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既得这杯茶,共半生相守2
 
回到房间的时候,是九点。对她来说,不算太晚。明天休息,所以今天晚上她想看电视看多晚都可以,也再也不会有人跑来干涉她的作息了。

在路上的时候,还买了一点麻辣鸭脖,无辣不欢的她,来这里之后,很少吃这么辣的东西了。

她突然觉得那袋子红枣糕还是有存在的价值的,觉得辣的时候,便来上一口,香甜软糯,还能嚼到红枣肉。

她一度以为自己再也找不到另外一个为她剥花生,排队买零食的人了,终日与别人嬉笑逗趣,没有想过正经的再谈一次恋爱。

客服永远不缺新鲜出炉的段子,也永远不缺占小便宜,吹毛求疵的客人。她只是奇怪自己每天碰到那么多处女座,难道其他星座都不在网上买东西么?

他们客服部总共也不超过十个人,准确来说是六个,当然之后也会有新员工源源不断的进来。

她不擅长人际交往,但却十分擅长搞笑逗趣,所以有了她的地方,从来不缺笑声。至少别人是这么觉得的,她不以为然。

每天单调的工作,却不觉得乏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解闷方法,她看书,在群里聊天,偶尔发发搞笑图片,博大家一乐。

刚开始,大家的午饭时间,都是出去吃的。有时去到楼下的食堂,炒几个小炒。有时则去到她住的那个小区的附近吃顿好的,公司离她住的地方不远,她再也不用挤公交了。

她永远都只有那一个菜谱,无论去哪里吃,她都永恒不变。没有尖椒炒肉的餐厅,她就叫的重辣的那份。

总的来说,起先的一个月,她觉得这样挺好的。她再不用担心自己的业绩太少会被炒鱿鱼,也再也不用担心每天每天打电话。

虽然客服也要偶尔打几次电话,催催客户付款,看看他们的奇怪推开理由是怎么想出来的,但她也没觉得这样繁琐无趣。

因为客服是有晚班的,这个是她开始就想到了的。终究有一天会轮到她上晚班,大晚上的她的确很怕,会不会有人在那条连车子都很少经过的街道将她杀死然后抛尸。

在她没有认识他的时候,是有想过要放弃这份需要上晚班的工作。毕竟她一个人,大晚上的啥事都可能发生。

他们的认识在这份工作之前,在跟辛涵分手之后。他那时仅仅是那个聚会上她能聊得来的陌生人而已,她没有放在心上。

六月初,她跟着之前的同事去参加了一次群里举办的聚会,有点像是相亲会。她没有想过去相亲,只是跟着她去玩一会儿而已。

山东人没有她想象中的彪悍,一张张很友好的脸,让她终于不那么拘束。那是在下沙一个学校的后花园里,也就是意义上的情侣聚集地。

她一大早就捯饬好自己,没有刻意去打扮,但是她唯一不想的就是在那么多人面前迟到。

九点她已经在驶往下沙的地铁上,杭州地铁没有公交恐怖,不算太挤,至少她站的地方很宽敞。

的确那里有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就在她向别人问路的时候知道的。情人坡,毫不避讳的讲出了那里存在的用意。

当然这个学校的后山比她那个学校的明显要大的多,不可同日而语。一个人站在那个外面,不知道从哪里进去,她打了电话问了一下。

碰到一个刚好到达的人,一起左拐右拐的到了真正集合的地方。这里的确很美,风景很美,难怪催生情侣。

她觉得应该不只杭州一个城市,喜欢到处修建着石桥之类的像文物一般的衔接公路或小径的东西。但她的确以为只有它才会如此狂热于这种仿古的公共设施,毕竟这里出过一个妖精和人的浪漫爱情故事。

她无法去感受那个妖精在这里巧遇真爱时的感动,也无法触碰当时的杭州。但她的确很喜欢现在的这座城市,在高速发展的同时,没忘了自己身载多年的古城风韵。

她一路望着这经过的石桥,流水,大大小小的树木,花草,一切都那么的鲜活,她自己却像死了似的,那么没活力。

那是一间餐馆搭建的玻璃全景房,站在里面看着外面的一切都是透明的,仿佛触手可及。真美,那个房间旁边便是水塘,感觉你伸出手去,就可以舀起一手的清水来。

等人到齐后,一场别开生面的宴席就此开始。没忘了这个是什么兴致的聚会,每个人都无不例外的说起了自我介绍。

或简短,或悠长,都是各人特色体现,多么可惜的是她没听见。满桌子的饭菜倒是很可口,虽然是鲁菜,但她照吃不误。

这一场宴席下来,她也就只收获了满肚子的佳肴,没认识几个新朋友。她旁边坐着她之前的同事,她的旁边又坐着一个带着眼镜的人。

他问问题她会回答,因为礼貌。他83年的,她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日后会和他有关联。她那时刚刚走出一段匪夷所思的感情,对出现的任何一个谁都不感兴趣。

他给了她一张名片,她收下了。说不定以后会有用呢,他们午饭过后,人都没走。玩起纸牌来,她看到这个不想触及,也不会玩其他的。

除了他教过她的那些,如今已经随着他的离开慢慢淡忘。她本来就不喜欢这种娱乐,也只好伴在同事身边看着他们玩的过瘾。

她本想早一点回去,谁曾想被一个她自己都没注意到的跟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拉住,他想跟她一起去外面打羽毛球。

她推辞不掉,礼貌的答应了。可是她一再强调自己是生手,以前从没接触过这个。她说的句句属实,如有作假,天打雷轰。

“没事儿,我教你就是了。”

是不是男生都喜欢用这招泡妹,她脑子里回想起他曾经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来。绕了很远的路,去到一处空旷的地方,适合打羽毛球。

在路上他们礼貌的自我介绍,聊得也算愉快。尽管她不算是个会聊天的人,但还是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他长的算是清秀,浓浓的眉毛挂在大大的眼睛上方,鼻子和嘴巴都长的不大不小刚刚好。

但不知为什么,她看着他就是没有那种想要近一步了解他的冲动。也许是自己心里还没彻底的淡出那段感情吧,她心里还想着其他,他便示意她他准备发球了。

她举起那拍子,扑了个空。就知道会是这样的开场,她朝他笑了笑。这样往返几次后,手臂有点酸。

他教她用什么样的力度,什么角度来控制自己接球的准确度。她最后莫名其妙的学会了,也没记住关于这些的复杂的技术含量相当丰富的话语。

汗如雨下,渐渐没了力气。她弯下腰,示意他暂时停下来,歇息一会儿。那长椅是最佳的场所,他规矩的离她有些距离。

他比她大两岁,但她却觉得两人的话题根本不在一个年代。她想快点结束这个令人浑身不自在的谈话,提议他回到那个玻璃房子里去。

一路上她都在考虑晚饭吃什么的问题,所以没在认真的回答他那些莫名其妙的问答。她同事第一眼看见她,就跑上前去,想了解刚才他们两个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

火花?没把她烧死就不错了。她可对一个连搭讪都不会把握的男人没兴趣,她对着她摇了摇头。

拿上那个单肩包,准备走了。没忘记跟四周的人打声招呼,而后离开了这个如画的美景。

她同事没能跟她一起离开,她要在那里吃晚饭。她跟她不同,也许就是这一点的不同,注定了她不能再做销售,而人家却是销售能手。

周日她又跑到湘湖那里去了,这次不是惯性。搭了车,车上的人不是很多。只是到了西湖景区后,才慢慢多了些。

她只是去那里吹吹风,这一次她没有在公车站的长椅上等候。依然有很多人在那里享受悠闲时光,夏天竟然还有人带着帐篷在那里睡觉。

可能是因为那里的凉风吧,在这个炎热的夏天算的上是很好的纳凉场所了。她坐在树荫处,望着湖面。

这么美好的画面,一个人看太奢侈。不过她现在不介意,慵懒的坐在那里,一会儿看看手机,一会儿望着不远处的树丛。

只可惜这般美景,他是永远也看不到了吧。他没有出去过了,一直待在屋里,有时他妈会抚着他出去,他很烦那样。

他宁愿就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那些以前从没想过会看的书。他看的方式也比以前特殊了,他讨厌着这种特殊。

他到最后终于向那个丫头妥协了,坐上了她为他准备的轮椅。她要推着他出去旅游,虽然看不见,但她要让他感受不一样的阳光,空气,香味。

他来过这里的,绝对来过。她没有告诉他,这是哪里。他们是包的车,所以没有轻柔的女声,一路的提醒。

这一路,她没少安慰他,他听不进去。到了这里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精心准备好的。

他只负责安安静静的被她推着,到处游街。他称这个旅游叫做游街,一点也不假。他不能像以前那样到处拍照留念,看美女,看风景,带着那画板写生。

他就是能沿路闻闻花香,清新的空气,皮肤还感受的到阳光炙热的烘烤。他的听觉和嗅觉比以前灵敏了,果然那些人说的没错。

他确实来过这里,虽然不知道是哪里,但他喜欢这里的空气,阳光,泥土的味道。她推着他来到那个没有多少人来的湖边,那些小径也有方便轮椅经过的过道,所以她没有很辛苦。

远处,嘉懿已经盯着那条道很久了。人来人往的,她喜欢看着他们走过来走过去,欢笑忧郁的脸,就在这时一张无比熟悉的脸闯进视野。

她说不出来哪里熟悉,但是她至今为止有没有认识一个坐着轮椅的人,还带着墨镜,看不出到底长什么样。

身后的那个女人也带着墨镜,有点矮,但身材是很好的。想必是个美女,就算不看眼睛。

他们一晃而过,她也没过多的注意,以免引起别人尴尬的回应。

她该吃午饭了,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灰和草叶,往那家以前他带她去过的饭店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