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那些话留着以后慢慢讲3
 
她突然觉得那句话很有韵味,以前觉得它特土,也是这种说不清楚的感觉。然而同时一件让她烦恼的事情又在心里乱窜,不知所措。

他还不知道这些事,到时他发现了会怎样呢?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潇洒走开?她不敢想太多,头快要爆炸了。

今天妈妈终于肯在家做顿饭,她乐呵呵的去厨房帮忙去了。虽说是帮忙,其实她只是在里面递递盘子,端端菜而已。

她很久没有这样在厨房里帮倒忙了,上一次是在小学时,后来因为怕耽误她学习,再也没让她来这里帮忙。

不像他,大人做饭时,从不凑热闹。只是在房里自己玩自己的,不亦乐乎。她则像个陀螺似的,转个不停,好像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在忙似的。

拿碗筷,端菜,她抢着去做。自那以后,她也没帮过什么忙了,只是在桌子上呆呆的等着菜上桌,然后再举起筷子向喜欢的菜肴夹去,然后吃的津津有味。

这天她心情很好,在厨房里帮忙切菜,拿碗筷,端菜,她妈就专心做菜。爸爸见没啥能插手的,便早早的将桌子收拾好了,一个人在一旁看起电视来。

那个频道又在放映老电影,他将声音调到最高,那电视依旧咿咿呀呀的用很小的声音让屏幕里的两个人对着话。

他上前去敲了敲电视机的外壳,她们家一直采用这种原始的方式来拯救濒临崩溃的电器,果然经那手敲了敲,竟然好了。

她一直不知道这样做的原理是什么,反正他也说不上来。坐在客厅却已经闻到厨房飘出来的香味,端着菜走出来,他连忙让开,生怕把她绊着了。

三个人吃三菜一汤,算的上大餐了。看着她津津有味的吃着,就好像没发生过最近这些事一样。

餐桌上依旧像从前那样沉默,是比以前更沉默了,她再也没办法去用自己的冷笑话去调和这冰点气氛了。

她很快的吃完了,起身走到厨房,将碗筷放到厨房的洗碗池里。后又走到自己房里,看起电影来。

一想起明天出去逛街,她就很高兴。换作以前,她肯定不屑一顾。看着那么一部无聊的片子竟然也笑的开朗,他推开孩子的房门,看到她这么开心,很欣慰。

他洗完碗筷后,泡了杯热茶,端来放桌子上,在客厅看电视。妈妈也坐在她的房间里,玩着手机,她示意妈妈也跟她一起看电视,可只得到了她的摇头。

她继续坐在电脑前观看着那部搞笑电影,妈妈就坐在她身后的床边上玩着手机,带着耳机在听音乐。

他可没这么空闲,一回到房间就拿出带回来的资料书看起来,脑子里一团乱麻。以至于晚上躺在床上久久睡不着,一直望着天花板数着羊。

也只有梦境里他才有勇气走上前牵她的手吧,然后学现在墙角示爱的方式吻她千万遍。要不是清晨那扰人的广场舞音乐,他现在还在梦里抱着她呢。

在床上紧皱眉头的他,还闭着眼,不肯承认自己已经从梦中醒过来。他翻过身准备继续寻捷径去到刚才的场景中,可又想起今天约了她,不对,是她们去逛街的。

“你怎么就醒来了,怎么不再多睡一会儿呀?妈妈还没做好早餐,你先洗脸漱口去吧。”

他睡眼惺忪的望了她一眼,又像刚从棺材里走出来的吸血鬼一样,无精打采的去到洗手间。

直到洗完脸,他才觉得自己真正从睡梦里清醒过来了。望着那满是雾气的镜子里的那张脸,他笑了笑,梳了梳头发,还跟以前一样,形象比什么都重要。

爸不在家里,从妈摆放筷子的数量就知道了。应该是晚上出去的,年纪这么大了,也不注意身体,只知道应酬。

不紧不慢的吃完这面前的粉条,早餐也不会再新奇的东西出现了,在这个家里。妈在一旁没做声,只是闷闷的吃着。

他突然想找个话题化解这沉默,“妈,我今天中饭和晚饭都不在家里吃了啊,我跟同学们一起出去玩,就在外面吃。”

他妈抬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了声好。气氛没有他预料之中的好,但已经算是进步了。

临到出门的时候,他又换上了他的冬季四件套。她隔得老远就看见他了,还是当年的一身打扮,没有新意。

他只见她一人站在那家热饮店门口,还以为她终于想跟他单独约会了呢。当时差点没高兴的蹦起来,还好他没又蹦又跳的,因为店里那个角落里坐着的那几个人会以为他发疯了的。

他尴尬的坐下后,刚想跟她说句话,又恰好被一旁的梨子打断了。“喂,你怎么现在才回来,那时候她想你了你又装模作样的说忙。”说完,那几个人就像上了发条一般,哄然大笑起来。

他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坐在那里没说话。后来还是她们饶了他,点的热饮送到了嘴边,话题开始变的温馨起来。

他们聊起天,就不顾场合了,聊着聊着声音就大了起来,好在店里没多少客人。“你才知道他结婚啦,我们那天也去他婚礼啦,哎哟,他那天说是喝醉了不能出席,只有那新娘子在台上手舞足蹈的,不知道在弄啥。我们就在那里吃了一顿好的,也就给了一百块份子钱。算是看在嘉懿面子上,我们看那女人都想吐。他的品味怎么坏了那么久,真搞不懂。”

他见她低垂着头,手不停在用吸管搅动着面前的那杯热饮的,想转移这不合时宜的话题。“还说呢,你们那天玩我的吧,别以为我不知道哦。”她们鄙视了他一眼,拍了拍嘉懿的肩。

随后就听到她们几个用撒娇的口吻,说,“你很讨厌咧,人家是真的很想你的啦,干嘛说成是玩笑话。”

他差点没被口中的奶茶呛到,这帮人也是够了,这么爱演,怎么还没人来挖她们去演连续剧。

这期间她一直没说话,难道是自己挑的话题又不对了么?他吞了口热饮,继续想着该怎么让气氛回温。

她们几个在对面用手机互相传阅着,他也不知道插什么话。“下午去哪里逛啊?姑奶奶们。”

她们头也没抬,齐声说“步行街呗,还有哪里能逛呢?”他觉得自己句句都是废话,决定到时逛街的时候,跟嘉懿走一起时再跟她说。

她心里憋着很多话,自己还没将这失语的事,告诉他。看着他尴尬的脸色,她也很不是滋味儿。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梨子将手机挪到她跟前,看到那屏幕上的句子,她不知该回复什么。

“我,等会儿就跟他说。现在不是时候吧,还有人在旁边呢。”

她们只好作罢,决定不再低头玩手机。“你在南京混的咋样啊,帅哥。”他见终于有现成的话题,便毫不犹豫的开启话匣子模式。

“哎哟,不要叫我帅哥,现在都叫我帅老师了。在那里还行吧,哪有你们混的好,一个个养的白白胖胖的,一看便是福利待遇很好的公司啊。”

“有时间带我们一起去南京玩玩呗,我们这些贫下中农也想感受一下古城的魅力啊。求带领,求土豪管吃管住。”

他差点没笑趴下,对面的那几个双手作揖,扮可怜状。连嘉懿也来凑了热闹,虽然她的动作有点慢了半拍,但毫不影响她在他心目中可爱俏皮的形象。

在推门出去的时候,他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她没有缩回去。这是不是她的暗示呢?他劝自己暂时别想太多,免得又像刚才那样尴尬。

他早先就看到她包里的红色披肩,她现在站在大街上,披上了那一抹鲜红色。那画面该怎么形容,他一时之间找不到形容词,任凭风吹在脸上刺骨的冷,依旧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今天还特地穿了高跟鞋的嘉懿。

她站在风里,一颦一笑,都像那抹鲜红一样,融进了一幅朦胧的油画,红唇皓齿,粉面明眸,好生美丽。他只听得自己心脏像跑了几千米了似的,加速,再快一点,应该就喘不过气来了吧。

她们几个依旧喜欢将她和他单独抛在脑后,以便形成她们的内部小团体。“嘉懿,你带这条披肩很好看。”他不敢扭过头去看她,走在她旁边,眼睛望着旁边的经过的小店,嘴上说着这句话。

她当然没听到,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刚才有动过嘴唇。至少她现在有了另一个新技能,读唇语。

可惜他偏过头去,她根本连他的表情都没看清,更别说嘴型了。又是一阵沉默,这样下去,他会崩溃。

“嘉懿,你就真的没有一分钟,哪怕一秒钟,对我动过心?”这次他决定郑重其事的看着她的脸说话,虽然这句话看上去很有气势,但从嘴里说出来还是少了点底气。

她呆呆的望着他,脸上带着因为焦急而冒出的汗珠,嘴半张着,似乎想讲话,却又咽回去似的。

这时她拉了拉他的衣袖,用另一只手举起手机,示意他看。

是的,他这下终于明白那天她说那句话的意思,也突然原谅,不是,是理解了她刚才的从始至终的沉默不语。

他面前的她,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却被命运生生的用再狗血不过的车祸夺走她的银铃般的笑声,和她那每逢人多时必讲的,时而令人捧腹,时而让人想要揍她一顿的冷笑话。

他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好用最简单的方式表面自己的立场。将揣在兜里的手,伸向她正颤抖着猛抓自己衣角的手。

这迟来的幸福,他并不觉得可惜。只是认为自己这么多年的耐心等待是有道理的,只因他这一生只想牵那个唯一走进自己心里的那个人的手。

他的手不烫,也不冰,刚刚好的温度。她愣了几秒钟,而后又信心满满的由着他牵着向前走去。

竟然太阳也在他们背后露出了笑容,地上被映照出的两个细长的身影,多像一个爱心图案。

走在前面的她们依旧没有理会他们,仍继续闲逛着,偶尔会走进一家装潢的很独特的服装店,也只是看看而已。

她朝着那试衣镜里的自己嘟着嘴,无声的世界里还有享受美的权利,也是足够了。他在一旁用手抚了抚她低垂着的脑袋,满满是爱意的眼神,终究没能逃脱她们敏锐的观察力。

她在一旁,终于笑了,那一刻,他愿用满世界的桃花来换她再一次如此明媚的笑容。被她们簇拥着走向超市的他,回过头看了看站在路边的她,示意她也跟着过去。

此刻她在心底听见了一个动听的声音,因为这说不出的感觉,而觉得更加美好。再过一个钟头,就要回家。

“你愣在这里做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