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记得将白玫瑰深藏于心9
 
如果说他像白玫瑰一样,洁白的绽放在她心里。那个男人便是火红的红玫瑰,一步一步的引她踏入深渊。

他们那一群学生初到东莞的时候,到了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工厂。居然还是日本合资的,所以里面的规矩比较严格。可是他们那群不满他们侮辱的学生最终在第二天的培训课上跟培训的那个领导成功闹翻,原因就是他们中的一个女学生被那位深觉委屈的女领导侮辱了,还骂她是猪。

然而,她也觉得没什么。她爸一觉得恨铁不成钢的时候,也会骂她是畜生。本来就是小事,被他们一闹就闹大了。培训也没有如期的进行下去,而是让他们都乖乖的待在员工宿舍里,好吃好喝的招待着,就是没有让他们工作。

她们两个班,是一个专业的,分宿舍时被分在了一起。那一个星期,她们便在宿舍里安稳的吃睡打闹。因为在七楼,她也懒得去楼下食堂去吃了,买了很多泡面来。一饿了便泡上一包,有很多人也跟她一样。

那时的唯一乐趣,便是和对面的那栋楼的她们两个班的男生玩闹了。他们就在她们的那栋楼相隔不到一个面包车的位置,连那里的人在洗澡什么的,只要是在外面的都会看到,而且很清楚。所以她们都非常注意,在厕所里洗好澡后,必须是穿好了衣服才会出来。

她那时跟他一个玩的好的男生挺合得来的,喜欢跟他在那里嬉笑玩闹着,有时无下限的说我爱你等低俗的话语。那男生叫章旺,她老是喜欢取笑他的名字,“喂,你老是在那里张望些什么啊,是不是偷看女人洗澡啊?哈哈”他也不以为然,本来就是一句玩笑,他也老是喜欢拿熊斌来压她。“好啊,你又调戏我,我要告诉斌哥去,说他老婆天天穿着内裤来勾引我。”她恨不得就把手中的那把梳子飞过去砸死他。

那么轻松无聊的日子,可能是老天刻意开的恩。一个星期后,她们又被学校包的车送到一个叫东坑的小镇上,那里有一个神奇的地方,便是富港这样一个逆天的工厂。竟然满大街上走着的大半是那里面的员工,可见它的庞大。

它那里分了好几个大的分区,一个新厂建在繁华的大道路上,巧妙的穿过它长长的厂房,过了最后一道安检,便又来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街道。过了街,到了对面。就可以看见在那长长的一排快餐店的末尾处,藏着一个破旧的铁门。穿过这扇门,那面离着围墙只有几米远的厂房的墙上,有着三两个打卡器分布在那里。她拿起那张员工卡往上面刷了一下,屏幕上提示刷卡成功,显示出她的信息。詹嘉懿,包装部二部,工号:fg715。

她所在的生产线则是在这个二层建筑的一楼,左拐进去的那扇门里有长长的换鞋区,都是密密麻麻散发着各种气味的小柜子。拿出自己的小钥匙,简单的向左拧开柜门。里面放着工服和防静电拖鞋,她穿戴好工服和帽子,套上那双大了很多的拖鞋便进去了。

进去车间的门口会有一个安检的保安,站在那个简易搭建的台子上,任凭她上上下下扫了个遍。确认你没有携带什么危险物品,便放你进去了。进去后,从中间的过道走过两条生产线便就是她所在的工作区域了。

她一直很不明白车间的那些大大小小的领导的称呼是怎么形成的,什么全技员,线长,组长,科长,反正她也只是个小小的普工,跟她也没什么直接关联。便对他们的研究就此作罢,第一天便被那个一块红疤占了半张脸的科长骂了一通,虽然还听不懂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她还是不争气的哭了,虽然大大小小的零工也打过,也知道社会没有那么乖巧的等你去混饭吃,但还是被她那丑恶的嘴脸给气哭了。

她没办法,既然出来了,就要坚持到底。她在带她的师父的教导下,一个上午过去了,还是那么慢吞吞的使用了扫描器。她那个工位是那条线上最简单的了,她连连被那些老员工讽刺成没用的人。没办法,她就是那样的一个人,被催的太紧就会越来越慢。

经过半个月磨合期,她渐渐被大家接受。毕竟自己也不是唯一一个在线上的学生实习工,那条线上还有四个跟她一个学校的,其中有一个女孩子,是同班同学。直到那时她才正式跟她熟悉起来,之前都只是知道班上有这么一号人物而已。

而另外两个男孩是同专业不同班级的同学,而还有一个人,是她来这里之前根本没有见过的经济管理系的人。不过,这些都不会影响什么。她现在跟他们几个甚至是整条线上的人都很熟悉了,

基本上整条线上的人都是九零后,聊天根本没有代沟一说。在她左边的那个小女生比她还小一岁,是四川的妹子,长得还挺水灵的。坐在她们的后面的坐在组装那边的那个廋的像个猴子一样的男生,跟她同岁,属猴。倒是将猴子的长相成功的复制在自己身上了,其他的都还好。

大家都知道那个猴子哥,跟坐在她旁边的灵子小妞有着不一般的关系。虽然灵子跟她无话不说,但是对于那个猴子哥,倒也是只字不提。她知趣的没有去问,这是两个人的爱情,哪容得别人插手。

而坐在猴子哥旁边的则是那个学市场营销的同学,他叫赵晓标,虽然不明白他父母给他取这名字是啥用意,但是她真的跟他很聊的来。才认识半个月,便称兄道弟起来。他是那种对朋友很仗义的人,对每个人都很好。好好先生一个,只是身高有点不及她。她现在一米六八,大学时竟又悄悄的长了几厘米。他才一米六出头,看上去矮了她一头。不过这也并不影响他们的友谊,当然是那种纯洁的不掺任何别的感情的友谊。不同于徐泽宇的是,他长的确实不错,可就是没有让她产生男女之情的感觉。这样也好,能有这样一个纯粹的好朋友,实属不易。

他们那条线是做有线鼠标的,呈u字形的工作台,一条线的最开端的一个工位便是将那些送到这里来的一盘盘的线路板,一一拆开,放在鼠标的底座里。将那贴在线路板上的标签纸给撕下,推给下一个人。那下个人坐在一大堆鼠标线的位置前,将鼠标线好好的串连在那里面复杂的线路板上,接下来,安装滚轮,再扣上盖子,打上螺丝,再上测试机器,测试鼠标的性能是否达标,再送到灵子手上,检查几下是否有什么刮痕等的瑕疵,检查好了就推给她,她将那两条条码扫描进电脑里的那个特定的程序后,便交给下面包装鼠标的人了,后面偶尔是那对九一年的有一对儿女的夫妇,偶尔是猴子哥,猴子哥就在扫描产品说明书和初包装这几块来回的换着。他唯一的目的也只是跟灵子能说几句话而已,而灵子往往不会理睬他。

开始时,那个最后一个封箱的人是她乱认的弟弟,九五年的小屁孩。却格外的早熟,他总是和线上的其他男生一样,聚在那里说着一些让人听了脸羞耳躁的下流的段子,或是调戏线上任何一个包括她在内的女生。

他老是在被线长喊去擦电脑或是整条线的卫生的时候,跑到她那里,喊她一声阿姨。又跑到旁边,也是跟他们同一个线长的,她的同学张莹那边去跟她嬉笑打闹。

快乐又包含着初到的委屈,总之七月总体来说,她过的很愉快。没有任何烦恼,那些委屈都不算什么。直到遇到他,她才知道,之前的那些小情绪什么的,都还是小菜一碟。

他来到那里的时候,是七夕的前一天,她的生日便在三天后。那时还没发工资的她,实在没有什么心思来庆祝自己的生日。而貌似那里的人们很在乎七夕这个传统的情人节,猴子哥买了一个很大的狗熊,送给了灵子。是托她拿给灵子的,灵子一脸骄傲的神情,她知道,灵子内心还是有一点喜欢猴子哥的。只是从不表现出来罢了,灵子接过娃娃,装作一脸不屑的走了。

而七夕那天他们还要加班,要赶产量。一直工作到下午四点左右,才肯让收工,还让他们大扫除了一阵子才走的。那时,小屁孩跟那个新来的男生走的挺近的。他们在那里聊着,单身是如何可怜没人送花送娃娃。

见到她走近,他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还跟她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她朝他笑了笑,像是有一块吸铁般的,一直站在他旁边,不肯走了。

她一直没想明白,他长的真的不算帅哥一类的人物。痞子一样的笑容,却还是在第一时间里掳获了她的心。

那便是她第一眼钟情的男人,身高勉强算是一米六,没有她高。那长相比赵晓标都低了个档次,不修边幅的着装,帽子斜斜的套在脑袋上面,鲜黄色与黑色相间的T恤,破洞的牛仔裤,脚上一双板鞋。典型非主流的打扮,仿佛是她的初高中时代同学们的装束。

那一抹笑容就那么轻易的落入她的眼中,定格成永远。第一眼的钟情总是那么没有道理,却让人亦步亦趋。

然而,这一切便毫无道理的发生了,没有去通知谁,也没有爱情导师的指导,她踏到了一场永远不知道下一秒是什么剧情的电影场景里,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走着。

而远隔千里的男友不知道,她为什么已经半个月没有给他回一个电话了,章旺表示也不太清楚她现在的情况。原因很简单,她在的车间,也只有张莹是同班的同学,其余都不干涉她的私生活。再说,张莹也不知道她和熊斌的关系。

她将自己置于一个没有熊斌的真空,只有邢旭阳在这里,和她在一起。两个人微妙的小世界,没有背叛,没有种种的猜忌。

她以为这样就可以磨灭自己劈腿的事实,就可以安心的当一个热恋中的小女子,安心接受另一个男人炙热的爱。她正在慢慢的变质,自己却还不知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