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既得这杯茶,共半生相守4
 
能过平静如水的日子才是上天最大的恩赐,她居然到现在才明白。谁年少时不期望有波澜壮阔的一生,有波澜就会有伤痛。一开始期望的东西变成了噩梦,却谁都不想为那已经遥远的快要看不见的梦想负责。

沿着西湖边,她推着他,走走停停。七月,靠近湖边的那一片清荷,红红绿绿,很好看。他依旧嗅着四周放肆流窜的空气和花香,试图将这里所有的味道同脑海里曾经到过的城市做比较。

她一直没告诉他,这里他来过很多遍,曾在这里试图挽回以前的那个她,弥补她当年犯下的错。

每一个需要用试图来修饰的故事,大多没什么好的结果。她不知道其中细节,但是却目睹了结局。

她不停的用面巾纸擦着额头冒出来的细密的汗珠,真是没想到这个如画的城市的夏天,竟会如此炎热。

他坐在轮椅上,屁股挪了挪,汗浸湿了裤子,贴在皮肤上很不舒服。把手伸向半空,她明白了,把口袋里仅剩下的两张面巾纸放在他手上。

远远望去,断桥坚忍的屹立在湖面之上,它的身躯每天都要承受很多游人的抚摸,踩踏,甚至是无数的闪光灯的照耀。

她没有推他上桥,那样的坡度应该非常困难。她需要保存体力,在平地上不会太耗费精力。住在酒店的四楼,推着他,抢电梯是每天最头疼的事情。

在湖边走走也不会很无聊,时常可以看见很多各种老建筑旁拍婚纱照的一对对新人们。多羡慕,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都是假装不了的。她模糊的视野里仿佛看见了自己披上婚纱,旁边站着他。

她低下头,看了看安静的坐在轮椅上的他,如果自己不那么任性,那么急切的想证明他是在乎自己的话,他也不会弄的现在这个下场。

他也没闲下来,听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嘴上谈论的事情,比广播电视好听的多。他不费劲的猜到了地点,他又不聋。

西湖景区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公交,那么洪亮而温柔的女声,任谁都无法轻易忽略吧。他喜欢这城市,空气闻着也很舒服。

她推的很慢,像是生怕把他轮椅上颠下来似的。好不容易走到一张没有人的长椅边,她把轮椅往边上靠了靠,手没有离开那把手,人坐在那长椅的边上。

她把耳机塞到他耳朵里,他恰好需要,用音乐屏蔽掉外面的噪音,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耳朵里也是塞着耳机,一路上都不肯拿掉。

他莫名其妙哽噎了,来到一个曾经来过的地方,比待在那个快要发霉的房间里更痛苦。虽然不知道她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但他的心里已经没办法去想别的可能。

他确实做过努力,试图挽回嘉懿。可那些努力还没看到希望就已经付诸东流了,就在他们刚进大学的第一年的冬天。

一再的恳求和好言相劝,她终于松口了。他们决定来杭州旅行,那时学校很早就放假了,离过年还隔着一个多月的时间。

那时她还是单身一个,他一直觉得自己还有机会。可到了杭州他才发现,她连同住一个房间都不肯。

就当他在旅店前台刚要订一间双人房的时候,“不,来两间单人间。谢谢!”她朝那个一脸怀疑的前台女士笑了笑,将自己的身份证出示给她。

他承认在两人逛街游玩的时候,她都挺配合的,合照,亲密的摆动作。收到路人的祝福时,也不推辞。

还有哪里比这种如画的美景更浪漫呢?他再也想不出,任凭两人在街上看似亲密,实际相隔千里的逛着。

那天就是在湖边拍下他们来这里的第一张合照,一位中年男子帮他们照的。最后给他相机的时候,还说了声,“你们真有夫妻相!”

他很容易被感动,感激的望着那个远去的背影,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模糊一片。断桥上也没现在那么多人,冬天的杭州比他们老家冷。

他走在她的旁边,有很多次想再去牵她的手,可都被她委婉的躲过了。一切都只是他的以为而已,以为她还是以前的那个跟他怎么吵闹最后都会原谅他的嘉懿,以为她会像原谅他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错误一样,原谅他出轨。

那一次在长沙,确实是他不对。他确确实实下决心改了,可谁知道后来那个丫头搅局,弄得他左右不是人。

他们回旅店的时候,她还是没说话。他又三番两次的敲的她的房间门,试图让她回心转意。

最后她终于烦了,把门打开。他望着此刻她因为愤怒而充血的脸颊,着实被吓到了。他现在对她而言真的只剩一个陌生人身份了么?

“你想怎样?我在看电视,你有事么?”

“我就是想来提醒你,我已经买到了明天去西塘的门票了。”她意识到他不只是来通知她这件事的,因为他已经悄然的从门缝里挤进来了。

他那么肉,怎么挤进来的。她觉得这是个奇迹,不过这时不是讨论奇迹的时刻。她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还有感觉,才千方百计的设法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她没有去管他,径直走到床边,一屁股坐在床上,按着手中的遥控器。他在她对面坐下,盯着电视屏幕。

他不想再回忆那天的细节,只是一夜的沉默而已。第二天去到西塘,他刻意跟老板说只要一间房。

还是一间情侣套房,她自然清楚他的用意。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来这里,两个本来就分开很久了,早就没了当时的感觉,连尴尬都所剩无几。

那一个晚上,他试图用拥抱来唤醒她对他们以前甜蜜的回忆,她没有去挣脱,却毫无生气。

外面的冷空气都没他此刻的心冰冷,他明明抱着她,却感受不到她的温度。这一刻才懂得,一朝失去了,任你朝朝争取,都徒劳无功。

此时是夏季,他竟然浑身冰凉,她觉得不对劲,起身唤他。住的是双人间,有两张床,她就睡在离他不远的床上。

口中还不停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她这才知道只是噩梦而已。就没有再去打扰,自己摸索到自己的床边,躺了上去。

这一晚她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始终摆脱不掉他出事那天的场景,她知道一切都回不到以前了,还是想尽量弥补自己造成的伤害。

她自己都快认不出自己来了,变化大的惊人。可她再怎么变,再怎么努力,也恐怕得不到他的爱。

在这样的情况下,也许别人能想到的只有同情了。她不想被别误会成要赎罪才去爱他的,当然不是这样。

她可以等,等到他哪一天终于不在梦中喊着那个女人的名字的时候,等到他终于看到他身后的自己的时候。她知道这一刻终究会到来,她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耐心。

她当然知道自己没有参与他之前的人生,也当然无法理解他们两个的感情。他们两个以前应该是两小无猜吧,她脑子里满是他和那个女人小的时候玩耍的场景。

又是一个讨厌的夏天的清晨,说它讨厌,无非是因为她要早起,来迎接又一轮的白班生活。天气依旧闷热,依旧湿答答的刘海懒懒的垂在额头上。

不知道是夏天的炎热影响了她,还是她本来就脾气火爆。这个夏天她不停的敲着桌子,恨不得钻进电脑里,把那些吹毛求疵的客人暴打一顿。

他也只是附和着,没有发表大片大论,她喜欢他这样子。大概这就是和谐吧,她需要他的安慰的时候,他来安慰几句,她要随声附和时,他也来跟着她一起痛骂解恨。

时间过的很快,眼看就要踏入八月的门槛了,气温愈加高了些。他也想要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了,这么耗着只会让伺机出动的人留机会。

他约她到百货商场,这么洋气的表白,她没有经历过。他们这样平平淡淡的度过一个又一个周末,她早已没把他看作是一个普通朋友,以前常常挂在嘴边的那一声哥,也悄然不见了。

两人坐在餐桌上,她不停往嘴里塞吃的,他不停的看着她那张夸张的脸。“以后我们可以天天来这里吃东西,我以后天天带你吃好吃的,好不好?”

她看着他一脸认真的样子,也忍不住停下了自己的狼吞虎咽。她以为他还有后续的补充,一直盯着他,直到她发现自己的举动有点失礼之后,尴尬的回到了自己的炸鸡排面前。

见她没有回应,他猛地抓住她的手,“我是说我可以跟你在一起么?做男女朋友,而不是什么哥哥妹妹的么?”

她没有迟疑,点了点头。可为什么她没有很激动呢,她以为自己还会像以前那样激动的像小孩子一样。

自己也许真的不算是爱他的,顶多算是依赖。她慢慢的像个孩子一样,想索求更多的宠爱,乐此不疲,认为他的付出纯粹是理所当然的。

那天他送她回家,挺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他手的温度很高,出了汗。好在她不介意,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什么感觉,就像牵着自己的手似的。

她没有觉得跟他无话可说,相反两人跟刚认识那时一样,还是那么能聊,感觉一整天就光在那里聊天也能轻松的耗过去。

只是她觉得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像是一对相爱了很多年的恋人。没有别人那种刚热恋的兴奋和刺激,也没有想到快要疯掉的戏码。

也许她是耗了太久,才找到这个爱她爱的这么深的人吧。那些错过的人,让她浪费了太多感情,才会使这段平静的感情,没有热恋的激情,没有见面时的激动。

就像,就像当初她还是初恋时想像的那样,两个人平静的在街边散步。只是那时的人已不再,想念还依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