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主宰历史 > 第三十二章 误会解除
 
  徐文杰坐在马车上,未曾知晓这事,徐文杰一直以为自己穿越过来是偶然事件,可有没有想过,自己那个时代有十几亿人,为啥就是徐文杰穿越了呢?

  这些徐文杰一直到最后才明白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

  那个时候知晓时也是他要离开东汉回到自己那个时代之时了。

  这是后话,暂不在此透露。

  马车在官道上慢慢悠悠地走着。

  阎王因为徐文杰要休息,也就坐在马车前与那马夫一人一边坐着。马夫则盯着官道上,尽量选择平坦的地方赶着马走去。

  阎王则靠着门口的躺着,不晓得是睡着了还是在假寐。

  徐文杰则在马车上打着盹,整个人也跟着马车左右晃动着。

  “咻!”

  一支大约有一个手臂长大约有一个拇指头粗的树枝急速往马车上的车门射过来。

  眼看就要穿过车门上的门帘时,靠在门口处的阎王突然伸手抓住那树枝的三分之一处说道:“阁下,你从出城门就跟随,没必要偷偷摸摸,出来划出个道来比划比划?”

  “吁~”

  马夫给突然飞过的树枝给吓了心头颤抖,连忙把马车停下来。如果自己坐在中间,那树枝肯定会从自己身体穿过去。

  阎王说完话后,等了一会,那暗中射出树枝的人依然没有出现。

  “咻~”

  阎王脸上一黑,直接把自己手上抓住的树枝运力往自己正面的右侧三十度左右的角度一扔,那树枝再内力的作用下,直接与空气摩擦出声音往前射了出去。

  那树枝直接穿过茂密的树叶后,不晓得是飞出远处还是给人抓住了啥,直接不见了。

  阎王看到自己射出的树枝没有回应,看来躲在暗处的人要不就是武功极高之人要不那声音就是那人离开时故意弄出的。

  “阁下,再不出来,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阎王也给这个暗处之人弄得爆火,如果不是自己主人在马车里,自己早就去把那人揪出来了。

  “咻~”

  回应阎王的却是急速射来的树枝,那马夫看到射过来的树枝,也吓得不知道躲避,阎王看见马夫不躲避自己无法抵挡住那树枝,而马夫则有可能因此而丢了性命,阎王只能先救马夫在去抓住射过来的树枝,伸出自己右手抓住那马夫的后衣领子从马车的左边提到右边去,而这时,那树枝也射到,擦着马夫的左手臂皮肤而穿过衣袖往车门的最右边而来。

  阎王连忙用左手绕着那树枝一圈抓住。那树枝就离那门框一个手指的厚度停了下来。

  那马夫连忙看了一眼自己那给树枝穿过的地方,那手臂给擦点一点皮留下一条血红色的线条在那。

  而阎王为了抓住那树枝,自己的虎口也有轻微的疼痛感。阎王无奈地说道:“阁下,请不要得寸进尺......”

  “阎王,怎么回事?”

  阎王话才说道一半就给徐文杰的话打断后说道:“主人,不晓得是哪路宵小之徒,拦截我们的去路,但又不肯露脸划出个道来。”

  “嗯!我看看!”

  徐文杰听到阎王的话,就从车里走了出来说道。

  “主人,小心点!”

  阎王看到徐文杰走出来,连忙走到徐文杰面前遮挡住说道。

  “阎王,没事,如果真的要我们的命,他早就一顿狂攻了,也不会这样挑衅你了!”

  徐文杰伸手把阎王拦住说道。

  阎王只好与徐文杰侧一个身位站在那里。

  “阁下,你这样弄,是想我出来嘛?既然我出来了,阁下不妨也出来吧!”

  徐文杰看着前方的树木上方说道。

  “你还记得我不?”

  徐文杰话音刚落下,就看见一个人从树木上方飘飘而落看着徐文杰说道。

  “女侠,是你啊。好巧啊!”

  徐文杰看着那身影,尴尬地笑着打招呼。

  阎王看着那人,心头也安稳不少,毕竟也不是要自己主人命的人,所以也就单纯警惕而已,没有之前那种状态了!

  那女侠右手拿着出鞘的剑,左手拿这剑鞘,盯着徐文杰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在离徐文杰还有三四米的距离外,剑尖指着徐文杰说道:“死变态,你以为你能逃出姑奶奶的手掌心吗?”

  “女侠,请斯文点!有辱江湖侠女名声!”

  徐文杰听到那女侠一开口就骂自己死变态,心里也有点气,但想到自己祸水东引,有点理亏,只好好声好气说道。

  “这会叫女侠了?之前可不是这样叫的哦!”

  “啊?之前不也是叫女侠嘛?难道之前叫成啥了?”

  徐文杰看着那女侠脸色,只好装着不知道反问说道。

  “之前,你可是口嘴花花,叫我娘......”

  那女侠刚想把徐文杰之前喊她的称呼说出来,可话到嘴里,突然想起来这个称呼的暧昧不清的,连忙闭口不说,脸上的腮红又渐渐露出来。

  那女侠想明白后,满脸恼火地说道。

  “哼,死变态,你想套路我,再想占我便宜!”

  “什么啊?女侠,请文明用语,你是美女啊,这么粗口,你爹娘知道嘛?”

  徐文杰双手一摊,无奈地说道。

  “我......我......爹娘......不知道......”

  那女侠有点无脑地回答徐文杰的话,可话刚说一半,立马醒来,自己又给徐文杰套路了。

  那女侠直接抖了一下手中的剑说道:“我直接砍了你这个死变态,在和你说多一句,我就掉在坑里出不来了。”

  那女侠说完正想一跃而起直接把徐文杰乱剑砍死得了,自从碰到他,自己就没顺过,先听到夫妻闺房中的声音,直接又给他祸水东引,差点死在那府兵手里,现在又在说话中不停掉在坑里出不来。

  “慢着,慢着,女侠有话好好说,刀剑无眼啊!”

  徐文杰看到那女侠想把自己乱剑砍死连忙用双手从上往下动来回几次说道。

  阎王则直接走到马车边缘挡在徐文杰前面盯着那女侠。

  “你也知道刀剑无眼,刚才却来个祸水东引,你就不怕本姑奶奶死在那箭雨之下?”

  那女侠听到徐文杰的话也气愤愤咬着牙龈狠狠地说道。

  “女侠,你不是也没事嘛!再说,也是你先骂我死变态的!我又没得罪你!第一次见到你,你就骂我死变态,当作是你,你能忍受的住别人骂你死八婆嘛?”

  “嗯,如果是我的话,谁骂我,我就砍死谁!”

  那女侠听到徐文杰的解释换位一想也认同地说道。

  “就是嘛!话说回来,你为什么一见到我就骂我死变态啊!”

  徐文杰看到那女侠认同自己后,连忙把话题带回到自己为什么会给她骂死变态上。

  “还不是因为你在房间里,做......做那事......叫的......叫的那么响嘛”

  那女侠想说清楚,但一想到那事,自己也不好意思说出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女侠,哪事啊?”

  徐文杰听了也是糊涂,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了啥才导致眼前这位女侠那对自己那么大意见。

  “就是......就是......你们夫妻之间所做的那事嘛”

  那女侠越说自己的脸就越红,好不容易说出来,那女侠心里也深喘了一口气。

  “啊?夫妻之间的?”

  “嗯!就是夫妻之间的!”

  “喂喂,你脑子里到底想的是啥嘛?我出门在外,又有人要杀我,我怎么可能带家眷出来嘛!”

  徐文杰终于弄明白了,头都大了,连忙解释说道。

  “我怎么晓得你啊!你在响午叫的那么爽快!说不定是叫妓院的呢!”

  那女侠不服,立刻为自己误解找理由辩解说道。

  “哎!”

  徐文杰很是无奈。自己伤口让阎王检查,疼了叫出来却给误解成这样,自己也难啊!

  徐文杰转过头来,看着阎王说道:“你搞出来的,你去帮我解决!我的一生英明啊。就这样给你毁了!”

  那女侠听到是他旁边的男子搞出来的,连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嘴巴吃惊起来。

  哇塞,这个瓜越来越大了。

  阎王被徐文杰这一盯,后背也起了不少疙瘩,只能硬着头皮向那女侠解释!

  过了良久,阎王都吞了不少口水才把那事的来龙去脉解释得一清二楚,那女侠也明白自己真的误解了,所以连忙道歉。

  徐文杰也是无奈,只好心不在焉地应着。

  误解没了,徐文杰也没啥的,直接吩咐继续赶路。

  那马夫也回过神来,心想着就算人家是在做那事,这个听墙角的居然还直率说出来,还搞了这摊事,而且这摊事还差点把自己命搭进去了。

  这是啥事嘛!我是池鱼好不!

  那马夫心里吐槽但还是乖乖地坐上马车上准备驾着马车赶路。

  徐文杰准备回到车内继续发着自己的白起美梦去。

  阎王则直接坐下来,依然是靠着那门口。

  那女侠看着他们要赶路了,连忙问道:“喂,我怎么办啊?”

  徐文杰回过头来,看着那女侠说道:“女侠,咱们的误会解了,那就肯定是你走你的阳光大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啊!难道你还想搭个免费车?”

  “话是这样说没错,问题是,我差点死在那府兵箭雨之下啊,而且我为了追上你,我也没代步的了......”

  “女侠,你就不怕我吃了你啊!咱们就是萍水相逢而已!”

  徐文杰听到那女侠的话,有点贱贱地说道。

  “额,是有点怕!”

  “但是,要我走路去,那就更可怕......”

  那女侠一边说着一边爬上马车。

  徐文杰没办法,只能让她坐了进去。

  一路上都各自不说话,徐文杰只能坐在一边发着自己的白日美梦,而那女侠坐到徐文杰对面眼定定盯着徐文杰,生怕他突然兽性大发做出一些不该之事来。

  才导致大伙一路上都没怎么搭话。就这样熬到了傍晚。

  “吁~”

  “主人,我们到了”

  车外的阎王在马车停下来时,敲着门框上说道。

  “嗯,终于到了!女侠,咱们后会无期!”

  “哼!”

  那女侠直接下来马车,不理徐文杰的话。

  徐文杰下来马车后,看着眼前的客栈,正准备有进去时,耳边想起那女侠的声音。

  “你姓啥名啥?我叫孙尚香!”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