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清风徐徐又寂寥散去 > 第七章 酒吧相遇(一)
 
  次日清晨,天微微亮。

  温寂站在自家庭院里喝咖啡,纠结着要不要沿前边儿那条海岸线久违地来次晨跑。他打开院门,打算扫扫门口积了一个星期的落叶。

  “吱呀——”对家的院门被从内打开了,他顺势望去。

  身着松垮男式t恤的少女打着哈欠慢吞吞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单手拿着个黑色的书包,刚准备反手关上院门,那庭院里传来一声洪亮的男声。

  “你的背心我洗了下午给你送过去啊,你身上那件儿我送衣服过去的时候再拿回来。”

  “好—”少女懒洋洋的地应着,声音里夹杂着些许困意,软绵绵地,悠转动听。

  温寂挑了挑左边的眉峰,直勾勾地盯着少女的背影。

  清汎?

  男朋友家?

  还过了一夜?

  片刻后,对家的院门再次被打开。

  拎着一粒篮球的少年边关门边喊道:“清清,等我啊。”

  看到面前这少年熟悉的面孔,再结合昨天看见的事儿。

  温寂似乎明白了什么。

  亲亲?

  给女朋友起的绰号还真挺可爱的。

  他低头笑了下,接着扫起门口的落叶。

  *

  “清,今晚没啥事儿吧?我刚从小羊家出来前可问了他了,他说今晚空着呢。”江宁啃着片吐司说道。

  “嗯,没事。”

  江宁闻言咧开嘴角,“那就得了,哥今晚带你们去个好地儿。”

  因着昨晚仨人玩游戏玩了个通宵,周清汎一回到家就急忙回房间补了一觉。

  这一觉睡得舒爽,从白天直接睡到黑夜。周清汎撑着手臂直起身,怔愣了会儿,看向书桌上的小闹钟:九点十分。

  她换了个姿势,仰躺着发懵。腹部传来一阵声响把她飘出去的思绪给抓了回来,饿了一天,胃确实是有些难受。周清汎翻身下床,回忆着家里的冰箱还有些什么能吃的,要不冲泡面吃吧?

  床头放着的手机响了一声,周清汎拿起手机解锁,微信跳出了几条新信息。

  江宁:下楼,哥带你出去玩。

  江宁:穿好看点,最好是穿裙子。

  周清汎:?

  江宁:别问太多,照我说的做。

  周清汎不明所以,但还是打开衣柜拿出了自己唯一的一条裙子换上了。

  说起这条裙子的来由,去年的某天周清汎一家难得受邀去参加周父朋友举办的一场酒会,可周清汎衣柜里是一条裙子都没有,李时芩实在看不下去,才带她去商城临时买了一件简易礼服,让她直接穿着去酒会。

  周清汎搬出自己的全身镜,对着镜子拉起侧腰的拉链。

  面前站的少女身着短款的黑色吊带小礼服,颈部修长,露出毫无赘肉的肩膀与手臂。还因着少女身上健康的小麦肤色和一张随时厌世的脸,这礼服竟让她穿出了禁欲感。她将头绳摘下,一头乌黑的头发散开来,恰恰好及胸。

  周清汎对着镜子随手拂了几下头发,拿起手机和小钱包就下了楼。打开鞋柜,第二层放着两双鞋,分别是5cm的黑色细高跟和黑色平底鞋。周清汎犹豫了片刻,拿起了后者穿上出了门。

  “清清?!”江宁不可思议地吼道。

  周清汎皱了皱眉头,显然是被他这声吓着了。

  “真是你吗?太漂亮了清清,太给你哥们儿长脸了!”江宁围着她手舞足蹈。

  杨子昀与江宁相比起来倒是冷静不少,见他右手握成拳头放在嘴边道,“咳,走吧。”说罢便转过头去不再看周清汎,但耳梢却微微泛着红。

  “去哪儿?”周清汎疑惑。

  “跟着哥走准没错。”江宁拍着胸口道。

  *

  南城,经济发展到中后期阶段的沿海城市。

  政府注重环境保护,南城连续三年入选“适合中老年人居住的城市”前三名。

  但同时,南城的娱乐休闲产业也是发展得极好,且民风开放,因此不少年青人也会选择在此地长久发展。

  白天的南城,空气清新宜人,岁月静好。进入夜晚后,则是截然不同。

  头顶的霓虹灯牌亮得人有些意乱情迷,门口满是穿着大胆的青年人进进出出,显而易见的纸醉金迷气息扑面而来。

  “LION酒吧?”周清汎眉头微皱,“我们还是未成年。”

  “这问题不用操心,里边儿有内应,没人查咱们身份证。喏,他这不出来接了。”江宁说罢,周清汎朝入口处瞥了一眼。

  那人穿着一条黑色破洞裤,上半身的飞行服宽大,从右肩膀不自觉滑落,露出里面的骚粉色t恤。待他走近来,周清汎定睛一看,脸上的表情僵了一瞬。竟然是隔壁班的小寸头。

  “走吧,他们都在里面的包厢等着呢。”小寸头含糊不清地说道,嘴里传来若有似无的酒气。

  江宁一手拉一人,跟着小寸头从酒吧的另一个入口进去了。

  一路上江宁和小寸头闲聊着,周清汎这才知道原来他哥在这间酒吧里做酒保,今晚有酒水打折活动,隔壁班的人约上自己班的人一起过来玩。

  忽地,周清汎眸光一闪,好似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还没待她细看,江宁已经拉着她的手在卡座上坐下,杨子昀随即坐在她旁边。

  “这我发小!周清汎!杨子昀!”酒吧内放着电子音乐,江宁不得不扯着嗓子说话。

  “你好!”卡座上的一人向两人打着招呼,“拿酒喝吧!别客气!”

  周清汎只微笑回应,她不适应这种嘈杂的环境,此时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得可怕,加上今天一天没进食,胃部难受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她的耳朵被酒吧里的音乐不停轰炸着,终是受不住了,附在杨子昀耳边说自己得去厕所一趟。

  这时的杨子昀被几个平时和他玩得好的同学劝着酒,“怎么了?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能行。”说罢周清汎拿起钱包和手机起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