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记得将白玫瑰深藏于心15
 
他突然感觉自己就是一个被她睡了很多次的男人而已,就在她不痛不痒的说了那句“随便你来不来看我,反正我是不会回株洲的。”之后,他的心知道要拉响预警信号了。

他怀念起以前他们还处于暧昧时期的那时候,一切都比现在轻松。他开始怀疑是否像当初那样两人暗暗的爱着对方,会更快乐一些。所有事情在水落石出之前,此中的疑点、困惑,都使得人们趋之若鹜,真想大白后,就没有能吸引眼球的噱头了,那些事件也就自然会慢慢在人们的口中慢慢转淡然后消失不见。

他正帮老师整理那些文档、表格,还要附带帮着老师阅卷和排名次。他现在再看比他们低年级的小朋友们的卷子,如同回到那时一般,考试基本靠抄袭,老早他就辛苦准备那些答案,让同学能顺利通过。当然这其中难免会有得了好处还卖乖的人,他都一一忍受着,尽量做到完美。也明白自己再怎么做的出色,也不能够使得所有人都喜欢。他不是人民币,更不是黄金,心知肚明。

戚媛在一旁协助他,虽然他对她仍保持零好感的状态,但也碍着老师的面子上对她退让三分。她之所以能在这里,全靠那个老师在背后使力,这个世界上也不只有嘉懿一个人学校里有亲戚。

他知道其中利害关系,自己又还只是个打下手的学生干部,就怕在哪得罪了教务处的老师,那张学历证书就愈加的烧钱。

也就日复一日的忍受着她那一脸像是要吃了他似的花痴表情,慢慢接受了这时候学校能帮忙的人只剩她一个的现实了。

他不明白她为何如此坚持,那次他已经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了她。想必是颜面尽失了,她可一直是班上最要强的女生,什么都苛求完美,都要比别人强个几分的。与他同是中了天秤座的万年蛊毒的她,理应被那次的挫折击垮的。

那时他和她还没有在一起,戚媛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为了班级间举行的小型聚会,她又写了一个话剧,而这次她不再拿已有的东西添油加醋,写了他和戚媛的事情。她刻意而为之,很多人都看穿了。戚媛觉得那是羞辱也好,是讽刺也好,她终究要勇敢的对他表明心意,不然,白白被人抢了先,可不行。

戚媛本着将计就计的心思,当上了她话剧的主角。当然男主自然要请他来扮演,他推辞不得,便硬着头皮演了。当这天杀的剧情进行至戚媛拿着大刀搁在他脖子上,大喊“你到底从不从,不从我就把你剁了。”他心想,你只管剁了我,十八年后又是一枚汉子。却还是要违心说出“不要啊,我从,我从还不行么~~”他特地给自己明目张胆的加戏,发出如此恶心的发嗲的声音就算了,还上前去扯戚媛的衣角。看着那么一个庞然大物在一个身高不足一米六的妹子面前撒娇,大家都看囧了,几秒钟后,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闹得戚媛差点笑场,不过她还是忍住了。因为一个大计划在她胸腔内正蓄势待发,容不得她再玩笑待之。

她将下面的那首对他唱的歌完完整整的清唱了出来,虽然不是很好听,但下面的观众慢慢原谅了她的歌声。

剧情已被他们俩更改的千疮百孔了,嘉懿在一旁也没有出言阻止,只是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那首本不该出现的歌曲,把他唱愣在那里。

“我爱你,我敢去,未知的任何命运,我爱你,我愿意,准你来跋扈的决定,世界边境。~~”

毫无悬念的落了泪,她就保持着刚才的那个姿势站在他面前。他已经觉察不到那把道具的力量了,完完全全的愣成了一尊雕像。

他在想如果当时他真的就赌气答应了她的话,嘉懿会怎样。自己会不会现在就不会这么心痛和想念嘉懿了。他忙删掉了那荒唐的想法,就算再重来千万遍,他还是只会选择嘉懿的。

“我喜欢你,熊斌。”他就知道接下来的对话会是这样,场景突然变得很尴尬,他双手缩进裤子的口袋,紧闭的嘴巴就是不肯给她一句回答。

直到她哭成了一个泪人,眼看局势即将崩溃。“你这又是何必呢,你一早就知道我的心在谁那里,何必这样坚持呢?我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你的,对不起,我让你伤心了,擦干眼泪,别再让别人看你的笑话了。”他发自肺腑的说出了那些话,他确实在恨她之余,又有点不忍,对她这样病态的坚持表示深深的同情,但无能为力。

她果真听了他的话,抹了抹眼泪,回到了座位上。不过,这个聚会也被这一突发状况弄的只好就此结束。

那天晚上,她的床就在戚媛旁边,关于那晚直到凌晨不肯停止的凄厉的哭声,她都不忍回忆。从那时起她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可恶,也怪不得戚媛看不惯她。她也只不过是仗着他的宠爱,有恃无恐。

他已忘了自己当时说了些什么,她站在临时搭建的简易舞台上大肆的落着泪,一双大眼无望的瞪着他。

他还是没有对此表示过愧疚,毕竟她对嘉懿做出的无耻行径是无法用这个来抵消的。爱情也不是轻易能勉强的,也许就是那些偶像剧或肥皂剧的深刻的毒害,让这些女孩子深信自己只要坚持下去便可以得到深爱的人的心吧。

但那个电视里的江直树也是对那个坚持到底的袁湘琴一开始就有好感,不然,她即便是浪费自己这一生恐怕也无法让江直树扑倒她的吧。

时间2011年12月6日,她来这里已经一个星期了,拼了命想让自己在这里再愉快一些,却始终无法融入那些婚后的女人的圈子。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孤单就像一群蚂蚁爬过手背那样,在她本来就被寂寞占据着的心脏上面骚着痒。

只有在极度寂寞和孤单的时候,她才会想起他。好不容易捱到中午吃完饭,她便急忙拿出手机准备给他发短信,

“你在干嘛?我想你了,小白脸~”

只要是她的短信,他总是秒回,就像二十四小时,专门只为她原地待命似的。

“啧啧啧,才想我啊,我都想你想疯了。你在那边还习惯吧,有没有受欺负啊,工厂不比在学校里,你要事事谨慎些、谦虚一点向别人学习,知道么?”

她当然想到了他肯定会发来这么一大段大道理来教育她,“你又来了,别又像唐僧一样,好么!我还好啦,只是好想你怎么办?我要是现在打了退堂鼓,你会支持我么?”

她发完就后悔了,他肯定会指责她没有毅力、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的。她就那样紧张的盯着手机的屏幕,生怕漏掉一个字似的。

他就知道工厂这种地方她肯定是待不长久的,她一个这么爱玩、不愿受到拘束的人,什么工作都会泡汤,何况是白晚班交替长时间劳作的工厂了。

他刚想给她回复,没想到刚打了一句话,还没发出去,便被她的话击退回去。

“算了,我就在这里先干着吧,到时,你记得要来找我哦,我就先不说了,要上班了,拜,小白脸~”

他无奈的望着屏幕上她善变的回复,“好吧,无论你做什么决定,要记得我肯定是支持你的,只要你开心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那我就先不说了,晚上下班了,记得打电话我哦~小妖精~”

飞快的打完这段话,发了出去之后,他便将手机放在一旁,专心的去完成剩下的一点工作。始终目不斜视的他并没有注意到现在的戚媛脸上浮现一丝诡异的笑容,只见她将半个身子都靠在了桌子上,尽量想靠他靠的近一些,双手撑着脸,思考了很久才慢吞吞的说出口。

“今天老师请客哦,晚上六点在校门口的那家浏阳蒸菜馆,别来的太晚哦。”说完嘴角泛出一丝胜利的笑。

他头也不抬的应着戚媛说的话,又是这种强硬态度的应酬,不去的话,老师肯定又会说不给面子,以后还指不定会给你穿什么小鞋。去了又要喝到快吐血为止,他那微微凸出的啤酒肚就是因此而来的。

将表格什么的保存好后,他关掉电脑,去到一旁的办公桌上拿自己的单肩包。她也不甘落后的开始收拾了,其实她早就做好了那些工作,只是想跟他一起走罢了。

正准备夺门而逃的他,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毁掉他回宿舍的那段路上的好风光,就抢先一步走了。

这时,正是下午两点半,冬日里难得的晴天,他不想这么早回宿舍。宿舍里也只剩他一个人住着了,空荡荡的,也不用急着回去。径直朝通往后山的小道上走去,正好趁着现在人少,去后山跑跑步。

他之前经常带着嘉懿来后山做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宿舍里的哥们儿因此都说他和她是把这学校完完整整的睡了个遍,连一个墙角都不肯放过的校园十大杰出情侣为首的年度好情侣。

想到这里,他忍俊不禁。那条小道经过学校超市大楼,通往后山的路就紧挨着超市大楼。上山的路,坡度有点大,半山腰上,还刻意竖了一块巨石,上面刻着大大的两个字:怡园。

几乎每所学校的后山或是后花园,都是小情侣们幽会的绝佳圣地。形单影只的单身青年们,非得组团才敢大摇大摆的上去闲逛。不上去不打紧,这一上去,定晴望去,到处都是情侣成双入对的在那里花式秀恩爱的场景,还有低调的,安静的坐在草地上看天空找星星的,更安静的那些躲在石块或是灌木丛包围的暗处做些花前月下之事。

爬上山,背着包比较吃力。坡比较陡,他想利用跑步来消耗自己心里对她过剩的想念。他心里清楚,异地恋意味着什么,他想尽量让自己少抱一些痴心妄想,她一直身体力行的证明着异地即是劈腿的开端,上次去广东,刚分开一些日子,便饥不择食的给他戴了澄亮的绿帽子。他也是无比的宽容,虽然一直都是心里的隐痛,但没有对她表现出什么责备表情。

才跑了一小会儿,心脏便扑通扑通的跳的剧烈。他只好慢下来,慢慢的享受这片土地的美景。

太阳显然很不给面子,不一会儿这天就阴了下去。不是要下雨了,只是太阳移动了而已。

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时间过的真快。他匆匆的走下去,往宿舍楼走去。准备在宿舍里冲个凉水澡再赴鸿门宴去,他当然想到了这次一定是戚媛提议的请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