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主宰历史 > 第三十章 叫声毁三观
 
  “谢主人不罚之恩!”阎王站起来后说道。

  “阎王,去查一下。到底是谁要我的命!”

  “随便把这几个没死的话带去审问。”

  徐文杰看着地上那些不知死活的黑衣人说道。

  “是。主人!”阎王应下后就开始联系下属。

  徐文杰现在原地等着一会,有几个人从远处走了过来。

  “见过东家!请东家原谅属下支援来迟之事!”那三个人走到徐文杰身边单膝跪着说道。

  “嗯,看看地上的死了没,没死的去弄醒,我要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我的命!死了话,弄到野外喂野兽得了!”

  “好的,东家!”

  那三个谍影的人员连忙去处理躺在地上的黑衣人。

  “阎王,现在那客栈还可以继续睡不?我有点困了!”徐文杰望着阎王说道。

  “可以,我已经下令让暗影在四周把守了。”

  “那行吧,辛苦兄弟们了!”徐文杰说完后就往客栈大门走去。

  客栈里的小厮早就给街上的打斗声弄醒了,只是不敢亮灯出来围观,但听到有人敲门就连忙应着说道。

  “来啦,来啦!是打尖还是路过的啊?”

  “吱呀!”

  客栈小厮开门一看,原来是东字一号房的客人,连忙说道:“是你们呀!”

  “拿着!有些事你就装作不知道!免得丢了性命!”阎王从怀里掏出一块碎银丢给那小厮说道。

  “好勒!我只晓得客官从未走出东字一号房!”那小厮接住碎银笑眯眯地说道!

  “拿了钱,就晓得自己命能不能花这钱得了,如果让我得知你把今晚回去事说出去,我不介意让你找阎王聊聊天!”阎王盯着小厮狠狠说道。

  “晓得!晓得!小人晓得!”那小厮才发现自己手里的碎银是多么的烫手!

  既然接下了,那就是再有人拿钱来买今晚的消息,那自己的命就得交代了。

  那小厮越想越怕,想把自己手里的碎银还回去,但又担心自己不接受这个碎银,那可能自己是见不到今天的太阳了。

  “只要你不乱说,就没啥问题的!”徐文杰看着他两人,无奈地说道!

  “晓得!客官请进!”

  那小厮听到徐文杰的话后心里有点安心后身子侧到一边去说道。

  徐文杰抬起左脚就踏入客栈,阎王也跟着走进来。

  不一会,徐文杰就走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正想推开门进去,就听到阎王的声音。

  “主人,稍等!”

  徐文杰听到声音后停顿下来!

  “怎么啦?有问题么?”

  徐文杰说完连忙往后退了几步。

  阎王则往前走到房门前,伸手推开。

  “吱~吱~”

  阎王把门推开后,抬脚走进去,来到桌子旁把灯点亮后,就拿起灯把房间里检查了一遍,没发现异常后转过身子向着房门喊道。

  “可以进来了,主人。”

  徐文杰听到阎王的声音走了进来,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就说道,还有一点时间睡一会吧!

  徐文杰连鞋子都没脱,就直径往床上一趟,就叫了起来。

  “哎哟!疼死我了!”

  “主人,怎么啦?”阎王听到徐文杰的声音连忙把灯放到自己身边的柜子上,走了过去问道。

  “可能给那伙人打的!现在碰到都觉得疼!”

  “那要不起来检查一下?”

  “不了,困了,先睡醒再说吧!”

  “那好!主人早点休息!”阎王说完就离开床边,去把房门和窗都关上后,就回到桌子旁找到一个就床这边的凳子坐了下来。

  徐文杰躺下不久就入睡了。可能是因为半夜给闹的而且还给人虐打几顿累的早早入睡了。

  阎王则坐在桌子旁,留意四周,发现没啥问题也打起盹来!

  东方远处与天空相连的地方慢慢变的朝红起来,这个朝红范围也慢慢扩大,颜色也逐渐地变白。

  徐文杰给这一闹,睡到响午才醒来。

  徐文杰正想坐起来,发现自己的左肩瘾瘾作疼。只能用右手支撑着才慢慢坐了起来。

  这时阎王发现连忙走了过来说道:“主人醒啦!”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响午了,主人是否饿了?要不。我去叫个酒菜过来?”

  “不用了!阎王,怎么我发现自己左肩疼,然后左脚叫面也疼,而且双手也疼!”

  “总感觉全身都疼呢!”徐文杰对于自己身上的疼痛来源于自己身体那部分都一一说了出来。

  “主人,请见谅!”

  阎王说完后就立刻上前检查了一下徐文杰所说的疼痛位置,时不时还出手用力按一下,徐文杰也给阎王的动作弄的时不时响起起一阵阵的叫喊声。

  “疼!”

  “轻点!”

  “啊!”

  ......

  叫者无意,听者有意。住在东字二号房的一个江湖女侠与西字一号房的跑商的商人,时不时听到东字一号房传来的叫喊声。

  西字一号房跑商的听到在埋怨着都响午了,就注意一下形象嘛,时不时传来这叫喊声,难道不晓得我跑商的辛苦嘛?为了赚那点钱,几个月没能碰女人,现在倒好了,外面下着雨,住在客栈偷闲一下,却要时不时听到叫喊声,弄得自己欲火焚身的!

  而东字二号房的江湖女侠则时不时想抽出自己那把剑冲过痛那两人几下。我就住在你们隔壁,听的最清楚得了,啥玩意嘛。我是来住店的,不是来听墙角的,不过每次听到声音那江湖侠女的脸都乏起一阵阵的腮红。

  而叫声的正主则没想到自己给阎王检查身体上的疼痛地方时不时引起条件反射的叫声导致住在自己旁边和自己楼下的住客误解了自己。

  徐文杰无意中就给这两住客产生了一个观念,变态和开放,够味和蠢蠢欲动。

  阎王把徐文杰所说的疼懂地方都检查了一遍,发现徐文杰的左肩伤的比较严重,其他的都是因为没有经过如此规模得跌打碰撞引起的疼痛则问题不大。

  “主人,你得左肩最近几天不要太用力,避免引起二次受伤。至于其他的待会涂一下跌打损伤的药过两天淤青消失了就没事了。”

  徐文杰听到自己没有伤到内腑就放松不下,要不可担心自己内腑大出血就这样过去了,自己就真的是一个失败的穿越者,却因为内腑出血现在的医术找不到问题所在导致自己一命呜呼就惨了。

  徐文杰拿着跌打损伤的药把自己那些地方擦了个遍。中途还是因为自己擦药疼到叫起来。

  那两房的人又是一顿无语!都消停一会了,咋又叫了起来啊?还让不让人静下来啊!

  过了良久,徐文杰带着阎王去吃饭,坐在客栈比较安静得角落里静静着吃,时不时听着那些坐在附近吃着饭在讨论八卦的话题。

  “你们听说了嘛?昨晚这附近出现江湖寻仇群殴!官府的人一大早就来核查了!”坐在附近的其中一个衣着绸缎的男子开口就炫耀自己获知的第一手消息。

  “这算啥,我还晓得昨晚死了多少个呢!”和他同桌的另一个男子嫌弃说道。

  ......

  徐文杰听到转头看着阎王,自己不是下令把这些处理好么,怎么他们连死了几人都晓得?

  阎王看到徐文杰的质疑的样子,只是摇摇头就算回答了。

  “东家!”

  这时一个身穿雨笠的男子走到徐文杰旁边弯腰说道。

  “嗯!跟我来!”

  徐文杰站起来摇摇手暗示那人先不要说,就直径回房去。在上楼梯时,从上下来一个衣着紧身腰佩戴着剑,脸容娇好的女子从上而下与徐文杰插肩而过。

  那女子看到徐文杰就一脸嫌弃地说道:“呸,变态!”

  徐文杰给她这样吐着口水骂一顿感到莫名奇妙的,有意想当场问清楚,可又想着自己莫名奇妙地人家寻仇还给虐打一顿的事感到可疑,就想着大丈夫不与小女子斤斤计较,就轻微让了一下那女子!

  徐文杰回到房间里后,那个戴着雨笠的男子才把雨笠拿下。

  “东家,已经把昨晚之事查清楚了。”

  “是董府所派的,从那活口中得知,你就是那个在之前暴乱中操控情报之人,他们原想把你抓了控制你然后想在适当时获得更大利益。”

  “什么利益?”徐文杰不解地问道。

  “据说,东家,是据说哈,董府想登临帝位,所以就想把你控制住。这样他就更方便了。”

  “据说?”徐文杰听到自己谍影居然说是据说,语气则加重反问道。

  “东家,请责罚!”那男子听到徐文杰的语气不一样就立刻单膝下跪说道。

  “继续说!”

  “是,然后董府的人从一张纸条上的得知你住在这里,所以半夜就派人来了!至于那个纸条是谁给的,他们也不知道。”

  “纸条告知的?那吕布是不是已经入董府了?今天!”徐文杰想到纸条告知就问起来。

  “是的!他刚从董府出来不久。”阎王回答到。

  “那看来是吕布了。这吕布真心不想让我操控啊!”徐文杰思前想后的明白到底是谁透露的了。

  “既然如此,我们尽早离开这里。还有,阎王那个貂蝉找到了没?”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