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与你永远相隔四厘米4
 
虽是三月阳春,但还是寒风刺骨。这边显然没有她暂住的那个区热闹,行人不多。她站在那个三层建筑的小院子里,显然之前这里只有一个普通的居民楼,被硬生生的改成租房。

偶尔会有三两男女经过,年纪不大,学生打扮。她不用问便知道这附近肯定有学校,没等他后来告诉她。

她没有特别注意着装,装着那西服上装,下身简单的黑色小脚裤,就这么出门了。因为是同行,大概他那天的着装跟她出奇的一致,也算是正常了。

所以当他表哥和准表嫂看到她的第一眼,便觉得这两人有苗头。当然也没让她久等,他们不一会儿便从房间出来,下了楼。

几个人年纪都相仿,她算是最大的。她能看得出来他表哥和表嫂尽量的想让她放松,聊天,开玩笑,不让她感到拘束。

他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这算是他们的共同点。但因为是他约她来玩,所以他尽量让自己主动的去跟她交谈。

她喜欢他认真的眼神,每讲一句话都要慎重的望一望她。似乎是征求她的意见,总之是个不错的习惯。

从他们住的地方出来,没走多久,走到了那个特别热闹的街道,有各种小吃。他们想在这里买点小零食,带去吃。

一路上他们俩一直在聊天,她也不知道为何这话匣子打开后就不肯停下来。也许是跟他在一起的时光,总透着一股初恋的味道。

虽然她知道她的初恋的结果不是很好,但她觉得这个他会让这个结果好起来的。湘湖不比西湖那么人潮汹涌,相反安静的很。

阵阵吹来的冷风,让她觉得自己被冻成了雕塑。她在衣服里面特意穿了羽绒背心,这也是她在公司的好习惯之一。三月,这里的很多人都还穿着羽绒服。她也是没有事先准备,她以为他们会在那里见一面,简简单单的吃顿饭。就算是第一次会面的全部内容,当然这简单的一切都是她自己杜撰的。

他想的很周到,为了不让她感到拘束感,他喊来自己的表哥和表嫂来,陪她一起到这里玩,为的就是不让他们两个刚刚认识的那种尴尬坏了这一次重要约会。

就连走路的时候,他都非常小心,双手尽量贴紧裤子,她一开始就注意到了。他跟她隔着一个很好的距离,又不觉得疏远,又不会让女生觉得受到侵犯。他没有一秒不紧密防范自己的手碰到她的手,她也如他那般小心,将手紧紧贴在裤子上。

自那以前,她不知道这个地方,比那个人潮汹涌的地方好看这么多倍。如今它羞涩的朝她打开了它的怀抱,看看这个地方,悠长的小径,小石桥错落有致的安放在其中。底下娟娟流水经过,感觉到了它的欢快。

他表哥牵着女友走在前面,让他们两个安静的在后面不紧不慢的跟着。听着这些让人安静的水声和风吹过树梢的沙沙声,她只想安静的走在这条小路上,跟他一样不想说话。

这里的确比西湖更加适合情侣,两个远远的走在前面的人,像发现新大陆似的,示意他们去到那边的草坪坐会儿。

她是不怎么吃那些零食的,因为没有辣的。她一直保持咀嚼的原因是他在一旁无论是玩纸牌的时候,还是空闲的时候,都没停止帮她剥花生。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动作,小到她需要去细心去注意的动作。他自己没有吃,全部给她剥的。留下那薄薄的红色一层紧紧贴在果肉上,听说那个吃了对身体好。

“你也玩会儿牌呗,一个人呆在那里也无聊啊。”“我不会玩啊,呵呵。我就在这里看你们打吧。”

她连连推辞着,自己一向不喜欢这种游戏。他在一旁久未吭声,这时补了一句,“我可以教你,玩吧。”

她答应了,头几局刚刚把牌拿手里,都不知道要干什么。后来他居然放下自己的牌,去手把手教她。后来好不容易她弄懂了怎么运用游戏规则,到最后,还赢了一局。

当然是这个老师教的好,她微笑着望着他,他默默的又将满手的花生米放在她手心。保证自己没有碰到她手的同时,不让花生洒一粒。

他们就坐在离湖边不远的满是草的土坡上,下面便是平静的湖水。偶尔吹来的冷风还是冷的她直打颤,他尽量用自己的身体帮她挡掉一点点风。

他那单薄的身体能挡掉多少呢,这不是她主要关心的。有这份心意,她好开心,真的。美妙的下午茶时间,被一阵疾风所打搅。是的,它来的太快,也太猛。将湖边各处的野餐垫吹的漫天飞舞,让人手足无措。

天突然就变的阴沉了,漫天的乌云从远处赶来,像是举行什么聚会似的。他们急匆匆的收拾自己手边的垃圾,将纸牌都收在了盒子里。带上剩余的零食,往出这里不远的公交站走去。

其实那里离公交站挺远的,她之后一个人过来的时候走了很久才到了这里。可有他在的时候,不知怎的,连路也像是能伸缩似的,很快就到了。

她不想这么快结束这次约会的,她自己把它命名为约会。当然也知道他迟早是自己囊中之物,在此之前,她只能等。

看她上了公交车,他在路边朝她挥了挥手,没有想要走。一直看到载着她的车,离这里越来越远,终于他肯跟着他们两个坐车回家了。

就在这次约会过后那一个星期,他们在网上,在电话里都那么的礼貌,谁也没有向前跨出那一步,还保持着朋友的距离。

从那里回来的时候,她没有买零食回去。是直接回去的,现在还是很冷,但心里的那股暖流已经帮她筑好防御工事,她不再害怕。

在最开始的时候,她还住着一个小单间,因为便宜。生活可以很简单,一个可以随时拨出的号码,不再管他是否在忙,因为他在忙的时候,她肯定也没空。一台跟随她多年的笔记本,虽然没有多炫酷的技能,但它那些基本的上网功能都有,这就够了。

“在干嘛?”“看电视呀!你呢?”“也在看电视,不过别看太晚哦,明天还要上班。积蓄能量,明天努力一天,终究会有收获的。我们都加油!”

“好的,我会的。你也要早点休息,明天QQ见,嘻嘻。”

她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处在什么阶段,这么暧昧的字眼,让人浮想联翩。可她看来,时机还是未成熟,她在等他越过两人指尖的那四厘米的距离,应该不远了。

她是不在乎他的年纪的,她起初是这样认为的。爱情就应该这样,爱了就是爱了,不要让那些所谓的合适不合适,缠住自己追求爱情的脚步。你迟一步,便错过了一生。

很快他提议周末又来一场约会,这次他没说会有别人在场,也没刻意说只有他们两个,这让她忐忑惶恐,却又欣喜若狂。

她是多么的不起眼,但还是会有人看到她细微的变化。比如说坐在她四周的三个人,也是她在这个庞大的业务员群体里,最熟悉的几个人。

她会跟他们讲自己在推销过程中有趣的事情和人,她当然有提到他,这般天赐的相遇,做梦应该不会梦到。

她那段时间都在担心自己的身材问题,因为他一米八的个子,瘦成了猴子。她跟他站在一起,明显觉得自己庞大了不少。

她其实不胖,还不到一百斤,但那张脸无论何时都是圆嘟嘟的,这让她很是惆怅。她试了各种方法,精疲力竭,打算就任由它这样庞大下去,说不定他就喜欢她这样呢。

在她等周末约会的这段时间,晓标同学来过一个电话,是的,很久没有联系。

“您老人家最近在哪里潇洒啊?还在广东不?”

“去年就没在那里了,在家休息了一年,今年在杭州。刚来不久,一个多月吧。怎么啦?您呢?”

“我还以为你见上帝去了呢,消失了似的。我现在在南京,哈哈,咱俩离的挺近的。有时间可以聚一聚。”

“你小子,到南京了,也不打声招呼。这么近,可以随时去骚扰啊。”

“欢迎欢迎,怎么样?你的男友选举进行到第几届啦?”

“不多不少,第四届开始筹备中。”

“这么快?哎呀,跟不上你的进度条啊。这让我这个单身汉情何以堪啊,说你下了什么迷药,怎么你身边就是不缺男人啊?”

“额,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你啊,慢慢参透去吧。”

她之后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反正他们的聊天话题可以千变万化,也可以重口味无下限,尺度这个衡量标准在他们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

她现在关注的只有周末的第二次约会,她考虑到天气原因,但还是穿了冬天的毛呢裙子,打底裤穿了两层,一层棉的,在里面,一层仿皮制的在外面。一双中跟短靴,毛呢裙子外面是短款的羽绒外套,御寒,扮靓,她要两不误。

所以当他到公交站牌那里去接她的时候,完全惊呆了。她不打扮就已经让他小鹿乱跳了,如今这一打扮,岂不是要叫停他的小心脏。

他笑着夸她,真美。双手还是规规矩矩的摆在两侧,羞涩的不敢越雷池半步。奔向目的地,那一家坐落在一所大学旁边的百货大楼顶层的电影院。

当然在那之前,他们会吃一顿饭。少了两个电灯泡的两人,完全没有什么违和感,很舒服的氛围,很平常的聊起各自喜欢的东西。

她自那时起,更确定面前的这个人了。美好的故事,当然需要耐心的等待,她知道不会太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