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最美不过晴天15(二)
 
她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物以类聚,他兄弟阿蔡结婚那么久,都有了孩子,还在外面找小姐,或是泡更年轻的妹子。

他虽然没有像他那样每天都午夜时分回家,但他上次劈腿比阿蔡这种遍地撒网的方式更可耻。

她经常在他面前表现的很从容,说是他们两个也只是颇有缘分的陌生人而已,到时缘尽了,便好聚好散,相忘于江湖。

她不知道自己到时能不能做到干脆的放手,他又会是怎样的一种表现。虽然两人在此之前就已经把丑话说在了前头,但怕是无法控制自己到时的情绪。

组长正气呼呼的在主任那里气愤的控诉着工资为何还不涨的问题,当然其中也略微提到了厂里潜移默化的规矩,就是永远都是新来的工资高。每年工资都会有提升,都是按照每年市场的调整来上升的。只是只对新员工起效用,老员工当年是什么价位的工资,现在怕是依旧是当年的水平。

所以就导致了这个厂里不断的涌入新人,旧人总是待不长久。有的待了一段时间,走了,再进来,工资就涨了。

他们这部门的老员工大概只剩下坚定不移的组长和主任,还有陈秀他们的前组长,也就是现在晋升的主管燕姐了。

他们也很为组长抱不平,明明工作很出色的人,明明学历比他们部门所有人都高,可还落得拿着最少的工资过活。

她也是在这时发现学历和努力工作都慢慢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便是讨好领导,阿谀奉承。组长大概也就是这点才败给艳姐的,不然以她对部门的贡献和资历,她才是主管的不二人选。

人是会慢慢打磨自己,直至圆润温和的。而组长则明明是快踏入不惑的年纪,却依旧保持着多年不变的固执和脾气。

她不知该佩服还是惋惜,当然同情是必须的。组长生气的时候,他们这些下面的人也是每时每刻如履薄冰,生怕哪里做的不好便惹了她生气。

每当这时,她就想逃离这里。想到了一个好的去处,她便拿了记录本走了出去。她也不懂自己究竟对乘星是什么感觉,像弟弟,又像情人,像朋友,又像冤家。进去的时候没有看到他,大概还在车间忙。他也不像她能到处走动,他的每次的自由活动时间是严格卡死了的。

“最近老是看见你呢,你们很忙么?”她四下找寻说话人的影子,只见从门外走来一个人,原来是陈秀她老公。

“没有啦,就是拿些生产板抽测一下,现在不是严格控制品质问题么。”她就这么随口敷衍一句,他便相信了。

他的温和配上陈秀的火爆脾气,那真是绝配。难怪他们能保持这么多年都如胶似漆呢,如果换做是她和阿晴,恐怕是一开始还相安无事,到后来鸡飞蛋打的局面吧。

正在为自己叹息的时候,乘星进来了。“你是刻意跑来看我的吧,果然啊,我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小妞,想我了吧。”

她刚想反驳来着,可又被他抢了先。“哎呀,想我就直说嘛,就勉为其难收你为第七房小妾啦。不用感谢我啊,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圆睁的双眼,在他看来怎么看都看不厌。他爱逗她生气,她生气的时候,嘴厥的老高,可爱的不得了。

还好,陈秀的老公刚出去了。不然看到他们俩这架势,怕是真以为她跟他有点什么呢。不过,她也不会一直保持生气的状态,因为他会一直做鬼脸,或是做些令人捧腹的动作,让她总会忍不住咧嘴大笑。

那时她就会怪他,让她没了形象。“你哪来的形象可言,打从我认识你以来你根本就没有过形象这种高雅的东西。”

她顾不得外面车间有人在,便追着他打起来。“你竟然这么说我,看我好欺负哦。”不一会儿便追的累了,便没再理会他。

她也是之后才知道,她不在的时候,组长和主任唇枪舌战了将近一个小时,那声音在楼道里都听的一清二楚的。再迟些时候,她便知道慧娴今天生日,请他们一起去吃饭。

能蹭饭固然很好,可是她总觉得手里没个礼物都不好意思吃那饭菜。于是她早早的下了班便去街上挑起礼物来,乘星陪在她身边,理由给的是他反正也没什么事儿,出来逛逛也是很好的。

最后她在一个精品店里的透明橱窗里,发现了一个精美的胸针。便买了并叫老板好生的包装起来,准备晚上送给慧娴。这时她忽然瞥到了一旁一个金属色的打火机,拿出来把玩了一下,发现外表极其精美,还有若隐若现的花纹。便偷偷的买下了,跟那胸针一起,付了钱。

就在他们回家的路上,她像变戏法儿一样,掏出了刚才买的打火机。他吃了一惊,但欣喜的收下了。虽然她极力掩饰自己的真正理由,但他还是越看越是合不拢嘴了。

“我送你打火机,你也别天天抽烟啊,抽烟有害身体健康,你小小年纪不要有样学样啊。”

她装作很严肃的样子,对他语重心长的说道。他自然没有听进去,整个心思都在那小小的打火机身上。

告了别,她来到了慧娴说过的大排档。果然有种生日聚会的感觉,一旁的桌子上放了生日蛋糕,菜还没上齐,正如人一样。

她不算晚的,阿晴才算。到阿晴走进来时,她才知道慧娴也请了他。也是,他也算是我们部门的,再说他和我们都一样,跟慧娴他们很熟悉了。

当他们吃过饭后,威锋端来本放在一旁桌子上的蛋糕。当大家争着抢着打开包装的时候,他连忙阻止了。示意让慧娴来亲自拆,他们一群人在一旁很是不解。

直到那蛋糕被大家看到的时候,慧娴早已是泪流满面。蛋糕上大大的写着嫁给我的英文字样,还用红红的爱心包围着。

威锋没有忘记,他此刻单膝跪地,托住了慧娴的一只手。郑重的对她说:“娴,嫁给我好么?我要一辈子跟你在一起,我要你做我的妻。”

当然,有哪个女人能拒绝这样的惊心动魄,这样的浪漫深情,围坐在桌子周围的有几个女人的脸上也挂着泪,嘉懿则死死的盯着阿晴的脸。

被问起是否有预谋过的时候,威锋说从上次他们一起吃烤鱼的时候,就开始策划了。只是一切都将慧娴瞒在了鼓里,说到这里慧娴在一旁拉着他的手,一脸幸福的笑着。

众人吃完,喝完,闹完,也就散了。都喝了些酒,阿晴没有骑车来,想必是预感会喝酒。他上前去拦了一辆车,示意她跟他一起上车。

两人相依偎着,在车上一言不发。各自心里都回忆着今天这感人的一幕,各自却有着不同的想法。

直到那天,她和他在那个寒风瑟瑟的高铁站外面,她都没放弃。没放弃等他那句,我要你留下来,就这一句话,等到了回到老家,都没听到。那天,他就在那里跺着脚在外面看着她在候车区,就那样看着,不让她打电话。说是会浪费电,因为她会晕车,所以得要留点电在车上玩会儿手机。

当月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屋子外面也只剩下路上依旧穿梭不止的车流声,还有那乡间小院里的狗吠声了。

这时,就在四周陷入无止境的黑暗的时候,一辆摩托车飞快的驶过。穿过她住的那条街,准备驶往工厂。那里正在修路,白天在那里没有看到过警示牌。

“哐当”。

摩托早已躺在了百米外的路上,那个坑里除了那些挖烂了的碎石,此时多了一个浑身冒血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