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DC小丑日记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交谈
 
  地球上,在类魔大军离开后蝙蝠侠就利用白灯的力量恢复了一切被破坏的存在,无论是死去的生命还是破碎的月球。

  期间蝙蝠侠询问存在之灵能不能复活自己的父母,然后存在之灵则表示这影响了宇宙运行的基本,祂只负责复活这一次因达克赛德而死的人。

  蝙蝠侠有些失望,不过也没说什么,在存在之灵离开后他将白灯封存进了蝙蝠洞里,神奇女侠曾好奇的问他为什么不一直带着白灯。

  而蝙蝠侠则回答说他要以人类的力量去维护秩序,不愿意依赖外来力量。

  神奇女侠对此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刚想和蝙蝠侠谈些关于感情的私密话题,这位就被超人给急匆匆的带去开新闻发布会去了。

  作为拯救了世界的打游戏,蝙蝠侠和超人被人们称之为是“世界最佳搭档”,而神奇女侠则是成为了女权代表……

  然后超人又去探望了一下刚刚复活的莱克斯·卢瑟,然后对方又是羞又是怒的冲着他扔了几十本书,并呵斥他离开自己的地盘。

  超人表示自己只是来表示感谢而已,莱克斯·卢瑟则表示自己只是精神突然出了点问题才脑袋抽风了去救你这个蠢货。

  超人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还是在莱克斯·卢瑟歇斯底里的怒吼中悻悻的离开了。

  在忙完各种采访,顺带检查完自己反了几番的身价以后,布鲁斯才终于在太阳落下的前一刻回到了韦恩庄园。

  “我回来了,阿尔弗雷德……”

  话还没说完,他就已经愣住了。

  在门的另一边是一整片星河,无法理解的线条相互交叉组合成一个长方形的空间,而在与自己向对应的另一端是一个懒散的躺在沙发上用高脚杯喝着红酒的少年。

  那个少年布鲁斯见过,是没有被小丑毒素所腐蚀过的风啟。

  “欢迎回来。”风啟笑着打了个响指,一面沙发凭空出现“请坐。”

  布鲁斯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以后便也坐在了沙发上:

  “阿尔弗雷德在哪里?”

  “谁知道呢?”风啟耸了耸肩“我把他随即传送到了宇宙的某个角落当中,运气好的话他还是有着存活几率的。”

  “那你又是为什么而来?”

  “唔……”风啟想了想“怎么说呢?”

  祂抬起手,一个微缩般的宇宙跃然掌中“我将要成为新世界的神,但在创造新世界之前我想要和你谈一谈心。”

  “只是谈心吗?”

  “你应该是能够理解我的,蝙蝠侠。”风啟认真的说道“你应该能够理解那种感受,那种拼了命的想要向着全世界求助,但却无人回应的感觉。”

  “所以呢?”

  “我从小就很不合群。”风啟眯上眼睛,整个身子陷进松软的沙发当中:

  “在前世我在家族里的辈分比较小,而没到逢年过节总少不了要和一群小孩子在一起,我当时比较早熟,也受不了那些渣渣呜呜的熊孩子,就总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玩手机,然后家人就一直觉得我很不合群,然后就议论纷纷的说这孩子长大可怎么办啊?为什么总是和其他人不一样啊之类的事情……

  上小学的时候有一个道德素养讲堂,一个学校请来的老师在讲台上面夸夸其谈,他说了一个非常感人的故事:

  故事内容是一场国际马拉松,华夏的选手在赛场上被人用刀片划开了腿部大动脉,但他为了祖国的荣誉硬生生的爬了两个小时,从起点爬到终点,鲜血染红了跑道,裁判因为感动而把金牌给了他。

  (这个是作者小学的亲身经历,当时哭的稀里哗啦,现在……)

  所有人都哭的稀里哗啦,只有我一个人莫名其妙的怀疑国际比赛为什么选手可以带刀片。

  再大一点的时候我比较喜欢看动漫,然后大人们又觉得我玩物丧志,在他们看来正常人就应该看些真人演的东西,在他们看来我还是和其他人不一样……

  等我上了高中以后,学校里又一个特别碧池的老师,她在课堂上将一个二十岁少女的故事。

  说那个少女特别喜欢仙鹤,她很年轻就投身仙鹤保护活动,然后为了营救一只幼年仙鹤被淹死在了沼泽地。

  当时我就很不明白,她死的毫无意义,因为她到死也没有把仙鹤救上来,而且她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家人的感受,这种人为什么能够成为英雄?

  我像老师提出了问题,老师则是把我给狠狠的骂了一顿,还说我三观不正,说什么精神永存之类假大空的话,事后她还说要把我开除,不过我家里给了她点钱就不了了之了。

  再然后是……

  很多很多,人们总是觉得我不合群,觉得我应该要和他们一样,但那样的我还是我吗?如果说肉体的存在没有意义,那么唯一能够证明我是‘我’的就只有思想了。

  我能够感觉到世界的排斥,不过因为当时我家里比较有钱所以也没什么,但我却愈发的感受到世人的愚蠢。

  就比如历史上的那些伟人,从古希腊的哲学家到战国诸子,人类将之尊为圣人,在我看来那却不过是一群欺世盗名之辈。

  大道理谁都懂,只不过他们都说了出来,所以他们就成为了伟人,我和伟人的区别就只是出生时间的不同而已……

  但这个世界不喜欢我,他们都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他们在推崇那些无意义的东西的时候其实都知道那些只是假的,但他们不敢说出来,因为他们需要以此来维持自己的人际关系,从一开始他们的思想就已经被那些华而不实的大道理所禁锢,唯一自由的我就成了异类。

  与众不同的我,不合群的我?不愿相信谎言的我,因为富足的生活让我有着更多的时间去思考这个世界的真相,我发现人类的大部分行为都没有意义。

  就比如高考报志愿家里争吵了好几天,然后责骂我一点都不关心,我告诉他们我想要学机器人技术,然后他们又是一阵否认接着再次进行争吵……

  无意义的争吵了好几天,最后在十五分钟后把我给送到了一所军校,并表示在部队里找到了关系……

  就这样我一直被孤立,被排斥,因为我的叛经离道……

  到底是我想的太多,还是这世界越来越疯狂?”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