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清风徐徐又寂寥散去 > 第三十二章 解决
 
  “咳...”张豪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后放在眼前看了看,是血,立马拽着眼前人的裤腿求饶:“哥,我错了,真的。”

  温寂在狠狠地踹了张豪的脸几脚后,脸色依旧平静,表情无丝毫起伏。

  只有季泽可以从温寂的眼底看得出来,此刻的他怒气值已经爆表了,要是一个不注意着,他真有可能会将对方活活打死。

  “用哪只手碰的她?”温寂蹲下身来,一手拽着张豪的头发迫使他抬起头来,“嗯?说啊。”

  此刻温寂的声音就像恶魔的低语,表面上好意劝说,实则是为了将你拉入万丈深渊。

  温寂站起身来,拍了拍手:“不说是吧?”

  他拿起丢在一旁的木棍,抬起脚在原本侧躺着的张豪身上踢了一脚。张豪吃痛,只能顺势翻过身平躺。

  温寂用木棍抵在张豪喉结处,语气仍旧慢条斯理,用介绍花语时一样轻柔的语气:“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说,我就让你永远说不出口。”

  “三。”他的手上微微用力。

  “二。”他拿着木棍的手往上举起一些。

  “我说,我说...”比起失声,手骨折还是要轻些,“右手,是用的右手...”

  温寂丢掉木棍,重新蹲下。

  温寂伸出自己的右手,握着张豪的手腕细细端详了会,而后右手微微用力将他的手腕固定,左手则握住他的手掌,朝反向折下。

  静谧的小巷中响起了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随后是男人浑厚的哭喊声。

  温寂嫌面前人吵,将人身上的衣服扯了一块下来顺势塞在他嘴里,堵住他的叫喊声。

  他直起身来:“报警了吗?”

  季泽将嘴里抽得差不多的烟扔在地上,碾了几下:“报了,马上就来。”一顿,“你要不要先去看看清汎?”

  温寂听到这两个字,又想起她刚经历过的事,眼底被藏起的怒气顿时又跑了出来。

  季泽敏锐地察觉到了面前人的异样,赶忙道:“这样就已经算替她报过仇了,够了。”

  温寂最终只是皱了皱眉,脸色依旧不快道:“还有两个人要解决。”

  *

  这头,周清汎回到了家。

  冲了个澡之后她明显镇定下来许多,身体也不再发抖。

  但想起刚才在巷子里差点衣不蔽体的事,她依然是心有余悸。

  她不再回想,将披在肩上的毛巾拉起一边,轻轻地擦着头发。

  突然,敲门声响起。

  “进。”周清汎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沙哑。

  周清文推开房门进入,将一杯温牛奶放到周清汎的书桌上:“学校那边的事处理完了,下周一你去十一班上课。”一顿,他皱着眉头接着说:“今晚在巷子里那小子被送去警察局了,警察让你明天去录口供。”

  “好。”周清汎拿起牛奶,用双手捧着,神情有些呆滞地点点头。

  周清文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见她精神状态不佳,便只道:“好好休息,明天我和你一起去。”说罢他便转身走出房间,轻轻将房门带上。

  周清汎小口小口地喝着牛奶,伸长一只手摸到放在床头柜的手机。将其翻过背面一看,纯绿色手机壳的磨损程度有些严重,右上角处已经完全破开,露出手机原本的银色镶边。

  明天去隔壁街道买个手机壳吧。

  正当她这么想着,握在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她点开手机屏幕,是微信消息提示。

  温寂哥:在丽城还好吗?

  周清汎对温寂的这条信息感到纳闷,但在当下也没多想,只当他是普通的关心。

  周清汎:挺好的。

  对方秒回。

  温寂哥:没发生什么事吧?

  周清汎开始犹豫着要不要将今晚的事说给他听。

  忽地,她脑内闪起离开的前一晚,温寂那冷漠的语气与毫不关心的神情,心口被揪起一块。

  还是不要再自作多情了。

  于是她只回:没有。

  温寂收到信息,抬起头望向宅院二楼的某一窗口处,猜想着那应该就是周清汎的房间。

  温寂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点燃。

  顿时烟气萦绕,将他的脸淹没。

  温寂低声嗤笑了一声,眼里满是落寞。

  对那个人还真是专一啊。

  连一点机会都不给。

  一根烟的时间就这么过了,温寂却还是没能见到少女的身影。

  最终他转身离去,消失在了路口的转角处。

  你会变心吗?

  可以变心吗?

  我会比他做得更好。

  我一定会的。

  *

  隔日,丽城一中的开学考终于结束,方诗华和吕紫边讨论答案边走出校门,期间她还满脸得意地讽刺了几句关于周清汎被降到十一班的事。

  “这下子,我看她还怎么和魏一鸣接触。抢你的男朋友,她太不自量力了。”方诗华一脸狗腿相地奉承着吕紫。

  然而,一旁的吕紫只是微微扯了下嘴角:“别这么说,下次不要为了我欺负她了。”她的语气满是无奈的意味,声音也不尽温婉,却让人听了之后加倍犯恶。

  方诗华将试卷收回书包里,嗤了一声,“哼,我只是让她去了她该去的地方而已。”

  此时的她们正走在距公交站还有一段距离的人行道上,忽地,出现一只手横着拦在两人腰前。

  “我们老板有事请两位小姐商量,麻烦这边走。”

  吕紫见那人的语气十分客气,还穿着职业西装,便放松警惕,拉上身旁的方诗华就跟着他走去。

  直到面前的人将自己带进一条幽静的巷子里,她才意识到事情不对。

  吕紫转过身就想往回走,只见巷子出口早已站着一个人,他倚靠在墙上,神情慵懒,嘴里还叼着根烟,而后他撩起眼皮,漫不经心地说:“总算是把你们给请来了,和你身后那位大哥哥聊聊吧。”

  温寂就站在他带来的安保队前面,此时的他眼角弯起好看的角度,笑得满面春风,叫吕紫和方诗华看得愣在原地,顿时沦陷,早已忘了害怕。

  温寂动了动自己好看的薄唇,慢条斯理道:“请问你们是高二一班的吕紫和方诗华吗?”

  “是。”吕紫向前一步,想将眼前人的脸看得更清晰些。

  “那就好。”说罢,他踏着步子向两人靠近,俯身道:“那你们两个,谁是吕紫?”

  “我。”吕紫直勾勾地盯着他,内心竟还有些期待他的下一句回答。

  “原来就是你啊。”温寂直起身子,不紧不慢地从口袋中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放在嘴里,而后抬起左手在空气中挥了挥,安保队的其中一人立马拿着火机上前来点燃烟。烟被点燃后,温寂吸进一口,烟雾随着他的声音一起从喉咙深处溢出:“欺负我家清汎的人,原来就是你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