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永夜剑神 > 第八章 初试泉水
 
杨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什么叫被一个人杀死两次?

  齐夜并不想解释,只是拍了拍杨尘的肩膀说道:“放心吧,堂堂正正对局我百分百赢。”

  杨尘刚准备说话,齐夜便抢先一步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王芝卓这个人狂傲,心胸狭隘,卑鄙无耻,仗势欺人,堂堂正正的打一场肯定不可能,他会在背后耍手段,这些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不过我对自己有自信,就算他耍手段,我也有对付的法子。”

  齐夜把杨尘要说的都说了,杨尘还有什么说的?

  齐夜突然转过身对杨尘说道:“若是你对上了王芝卓你会怎么办?如果不是我的话王芝卓不会针对你的。”

  杨尘挠了挠头说道:“齐哥说的哪里话?当初不是你,我也进不了北冥剑宗啊,要是遇上了那家伙我如果打不过就认输呗,我觉得师父对我挺好的,我也没必要跑到内院去,说不定去了万一被人看不惯还会被揍,师父顶多就是骂我。”

  齐夜没说话,再次将手搭在杨尘肩膀上,用力一捏,杨尘嗷嗷叫,将近两年没机会相见,但齐夜还是齐夜,杨尘还是杨尘,还是那个整日被齐夜欺负的杨尘。

  ————

  齐夜这一个月来都在修炼,欠着炼药阁老头的钱一分没给,齐夜估计全都是杨尘帮忙说的好话,不然那贼老头早都找到齐夜门上,连本带利全都讨要了去。

  兽核的事情齐夜突然想到一个人,俗话说羊毛长在羊身上,薅羊毛也应该从羊身上来,这只大肥羊正是北冥正。

  齐夜记得当初在禁地里,北冥正的院落前有好几个灵药,虽说没有齐夜用得上的,但是肯定也值不少钱,还有就是灵兽兽核,北冥正兴许有。

  齐夜帮忙治病救人,总不能自掏腰包吧,要点就算是没有灵兽兽核,那那些灵药齐夜也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下。

  说干就干,半夜三更,黑吗咕咚,齐夜悄咪咪的溜到了禁地,上次被扔了下去,不知道摔成了什么样子才让北齐皇子齐夜的灵魂和北冥剑宗齐夜灵魂融合,但是这么高,摔的肯定很残忍。

  齐夜一步一步爬了下去,大概一炷香时间才爬下去,武者的身体素质用了一炷香,可想而知这至少百米多高。

  齐夜敲开老祖的们,北冥正兴奋的走出来问道:“练出丹药了吗?”

  齐夜摇了摇头说道:“还没呢,我记得你这有几株药草用得上,我专门下来取一下。”其实没一个用得上,齐夜就是单纯的想坑走罢了。

  北冥正狐疑道:“你不会是觊觎我这些灵药瞎编的吧?”

  齐夜汗颜,没想到被这老头一眼看穿,但还是得装作刚刚说的是真的样子:“人和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吗?这我很难帮你办事啊。好巧不巧,这些药材都是炼制治疗你隐疾的关键啊,哎,算了算了,我再帮你找找其他的药吧,就是不知道啥时候能找到啊!这可怎么办啊!”

  齐夜可是急得捶胸顿足,手忙脚乱,那可真是急坏了。

  北冥正就看着他演戏,最后无奈道:“行了行了,全拿去,全拿去,别演了,就当是给你的报酬。”

  齐夜立马换了一副嘴脸道:“嘿,得嘞,弟子多谢老祖,弟子一定赶快为老祖炼药,保证让老祖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北冥正越看越觉得这小子不靠谱,但是也没办法啊,谁让这小子这么让人捉摸不透呢,现如今能依靠的也只有这小子了。

  齐夜咳了咳嗓子再次问道:“老祖,你这有没有灵兽兽核,有一味极其极其极其关键的药材,我找到了卖主,可是人家开价两个灵兽兽核。我这实力有限,而且也不好遇到灵兽,所以我想问问您这有没有?”

  北冥正眉头紧锁的问道:“你小子真的狮子大开口啊?给了你那么多灵药你还想坑我两枚兽核?没有,滚。”

  齐夜四指并拢,举过头顶说道:“老祖,冤枉啊,我对天发誓,这味药材真的必不可少,而且卖主真的说只要兽核,若是此话有半句假的,我五雷轰顶。”

  虽说上辈子在雷刑山的时候无时无刻不被五雷轰顶,但是齐夜还是怕,所以刚刚那句话还真没有半句假话。

  沉默了片刻,齐夜指了指头顶说道:“老祖,您看没有五雷轰顶吧,连个屁都没有,我刚刚那些话都是真的。”

  北冥正又不是傻子,发毒誓五雷轰顶这类鬼话谁信啊,要是真能灵验,世间将会有多少“痴情男子”死于天雷之下。这鬼话也只能忽悠一下小姑娘了吧。

  北冥正从身上搜刮出一个小袋子,取出一个泛着白光一个泛着蓝光的小珠子,齐夜激动的口水都快溜了下来。

  若是放在当年,齐夜看都懒得看一眼,就连灵兽之上的妖修的妖元,品阶低了齐夜都是随手扔在了路边,谁爱要谁拿去。

  可是现在,一个一阶一品灵兽和一个一阶二品灵兽的妖核却把齐夜激动成这样,不知道是久旱逢甘霖的开心,还是说单纯的饥不择食了。

  齐夜接过兽核,可是他发现北冥正的那个小袋子里看样子还有不下四五个,齐夜以为这个不入流的宗门应该很穷,没想到居然有这么多好东西,齐夜暗下决心,早晚一定要把剩下的那些坑过来。

  北冥正看到齐夜的目光,立马收回了那个小袋子,说道:“想都不要想。”

  将袋子放到怀里后还摸了摸,好像齐夜的目光吓到了他的小宝贝一样。

  北冥正看着齐夜怒声说道:“看什么看,坑了我那么多宝贝,还不走?还想要敲诈啥?我可没钱被你敲诈了。你要是还想敲诈我,我一巴掌拍死你。”

  齐夜无语,心里打鼓道:说的好像我这次下来就是为了坑你一样。我这只是羊毛取在羊身上,有什么不对吗?

  齐夜问道:“老祖,那本太玄经到底是不是残卷?”

  北冥正舒了一口气道:“你开口我都差点动手了。”

  齐夜汗颜。

  北冥正想了想说道:“太玄经到底是不是残卷我也不清楚,但是我按照书上的方法联系内力确实深厚,但是却并没有如同书上说的一样,一跃百米,疾行如风,身轻如燕之类的,身体强度也并没有产生任何变化,单单是内力浑厚,厚重。依我看估计是夸大其词,将这本书神话了,其实也就是单纯的内力修炼罢了。”

  齐夜微微点了点头,齐夜觉得也不是没可能,但是稍微思索一番后又摇了摇头,就算是北冥正他师傅不传他绝学也没必要坑他,还是说他师父也不清楚这些。

  经过一番思索之后,齐夜再次开口说道:“老祖,太玄经书中介绍的那座泉眼在哪?能否带我去看看。”

  北冥正皱了皱眉头,心里暗骂道:“看看看,看啥看,有啥可看的,一天天就你的屁事最多。”

  虽然心里这么想,可还是没说出口,最后还是很不情愿的说了句:“跟我来吧!”

  两人出了那座别苑,走了小半个时辰,齐夜总算是看到了那座泉眼,看样子也就是一座普通的泉水。

  齐夜将手伸到泉水里,捧起一捧泉水,确实挺沉的,比一般泉水要沉一些,现如今临近年关,本应天寒地冻,可这泉水却还暖洋洋的,齐夜将手掌凑到鼻子跟前闻了闻,什么气味都没有,就是泉水。

  齐夜仰起头问了句:“能喝吗?”

  北冥正双手环抱于胸前,冷冷的说道:“能喝,还有点甜。”

  齐夜大胆的尝了一口,随后竖起大拇指说道:“嗯,还真有点甜,老祖诚不欺我啊。”

北冥正冷冷一笑道:“那可不?我成天在里面泡澡呢。”

齐夜满脑子的黑线,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看,摸,闻,尝都没啥特别的,看来是看不出什么了。

  所以齐夜想试试泡在泉水里的感觉,于是对一旁的北冥正说道:“我跳进去试试啊。”

  北冥正依旧那副被打劫了的表情,冷冷说道:“受不了就叫,别死在里头了,你死了是小事,没人帮我治疗隐疾是大事。”

  别看这老头一大把年纪,可是没一点正行,齐夜坑了他不少宝贝,一直怀恨在心,这可跟齐夜计较了一路,叭叭叭数落个不停。

  ————

  天都了中午,齐夜还泡在泉水里,只是此刻的齐夜面色很不好,现如今满头大汗,面色通红。

  身边的北冥正叭叭叭了一个多时辰,一直想套出齐夜的老底:“你是不是夺舍重生的人,为什么要夺舍我的弟子,还是说你是被我的弟子献舍。你原先是哪片大陆的人,还是说你是得到了怎样的奇遇,能对修行一途有如此见解。”

  这老头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问题特别多,跟十万个为什么一样。

  齐夜不想透露太多,全部都糊弄了过去,北冥正听得出来齐夜在糊弄自己,于是也懒得问了,说了句:“别死在里头,老子睡了。”

  没过多久,北冥正便在一旁睡着了,只是每隔一会儿就会发出痛苦的呻吟,齐夜听的清清楚楚。

  中午了,这下面照不进多少阳光,所以北冥正这个时候睡得还很沉。

  齐夜泡了将近半天,这可比北冥正坚持的时间都要长。

  不过齐夜可不是没有收获,虽说内力日积月累获得的,但是在这他感受到了一种节奏,呼吸一般的节奏,那种砭骨噬心的同来自一种无形的威压,而这种威压很有节奏,就像是呼吸一样。

齐夜叫醒北冥正,北冥正看了看峡谷之内的浓雾,不由得惊叹齐夜尽然坚持了那么久。

齐夜问道:“老祖,你有没有感觉到那阵疼痛就像是呼吸一样?”

北冥正先是一愣,随后摇摇头。标识并没有这种感觉,他感觉到的只有痛,齐夜皱着眉头,仔细回想,终于想到了一些什么:节奏感好像是到了特定的时间之后才有,这应该就是关键所在,齐夜比老头坚持的时间更长。

齐夜与北冥正商量了一会儿,决定下次再尝试一下,一定要弄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不过齐夜的当务之急是内门考核和帮北冥正炼药,所以便不久留,趁着四下无人,齐夜偷偷的从深渊溜了回去,准备着明日的内门考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