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那些话留着以后慢慢讲4
 
她觉得那一幕很熟悉,却又说不上来在哪里见过。她们还在店里选购零食,她站在街边,喝着西北风。

本来她只是歪着头看着天空,谁曾想歪过了头,扭了脖子。她正揉着脖子,一脸痛苦的望着前方的时候,一个女人推着那轮椅上的人越走越近。

她没瞎,从老远就看清她的脸了。然而她目光落在那轮椅上的男人身上时,差点没惊掉她下巴。

还好她的下巴是真的,不然真会被吓掉的。他带着墨镜,几乎遮掉了大半张脸,却还是被她认出来了。

她也发现了她,微笑着打招呼,以此希望她能摒弃前嫌,接受自己。她将他推到他面前,还没开口说话,就被他用手挪动轮椅给撞到了脚,显然他很不乐意在这里遇见她,或许是不想让自己这个样子被她看到。

她也意识到他们已经无法正常闲聊寒暄,朝她尴尬的笑了笑,做了个手势给她,示意他们先走了,下次再聊。

然而就在她还搞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她匆匆忙忙的跟她打了个手势,示意下次见,推着他越走越远。

他们离去的背影,真的像是似曾相识,她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了。她不知道自己保持那样的表情有多久,直到她们来叫她。

“喂,你愣在这里干嘛啊?”她们手里都提着满满的两袋零食,他走到她跟前,手里拿着给她的,跟她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先帮她拿着。

她摆了摆手,自己也只是在这里发呆而已。示意她们继续往前走,意犹未尽的她们当然没那么容易逛够。

一直到送她到家门口,他的手都没松开过。弄得她突然不好意思起来,她们偶尔往后面望去的时候,她会情不自禁的想把手缩回去,可这样重复几次,反而让他越握越紧。

他们站在那四四方方的“盒子”跟前,摆了摆手,作为告别。他指了指手机,示意晚上会发短信,或是在社交软件上联系她的。

她这几天心情很好,这是爸爸开门来看到她的第一感觉。还有就是她已经习惯用手机来跟别人交流,她对此适应的很好,这是他的第二感觉。

一回来就往卧室跑,在他看来,应该是他不懂的感觉了。她妈还是愿意留在家里了,他昨天也试图挽救这遍体鳞伤的婚姻了,结果大获成功。

看到父母和好如初,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妈妈没有跟她说,他出了事,还坐上了轮椅。

又一次问了妈妈,在她怀疑的眼神下,道出了这天在他家看到的一切。这就能好好解释,为何他连停下来好好说话都不肯的原因了。

等妈妈走出了她的房间,她竟然笑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但是心里的那些话却是酸涩的。

他们两个人肯定是前世造了什么孽,不然这么凑巧的灾祸怎么会接二连三的降临。又或许是老天见他们再也没有聊天的必要了,才会夺走他的眼睛,和她的听觉。

他们再也没机会推心置腹的说话了,真的回不到那个无话不说的年代了。她才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内心对他其实从没有过恨意,只是爱这个字早已远去,留在过去的那个时空。

“嘉懿,你知道么?你能接受我,我真的很开心。”

恰好她在看短信箱的时候,他发了短信给她。他没有怪她,这么多年拖延着他的热情。这份迟到的初恋,在他心里依然到处飘着粉红色的云朵。

“我现在这样了,你还喜欢么?”她没有后悔发出这条短信,她只是想确认现在正在跟她讲着炙热情话的那个人,到底会不会因为她的残缺而离开。

“你变成什么样,我都喜欢。因为你是你啊,你还是那个若无其事递情书给我的那个女孩,那个遇到事情会逃避,在人前装无所谓的女孩啊。”

这几句话足以打动任何人,她承认自己心动了,对他许的承诺心动了。她快速的在手机屏幕上写下了几行字,她再也不希望错过自己生命中的美好了。

“我喜欢你,我要你做我的男友。徐泽宇同学。”当年的情书她当然记得,那么简单粗暴的描述,让一旁看着她写下那句话的牙签目瞪口呆。

她现在终于可以大方的承认,当年她确实喜欢他,而且是发疯了似的喜欢。不然,谁会无聊到没事儿写情书玩。

没想到自己写那封情书的时候,紧张到握笔的手都在抖。可真正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却又伪装到毫无破绽,连她自己都要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使她真正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事情过去这么久,再度拾起居然还能像以前那样兴奋不已。

他在这边已经乐开了花,那张纸一直放在书桌的第一张抽屉里。他特地用一个精美的包装纸盒装着它,以示珍贵。

他经常提醒他妈不要动他这个抽屉,他妈也允许了他的秘密。这么多年来打扫他的房间时,从来没收拾过他的书桌。

今天他再打开来看的时候,果然东西原封不动的在里面躺着。那张信纸是她花了八块钱买来的,有着粉红色的爱心图案。

他摸着那墨迹,回忆起当初她的不屑眼神来。那天他正在走廊上跟自己最要好的胖子袁鑫聊天,跟平常一样,课间的人没有初中那时的多,大多数还在教室里装模作样的啃着书本,似乎那样就可以多争取点分数似的。

他觉得那里面的空气快要把人给憋死了,叫上袁鑫出来,两个人在走廊正边吹着风,边聊着最近看过的小说和玩的手机游戏。

他往走廊上望去,来来往往都是些见过的人。突然有个肉乎乎的身影,也不算是胖女孩,她只是脸肉乎乎的。她像是冲着他而来的,径直从15班走到14班。手里拿着一张纸,不是吧,又来。他今天收了几封情书了,这群小女生能不能安安分分的读自己的书,别学人家早恋好不好。

直到她走到他跟前,他才开始认真的端详起她那张五官清秀,肉乎乎的小脸来。的确她算的上是小美人了,像他这样每天阅人无数的人,都不由得差点想要掉进她递过来的陷阱里。

她竟然是一脸不屑的表情,怎么回事?她递过来难道不是情书?是战书?她递到他手中,还没等他翻开那张叠的很整齐的纸,就大义凛然的走了。

他虽然是每天接到一大垃圾篓的情书,但是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孩会这样不屑的那团纸扔在他手里,然后还没等他观赏完她的大作就大摇大摆的走了的。

他开始怀疑她只是来帮忙递情书的,因为那张纸上的字真不敢联想到是她写的。字如其人,他想必是被这句话给误了。

始终在一旁冷眼观战的袁鑫,此时笑了。他从刚才一直保持着呆若木鸡的表情,在他看来非常稀奇。

听见他的笑声,他更想打开看看那张纸里到底藏着什么玄机了。到最后,他失望了。但没把它像其他的情书那样扔进垃圾篓,而是重新叠好塞进了裤子口袋里。

课间十分钟没让他松口气,却让他被一封情书噎的喘不过气。一节课下来,他不仅不知道老师讲些什么,就连袁鑫讲些什么也没听进去。

袁鑫是胖子,但不是傻子。他从他那时的呆若木鸡的表情里看到了一丝不同以往的火花,对,在那个毫不起眼的表情里他竟还看出了这么有内涵的东西来。

“要不要我帮你问问她三围和体重以及收入啊?”正在想她的时候,被袁鑫这家伙一句话怂恿,然后他真的很认真的拍了拍他的肩,说道:“问问她是不是情书上的詹嘉懿,还有她放学都走哪条路回家就行啦。好兄弟,你任重而道远啊!”

袁鑫是个胖子,而且还是个打听小道消息特别厉害的胖子。第二天上学路上就跟他说了她种种事迹,想不到还是个弃妇,还是一个自己男友把别人的肚子都弄大了,却没把她肚子弄大的弃妇。

可就是为着这样一个弃妇,他拉着袁鑫天天往厕所无数趟的来回转悠,只为在她们班前面经过。

那窗户擦的很干净,连靠窗的那位牙齿上的夹着的菜渣都看的一清二楚。她就坐在教室中间那排的最后面,她们班的位置很奇怪,中间也就是对着讲台的那里居然是三排连座,搞的像飞机的经济舱似的。

也许就是因为这般独特的设计,才使得她们班总是蝉联年纪倒数第一的吧。袁鑫这个尽职尽责的胖子对他说,她在她们班上也总是蝉联班级倒数。

也不用他说,他只要看她那张脸就知道了个大概了。上帝总归是公平的,给了你漂亮的脸蛋,就不会脑洞大开的给你安装一个零件齐全的大脑。

可是这么些天的刺探,唯一能确定的事情也只有他自己是真的迷上这个女孩了这件而已。他顾不得什么了,他要问她,写出去的情书还算数么?

按照袁鑫说的,她跟她好友每次回家都会走跟他们一样的路线。真的是老天都在帮他,那天阳光也正好。

这么近距离的看她,快要没了呼吸。望着那张可远观也可近看的脸,他就只能维持着花痴般的笑容了。

后来拼命装成很严肃的样子去追问她,情书的事。她竟然不认帐了,他真的是自作多情么?

可就算是自己自作多情,他也要继续自作多情下去。他彻底陷进去了,多年经过多少多情飞吻与电眼,却依旧毫发无伤的他,现在居然被她瞬间秒杀后击倒在地。

袁鑫还是个力挺兄弟到底的中国好胖子,每次都跟他一起去那条巷子里去堵她们。他现在想想,当初真搞笑。

尽管他们那时的行为太夸张,但至少他对她的心是真的。不然,有谁会放着暖和的教室不待,偏跑出去寻她寻那么久,还跳进那么冰的河里喝水。他在想,要是她能早点遇到他,在他之前遇到他,那会不会整个故事都会被改写呢?

“你这次别又赖账啊,再骗我的话,我就再学当时那样把你逼到墙角。哼哼,你猜会发生什么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