己的高标准,只好单身三年。

我那学校跟她这里差不多的景象,而的我理由却不会是这种。我这种长相,扔在人群中,如果没有火眼金睛,想必是无法将我从其中区分出来的吧。

我没有想像过,在学校里谈一次恋爱。看着那些亲密走过的情侣,我只能想到她和他的以前。

这个世界的诱惑实在太多,我不敢相信这始于校园的感情,能否在这个花花世界里坚持到开花结果。

我大学的室友们,谈恋爱仿佛是家常便饭,今天她们谈恋爱了,煲一晚上的电话粥。明天她们就失恋了,哭的像泪人似的。可后天又没事了,单身最大。

我想,嘉懿想要的绝不是这种恋情。她唯一想要的就是惊天动地,浪漫至死。我觉得高中那会儿,她应该已经领略到惊天动地的危险了。

那肯定是我想错了,她似乎永远无法停止探索危险的脚步。我贪心安稳,安全。她贪心危险,浪漫。

我想那个男人也就是那样了解她,就如同他了解她这种女孩想要的是什么一样精准,十分懂得伪装,让自己伪装成她欲罢不能的模样。她对他无法抗拒,无路可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