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既得这杯茶,共半生相守1
 
那一天,她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在湘湖那里逛了很久,到了又一次天黑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回去。

早上风挺大的,吹的她浑身发冷。就站在第一次见面的那个草坪上,望着脚下不远处潺潺流动的湖水。

她不肯在这里落泪,让这风将她整个人吹的麻木起来。她就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要这样结束。

冷静之后她才明白,他们俩败就败在不够爱,不然怎么两个人会被这小小的距离给活活拆散呢。

这里依旧那么美,那么安静,没被太多人打扰。还是会有在湖边放风筝,就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她知道自己以后都不会忘记这个地方了。

她趁着天色未变暗的时候,上了车。在那个终点站等发车,依然坐在靠窗的位置,靠后。

她多么希望他醒来后,会自动忘记他们俩之间发生过的种种。车已经上了钱塘江大桥,慢慢驶离它。

人们都不可能在同一站下车,他只是提前下了车而已,在她的人生里。她会继续找寻那个最后跟她同一个目的地的人,她还是会虔诚的等。

她望着身上昨天没换下的衣服,沾有他的那张小床干净的味道,她怕待会儿都不舍得洗了。

在还差两站就要下车的时候,他来了电话。出于礼貌,她还是接了。“嘉懿,你有一样东西落在我这里了。”

“你留着吧。”

她不是不知道他真正想说什么,她没有勇气去迎接异地恋。他值得更好的,她虽然不会开口祝福,但是心里还是期望的。

他还想补充什么的时候,“我还有事,就先挂了哈。”

他顿时很后悔说出那些实话,他想再哪怕痛几个月,几个星期也好。这痛太短,爱太长。

昨天晚上那么真实,却又美的像梦境。他脑海里始终不肯停下来去想昨晚的场景,她那娇嫩的掐得出水的肌肤,他怎么努力也挥不掉昨夜的所作所为。

她怎么可以不打声招呼就走呢,那昨夜那些亲昵的举动怎么解释呢?他一直想不通她的举动,前一秒在耳边厮磨,后一秒就变路人。

他一直不肯从凌乱的床上起身,抱着那单薄的被子,努力找寻她残留在上面的气味。躺在她昨夜躺过的那边,努力追回一丝一毫当时的感觉。

这一天他不想起床,只为体会这短的不能短的感情,痛太明显了,他不去挣扎。这一天她不想从那个两人经常经过的路和湖边离开,只为告别这太短的甜蜜,好在甜蜜比痛苦多一些,她勉强咽的下去。

这一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平静的过去了,没有一件惊天动地的事件,没有地动山摇,没有风霜雨雪。

她回去之后,将那衣服换下来,没有洗。穿着睡衣爬上了冰冷的床,厚厚的被子明显在这个暖和的季节不合时宜。

没有拉上窗帘,一直看到月亮升到最高处,她才缓缓的合上眼。脑海里全是过去的片段,吵的她没法安然入梦。

他表哥在门外喊他,他没有回应,他们还以为两人还在温柔乡里缠绵,没再去打扰。他一天没吃饭,一天没起床,夜慢慢降临,空无一人的房间里,他默默的落泪,又用被子衣角擦去。

让两个人后悔没能再继续的感情,才该是最不应该开始的感情。再多明明那么相爱,都敌不过时间空间的测试。

她会庆幸自己那天悄悄的走了,没有再回头,老天爷回馈给了她这足够自己回忆半生的甜蜜回忆。她也许会一直爱他,或是爱那个默默在旁帮她剥花生的大男生,或是羞涩的牵起她的手的木头,这辈子还没结束,谁又能说他们没机会了呢?

分手第三天,他踏上去温州的大巴。又去应聘当初修手机的工作,没有悬念的又重复起了来杭州之前的生活。

分手一个月后,她的日子还是平静如水,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也许她真的像别人说的那样,是个感情淡薄的人,那个人大概是觉得她的情绪没能表现出来而已吧。

在六月中旬的时候,她找了份淘宝客服的工作。终于摆脱那销售的一身装腔作势的行头,重新穿上自己的衣服的时候,她觉得很是舒服。

新工作的环境非常舒适,同事也跟之前那样都是些同龄人,很好打交道。日常工作也简单,在旺旺上接待客户,闲暇时候,审审单,或是阅读一些有关行业的知识和动态。

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是不闲,只是太久没接触导致的生疏,摆弄的像是很忙的样子。更值得一提的是,之前的同事拉着她加入了一个相亲群,起初她只是抱着聊聊天的态度进去看热闹的。

就在她空闲的时间内,她经常在那个群里聊天,里面有太多不同背景,不同层次的人。男生全是山东人,只是准许不同地方的女生进群。

她开始不懂为什么要那么严格的出示身份证什么的,后来才真正体会到创建这个群的人的良苦用心。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诚实,在网络上随便化名到处骗钱,骗感情,骗青春的人多的是,现在的人都少了份诚实面对自己和他人的诚意。

她在里面聊的还挺开心的,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但都很诚实。偶尔在上班时进去看看聊天内容也是一种消遣,她那时还没有想再恋爱的心思。

等她渐渐融入这个新的圈子,她感觉自己的世界突然多了很多朋友,生活繁忙起来了,一个人的时间变的很少。

但是一到了周末,她就变的古怪起来。前一天想的很好,要去逛街,要去图书馆看书。早早的睡了,什么都井井有条。

也不知道是太阳越来越毒了,还是她太忙,忙到忘记了时间。还是像以前那样八点起床,九点准时搭车。

她就这样,从起点站,一路坐到终点站。来回几趟,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是莫名其妙的下了车,去到湘湖逛了一圈。

感觉还在等着那个人,在她下车的时候,来到她的右边。穿着衬衫或者T恤,牛仔裤,球鞋。那张干净清秀的脸,还一直对着她笑着。

她尽量做到让别人不引起怀疑,下了车之后,她特意在公车站那里等了很久。一袭连衣裙的装扮,那双平底鞋陪伴她一直到夏天过去。

公车站的那张候车长凳,在太阳的曝晒下变得滚烫,她没坐多久就受不了了。往湘湖的方向走去,她假装自己是有计划的前进着。

依然在那里草坪上坐了很久,夏天的那里没有了当时的寒冷,带来却是清凉。这时的天空,没有一丝云遮挡太阳望向大地那炙热的眼光。

旁边有一群人在聚会,下午茶时间。野餐垫在那里平整的铺着,四五个人在聊着天。每个人都带了些零食和干粮来,一边聊着近况,一边吃着手里的饼干,喝着瓶中的水。

她的旁边没有水,也没有零食。她没有想到买零食,只是往那一坐就坐到了傍晚时分。太阳歇息去了,天上一片暗红色的晚霞来凑热闹。

把四周的树木流水都映成了红色,很诡异。她愣了很久才肯起身,果然自己还是一个人回去。

她没有往车站方向去,而是去到之前他住的那条街,在那个红枣糕铺,买了一斤糕。接过那不算沉的袋子,便掉头走了。

她刚进了那条巷子,便看见他表哥和他女友正准备出来。她刚准备掉头,便被他们眼尖的认出来。

“嘉懿?辛涵没有跟你说么?他上个月就去温州了呀?”

她愣在那里,那只手紧紧握着那个袋子。“他说了,我只是过来散散步而已。”

他们没再说话,送她出那个巷子,他们俩就跟她告了别。

她真的只是来这里散散步的,她也没有穿的太过张扬。路过那条鲜有人迹的街道时,她这样安慰自己。

战战兢兢的她,终于在一路的向后张望过后,到了公车站。正赶上最后一班车,不算太晚。

夜晚的杭州,照样是那样美,灯火通明,那长长的钱塘江大桥,车子经过的时候,没关的车窗灌进的凉风,还是让她打了个冷战。

江面还是没有太大的浪,平静的经过桥墩。此时的西湖景区还是人山人海,它似乎没有一天是空闲着的。

她计划着明天一定不要再来这里了,要在房间里待上一天。她很久没有看电视了,房间里的东西也很久没收拾了,她还有衣服要洗。

“终点站蒋村公交中心站到了,请携带好随身物品按秩序下车。”她跟着一群人,缓缓的下了车。

她住的地方离这不远,她可以走着回去。现在的街道,亮的跟白天一般,人来人往。她计划着买点零食回去,好好享受一个人的电视时光。

手里那一袋子的红枣糕,她一块也没动。她的习惯就是在路上吃零食,没想到,连这个都忘了,却还没忘了晚上补一个电话给他。

拨通的那一刹那,她眼疾手快的挂断了。还好没能听到电话那头略显尴尬的声音,他纳闷的下一秒,她挂了电话。

他那一脸明显很失落的表情,望着手机屏幕。多希望刚才那个急匆匆挂掉的电话不是她打错的一个,他在这边一直等着她的电话,成了改不了的习惯之一。

他的另一个习惯,每晚去到她的博客里面去看一遍。还有一遍又一遍的跟表哥追问,嘉懿去过他那里没?哪怕只有一次也好,哪怕只是走错。

“她今天提着一袋子红枣糕,来我们这里。她说,只是来散散步。还准备给我们红枣糕吃,我们没要,送她出去了。”

“你们怎么了?”

“我们早就分手了,辛苦你们了,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