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记得将白玫瑰深藏于心1
 
她知道,她终将成为一个坏人,或许早已是个坏人。

那些年就在他明目张胆的追求下,坦然接受这些甜如蜂蜜般的暧昧,她做的到,并做的如此之好,再也没有人像她那样,心肠硬到戳到痛处也不哼一声。

她知道,人生中终有一些人,你不难得到他们,却又不让自己得到。你知道,一旦得到了,你就慢慢的对他们失去兴趣了。

就像你期待很久才吃到的海鲜大餐,到了嘴边的时候,好像就跟你平常吃到的家常菜一般,了无趣味。

她拿着入学通知书来到这所大学时,她便知道了,她的大学生活必定会在水深火热中度过了。校园占地面积是株洲市高等教育学校中最大的了,靠近环城高速旁边,学校外面有一条网吧街,格外的热闹,最甚者是晚上的夜市。从大巴上下来时,处于宽阔的街道上,往左走一百米,有一个坡度有点大的长坡,长坡下面再走几百米,便是她将报名的学校了。校门什么的装饰的很有排场,学校门卫室也是在校门旁边,电动的活动门,提着行李来到学校里面,有接待新生的学长学姐,她漫无目的的跟着他们走着,爸妈也跟着她来了,主要是她第一次出外读书,比较紧张她。

听着别人描述大学多么自由,让她之前很期待在这里的生活。但当她进了那个宿舍之后,看到初高中时在学生宿舍看到的上下铺的时候,她觉得她被那些言论彻底的坑到了。跟宿舍的人逐一的认识熟悉后,感觉生活也不像开始时那么遭。

她开始没打听清楚,也以为这学校里那些四人,六人宿舍已经没有了。她便在那个十个人的宿舍住下来了,人多,也超级热闹。一到晚上每个人都嗨起来了,当然那也只限于军训过后的日子。

刚习惯这里的日子,又要迎来叫苦连连的军训。她自小身体不是很好,所以一碰到这种高强度的运动就晕菜。可不,第二天便在炎炎烈日下明晃晃的晕菜了。教官正在罚他们保持那个提腿的动作,她坚持不了了,便一头栽在下去,还好面前是大片的草坪,没把头怎样。

也没晕多久,吊了一瓶水后,便慢慢的醒过来了。她一看插着吊针,又喊疼。没办法,宁愿吃药,死也不打针的她,受不了了。背她过来的男生鄙视的看着她,“忍着点啊,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打针。”说着,抓着她的手,“疼的话,就掐我啊。”她也接受了别人的好意,不留余地的用力。抽针的时候,他叫的比她还响。他也是有名字的,

“周晨,她好了没?”正在休息的她抬眼看了一眼,是教官来了。他们班的那个教官很年轻,跟他们差不多大,才十九岁。很关心他们的,也不是一直训练不娱乐的。见他们一个个怏怏的没精神,便休息了。还组织唱歌,游戏什么的,活跃他们之间沉闷的气氛。

她躺在床上苦笑着对教官打了声招呼,他示意她再休息一会儿。说实话,待在宿舍并不比操场好过。一个人,冷清的只有闷热的空气与她相依为命。

住在那里的最大的坏处就是洗澡的时候,没有热水,得从很远的开水房提水。她又是住的五楼,每次提一次水,就精疲力竭了。那天她刚从医务室出来,路过开水房,想从宿舍拿桶来提一些水洗澡的。可又觉得自己可能会在半路上晕菜,到时可没有人再发现她了。

于是一直等到天黑,她才慢慢的起身,去到开水房。这时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了,挤得水泄不通。她排队排了很久才排到一个水龙头面前,却被同宿舍的一个女孩子抢先了,她嬉笑着对她打招呼,证明她是认识她的。那是学校里的约定俗成的插队模式,她无奈的接受了这一结局。她跟她一起走到宿舍,互相帮忙提水。得到了双手的平衡,这样也不至于在路上晕菜了。她也觉得刚才的失意一扫而光了,便跟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天来。

大学的时候,班上的同学也有可能三年都没能认识完全。但是宿舍里的你绝对能一两天便可以升级成闺蜜状态,一起吃饭,一起上课去,一起洗澡,一起提水。她那时跟宿舍里的每个人的关系都很好,不招人讨厌的性格和处世方式,还有脾气也不算太差,她对女人都很好,这些显而易见的好品行,让她在班上的人缘都关系网发展的很好。

军训期间,班上每个人虽都觉得身心具疲,都没想到什么学习方面的东西。却也感觉没有学校的牵绊的生活,优哉游哉的。虽然每天被教官呼来喊去的做着向右转,齐步走,正步走等等的无聊动作。此外生活都不缺调味剂,她们在宿舍里一到12点,便开启了疯婆子模式。她发觉自己到了大学后,越发的发掘出自己潜在的疯子气质了。但对此她毫不在意,好玩就行。

她们经常玩的便是真心话大冒险了,当然这个游戏都被她们玩的丢了节操。才短短一个星期,全班的男生已经被她们统统调戏完毕。这时她最喜欢调戏的便是在她厌学情绪又高涨的时候,出面来劝她的当时的班长,也是大学三年的班长大人。他是一个长相老成,却有几分美色的男人,那张被他保养的非常好的脸,白皙如女人般。大概见过他的每个女人,都恨自己没有把皮肤保养的像他那样好吧!

她那次可能也是想家了,哭的很伤心,不想再上学了。想回家,她上气不接下气的对他说道,她心想,她那时的样子一定很丑,但又为何让他爱慕至今,她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对心理疏导方面真是个天才,可能是读中专的时候,便是研读心理学的书籍的能人少年吧。听了他说的口干舌燥的长达一个晚自习的劝说之后,她终于止住了泪。被他嘲笑是爱哭鬼的她很不服气,自圆其说的证明自己不是爱哭鬼,只是偶尔发泄而已。

自那以后,她每次打电话去调戏他的时候,便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整人方式对待他。完全不视他为心灵导师,而是当他是个认认玩弄的大傻子般。

“熊大班长,快起床撒尿了。”她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这样一句来。只听电话那头在床上翻转的声音,“你知不知道,这个星期,你一共打了五通叫我起床撒尿的电话了,这么关心我,咱们干脆顺应天意在一起吧。不然,我可受不了你这般的关心啊。”

面对老成的他,她永远不是他的对手,她必须要特别小心翼翼的藏好自己的小心思,这样才不会被他捏住小辫子。

“你还是先起床撒尿先吧,省的让你憋死了。咱俩的事儿还是以后再说吧,保重身体啊,大班长。”她半开着玩笑挂了说了这样一句便挂了电话,宿舍里的嬉笑声掩盖不了她此刻的小秘密。

自跟梓夫那段不圆满的关系落幕后,她便开始了感情空窗期,也没答应徐泽宇那般轰轰烈烈的求爱。任凭自己踮脚走在跟各类男生的暧昧中,毫无羞愧的过着这般无聊的日子。

她觉得,没有经历过她的生活,不要来轻易来教训她这样做的对与错。继续这样的体验着她眩目多彩的大学生活,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骄傲的活着。

她并不知道,这样危险的游戏给她带来了什么后果,只是任自己继续沉沦。但之后的那次惊吓也只能维持不久的乖巧。

她知道,至此之后,她欠他的不只是爱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