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青梅不见了竹马4
 
她小时候是叫嘉怡,他小时候就喜欢叫她家宜。简单点,喊起来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在上课时,老师也是很惆怅的看着她的名字,装作无意选她起来回答,这样,就都不知道其中的尴尬了。可是老师唯一不能幸免的是发放考卷的时候,那时她就会起来好心帮老师一把,“老师,那是我的。”只见她急匆匆的从老师手里拿到卷子,老师这时觉得一时间被一个小毛孩子给侮辱了,“詹同学,你的字也写的太丑了,我去拿只小母鸡在这张纸上随便走几步都比你写的更像字些,难怪成绩这么不好。连写字都不能认真对待,学习就可想而知了。”

她每次都是急匆匆的拿了卷子,便跑到座位上去。老师接下来会讲解考卷上的题目,加以分析错误的源头。而每每这时,她就会在自己的课桌上进行伟大的“创作”活动。木制桌椅很容易用小铅笔刀或是美工刀在其上面刻字,她有时不急躁的时候会一笔一划的刻上去,但有时他在旁边捣乱的时候就不同了。从小学到初中,她总是无一幸免的坐在他的旁边,成为了他的终生制同桌。老师们像是知道他们认识似的,老是把他们座位排到一起去。

小学时他上课一律玩弹珠,玩卡牌,有时用擦过了鼻涕的手臂不时的撞撞她,有时又在那里跟老师玩抢答,不亦乐乎。有时又非常的乖,不抢答,也不找她捣乱。绝不是他生病或情绪低落的时候,活泼还是跟往常活泼,但对她就是百般的恭敬。一切的一切都因为他没带课本,跟她共用一本,当然得对她客气点。到了初中,他已经没有像小学时抢答的那般激情了,整个人都萎靡不振的样子。上课睡觉,还是打卡牌,只是那个卡牌已经不是小孩子玩的那种,玩起扑克来。有时还押上钱之类的贵重物,她对他这些从来都是不管不问,永远都是他终生制的万年好同桌。他睡觉时,老师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她就以咳咳类似警告的暗号把他从好梦中叫醒,又或是从出老K还是对A好的思考中回过神来。

与他相比,她的精神生活远远比他丰富。小学自看了爸妈给买的课外书后,有了写些感想的欲望,上课时思绪就飘远了,那时她写乱七八糟的东西用的纸还是她妈从工厂里拿出来的空白报表之类的草稿纸。对她来说,这个比精装的笔记本好上一万倍。它可以随意涂改,不怕写错字了,不怕墨水涂的黑黑的影响美感。反而在那个上面,乱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美。她不会画画,所以纸上不是什么猫猫狗狗,机器人打小怪兽之类的伟大画作。却是连她自己都有点不懂的,随心而写的对身边万事万物的感觉,长长短短的句子,她把那些句子称作诗。所以她是她自己构思出来的大诗人,整天埋头不睡觉,就写这些不不痛不痒的诗句。她自己是不怎么伤春悲秋的,但是那个被她自己构思出来的另一个她,却是爱这样的,时常望着窗外的景色,久久回不了神。一片落叶,一阵凉风,被她构思的有了生命,跟她一起伤春悲秋起来。他常常看她在写些什么,但是绝对猜不到是写诗。班上女生都这样在上课时涂涂写写的,但是那天他看到后面的那个女生在用很低俗的话写在纸上,骂着所有对她不好的人们。怨气不是一般的大,他仿佛都看到了她头顶上的那多阴沉沉的乌云,还不时有着雷电和瓢泼大雨。吓得他赶紧回到自己的课桌上,看到她也在写着,心想她不会是在控诉他吧,千万不要是,我在她的心目中该是多可恶啊,我也没那么讨厌的吧。他一往她那边望去的时候,她就用双手围住那张纸,保证绝无漏网之鱼的全部盖住。

久而久之,他也没那么大的好奇心了,她也就那样无忧无虑的写到了初中,他也从习惯在毛衣上擦鼻涕改为用右手不停的挠头发,初中的男生都像是变成了女生似的,爱美起来了。他当然不例外,虽然再怎么爱美也美不到哪里去。小学初中班上都有很多长的很好看的男生,他从来没在里面,他顶多算是长的很正常。该浓的眉毛跟她一样,淡淡的,眼睛当然没她的好看,圆圆的,单眼皮,笑起来就没了眼睛。鼻子还好,比她的高。嘴巴也薄薄的像女生,但是很大。一张嘴像鳄鱼,再配上眯着没缝的眼睛,活脱脱一个二傻子。就是这样的一个二傻子,她怎么就喜欢上了呢,她也理不出什么头绪来,也许就是他傻吧。

那时女生有跟男生写情书的,虽然很羞,但是也欣赏她们的勇敢。她一直看着他,怎么也没来那么大的勇气去告诉他,她喜欢他喜欢的都快没命了。她的诗里处处都有他,朦朦胧胧的没写破,让人捉摸不透。她活在暗恋里,无法自拔。初二那会儿流行玩电脑游戏,那个劲舞团,可以在里面找老婆老公的,女朋友男朋友的,玩电脑游戏一直很厉害的他,当然没放过这个一举成名的机会。可是游戏白痴的她怎么都不会玩,她开始急了。

他会不会在里面已经找了女朋友了,是不是跟哪个女生已经秘密开始交往了。这些若有似无的猜想快要把她四分五裂了,可他还是沉浸在那个游戏里面,玩的很嗨。以前放学后,都是他先喊她一起回家,现在却变成你先走吧,我先去网吧玩几个小时游戏。

初二那时的她,非常漂亮,班里不是没人追她。她一概都是置之不理,她还是知道有些事,不喜欢就不要让别人心酸,不去理会才是最善终的方法。就因为那个游戏,她竟然跟坐在她后面的那个女生成了朋友,是谁都没想到的。那个女生那时的装扮,应该就是九零后最初的非主流的造型吧,浓浓的眼线,从头顶向外伸展的微微的爆炸式的发型,其他部分都是直直的垂下去。倾斜的刘海盖住了本该亮相的美美的大眼睛,只肯露出一只来,吓坏了她,但是她处变不惊的跟她交上了朋友,当然也免不了跟她一起去网吧玩游戏了。她第一个QQ就是那个在学校左边第五家XX网吧的老板给申请的,她慢慢的用QQ空间写一些自己不敢在他面前说的日志,和自己埋在心里的卑微的暗恋感受。

有很多人非常欣赏她的文字,很符合那时非主流的颓靡的气质。可是她那个人不是那样的颓靡,以至于跟那个非主流朋友玩了一年多,都没有改变她以往的着装和出行风格。她从未化过一次妆,哪怕是最淡最淡的,都没有。只是为了他,在那个游戏里耗费了千千万万个午休,可还是不及他万分之一。她心灰的觉着,自己跟他没有共同的爱好,就没有了共同的语音,就算自己有跟他在一起的之前的十几年,但是人家会说,你一个从小一起玩的玩伴而已,他跟你也只是朋友之情。她就这样被自己泼的冷水一下子湿了身,也湿了心。

不久,班上就盛传,他在游戏里有了老婆,听说,现实中的她也在他们学校,他们见过面了,他们已经秘密的谈起了真正的恋爱。还有就是,她名字很好听,吴甄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