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永夜剑神 > 第十一章 反将一军
 
这次回到院落之后,齐夜便看到永三永四两个兄弟在准备饭菜,看到齐夜回来了,两人冲着齐夜点头微笑,虽说齐夜心中不断的冷笑,但是脸上还是象征性的会以微笑。

  突然齐夜走到二人身边开口道:“我来帮你们吧。”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随后假惺惺的说道:“不必了,我们回来得早,已经准备好了,马上吃饭了,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齐夜洗完手之后,永三他们等人已经摆好了碗筷,齐夜走过来之后向永三永四二人抖了抖手上的水珠,永三开口道:“齐夜兄弟,别闹,快坐过来,吃饭了。”

  齐夜明显能感觉到今天永三他们已经在汤里下了药,虽说味道很淡,但是齐夜还是察觉到了,不过无所谓了,昨天齐夜已经将解药分给了齐圣,他们二人体内都没有药性了,自然毒药也没有了效果。

  反倒是永三永四二人,估计只有不到一个月的寿命了,不过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的,与人无由,若是只是忘恩负义,齐夜兴许会给他们一个痛快,但是这种忘恩负义还对齐夜动了杀念的,在齐夜这里,连一具全尸也别想要。

  ——

  第二天,内门考核第二关正是开始,外门弟子几乎全都是初窥门径中品,初窥门径上品的不超过三个人。

  但是同样为初窥门径中品依旧有强弱之分,齐夜这样内力浑厚的自然属于强的那类。

  第一轮淘汰了一千人,毫无悬念,齐夜成功晋级,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杨尘也通过了第一轮,虽说有些吃力,但是好在混了过来,只要再赢一局,杨尘也可以晋升内门。

  第一轮举行了三天,第四天,齐夜再一次以绝对碾压的姿态通过第二轮,成功晋升内门。

  但是杨尘就没有这么幸运,在第二轮的时候,杨尘抽到了王芝卓,其实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王芝卓私底下安排的。

  那一场对决齐夜也看了。

  王芝卓在对决中说道:“知道你这样的废物为什么能通过第一轮吗,那是老子安排的?你不是一心想要加入内门吗?我偏要在你离内门最近的时候击败你,我要让你感受到深深的无力和绝望。

  你说你和谁做兄弟不好,非要眼下和齐夜这狗东西做兄弟,虽说今天我不能杀你,但是我要让你知道和我作对的下场有多惨。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跪下来求我,叫我三声爷爷,并且说齐夜是杂种,这样我会给你一个认输的机会。”

  杨尘平静的说道:“臭屁完了吗?臭屁完了就赶紧打吧,你爷爷我今天就算是被打死了也不会向你这种畜生低头。”

  王芝卓恼羞成怒说道:“很好,这么着急送死?爷爷我成全你。”

  杨尘平日里以练拳为主,但是这里是北冥剑宗啊,整个门派上下都是剑修,自然在内门考核的擂台上可以用剑,杨尘本来实力就弱,用剑也不习惯,比赛刚一开始就被王芝卓压着打。

  片刻之后便落入了绝对的劣势,浑身上下全都是剑伤,伤痕累累。

  王芝卓一边压着杨尘打,一边嘲讽道:“废物,只要你现在跪下来叫爷爷并且说齐夜是杂种,我就饶了你。”

  杨尘此时已经虚弱不堪,浑身都是血,这一幕仿佛让他回到了两年前,夕阳下,一个少年,走一步摔一跤,爬起来,再一次摔倒,浑身已经摔得血肉模糊,但是依旧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前行,身边一个少年一次又一次将他扶起来,一直不离不弃。

  回想到这副画面,杨尘反而笑了,笑得有些狰狞恐怖。

  这一抹狰狞的笑容反而让王芝卓更加气愤,王芝卓怒吼道:“笑,我让你笑,我让你笑个够。”

  说着王芝卓手中的剑挥砍的更加迅猛,鲜血四溅,但是好在比赛有规定不能伤人性命,所以都不是致命伤,不然杨尘早就死了。

  看台上徐徐多多的人对着杨尘指指点点说道:“这人有病吧,都成了这样,还有什么悬念呢?比试又不是不能认输,直接认输不就行了,都有人叫他认输了,他还在死撑着,二品输给三品又不丢人,干嘛非要受这罪啊。”

  一个方面大耳的老头说道:“王芝卓的剑法确实不错,只是这剑中戾气太重,而且本是同门,何必出手如此狠辣呢?”

  这人正是内门执法长老吴越,吴越为人正直,而且也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当初也正是他帮了齐夜一次,吴越看到王芝卓如此心狠手辣,甚是有些不悦。

  这时候一个留着一字眉的老头阴阳怪气的说道:“吴长老,莫非犬子的对手是你的私生子,所以你才如此袒护。啧啧啧,想不到吴长老一向看着正直,嘿,没想到外头的风流债还不少。”

  这人正是王芝卓的父亲王毓,吴越被王毓气的吹胡子瞪眼,怒道:“王长老,休要血口喷人。”

  王毓嬉皮笑脸的说道:“吴长老也莫要生气,王某也只是跟吴长老开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罢了,吴长老若是单单因为王某的几句话生气,未免有些太过小气了吧。”

  吴越被气的不轻,冷哼一声不打算与王毓说话,继续看对局。

  可是王毓还不打算停下来,继续说道:“考核开始的时候明确说了,擂台上可以认输,要是不认输,那就只有等着被打到爬不起来这场比赛才算结束,要不是我儿王芝卓手下留情,此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他不认输怪得了谁?还不是他咎由自取?”

  吴越讽刺一笑说道:“这么说令郎王芝卓还是个忠厚人啊?”

  王毓笑着答道:“那可不是吗?”

  诸位长老身后坐在主位的宗主看着二人斗嘴,也不劝架,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对局。

  但是吴越被气的不轻,要是再在这里呆下去估计得被王毓气的背过气去,于是吴越大袖一挥,走到别的看台去了。

  擂台上王芝卓出剑如风,每一剑划出,都有一道鲜血飞溅而出,终于,半炷香的功夫,杨尘倒在了血泊之中。

  炼丹阁的老头,也就是杨尘的师父,比赛还没开始就给杨尘说直接认输吧,杨尘未曾表态,当杨尘刚被压制的时候老头就大声喊着让杨尘认输,但是杨尘一直充耳不闻,一直到比赛结束的那一刻杨尘也没有丝毫认输的迹象。

  齐夜在不远处的看台上,双拳紧握,青筋暴起,眼睛之中全是鲜红的血丝,满满都是杀意。

  当比赛结束的时候,齐夜和老头一起冲下看台,冲到擂台上,齐夜抱起杨尘,背对着王芝卓说道:“明日,你必死。”

  可是王芝卓却不以为然,依旧嘲讽道:“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和我作对的下场,不过明天你我对决的时候,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因为那个时候你会永远也爬不起来。

  我给过你兄弟机会,我让他叫我爷爷并且磕头认错,可是他不识时务,要不这样,我也给你一次机会,给我磕头认错并且叫我爷爷,我明天只把你打成残废,不弄死你,怎么样?宽厚仁慈吧?”

  齐夜并没有回头,而是抱着杨尘,走出了人群,任凭身后的王芝卓肆意嘲讽。

  当将杨尘安置好之后,老头立马取来上好的斤创药为杨尘敷上,药粉使得昏迷的杨尘不断发出疼痛的呻吟。

  齐夜连忙从怀里取出一株从北冥正那里要来的灵药,捣碎给杨尘服下,灵药入体,丝丝缕缕淡蓝色的灵气从杨尘体内散发出来,杨尘的身体无法承载这些灵气,但是灵气溢出的时候却在快速的修复着杨尘的身体,一旁的老头眼神中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短短一个时辰,杨尘便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杨尘的伤势很重,许多伤口深可见骨,但是在灵药的作用下短短一个时辰便从昏迷中醒了过来,若是没有这些灵药,少说也得要一天一夜才能醒来,由此可见灵药的神奇。

  杨尘醒来,齐夜刚要开口,便被杨尘拦住了,杨尘率先开口说道:“齐哥,我知道你要说啥。我知道我打不过他,但是我就是受不了这个气,我就算被他打死了,我也不会向他这种人认输,从小到大,我啥都不行,干什么事都有人说我不行,但我就是倔,我就是属驴的,我干不过我也偏要干他,更何况他还那样对你,我就更不能认输了,大不了就是一死了之。”

  这时候一直抽着旱烟的老头不淡定了:“混账东西,说什么混账话,你死了老子咋办?你死了谁给老子帮忙,没脑子的蠢货,尽干些混账事,下次再干这种混账事老子就没你这个徒弟。”

  老头被气的咳嗽不断,最后老头总算是放缓了语气说道:“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好啊,你想证明你行,你首先得活着,什么舍生取义,什么狗屁宁死不屈,那都是圣人干的事,和你们有啥关系,你是圣人?都给老子好好活着。”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最终齐夜打破了寂静,齐夜再次从怀里掏出两株灵药递给老头。说道:“刚刚情况紧急,这两株都是灵药,配上一些固本培元的药熬给杨尘喝吧。”

  老头微微点头,收下灵药,随后与齐夜走出房间,让杨尘一人安静修养。

  出来后老头开口问道:“你接下来要干什么?”

  齐夜平淡的说道:“杀了他。我与他的恩怨不止这些,所以我必杀之。”

  老头沉默片刻后说道:“慎重,保重。”随后二人便分道扬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