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以为走了多远,其实就在原地
 
又到了那个旧宅子跟前,与上次不同的是,它居然完好无损的屹立在她眼前。没有任何一丝焚烧过的痕迹,也不见重建的新砖红瓦。

那是一个多么宏伟的建筑,横梁上全挂着红灯笼,疑似喜事降临。她想穿过长廊去一探究竟,西厢房那边外边聚集了很多人,人群中有穿着朴素的短褂卷着裤腿的长工,也有穿着同样简朴的小衫褂裙的女仆。

每个人都那么焦急的等待着,似乎心里都在齐声的高喊加油的口号。她见没人注意到自己,便悄悄的来到了他们中间。

那旧时的油纸窗很容易窥探房内的情形,但这里的每个人都规矩的倚在门口,谁都没有失礼的去窥探情况。

她的好奇心实在太重了,想要一探究竟。可当她凑到门边的时候,她的手不小心一推,力道很轻,却将那扇门推开了。

可旁边的人们依旧倚在门边窃窃私语着,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进门一看,映入眼帘的只是一张八仙桌,几张凳子。墙上的一副山水画,画着山间的一个小桥流水人家。

越来越大的惨叫声,和产婆的那杀猪般的佯装使劲的声音。她不忍就近看那血腥的场面,只是在那帘子外面看那些忙碌的女仆们手忙脚乱的往外倒水,然后又往屋外去舀滚烫的热水送进来。

一声声嘶力竭的哭声,意味着这一屋忙碌的人们没有白忙活,都面露舒畅的笑容,赶去看是个多标致的娃娃。

当产婆将娃娃浑身擦洗干净后,套上了为她准备好的棉布片,便交给了一直在旁心疼的看着大汗淋漓的女儿的老夫人。

“长的像她母亲,不错。”她小心翼翼的抱着怀里那个尚未睁眼的小家伙,对着帘子后面刚缓过一口气的女儿说道。

由于孩子她父亲是入赘的人,这孩子,生来就在外婆家抚养。她在那群此时已经各忙各的仆人的口中得知,一个鲜活的小生命,让这个沉寂的宅子焕发了新的生气。

生命的开始,生命的结束,多像一个圆,来来去去,来的时候不带来什么,走的时候亦两袖清风。

你以为自己走的够远,结果无论多远还是在这个圆内,规规矩矩的前进着,直到回到原点。

还没尝到那美味可口的宴席,她便从梦中醒来。的确是饿醒了,她听见了来自肚子的抗议声。

经过了一夜的风雨侵袭,外面的空气明显好了很多。虽然也带来了土腥味,但她从来不介意这种气味。

她这天醒的挺早的,妈妈刚刚在厨房里准备早餐。见她收拾整齐,还以为她要出门去。“你不在家里吃么?”

“在家里吃啊,我不出去。”

她在妈妈的质疑的眼神中走向浴室,看着镜子中的眼窝些微凹陷,精神萎靡的自己,才回家这么些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还是跟以前那样,漱口后直接就冲到客厅去吃饭。爸妈就会笑着说她脸都不要了,只知道吃。

看着她满足的吃着碗里的米粉,妈妈看来有话对她说,心事重重的看着女儿,还不停摇头。

她还是让她高兴的吃完了早餐,自己则跑到她房间里去。“你看看,妈妈帮你改了一下,这下好看多了。”

她看着妈妈手中的那件似曾相识的婚纱裙,笑了。一字肩,用轻纱做成的蓬蓬裙的效果,腰间的宝石蓝缎带系成一个大蝴蝶结。

“妈妈,其实你不用帮我做衣服的。这种衣服去买就行了,你何必花这么多心思帮我做呢。”

她接过妈妈手中的衣服,走到穿衣镜前,示意妈妈关上房门。那拉链还是得找妈妈帮忙,看来自己这段时间在家里也没长胖,很好。

就算那张精神不振的脸略显颓相,可她还是被这婚纱衬得更美了。妈妈在一旁热泪盈眶,真不知道,女儿嫁出去的那天她会不会受不了。

“有客人来了。快点出来吧,在里面干嘛呢?”房门外面响起爸爸的喊声,妈妈赶紧让她将婚纱脱了,换上平常衣服,跟她一起出去。

她刚出房门,就被那个迎面而来的人扑了个正着。抱的很紧,她挣脱了半天,她才肯松开。

望着那张陌生的脸,她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她。丹凤眼,细长的眉毛,高鼻梁,小嘴巴。是个美女,她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朋友的,她自己怎么不知道呢?

看着她疑惑的眼神,妈妈在旁插了嘴。“她是你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啊,周媛啊,你不记得啦?”

就像被一棒打在了头上一样,她妈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女儿现在的记性,也只记得家里的人了。

“不要紧,我可以跟你说说,我们以前的事情。可好玩啦,你可是越长越漂亮了,好羡慕啊。”

如果让她跟自己一样说不出话来,她还会羡慕自己么?一家人留她在这里吃中饭,让她跟嘉懿两个人在沙发上好好聊会儿天。

她一直没见过一个真实的坐在自己眼前的,记忆错乱了的人。她不奢望她能原谅自己的鲁莽,冒犯了她此时脆弱的心灵。

但是她是她这辈子最好的朋友,这是不会改变的。为了让她记起以前的事情,她愿意做任何事情。

“不对,你更喜欢对别人翻白眼,你以前经常这样。你看谁都不顺眼,当然除开我和雨倩。”

“是不是这样,我做的对不对。”说着她翻起白眼来,逗的她哈哈大笑。在她看来,虽然嘉懿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但她的与生俱来的幽默感还是手到擒来的。

在厨房忙碌的两人听见客厅里阵阵笑声,心里多少有点欣慰。只是嘉懿现在要是还能说话,她的笑声应该是最大的吧。

她爸最擅长的就是切菜了,每次都能将那肉片切薄薄的,经妈妈的手艺端上桌。那是她这辈子吃过最好吃的菜,虽然在外面也吃过饭馆里的肉片,但都没有妈妈做的青椒肉片来的美味。

“那时候,我们都说你们俩是天生一对,怎么看怎么般配。”

“可惜啊,我真糊涂,干嘛说这些伤感的事情。”

“他为什么是伤感的事情呢?我想了解一下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拜托你跟我讲讲关于他的事。”

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脱口而出的话,是一个无可救药的错误。看来没办法转移话题了,她硬着头皮在纸上写下了他们的故事。

“先吃饭吧,好香啊。等会儿再跟你说吧,不会让你等太久的,相信我。”

好不容易将她的注意力转移到那一大桌菜的跟前,她将放在手上的那个簿子放到了她的卧室里。

她的卧室跟小时候没差多少,还是那么多书放的到处都是,草稿纸在它们的旁边,想必是那些她已经写满字的。

然而他家就没有这么和谐的景象了,白天气走了一个妈妈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老友,还顺带气走了爸爸的生意场上的敌人。

不过他爸看起来很高兴,因为晚饭的餐桌上多了一个人。他是爸爸带回来的生意伙伴,那个人看起来就跟他差不多大,作为一个老板,看起来也太年轻了。

“徐总,您太客气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他悻悻的坐在妈妈的一旁,埋头听着对面那位青年才俊的自我介绍。

果然他跟自己差不多年纪,还比他小两岁。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子承父业,还是有什么祖先留下来的家产协助,但是毕竟一个人拼到这种程度,已经算是了不起了。

“徐夫人做的饭菜太好吃了,我忍不住想添饭,希望不要介意我的大胃口啊,哈哈!”他起身坚持自己去盛饭,他妈坐在椅子上高兴的合不拢嘴,也就随他自己添饭了。

“乘星啊,可惜我家是犬子,不是闺女,不然我真想让你做我的女婿啊。你这么优秀,想必父亲更是人中之龙吧?”

他真受不了他们你来我往的场面话,可又不能中途离开,只好闷声吃饭,祈求快点解脱。

李乘星愣了一下,但还是礼貌的回了徐总的话。“我的父亲因劳成疾,于前年去世了。家里就剩我和弟弟妹妹,如今我这公司多亏徐总鼎力支持,一切都如以前一样。说到这里,我得敬您一杯。”

听到这里,他们两人又喝了几杯。他也知道分寸,没有再敬酒。家里的事情点到为止,毕竟两个人只是生意场上的迎来送往的利益之交。

他们一直聊到月亮升的老高,看得出他爸非常欣赏这个年轻人。也确实是个人才,只可惜家里的那个不争气的家伙,什么时候能像人家那样做一番事业呢?

他知道自己永远比不上人家,爸爸就是嫌弃自己选的专业没有合他的意,将来也不可能去接他的公司。

他也没有爸爸那样的野心,他就觉得钱够花就好了,那么多钱死了又带不走,何必赚了给别人。

他回了房间,喝了点热茶。气自己为什么要在外人面前说那么多废话,所幸自己当时及时转移了话题。

此刻,家里就他一个人,弟弟妹妹都还在读书,在学校里住。他将整栋别墅的灯全开了,佯装成很热闹的样子。

弄了点蜂蜜水醒了醒酒,而后就冲凉去了。在外面这样处处装孙子,真的很累。但他又不得不这样,要是弟弟妹妹出来工作了,他就将这公司交给他们来管,自己还是找个轻松的事情过舒心的日子吧。

好不容易让徐总在合同上签了字,明天还有新的难题等着他。在这以后他就得好好伺候着这头大老虎,以防他反咬一口。

还是只有这滚烫的水温才是他看来最真实的体验了,暂时享受着它们的氤氲环绕,享受着这天赐的温暖怀抱。

他现在在水温的怀抱里,可她呢,又在谁的怀抱里?他在浴室里低着头任凭花洒渐渐让自己的头发湿透,心里还不忘记挂着她。

而此时摆在她面前的那一堆写满字的纸张,是周媛临走时给她的。妈妈说这可能会对自己的重新组织记忆有帮助,所以被她捧到卧室里去了。

这天有月亮,不圆,但洒下的月光足以照亮人的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