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最美不过晴天4
 
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被那群动辄骂街的庸妇们同化的。那些不堪入目的话,被她一股脑的扔出来,重重的砸在始作俑者的脸上。

“自己做事拖沓,还好意思说人家不干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没干活呀,眼睛全长头顶了吧。有本事你来坐这里,你别仗着自家大门凶。”

本来他们这个小群体就容易受到各种人的白眼和羡慕嫉妒恨,他们的工作在外人看来太过轻松。每天就坐在电脑前坐坐报告,打印那些所谓的外围数据,然后就装进信封。要么就是去到物理实验室去请别人做个产品切片,这些也是一同装进信封里的。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看上去很轻松,可背后却背负着相当大的压力和责任。多方的质疑和嘲讽,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是太沉不住气。

这次是那个坐在他们对面的一个办公桌的主管,她们这个小部门是专门检查产品外观的,跟她所在的小群体有着至关重要的关系。也一直找她们的麻烦,要是抽出次品,就要她们那边全部重新检查,这也是为什么她们一直看不惯他们的原因了。

这次的事发原因竟然只是,他们在那里讨论别人的八卦而引发的口角。她承认他们也有不对的地方,但到底脾气太冲,别人抬杠,她怎么也看不下去。

“听说那个清板组里的某某跟我们部门的某某在一起了呢,那天在厂门口的那个商店外面看到的。”

“真的假的,不过他们两个还挺般配的。不错呢,两个人都是本地人。”

“你这都知道了,果然闲人就是时间多啊,总是会比别人早注意到那些八卦新闻啊。”

“说什么呢,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好不好。那时候都晚上八九点了,回家路上看到的。你有意见啊,你有时也说八卦啊,还不准我在这里说是是吧。”

她每次生气的时候,说出的话就会有颤音。全身都在颤抖着,她尽量克制着自己的不安。像是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去吼出那句话,一同在说话的人都愣住了,那个始作俑者也像是在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她。

她在次之前从没有发过脾气,在此之后便经常嘲讽别人,乱发脾气了。她不懂自己那天是触发了什么神经,让自己像个泼妇一样。

小胖子在旁边安慰她,组长也一边帮着她说那个女人。那个人说了几句后也没再计较了,毕竟跟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人计较太不厚道了。

她坐在椅子上安静的平复自己的情绪和因为生气而发麻的四肢,弯下腰去按摩着小腿那紧绷的肌肉,像是在暗暗的对它说,你辛苦了。

情绪来的快,去的快,就像暴风雨的来去。不过她没有恶意,后来也跟那个人做了朋友,后来还知道那个人嫁到了她老家隔壁的县里。

再后来竟然也缘分般的成了上下楼层的邻居,他租的房间后来从五楼换到了三楼,302-B,而那个她便住在四楼的402-B。她上晚班时也会邀着她一起走,那里的夜路有点黑,一个人走总有点慎得慌。

慢慢平息了怒火后,她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有错。发现了自己自从跟他在一起后,脾气变得越来越坏。以前的她是从来不跟别人吵架的,从来不。

那年吴甄妮那样对她,她也只是尴尬的笑着走开。心里是想过将那只手抬起,挥过去一巴掌,干净利落,但是她没有。

他们几个坐在那里,安慰她的同时不忘看安静挂在那面墙上的钟。指针离十二点还差一分钟,他们便做好准备了。

他们永远都是第一个冲出去,当然是冲向食堂了。她一直觉得那年吃到的食堂菜是这二十几年来吃到过的最好吃的,大学时的食堂贵的要命,还做的像毒药似的难以下咽。总之她一直都把那些菜吃个精光,只是不爱吃饭的她,老是剩的满满的一堆饭粒在盘子里。他说她这样不好,营养不均衡。她屡教不改,继续将饭不动,菜光光的主导思想发扬光大。

食堂是间独立建筑,一楼是办公处,分别有人事部和后勤部两大门神把守着。二楼才是真正的食堂,用厂牌刷一下那陈旧的刷卡机,便拿着盘子可以等食堂师傅们帮你抖菜了。

一抖两抖三抖,肉没了,汤也没了,第四下说什么也不让他们抖了。组长常常说这些师傅得了很严重的帕金森病,不然,怎么那么喜欢抖。

每次吃饭时,他们都是一个部门的在一个桌子上吃饭。默认的习惯了,她坐在他的对面。

并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就像两个接头的间谍一样。各自夹着盘子里的菜,默默的吃着。偶尔在旁边的谈话中插嘴,是最怡情的消遣了。

那时的饭间的话题无非就是些工作方面的,或者是八卦方面的小道消息,她和他偶尔会插嘴,但也不会抢了别人的风头,默默的附和着。

“xxxx的客户也太难搞了,那误差还是在许可范围内呢。唉。返工很多次了,没用,他们那边看了那么多次还是被我们检查到有问题。”

“可不是么,咱们那个报告不也是被打回n次么,每次就是一个外围数据忘了或是没写上。”

“生产板都是这样,何况我们样板了,更是挑剔的很。”

作为线路板生产的港资企业,他们这个工厂算是资金雄厚的了。他们经常要发一些产品去香港去加工,或是卖到那边。客户基本大部分是国外的,偶尔也有国内的大佬企业的订单。

那些港车司机也经常给他们那些人从香港带些小东西给他们,当然是给钱了的。相当于买卖,不过也不敢带大件。就是那些洗发水之类的生活用品,因为香港那边比较难碰到假货,大伙都喜欢。

她没有这样做,不是怕被抓现行,只是自己就在街上买就够了。假货啥的也分不清,何必非要去刻意区分呢。

衣服倒没有在街上买过,她喜欢在淘宝上买,各人有各人的喜好,一分钱一分货,真假爱谁分辨就去分辨,她只管自己穿的舒服。

她也偶尔帮他在淘宝上买些衣服,以至于他后来也迷上网购。甚至比她还疯狂,天天都在那上面买东西。连牙刷都在那上面买了,她也只能无奈的笑了笑。

两个人都是白班的时候,她会等到白班的那帮人都走了以后再走。他也会在一楼等着她,两人约好在一楼碰头。

每次到了下午吃完晚饭之后,他们那群人在那里的时间基本是在那里玩或是聊天。但是那个额外的加班时间如果不算的话,工资里会少钱的。他们本来就是靠着加班工资才能拿那么高的工资的,如果像文员那样五天八小时,工资会很少。

周一到周五都是这样,他们会待到八点准时走入。但到了周末这种皆大欢喜的日子,他们甚至比那些五天八小时的人更兴奋。因为周末的加班其实是按时间算的,从他们打上班卡的时间算起。所以只要时间够了,他们多早走人都是可以的。

一开始她还是会乖乖的待到八点再走,一方面是因为她是新人,没必要跟着老员工一样有样学样。这样会遭到各方弹劾的,她知道职场的规矩,直到三个月后,她便跟其他人一样,开心的去玩转这一个开心的规则。

他偶尔会在加班的时候忙来忙去的准备第二天要准备的那些切片,也是怕第二天会忙不过来。他偶尔会跟她一起回去,有时又因为忙不能一起。

指针指向七点半,他们组里的人就慢慢的走的只剩她和小胖子了。她知道每班下班的时候要交接,要留一个人去等对班的人。交待好那些做好的事情,或是还没完成的东西,以免混乱。

他提前跟她发了短信,“今天跟你一起回去,在一楼等你。么~”

“好的”

她先是打发小胖子先走,她留在这里等对班的她的师父交接。说实在话,那个小组里最初的个个都是她的师父,都教了她很多在书本里学不到的东西。

这个师父是在最初帮她扫盲的,她很尊重他。当然各自的年纪相差不大,也才三四岁左右。平时也经常在一起聊天,她也容易跟他们交心。

一直等到指针指到了离八点还有几分钟之隔的时候,师父终于来了。他也个敦厚的胖子,跟小胖子对等的身材,刚开始看着他们俩也是醉了。

不知道是因为体重还是睡眠不足,脚步十分沉重,很慢,仿佛花了十分钟才缓缓从那一百米开外的车间自动门那里走过来。

“你今天怎么没有早点下班?”

“呵呵,约了人。所以就现在下班。”

“哦,那今天有什么要交班的呢?”

“就是那桌子上放着的板送去的物理切片没有拿回来,还有交班本上都写了,还有四个报告待做,然后就没有了。那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哦。”

“嗯,好的,明天见。”

就像是一阵风扫过似的,她飞快的逃离了那里。走到一楼那个办公室的门外,悄悄的开了门,绕到了他的背后,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本以为这样会吓到他。

谁曾想,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坏笑着在那里看着她。这时办公室已空无一人,只剩他们两个人。

“走吧,回家。”

“好的,回家。”

她是昨天把自己的那些衣服,和生活用品搬到他那里的,也在这天正式入住他的小窝。也就是从这天开始那个小房间,便成了他们俩的小窝。

也许另一半的存在的好处除了爱情的滋润和生活的美满,大概他偶尔还是你的随时垃圾桶吧。她总会在受了委屈后久久的向他抱怨着,他不厌其烦的安慰着她,还有讲些人生大道理。

每当他这么做,她都会想起熊斌。几分钟后便作罢,生活从来不缺缅怀,一切还是要往前迈步子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