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詹嘉懿樊梓夫 > 青梅不见了竹马3
 
尽管她的心理斗争的结果是驱使她的右手去滑向拒接键,显然她的右手还是不由自主的起了逆反心理。显然电话那头那个熟悉的就像自己嘴里发出的声音,提醒着她,这时应该是有多迫在眉睫的事情,才让他贸然打给当年那个小肚鸡肠的前女友。“下个月15号我在老家举行婚礼,我希望你能来。”真是迫在眉睫的消息,“好的,我明年三月的婚礼,你也要来捧个场呢。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不甘示弱的她即刻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不让他有一刻钟沉浸在她或许还有可能爱着他的幻想里。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让她充满期待的脑袋瓜猛然意识到他和她那些破事儿已经早已成为陈年旧事了,可她还在妄想他的心里还存有对她残存的爱。一时间自己妄想的那些猛然坍塌,她被自己的失望打入了谷底。

这种失望促使着她趁着还有一点自尊在手的时候挂断电话,可就在那前一秒钟,“当年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我没这个脸面来祈求你的原谅。我只是想把这个当年欠你的对不起说出来,到时你不想来我也……”还没等他说完,“我会去的,我没那么小气,过去的事儿我都没放在心上。没事了吧,那我挂电话咯。锅里还煮着东西,怕糊了。”她说完就把手机放在了一旁,她说的那话也不假,差点就让面条糊成了一锅粥,煮的是太烂了些,但也别无选择,谁让她只会煮这个呢。

撒点盐和胡椒粉,就盛到碗里去了。淋点芝麻油就拌着开吃了,顺便的顺便,把电脑打开,坏习惯之一就是一吃饭就要看电影电视,她匆忙点开一部美剧看起来。她没有特定的喜好,随便点开一部就可以看上半天,不知不觉的面就被她吃完了。碗筷什么的也不收拾了,扔到一边,就去看书了。

电脑在那里自顾自的播放着,她置之不理的在侧卧的小床上翻着一本不知名作者写的推理小说。再绚丽的封面也修饰不了平庸的故事,是从前天开始看的书,去图书馆里找了很久,找不到想要的那种,就随便拿了几本就回来了。书里的杀人凶手独居多年,未曾引起一人怀疑,直到一个潇洒的男人走进凶手的生命,放松警惕的凶手却未曾想过有一个巨大的圈套正朝着她的脖子套过来。她果然不适合这些推理小说,还没看到结局就吓到把书扔的远远的,生怕有人来抓了她似的。她把落在脸颊上的几缕发丝轻轻的撩到耳后跟,径直走到水龙头那里接了满满一壶水去烧。按了烧水的指示灯,转身往主卧准备去继续看电视,这时手机又是一阵催命似的铃声,一接通,她才想起她前些日子在网上买了羊毛绒线,准备给男友和自己织毛衣的。她一边应着“好的,好的”,一边穿好鞋子,把额头上的刘海贴弄下来,用手整理着头发,开门,下楼。下楼的时候总是很轻似的,嗖嗖的就到了地面一层,她看到几步远的地方,一个快递小哥在那里整理着一车的包裹,便跑过去问,有詹嘉懿的包裹么?快递小哥皱着眉头认着包裹上那个笔画超级多的那三个字,笑笑说,“这个应该是的,小姑娘谁给取的名字啊,这么复杂?我读书少啊,差点就闹了笑话。”她讪讪的笑着,告别了远去的送货小车。上了楼,这阶梯就像吃了饲料似的,长的飞快,阶梯数量比刚才多了不少呢,她吃力的爬着楼,眯眼望着包裹上的那名字,她记得小时候他可是一直叫她家宜呢,什么时候那个名字就变成了现在这个又不好听,又显得繁琐的这三个字了呢。

上楼,锁好门,她拿着小刀细细的拆着包裹,每次她都这样,男友嫌弃她太慢,她什么都没说过,她就是喜欢这个过程而已,细细的拆开,然后慢慢的打开那个本该早就属于你的东西,不远万里的被送到了你的手上,你慢慢的揭开它神秘的面纱,会有一种获得一份神秘大奖那般的兴奋。拆了之后,便放在一旁,慢慢的遗忘它们。也许爱情跟拆包裹是一个道理吧,令人兴奋的过程走了之后,剩下的只有丢弃在旁的习惯与恒久忍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