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最美不过晴天16(一)
 
那月亮高高的挂在空中,通身发白。正如同此时他苍白的脸,在月光的映照下,白如新雪。

她有好多次想问问现在在天上某个角落的他,当时他被摩托甩到半空中的时候是怎样一种感觉。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翔,还是像一块石头被人扔到半空的感觉。耳朵边上肯定听得到风猛地灌进脑子里的声音,身体使不上任何力气,恐慌而无奈。

最该被提及的该是那位路过的好人,可一大群人对那位,在深夜发现了支离破碎的他没有一丝犹豫的叫救护车急匆匆送到后就消失在风里的好人,没有任何印象和身份信息。

光是看着那张苍白的脸,就够他们一群人将这医院用眼泪给淹了。就像那泪腺再也不受自己控制一样,她反正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感受,至少她就是这样哭了一整天。

慧娴跪在他床边,使劲的敲打着自己,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都是她的错之类的话。大家都没去干涉她,随了她去。

医生让他们走了,毕竟重症监护室不该让那么多人在那里哭闹的。他的家人陪护着,实在没有他们什么事了。放下了送来的果篮,就悻悻的走了。

医生在给他家属说他送来时的情况时省略了太多太多,或许是他们也没办法去形容当时那样子有多惨,又或许是想给他家人一点安慰和希望吧。

慧娴请了两天假了,陈秀体谅她,没说什么。因为这件事,这里的气氛也降至了冰点。他们像是约好了似的,没有谁谈起他,也没有谁再八卦什么,那两天连笑话都没有听到,更别说笑声了。

佛冈就那么一家医院,坐落在一片嘈杂的地方,旁边有着各种叫卖的早餐,和点心小吃。来这里等候生意降临的三轮车也是一排排的拥挤在那里,时刻准备着载客走人。

他就那样安静的躺在那里,身体被无数根仪器上伸出的不明胶管给包围缠绕。医生也说他能撑两天就已经是奇迹了,他被送来的时候头部伤势最重,头骨都被撞碎。

当然他浑身的大大小小的伤口也是历历在目,天知道他是以什么样的姿势坠入到那个坑里去的。

在第三天的晚上九点,慧娴也是刚坐在位子上不久,陈秀跟她说,其实她可以不用来的,可她执意要来。当车间尽头的那个钟指针指向九点的时候,慧娴接到一个电话,又红着眼急匆匆的走了。每个人的心都拧成了团,都像是预知到了会有什么结局似的。

慧娴到医院的时候,他还有一口气悬在那仪器屏幕上,随那曲线微微的上扬下落着。他家人已经濒临崩溃,他那才四十几岁的母亲,那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坐在她儿子的病床边上的板凳上,双手紧抓住儿子躺着的床单,死死不肯放手。就好像她只要抓紧了它,便不会有任何人来她身边夺走她的孩子似的。她的那般坚定,只会让周围的人更添伤感。那条闪烁在仪器屏幕上的那条线摇摆了半天后,就像他的身体那般僵硬的变成了一条直线。

医生进来撤走了一切曾经包围缠绕着他的胶管和粘带,就留了被单躺在他毫无表情的脸上。

这时陈秀手机屏幕上,来自慧娴的那条淡淡描述着此刻的短信,让他们泣不成声。

“他走了。”

虽然之后再听到他的家人在政府门前为逝者讨说法时,早已没了夺眶而出的泪,但却化作了心底那块沉重的礁石。一旦有船只或木筏触到,便要掀起一阵巨浪,久久不能平息。

那之后的日子,大家都过的很艰难。不是被悲痛影响,而是气氛莫名的紧张。一年一度的考核要来了,没有人再有时间去悼念,生活会不断继续,也得留点时间为未来做准备。

她从那时才真正的忙起来,再没有多余的时间去乘星那里嬉笑打闹,也没有多余的心情去跟他逗贫了。

没日没夜的赶工着那些审核需要的报告和文件,他们组连着组长五个人,都在忙。所有的八卦闲谈都抛到了脑后,慧娴也将悲伤默默的放在了心里,每天埋头工作。

也许是这段时间的忙碌让人的脑子变得麻木了,当雪欣告诉她她怀了阿晴的孩子的时候,她的表情那么的自然而平静。

她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遥远的高中时光,面前的这个女人就像是当年的那个人。眼前的晴天白云,仿佛也成了五年前的那天下午。

眼神飘忽的她根本没将雪欣说的那些话听进去,就像看着当年那个蹲在自己面前的女孩,跟自己一般大的女孩。

怎么会都扎堆发生在她身上呢?难道她们这些女人都在她身上装了GPRS系统么,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被她们找到。

“嘉懿,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我也不想留下这孩子。振林真的对我很好,我不想失去这个男人。嘉懿,我不敢告诉别人,这种事传开了也不好。所以求求你陪我去好不好,求求你了。”

她眼前这个带着满脸央求的表情渴望的看着她,她望着她那可怜的快要掉出泪的眼睛,知道自己又心软了。

“这个周末去吧,我可没钱给你出。自己带着钱,我只负责到时把你送回去而已。”她认为自己现在的语气已经够柔和了,说出口的那一刹那却还是让自己吃了一惊。

显然小胖子对此毫不知情,她当然也不会像他当时那样告密的。她对他们两个如何如何过两个人卑鄙无耻的一生,毫无兴趣。

她虽已原谅他们,但也只是表面的细声细语,其实是默默按捺着心里那股想要把他们捏成粉末的冲动。

她一天都不在状态,在电脑前打印报告的时候,打错了几份。她最后干脆不做了,坐在那里等下班。

小胖子在那里忙着做报告,那里只剩了她和组长两个人。该忙的事情也快告一段落了,两个人在那里也没聊天,就是在那里休息。

这些天,大家的心情很复杂,所有的情绪都好像被压抑起来了,本以为忙碌会发泄掉这些,却越发的压抑了。

正因为那个审核很严格,是对他们一年工作的判定。当然对他们领导来说,最关心的应该是审核过后的奖金,如果没通过的部门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连一向不让雪欣他们碰文件这些东西的主管,也开始分派了很多报告给他们。她敢说,雪欣他们组没一个有些许文化的人,别说做报告了,就连让他们写个请假条都是让嘉懿他们组的人帮忙的。

雪欣显然不乐意了,毕竟自己身体最近缺乏休息,肚子里又多了个害人的小东西,她越发有抵触心理了。

果然,小胖子都不用雪欣开口,便过去拿了那一堆文件过来了。她不用猜就知道他要帮雪欣弄这些破玩意儿,要是他知道了她那点破事儿之后,还会这样对她么?

有些事情光是想想就让人幸灾乐祸,她毫不掩饰的在那里笑着。他没有去理会她,在那里继续忙碌着。

内心越是苦闷,这时间就跟着像旧时的裹脚布一样,散发着浓浓的酸臭,却还始终挥发不了。她觉得这钟的指针在那个位置停了好久,好不容易等到下班,她却被他告知,又要自己一个人回家了。

然而更让人吃惊的不是今天晴天皓日,大晚上竟然没有月亮,而是本来不跟她同路,雪欣执意让她陪她去逛街。

这大晚上的逛什么街,她已经很久没有去逛街了。佛冈就那几条小路,逛来逛去就那几家小店,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比起让人纳闷的雪欣,真正奇怪的是她自己竟然一口答应了这个无聊的举动。“那就随便逛逛吧,说不定能看见点新奇东西呢。走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