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崩坏传记 > 第105章 蛇吐心意,无术可取
 
  清晨,

  太虚山,

  “梧桐呢?”

  凯文一大早就寻了过来,他跟梧桐的事儿完不了。

  樱不自觉的瞄了一眼他的翘屁屁,强忍着笑意,道:“不知道呢,他昨晚就不见了呢!”

  樱的目光和语气让凯文的心里很难受,非常的别扭,他恨不得把梧桐给撕了。

  这混蛋!竟然告诉樱了!

  樱递给了凯文一把椅子,笑盈盈的问道:“能坐吗?”

  “?”

  火上浇油是吧?!

  曾经那可靠的战友,如今,让他觉得很陌生。

  “……”

  凯文抱着肩膀,阴着个脸,冷冰冰道:“不必了。”

  “呵呵~”

  樱那悦耳的笑声很动听,却让凯文感觉极其的刺耳。

  樱也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无论多么好笑的事情,她都不会笑。

  除非忍不住。

  凯文强忍住想要砍死樱的欲望,转身离去了,走到门口时,他头也不回的说道:“你跟梧桐学点好……不!你少学他!”

  凯文还是不愿与曾经肩并肩的战友为敌,乃至撕破脸皮。

  并且,他虽然不怕樱,但是,从某方面来说,樱的战斗方式还挺克制他的。

  虽说樱未必能破开他的防御,可他也打不到樱。

  如今的樱简直就是女性版的梧桐,凯文认为,他要是和樱打起来了……

  即拿对方没什么办法,又肯定会生一肚子气,还有可能吃亏。

  凯文也没有选择坐在这里死等,梧桐是个“甩手掌柜”,但他不是,他的事情很多,没有时间在这儿耗。

  虽然他与梧桐成为了死敌,水火不容,但世界蛇不会和天庭成为敌对势力,凯文还是比较有大局观念的,这两大组织如果打起来了,造成的后果太过严重,人类甚至会因此而一败涂地。

  而且,世界蛇一定会输。

  天庭的敌人只有天庭自己,其他的势力目前还不配做它的敌人。

  麟山,

  实验室内,

  梅比乌斯罕见的没有搞实验研究,她翘着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露出了一双嫩白的小脚丫。

  蛇蛇明明穿着一身宽大的白大褂,却由于坐姿把身材曲线展现的很诱人,看起来非常瑟琴。

  “呵呵~梧桐哥哥,你怎么想起人家来了?是想通了吗?”

  “你说的是哪个通?”

  “哪个通都可以哦~”

  梅比乌斯“无意之中”夹紧了自己那修长的美腿,蹭了蹭,发出了邀请的信号。

  可梧桐却无动于衷:“你先学会做个人,再想办法学习勾引人吧。”

  “人家本就是个人哦,比你像个人,你跟个鬼一样。”

  “……或许吧,是我狭隘了。”

  梧桐坐在了梅比乌斯的身边,语重心长道:“但想要吸引人,首先要让自己变得适合那个人的口味与喜好。

  “可你呢?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从不会活在他人的期许里。

  “你独自行走在这条进化的道路上,没有同行者。

  “你想做最真实的自己,朝着心中最完美的形态进化,可那只是你自己眼中的完美。

  “你的外表虽然看起来越来越干净、越来越完美、越来越像个人,但在我的眼中,你身上的‘墨汁’却越来越多了。

  “我承认,我喜欢你的皮囊,但我不想跟一条‘蛇’真刀实枪的干起来。”

  “……”

  “呵呵~原来如此。”梅比乌斯若有所思,笑道,“人家的心中始终都很纳闷,你面对我为何能忍住这么久?不应该呀!之前我还在想,难道是因为我真的没有魅力吗?没想到……呵呵~”

  “我是在教你怎么勾引我,你认真一点。”

  “人家很认真的,但未承想,勾引你竟然这么难?这与我的进化之路有些矛盾呢!”

  “那就别勾引了,拜托你以后正常一点。”梧桐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嘛~”梅比乌斯用双手抱住了梧桐胳膊,抬起头,撒娇道,“人家愿意为了你而改变哦~梧桐爸爸~”

谷</span>  梧桐觉得梅比乌斯那双渐变色的大眼睛很明亮,他承认,有那么一瞬间,他心动了,但梧桐不敢确定梅比乌斯是否在说谎。

  蛇精其实比狐狸精还会勾引人,会说话的蛇,最会说谎。

  “……”

  梧桐默默的抽出了手,起身离她远了一点:“别这样,博士,你就是你,你不必在乎别人的看法,更不需要为我而改变,否则,你就不是梅比乌斯了。”

  “呵呵~刚才的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梅比乌斯笑眯眯的,娇声道:“怎么?心动了?害怕了?呵呵~真是可爱呢~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你的场景。

  “那时的你,是如此的青涩、可爱。可惜,人家没有把握住,也没有去珍惜,我伤害了你。

  “你明明是我的,却由于我的愚蠢让你离开了我。

  “人家现在好后悔,真的好后悔,竟然让一只狐狸精抢先了。

  “梧桐哥哥~我真的是越来越爱你了,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我对你的爱意没有人能比得上!

  “五万多年,人家思念了你五万多年!那狐狸精能与我媲美吗?”

  “你那不是爱。”梧桐背对着她,淡淡的说道。

  梅比乌斯起身,一步一跳的走到了梧桐的左侧。

  她背着双手,歪着身子,自下而上,用明亮的眼睛注视着梧桐的双眼,笑道:“呵呵~好吧,你可以说我不懂爱,但是,你知道吗?如今的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人家现在连睡觉都会梦到你。

  “不是想研究你哦!人家已经舍不得研究你了呢!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我都会很开心。哪怕你伤害了我,人家也会很快乐,因为你在亲手折磨我。

  “所以,人家才会忍不住勾引你,想要得到你。人家可没有说谎哦!为了你,我可以不做梅比乌斯。”

  “智者不入爱河,愚者为情所困。博士,你已经偏离了道路。”

  “我不是智者,更不是阴谋家,我只是一名科研人员,是一名想要得到哥哥或爸爸的小女孩。”

  “……”

  梧桐看出来了,梅比乌斯没有说谎,更没有开玩笑。

  他是最熟悉梅比乌斯的人。

  这让他有些头疼,他认为,梅比乌斯的情感和思想无疑是出现了问题。

  梅比乌斯是一个矛盾的集合体,她天生就没有情感,或者说,情感特别淡泊,她也不太理解人们感情。

  梅比乌斯更不想去理解,因为那是弱者的弱点。

  但是,她的内心深处却在渴望得到这个弱点。

  就如同她曾经为了强大、为了进化,变得不像是个人,可是,哪怕她认为人的形态很“落后”、很弱小,但她的内心深处却渴望变回人的模样,很矛盾。

  终于,梧桐的出现与存在让她看到了另一种可能,所以,她决定变回了弱小的人。

  梅比乌斯对梧桐念念不忘了5万多年,这份执念被她自己误认为是爱,或者说,是故意误以为是爱。

  然后,如同走入泥潭一般,越陷越深。

  于是,她真的就刻意的把这种情感变为了爱,只不过,这种爱很病态,也很扭曲。

  一个感情淡薄的人,却拥有很浓烈的爱意,这怎么可能正常?

  梧桐现在不知道怎么治疗梅比乌斯。

  刻意回避她,她会想他,越想越爱;来见她,她就更愉悦、更喜欢了。

  伤害她,她不在乎,甚至会享受;不伤害……那就完了,随波逐流的后果更严重。

  至于催眠什么的就不要想了,梅比乌斯可不是弱者。

  ……

  一时之间,梧桐发现,想要完美的解决梅比乌斯的问题,拯救她,竟然比战胜崩坏还难。

  梅比乌斯几乎不可能会被“净化”了。

  而且,蛇蛇可不是林朝雨,她可不会在暗中默默的喜欢,蛇为了达到目的,可以无所不用其极。

  “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见你的,我只是为了躲凯文。”

  既然想不出怎么解决问题,梧桐就先转移了话题。

  “呵呵~人家其实是知道的,你这个比蛇还要无情的人怎么会来看我呢?!”梅比乌斯不在意的笑道,“你们战斗的余波,我早在这里就捕捉到了。嗯……你把凯文怎么样了?”

  “我会把他怎么样?他那么强,再说,我俩又没用全力,他能怎么样?”

  “不出全力,可不代表不会吃亏哦~”

  “他能吃什么亏呢?他那么无敌,仅仅被黑渊白花‘千年杀’也叫吃亏?”

  “……”

  梅比乌斯语气幽幽的说道:“你宁可捅凯文……也不愿意捅人家么?人家好伤心哦~”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