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青梅不见了竹马6(二)
 
除了周末和假期,这里都是很清静的,在没有跟着北北去网吧玩游戏之前,二楼曾经是她的秘密的小世界,她在里面,耳朵里塞着的耳机播放的音乐是她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才咬牙买到的Mp3里面的。到了初中,MP3出现了之后,她就几乎不去购买磁带了,应该说磁带从唱片市场就已经成为了古董了,再也没看到过了,取而代之的是cd又或者是在电脑上下载音乐就可以直接播放的MP3或者是能播放电影电视剧的MP4了。她到现在都还没弄懂新出来的MP5跟MP4到底有啥区别,也因为根本没钱去购置,而放弃去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无聊问题。一边听着音乐,一边奋力的抄着从同学那里借来的课后作业,生活在那时就是这么简单美好。

外婆每天都做很多很多好吃的饭菜来喂饱他们这些馋鬼,表弟比她小一岁,却比她低了三届,现在还在小学混着。成绩算是中下等,并没有沾染上父母的智商。也枉费了他爸妈全天候免费的语数补习课,当然他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三岁就能画画的很出彩的他,一直跟着他爸学习绘画,那时的他已经是国画,油画,钢笔画,样样都精通了。大姨的女儿,她的第二个表姐,也跟这个表弟一样,画的一手好画,班上成绩居中不上不下。跟她念的是一所学校,她上初一的时候,她就已经初三了,她现在初二,姐姐已经是高一的学姐,是在离她们初中部三十米开外的高中部旧的那栋教学楼一楼靠左的第三间教室里上课。她也经常跑到姐姐的班上找她闲聊,班上的学姐都很喜欢她这个又萌又呆的小妹妹。还有几个跟姐姐很要好的学长,也充当起哥哥来,让她有事就来找他们。她跟二表姐年纪相差不大,就两岁,所以共同话题很多,经常在饭桌上聊的有声有色的。逗得全家人哈哈大笑,她老是用自己擅长的冷笑话,突然的幽大家一默,害的他们喷饭,有时索性就暂时不吃了停着接着笑。

外婆家最大的孩子,就是她的大表姐了。表姐是舅舅跟前妻的女儿,但是自幼虽没能尝到多少母亲的关怀或宠爱,但是家里的长辈们最是疼她。她的爷爷也就是外公,在世的时候,更是宠着惯着她。日益滋长的她的脾气,数次顶撞家中的长辈,自己也整天愁眉苦脸的,像是全世界的人都各欠了她五百万似的。她跟她年纪相差四岁,也不算很大,但是就是没了跟二表姐之间紧密的联系,没有共同的话题,也很少跟她说出心中的小秘密。

家中最小的那个表弟是最调皮的,94属狗,却像个小猴子似的上窜下跳的。是小姨的孩子,家里的五个孩子长的个个眉清目秀,漂亮极了。让别人家生生的羡慕着,嫉妒着,五个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像是阶梯一样,很是整齐。

她不停的往碗里夹着肉,尽量快的扒着饭。以前她总是吃到最后一个才肯收筷的,外婆做的菜都很好吃,最喜欢的还是她一向喜欢的辣椒炒肉,为了无肉不欢的她,外婆特意每天都做一道跟肉有关的荤菜,来适应她的胃口。可是自从往网吧跑了之后,她的胃口也渐渐的小了些,每次很快的扒完饭,就把碗筷放在外婆专门洗碗的地方,急匆匆的往二楼跑去,有时她选择,从下面的一楼走到二楼去,穿过舅舅的美术教室,看着贴在墙上的那些学生绘画的的作品,或青涩,或成熟的画风,美轮美奂的在墙上呈现着,像是一个美术展厅。走到房间的尽头,打开那扇刷了漆的门,往右有一个通往二楼的有扶手的楼梯,而那扇门再向前走几步,则是家里唯一的厕所。她径直的往二楼走去,不料,还在她正盘算着,待会儿去网吧后,先开始干啥的时候,背后突然有一个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她都不用回头就知道是她舅妈来找她进行思想品德教育课了,她站住后,转过身去,面对着她那刚放下筷子就来追她的舅妈。“你这孩子,今年这学期以来,老是一吃完饭就消失了,你去哪里我不管,但是你的成绩还在往下滑,你知不知道?你天生没有数学逻辑脑细胞,我理解,但是人家语文老师都来我这里说起你语文也退步了,你以前除了数学差点外,其他的,都还挺好的啊。你这段时间是怎么回事,是遇到什么难题了么,你有什么事儿都是可以跟舅妈说的呀,我又不是什么外人。”她自从学会跟家里撒谎,说是去书店看书结果只是去网吧玩了之后,更是掌握了一个绝招,如何在长辈的盘问下轻松脱逃的方法,尽量的沉默,然后愧疚的表情先做起来,低下头表示知道错了,以后会改。屡试不爽的她,这次又在舅妈又一次的叹气声中溜走了。

她又再一次的拿了书包夺门而去,直奔坡下面左边的那家网吧,那里面有很多她们学校的学生,那时网吧对未成年的监管形同虚设,还是有很多老板违反条例让未成年进入网吧,初中生和高中生居多,有时竟然还可以看到一些小学生。她付了两个小时的钱,找了一台机器,就开了电脑,准备活动活动手指了。那时的那个劲舞团,有点像现在的炫舞,都是播放一首曲子,让你按照屏幕出示的方向键,来完成这首曲子,那些不同的方向键,穿插在整首曲子之中,代表着曲子的节拍,有时那些玩的很熟练的玩家,都不用去听曲子,都可以通过手指的灵活和对这曲子的熟练拿下高分,得到很丰富的奖励和经验。她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还是新手,就跑到人家高手区,那样得来的挫败感,让她更加没了信心,后来入了门之后,她就慢慢上了道,但是速度还是很慢,手指像僵尸一样动的很慢。无论她怎么努力找节拍,永远都是不痛不痒的得分。

那天,北北就坐在她的对面跟一个男生打的火热,那个男生貌似就是北北的男友,跟北北一样他也一身非主流的装扮,如出一辙的爆炸头,让他骨瘦如柴的脸更加显得小了。没有站起身,所以她也不知道他有多高。

她几次都是最后一名,有点倦了,就找点别的来消遣。就玩起q来,她点开和他的对话框,她是上周才加了他为好友。不知怎么的就按了点歌键,她也竟然脑子进水般的点了首她最爱的艾薇儿的girlfriend那首新歌。她刷的一下脸红成了猴子屁股,进退两难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在那里静静的听那首很劲爆的音乐,像是在听优雅的钢琴曲般安静。这时,她的眼睛在看北北的时候,突然看到在北北身后伸出半个脑袋来。她还在想这是谁,这么熟悉的背影,接下来从那半个脑袋后面的那张嘴里冒出来的话让她在火炉旁边烧了一天似的脸更红了起来。“她搞什么鬼?”她马上意识到自己可能是要闹出笑话来了,头更低了些,希望不会被他发现她也在这里。

一个带着满脸坏笑的,约莫一米六五,身材中等的,穿着一件男士v字领的T恤,一如既往的搭配着牛仔裤,脚上是李宁最新款的男生,正往她这边看。她把头再低一点,恨不得把自己埋在电脑里,可还是被他发现了。他穿过对面的那一排电脑,径直走到她身边。一手放在她键盘的旁边,一手撑着她现在坐着的软会议椅。她低着的脑袋更低了些,他的沉默也没有让她此时好过一点。两个人就这么对持着,玩着看谁先说话的游戏。

最后还是有一方憋不住说了一句。

你闹哪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