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最美不过晴天19(二)
 
意思是让她回去,可她回去了又能发挥什么效力呢?一大群人没有联系到她妈,她爸一句,你妈不回的话,你也别回来了,我一个人在家,回来干啥。

她被那句话噎在了半空中,仿佛没了地心引力。当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后,挂了电话。她理直气壮的哭了,她知道自己一直在为自己哭,心里没有别人。

任眼里肆意流淌的同时,她拨了她妈的电话。一遍又一遍,里面传来了一遍又一遍的,“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她一直以为她妈妈是最坚强,最有勇气的人,她每次都直面困难挫折,从没有退缩过,没有逃避过。

可是这天,她发现她在逃避,逃避外界的所有人,甚至在逃避自己。到了晚上,电话仍然是关机状态,她决定在社交软件上跟她对话。

她发了很多条信息,生怕她没看见。然后坐在床边等着那回复,眼睛一直不肯往旁边看一秒钟,死死的盯着那屏幕,都要盯出一朵花来了。

大概是终于被这些信息逮到了,她妈终于肯回复了。可回复的那些话,让人胡思乱想起来。她会不会想不开呢?她觉得亏欠她么?

最后,她的担心化作恐惧,她受不了了。拨通了干妈的电话,她没有打过这个电话,因为她从来没有来麻烦过她什么。

她是她妈的老同学,又是那么多年的邻居,她应该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她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居然找到这个刚刚经受过打击的女人这里。

“喂,你好。”电话通了,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弱无力,气若悬丝。她也没特别注意这些细节,开门见山的说了。

“喂,是干妈么?我是嘉懿,请问我妈最近有没有跟您联系过啊?”她第一次给了她一个尊称,之前一直都是你你你的叫着。

“没有啊?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联络了,嘉懿,怎么了,没事儿吧?你妈她怎么啦?”面对那头猜忌的连问,她连忙将这个话题堵了回去。

“没事儿,麻烦您了,干妈,她现在就是在外面打工,事先没有告诉我。这不手机又关机了,我联系不上她。”

“这样啊,那就没事儿。她也许是这会儿正忙着呢,她可不是个喜欢天天玩手机的人。那要是没什么事儿了的话,我就挂了哦。”

“好的,干妈,再见。”“再见!”简单的说了结束语后,她挂了电话,继续静候着她妈的再度回应,那社交软件上的那一连串自己发出去的长篇大论也希望能驱使她妈回心转意。

再后来,她妈也没再回应她。她知道自己必须回去,当然这一走,跟阿晴便是再也不见。她心中不舍,又怎么为他人知晓呢?

那一段日子,她天天都是早上出去买菜,然后做菜,等阿晴回来。这种生活俨然已经是小两口的感觉了,她不想破坏这种气氛。

但她答应过他,两人之间不再有欺瞒和秘密。那天她苦等回复不果之后,在晚上阿晴回来吃饭的时候,道出了所有的经过。

他一开始没说话,那经久的沉默让她翻滚不息的心情五味杂陈。但他将满嘴的饭菜都咽下去后,“到时我送你一程,你肯定不知道怎么去车站,你这个迷糊鬼。”

她眼睛一阵热,又不肯让他发现自己的脆弱,给忍了回去。这两个人熬过了末日,竟没熬过这世间最平凡的分离。

在佛冈的最后那段日子里,她先后请了之前的同事吃过几次饭,也再跟雪欣逛过几次街,跟他们再一起去吃过烧烤,喝酒。

阿晴也陪她逛了很多次街,每一次都要她挑件东西,她不挑,他就撅嘴。抱她的手越发的攒的紧些了,每天早晨醒来,到有看到他在看她,他的种种举动,让她越发的不舍。

然而,就在这种不舍和纠结中,她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佛冈的夜,外面有风,渐渐的变冷。当冷到穿上那件特地为回家准备好的羽绒服,阿晴为了送她,请了三四天假。组长问起,便说是家里有事,便莫名其妙的搪塞过去了。

她走的前一天,阿晴叫来了快递。她的有些东西,不便随身带着。于是全部提前托运回去,那天是他请假的第一天。

他们那天一直在床上赖着,不肯起身,一部分是因为冬天是个需要勇气才能从被窝里爬出来的季节,另一方面,他极度的不想让她走。

可他没有说出口,只是紧紧的抱着她,久久不松开。直到太阳临幸了他们那小小的房间,将那个房间晒的暖暖的之后,才依依不舍的起身。

在那个小城仅有的几个快递分布在离他们小窝很远的地方,他只有靠电话来将他们召唤到这里来。

谈好了价钱后,将大包小包的袋子往快递的那个三轮上扔。弄完之后,他带她再去逛了一次街,反正那时还没到年关,车票随时去都能买到。

他们打算把这天浪费在街上,逛商场,逛超市,买衣服,买在路上吃的零食。然后去她垂涎了很久的大排档吃饭,一直逛到晚上八点,才肯拖着又重又痛的双腿喊了辆三轮往家的方向驶去。

他把她的手心攒出了细密的汗,不肯放开。她靠在他的肩上,静静的坐着。那晚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任性的弯成了一柄镰刀,那如水的月光依然发挥着若隐若现的魔力。

两个人第二天搭上去清远市里的大巴,在车上他仍紧紧的搂着她,尽量让她舒服的靠在自己的怀里,她素有晕车的历史,他之所以要跟着来,也是有这方面的担心的。

她一路上为了分散注意力,一直在靠窗的位置上看着窗外的风景。那多么美妙,那些农田,那些路边的摇晃的树,花花和草草,都在向退去。

看风景,能使自己的心情更加舒适,是她喜欢坐大巴的原因,当然她不喜欢的原因,就是她逢车必晕这个烦恼了。

上车后,阿晴立刻闭着眼睡着了,当然他也不是真的睡着,只是闭着眼眯一会儿。只要她一有什么动静,他便第一时刻里睁开眼来。

当车开到清远市区的时候,她觉得跟佛冈真的差别太大了,她一直以为这里都跟佛冈那样破旧,偏僻荒芜。

相反,这里繁华,令人炫目的高楼大厦,是她看过的城市中最绚丽的一个,那些城市个个逊它一筹。

他们到了之后,搭的士在离高铁站最近的宾馆住了下来。那也离了很远,因为基本上高铁站附近真没有什么人烟。

到了房间,他们放下了行李,拿着包包,便出去找饭馆了。她这时正后悔自己来这里一年多,都没能来市里一趟,不然也不虚此行嘛。

那逛多久,他便提议回旅馆。她只好依依不舍的跟着他回到那个暖暖的房间去了,还好带了电脑,宾馆有无线,她也照样不无聊。

不过她也承认,那一晚是他们一年多以来,做的最浪漫的一件事。他们整夜的缠绵,让她魂牵梦系那一晚。可是美好的时间是匆匆易逝的,早晨,如期而至。

还没九点,他就拖着还没睡醒的她,来到高铁站。他让她看好那些行李,独自去售票处买票。

一番唇舌后,他知道了那二等座没票了,便毫不犹豫的给她买了一张一等座。他不陪着去也是好的,免得她家里人说闲话。

她见他急匆匆的向她跑来,让她好好的保管这张票,他没票,所以也没能陪她一块在候车室等了。

他站在冷风瑟瑟的外面,朝她所在的候车室的方向望着,始终没有离开。她看的到他,不停跟他挥手,他没有回应,只是指着手机,让她上了车就给他打个电话报平安。

还差十五分钟,她觉得自己有必要去厕所一趟,毕竟得坐几个小时车呢。就在她慢悠悠的从厕所出来,还有十分钟。慢慢的她觉得不对劲,不过还好她跑去问了那里的工作人员。

好歹赶上车的她,进了车厢,坐稳了之后,便打了电话过去。他在电话那头依然寒风呼呼的在响,似乎他还没离开的意思。

他的声音变得颤抖起来,“上车了吧,那就好。好好照顾自己,吃饱了就不会晕了。到了给我再打个电话,让我知道。我不说了,挂了啊。”

她觉得如果那天他颤抖着说出那句你别走的话,她会义不容辞的留下来。两个人明明相爱,却还是要相隔天涯,让人唏嘘不已。

她带着他浓浓的暖意,回到了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小镇。然而有些事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就像她和阿晴相爱却要远离的这件事一样,背后藏着很深很沉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