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最美不过晴天17(一)
 
“喂”

“我已经到了医院门口了,你在哪里啊?”

什么?她那双本是紧闭着的眼,听到这句话立马睁开了。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没错已经十点了。她尽快穿好衣服,洗簌了之后,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她简单的买了点吃的垫了肚子。想必这下去医院得等一段时间,不吃点可不行。还没到医院门口,她远远的看到雪欣在那里东张西望。

“你可算到了,我一个人进去怕。”雪欣一边说一边挽住她的胳膊,两人进了医院里面。

那医院,她来了几十次了,不算新鲜。自己身体老是生病,在这医院算是常客了。雪欣还好没吃东西来,那医生要她先抽血。

她就在走廊里等着她,无所事事的拿起手机玩起来。她实在是不懂自己在这里有何用处,无非是在走廊里等而已。她根本也不可能去里面陪着她,或是帮个忙什么的。

周末这里就跟菜市场似的,很多人在那里排着队挂号。每个诊室都有一条长长的队伍从房间内一直延伸至走廊,她镇定的坐在走廊的等候的座位上,冷眼看着这群面露不满的人们。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等了多久,才等到雪欣抽完血出来。待她出来之后,她并没有在座位上站起来,只是淡淡的问了一句。

“什么时候做手术啊?”

“医生说,今天是做不成了。预约了下个星期五,让我做好准备。”

“还好吧,我们走吧。”她站起身,上前挽着她。她跟她说过,她之前也堕过胎。可第二次怎么还这么紧张呢,她不懂。

出来时正是晌午,她提议去吃个饭,再各自回家。到了那步行街的一家面馆,进去后,她点了一堆东西,许久才将点菜单递给雪欣。“我点好了,你开始点吧。”

雪欣惊讶的望着她,原来那之前的一连串的点心和主食都没有包括她的那份。只好在服务员的热情注视下点起餐来,犹豫了很久只点了一碗清粥。

雪欣当然没忘记嘉懿的巨胃,她很羡慕她那么能吃,居然不会长胖。大概这就是这个世界不公平的地方吧,她每餐都只吃一点,从不吃肉,但一旦吃多一点,第二天就会胖一斤多。

待她们津津有味的吃完那顿饭,已经是下午三点了。也再无可消遣的玩乐的地方,两人各自回家。

嘉懿又向往常那样,租房附近的小卖部买了一堆零食,准备回家看电视。令她奇怪的是,阿晴今天没有回去看他老父亲。

门虚掩着,她敲了敲门。正在看电视的阿晴转过头来,见她愣在那里不进来。“进来啊,你傻掉了啊?”

“你不是每个星期都要去家里看你爸的么?今天怎么还在家啊?不去啦?”她放下手中的那一大袋零食,把门关上了。

“今天我回去了的,但是屋里没人。后来我爸打电话给我,说是跟我妈都去了我姐那照顾小孩去了,不是快过年了么,也正好都在那里过年。”

“那你过年也去那里过么?”

“去啊,不过才放三天假,大概去了板凳还没坐热便要启程了吧。”

她没再问什么,在他旁边的板凳上坐下。两个人一起看起电视来,“你今天去哪里玩啦?”“没去哪里玩,就跟几个外观的人去逛了街。来,吃零食。”

她装作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屏幕,心里却犹豫着要不要将雪欣去堕胎的事告诉他。他还在那里安静的看着电视,她要是想说的话,大概昨晚就会说给他听了。

“晚饭在家做还是去外面吃啊?”

“你想在哪里吃就哪里吃啊。”

这一切都太平静,她一直都没有觉察到什么危险。像往常一样,她提议去外面吃。吃完再回家,都跟往常没有区别。

躺下睡觉时是晚上十点半,外面是一片漆黑,还是夜市最热闹的时候。今天晚上有月亮,细细的弯刀状。

又是那一片湛蓝的海水,汹涌的海浪。她站在浅浅的海水里,这时正在涨潮。她想要退后,那双脚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动也不动。她急了,这时潮水已经漫过她脚踝。

她环绕了一下四周,了无人烟。眼看着海水已经渐渐漫过了膝盖,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喂”。

“你还好么?”

她很想去转过头去,回答那个人。可是脖子就像被钉住了似的,挪动不得。感觉一挪就会让骨头全散架似的,她停止了挣扎,就那样痴痴的望着那汹涌而来的潮水。

“喂,你还好吧?”

又是一阵无力的挣扎,她没了力气,任凭身后怎么说话,也没有再做这种无用功。

“喂,那里很危险啊。你还是走开吧,水都到你膝盖了。”

这时她终于等到了轻拍她肩膀的手,奇迹就是这么出现的,在那个人轻拍她肩膀的同时,她仿佛被人解了穴道,脖子又能灵活的转动了。

这时,她迫不及待的转过头去,准备感谢这个路过的人。可当她回过头去的时候,还没看清楚来人的长相,就被此人一声尖叫给吓住了。

那人昏倒在了那里,她蹲下身去,仔细瞧了瞧她。竟然是雪欣,没有任何悬念的又一次惊醒了。

他也被她那一声尖叫吵醒,连忙问怎么了。“你没事吧,做噩梦了么?”

她几近虚脱的倒在了他的肩上,他紧紧的搂着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她依旧脸色苍白,没有说话。

他拉着她躺下,并抓住她的手。“别怕,我在呢。再睡一会儿啊,才六点呢。”

她听他的,继续睡下了。不一会儿又陷入了沉睡状态,这一次没了那个梦。四周什么都没有,她安静的躺在那里。

第二天在上班的时候,她没有跟雪欣说起这个梦。只是朝她笑了笑,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她觉得这天特别不一样,很多人看着她转头低语,一开始她不打算理会这种无聊行径。

可到后来,事态呈几何爆炸式增长。她觉得这里每一个人都望着她,好像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一样。

中午快去吃饭的时候,她终于受不了了。“怎么回事,老看我干啥啊,我脸上写了字,还是烙了一张饼啊?”

“都没有,只是知道了你肚子里有个人。哈哈哈!”这时小胖子发出了邪恶的笑声,她听出了话外之意。

“听谁说的呀,有个鬼。别瞎说,我可是清白的。”

“又不是我传播的,大伙都是听别人说的。你怀了那个死人的孩子,想不到你藏的挺深啊,他死了这么久我们才知道你们俩有这等奸情。”

她被他这番话彻底弄糊涂了,这什么跟什么啊?“脑子都有毛病是吧,我自己有男友,去抢人家的干啥,我脑残啊。我告诉你,你女朋友才是那个怀了别人野种的那个吧。”

他顿时脸胀的通红,站起身来。“你别血口喷人啊,又不是我造的谣。朝我喷什么,有本事抓那个造谣的去啊。”

“嘿,我就是要找你喷,怎么啦?我告诉你,我如果不是陪你女朋友去医院,能被别人看见然后造谣么?是她下个星期要流产,不是我!什么时候,我又变成那个冤大头了?”

她一下子将那个见不得人的暗事给捅了出来,没敢看雪欣铁青的脸。当然她面前的小胖子更加铁青的脸证明他从未知情,想必他也知道那孩子有百分之一百不是他的。

她歇了口气,意识到自己错了。“对不起,我不应该说出来的。可是你刚才也太欺负人了,我一激动就会口无遮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