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主宰历史 > 第十章 我来收保护费的
 
  “那我就来这几样吧!”那顾客指着菜单上的六个菜名说道!

  “好勒,请稍等!三号桌顾客,叶菜,外脊,牛肚,牛百叶,五花肉,牛腩各一份!”

  三子看着顾客点的菜名,掏出一叠巴掌宽,巴掌长纸,在上面写着三号桌所点的菜名。在确认无误后,就往后院去准备了。

  “我要这几样。”狗子那桌的顾客也指着菜单说道。

  “好嘞。请稍等哈!”狗子也做了记录那些顾客点的菜名就往后院走了过去。

  “小二......”

  不一会的功夫,四处都响起呼叫小二的声音。徐文杰看着狗子和三子都去后院了。就亲自过去招呼。对于那些还没来得及去招呼的,就喊道:“各位乡亲父老,感谢你们的支持,还没过去帮忙下单的请稍等哈!”

  三子端着一火锅汤走到三号桌旁。然后放在上面说道:“稍等哈!”就开始放点找的木炭到火炉里面,又在上面放了那些没燃烧过的木炭铺在上面。弄好了就把装有汤底的锅往上一放。

  “客官,小心烫哈。我去端你们点的菜就来!”说完就连忙去端菜了!

  王五和柳七在后院的厨房里根据三子和狗子的菜单一一配好各自放在一个托盘上。三子过去找到是三号桌的菜就直接端了出来。

  “掌柜的,怎么是没熟的呀?怎么让我们吃嘛!”三号桌看到三子端来的菜都是生的,就喊了起来。

  “客官,先别着急哈!我先带你们去搭配一下酱料先!”三子说完就轻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那顾客听到三子的说法,也不着急就跟着三子来到酱料桌上。三子一一对着顾客解释怎么搭配。

  那顾客看到也是觉得比较稀奇,来吃顿饭。可以自己去搭配酱料的!

  不一会就弄好回到桌子上。

  “那个,我先示范一下怎么吃火锅哈!”三子对着顾客说道。然后用起公筷夹起一块牛肉放在锅里,五六个呼吸的功夫就拿起来,放在顾客的碗里说道:“可以尝尝了!”

  那顾客看了一下,很是不解,就这样可以吃了?不过他也没多说。直接夹起来吃。

  “嗯,好吃!想不到肉也可以这样吃的。烫一会的功夫就能吃了!好。真不的不错。”那顾客尝了一口,那肉在嘴里的味道,可以说和那些酒楼有的一拼,肉不老,吃起来爽口嫩滑的!而且还是原汁原味的。

  旁边那些桌上的顾客看到三号桌吃上,也是觉得太新颖太稀奇了!

  不一会的功夫,大多数桌都开始吃了!个个都觉得很方便,自己想吃啥就夹起来放下去烫一小会的功夫就能吃了。

  四五盏茶功夫,不少桌子的顾客开始结账。每一桌的顾客都是拿着下单时的菜单来结账!

  张静不停在算账,徐文杰看到也是觉得静儿辛苦过来帮忙。

  ......

  一个午市时间,就已经有几百两的收入。

  “夫君,这一个午市就有那么多!看来还是不错的嘛!”张静抬头望着徐文杰说道。

  “嗯,那个静儿,你不要累坏了哈,如果忙不过来的,和我说,我叫爹找个账房先生过来!”

  “没事,现在还是忙的过来的!”

  “杰哥,后厨的叶菜,和牛肉不多了。”这时,后厨的柳师傅跑来和徐文杰说道。

  “嗯?不多了?看来进货比较少呢!静儿,爹呢?”徐文杰听到,四周望了一眼没找到张大胆问道。

  “东家在后院呢!”柳师傅回答道。

  “那我去找爹,叫爹再去进一下货!”徐文杰说完就与柳师傅去了后院。

  “爹,看来你要去找他们补货了呢!”徐文杰在后院见到张大胆说道。

  “嗯,那我去去就回!还是进今天早上的哪个量?”张大胆问道。

  “嗯,先按照今天早上的量进吧!不够再说。”

  张大胆听了,就收拾收拾好后就出了院子去补货。

  “杰哥,不好了。前楼有人闹了起来......”狗子冲冲忙忙走了进来喊道!

  徐文杰听到前楼闹了起来,担心静儿受伤连忙跑了过去看。

  “你们开业了,也不过来和我打声招呼。还要我亲自带兄弟来。是谁给你们的胆子?也不出去扫听扫听一下,我虎哥的厉害......”

  徐文杰还没走进前楼。就听到有人打声喊道。随后又听到桌子或椅子推翻在地碰出的声音。

  “虎哥,有话好好说,不要咂椅子。”静儿连忙喊道。

  这时,徐文杰已经来到静儿旁边。抓静儿的手问道“静儿你没事吧?”

  “夫君,我没事!”

  “那个,虎哥是吧,咱们坐下来谈谈。如何?”徐文杰听到静儿说没事,就对着来闹事的说道。

  “那差不多。”站在闹事人群前方一个个头比较雄壮的男子坐下来说道。

  “店家,我也不为难你,你每天花二十两请我们兄弟们喝喝茶什么的,我包没人来敢骚扰你们,要不然的话,我们兄弟会天天来这里降降温。”那个叫虎哥的说道。

  “二十两?你们不如去抢。”静儿听到他们开口就要每天二十两就觉得气愤。

  “哈哈,抢来的哪有你们自愿给的安全啊!抢的是犯法的,而你们自愿给的,官府也没话可说!”那个虎哥的哈哈大笑说道。

  站在他后面的小弟听到也跟着笑了起来。

  徐文杰听到那虎哥的说法,真想把他按在地上。让他知道什么叫摩擦摩擦的声音。可想了一下,自己是打不过他们的还是算了。

  “那个,虎哥,每天二十两啊,这个数目有点大啊?能不能少点呢?”徐文杰伸了伸手才出一个五字的样子说道。

  “啪”虎哥看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打发叫花子啊?你也好意思拿的出手!你好意思拿的出手。我们兄弟们都不好意思去拿!”

  “那个,虎哥,现在不是再商量商量嘛!毕竟每天二十两实在太多了!”

  这个时候,不怕事大的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有些还在悄悄细语讨论着。

  “给虎哥盯上的,如果不给到虎哥满意的话,看来这个店就得关门大吉了!”

  “哈哈,今天开业就今天关门,这个也是头一家了。”

  虽然他们讨论的声音不大,可徐文杰还是能听到他们的话。

  徐文杰脸一黑,啥叫今天开业今天关门,什么头一家!丫的,咋黑社会哪个时代都有啊!就不能杜绝嘛?徐文杰内心深处也是无奈。

  “那个,虎哥,要不这样吧,我每个月给300两你们兄弟喝茶费,如何?”徐文杰只能再涨一半说道。

  “不行,我兄弟多。你这一点喝茶费都不够我们喝半个月。”虎哥听了,直接拒绝回答道。

  两人就这样坚持着。

  “店家,我们是来收保护费的,不是来做乞丐的!你爽快,我们兄弟也爽快!你不爽快,我们兄弟就更加不爽快!到时候有什么冬瓜豆腐啥的。就别怪我们没提醒你。”虎哥威胁着说道。

  “我来看看,到时候有啥冬瓜豆腐啥的?难道虎子,你转行了。”在虎哥刚威胁完就又响起一声。徐文杰转头看看是谁说的。

  原来是从后院过来的张飞。张飞后面跟着几个大汉,那几个大汉都有一身杀气的样子。大汉旁边跟着自己的岳父张大胆。

  原来岳父找张飞补货。岳父提不了,张飞觉得傍晚还得过来,不如现在帮忙送过去,顺便找徐文杰。

  所以当张飞他们把货送到后,准备找徐文杰的时候,听到后院的伙计说前楼有人闹事收保护费的。

  张飞就与另外几个屠夫一起来到前楼刚好听到虎哥那个威胁的话,就直接说了那句话。

  虎哥听到张飞埋汰他的话,原本就觉得火,哪个店家不给面子的,胆敢这样埋汰我们,正想站起来咂桌子的,可看到是张飞和那几个屠夫。虎哥这个时候也怂了。

  “原来是张爷啊!”虎哥只能笑着问候。

  “我可不敢当你的张爷,你都开始转行卖起了冬瓜豆腐啥的!”张飞走到徐文杰旁边的座椅上坐了下来说道。

  “张爷,哪里的话,谁敢在张爷面前闹事啊!”虎哥心里也是苦啊!丫的,我好不容易打探到这个店家是刚来乡里的,今天开业过来收点保护费啥的!晓得这厮居然有张飞出头。

  虎哥也是没办法,乡里谁不晓得张飞是个莽人,但却十分仗义。乡里都传着宁愿得罪有权有钱人,也不愿得罪张仗义。

  虎哥只能硬头皮说道:“张爷,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回去把兄弟们教训一顿,让他们少干点缺德之事!我家还在煲着汤,我先回去看看煲好了没!”虎哥说完就准备走路,在这里呆多一分钟都是受罪。

  张飞看着虎哥准备溜了,就喊道,“先别急,就算你家婆娘在偷汉子,你现在也不能急这回去,这个的看看我兄弟有没有要你补偿点啥的。”

  丫的,我是来收保护费的。怎么碰到张仗义就变成家里的婆娘在偷汉子了啊?今天真的是出门没看黄历!碰到这个莽人,虎哥听到张飞说自己的婆娘再偷汉子也不能走心里憋着苦啊!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