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那些话留着以后慢慢讲5
 
沉默有时会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就像她跟他在路上走着那般,不用说话,一个眼神就够了,仿佛嘴巴这种器官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

可有时它只能带来猜忌,和痛苦。那天回到家里,他始终不说话,沉默的硝烟味弥漫了整个屋子。

她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做错了,或者是自己就算什么都不做,本身就是个错误。他眼球中央还有当初划破的痕迹,损毁的太过严重,到今时今日都还如同瓷器上的瑕疵一样布满他的眼球。

这般恐怖的画面,也只有她敢看了。至少她是这么觉得,自己根本没说什么话,就是将他推到嘉懿跟前去了而已。

明明自己心里还想见她,见面了又生闷气。为这个,她气他,跟自己结婚了,心里却记挂着别的女人。

她算是忍让到了极限了,为何他就是看不到自己的努力呢。她一拍脑袋,对,他永远看不到她为他做的努力,只能感觉到了。

此时他仍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把里面反锁了。她在外面急的直跺脚,却无计可施。他在里面抱着头,奇怪自己为什么还会流泪。

他不怪贞妮推他去见嘉懿,这是迟早会发生的事情。只是他没曾想过,与她多年未见,再见时物是人非。

他再也看不见那张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脸,而她则再也听不到他的问候,这是老天在玩他们么?

隔着门,她听到里面有低低的哭声,他压的很低,却又控制不了会被人发现的讨厌的鼻音。

他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明知是挽回不了的定局,何必去伤心。已经哭湿了肩上披着的围巾的他,犹豫了一阵,还是打开了房门。

她没有出声,他一样可以感觉到她在他旁边。他推了推轮椅,一只手往外探了探,不一会儿碰到了她的衣服,应该是裤子。

他扯住她,“她还是以前那样么?”她没想到他半天的沉默,换来的竟是这一句话。她皱着眉头望着他,不紧不慢的说,“是的,她就是不能说话了而已,其他没什么。我反正是看不出来,她比你看上去正常多了。”

说完,她将他的手扯开,将他推出房间,也学他反锁了房门。他能主动找她说话,已经算是进步了,她这又是何必呢?还在吃那个女人的醋,他这个人这辈子都是她的了,又没长翅膀,跑不远。

如果他没瞎呢?是不是这些都会是梦境?她永远不可能跟他结婚吧,哪怕祈求那一点点爱都化作泡影。

只要一想到这些,她便会出一身冷汗。可一旦回忆起那天,她还是宁愿自己永远都得不到他,也不愿他受半点伤害。

他一直就在门口,懒得挪开。得到的答案虽然他很满意,可这又能怎样。他现在是结了婚的人,总不能违背自己对贞妮的诺言,来满足自己任性的要求。

她那时都不肯再与他破镜重圆,难道他变成这样了,她就会改变心意么?看来自己是想多了,还是想着接下来的晚餐毕竟重要,肚子从刚才就在抗议了。

她还是不肯从房里出来,他妈今天出远门了,只能靠她来做饭给他吃。他转了转轮椅,伸出手来敲了敲门,希望有所回应。

她其实就那一阵心里不舒服而已,气早就消了,只是在房里莫名其妙的发呆。今天回温了,虽然还是需要穿着那厚厚的像包子一样的羽绒服,但稍微活动活动就会出汗。

“喂,要吃晚饭了,是在家吃,还是出去啊。”

“喂,你说个话啊,不要欺负我看不见啊。”

他在门口边敲着门,边用弱弱的声音问着里面的人,明明是质问的语气,却在耳朵里变成了祈求的调调。

她觉得好笑,他没有这样吵闹过。自从那次事故以来,他大多数时间是沉默,连吵架的力气都好像从这个男人的身上消失了似的。

许久,门开了。看来他的抗议起了作用,他往后挪了挪轮椅,生怕轧着她的脚。她望着坐在轮椅上的他,那双无神的眼睛,提醒她,他的心比她还要敏感脆弱。

“今天还是在家吃,等会儿,我就会做好饭端进你房里的,你在房里等着就好。”说完,她径直往厨房走去。

不知从什么时候,她便习惯了这简单的油盐酱醋的生活。他就是有这种魔力,能让她从小太妹变成乖乖女。

想起自己刚开始跟他相遇在网络上,玩着同一款游戏,偶尔也会有互动。她便开始打听他这号人物究竟在何处,后来知道他就跟她念同一所中学的时候,那个兴奋劲儿,都快要把屋顶给掀开了。

她在游戏里是他老婆,游戏里有成亲的录像,虽然只是两个游戏人物的结合,但在她心里却是直戳心窝的幸福。

那天别人跟她指认了他,说他就是那个在游戏里她的夫君。他正好跟一群好的好的兄弟往她这边走来,她光明正大的盯着他的脸看了足足有半分钟。

这样明目张胆的偷看,当事人当然会注意。他瞅着这女孩,自己思前想后也没个头绪,自己确实不认识她,可从她的眼神中的光芒看却像是跟他认识很久了似的。

当时他并没过多在意,经过了也就过了。那时他还单身,嘉懿也还是老样子,喜欢班里任何一个帅哥,天天犯花痴。

他怎么可能不爱她,要说追溯到哪一年,他也没个确切日期。应该是春心刚萌动的时候,便爱上她了吧。

嘉懿从小就长的清秀,可爱。他看着她慢慢出落成美人,心底的悸动却与日俱增。他不知该怎么开口,毕竟两人熟悉到不可分割的地步了,再转换身份会不会落的朋友都没的当。

那天他像往常一样,去网吧玩游戏。正玩的好好的,突然游戏里他的老婆发了私聊给他,他边玩着,边打开小窗口看。

“我那天看到你了,在学校,是真的你,哈哈!”他正纳闷呢,后她又补充了一句。“我也在一中啊,初17班。伍贞妮,你的真名是不是叫范梓夫?”

他彻底被她的神探功力折服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有见过你么?”她又发了一句,这下让他明白了那天那个盯着他看了很久的女孩,她真的认识自己,并不是他认为的疯子。

他发了个流汗的表情,接着说,“我那天还以为这孩子病的不轻呢?原来是你啊,怎么不叫住我啊?害的我猜测了很久,总以为有人暗恋我。”

她在电脑前笑了笑,她本来就暗恋他啊。“哈哈,你那时又不知道我是谁,那样唐突不好吧。”

自那以后,他就经常跟她碰面,也没什么,就是聊聊游戏什么的。他也没想到哪里去,并且也觉得两人游戏中的身份是不可能在现实中兑现的,他还有嘉懿呢。

可对她而言,却是暗恋少女的心态,春心萌动,只要他说了那句话,自己就会以身相许。

可他迟迟没有那方面的举措,一直就是跟她嘻嘻哈哈的,算不上推心置腹,只是聊游戏。

她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便想方设法制造他和她现实中也变成一对了的绯闻来,这样,他一定会有所察觉。

他确实听到了传闻,却不去理会。可嘉懿不这么觉得了,这件事逼得她露出了狐狸尾巴。

他开始觉察到她的异样,以前从不去网吧的她,最近经常出现在他每天都去的那家。跟那个造型非主流的女生混到了一起,这也让他觉察到了危机。

她会不会已经悄悄的谈起了恋爱,没让他发现。可那天他莫名其妙的接到她的点歌后,更想不通了。

那首艾薇儿的女朋友很明显是首告白歌,她这是闹怎样?他那天跑到她跟前去的时候,她还居然望着他笑的那么丧心病狂。

一边怕小心思暴露,一边怕被别人抢先一步。最后他只好选最挫的方式,写情书。只要不署名,她应该就发现不了。

她在另一边苦心等待围绕着自己的沸沸扬扬的绯闻终成现实,却不知他已经牵起别人的手。

后来还是听别人说起的,他们俩行事非常谨慎,好不容易才被别人发现。她感觉那时什么都是灰色的,吃饭没胃口,走路没劲。

就这样等了三年,等到她都差点放弃的时候。她爸向她介绍了他准备迎娶的妻子,也是阿姨。

那次她将他一起带来吃饭时,她简直像吃了速效救心丸似的,她活过来了,一下子从地狱飘飞到了天堂。

她处心积虑的策划的劈腿事件,终于遍地开花了。在他知道之前送到嘉懿的书桌上,她做梦都在想像嘉懿看到时愤怒的模样,会笑出声来。

他知道后,找过她。恶狠狠的警告她,她再这样,就分分钟杀了她。她知道,他做的出来的。那时的他就像发了疯的狮子一样,她都有点怕看他的眼睛。

可他没有再去向他心爱的人去解释,这是她一直想不通的事情。直到现在她都在揣测,会不会是他之前有过前科,只是她不知道而已。

就在她想这些的时候,还一边顾着锅里的菜,当个主妇真不容易。他正在房间里等着吃饭,连广播也没听。

他还是忍不住去想嘉懿,尽管他那时没勇气去跟她解释这一切。他还期盼着她能原谅他的不勇敢,尽管这些过错曾让她几近崩溃。

他那时要是懂得拒绝,要是事先跟她说清楚,也许会好一点。他苦心经营了三年的感情,就被自己的一个不忍心,葬送在风里。

那时,他到长沙学画有段时日了。他想她了,天天脑子里都想着尽快回去见她。那个突如其来的电话,扰乱了他那本来就无比纷扰的思绪。

“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