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永夜剑神 > 第四章 再遇王芝卓
 
天色将晚,练习了一天破军的齐夜汗流浃背,最终,齐夜将长剑收回剑鞘,准备就这样回家。

  一路上也没有几个人,倒是没人认出齐夜。

  刚回到自己的院落,立马便有几个人从房间里冲出来。

  一个长着络腮胡的男人瞪大了眼睛说道:“齐夜?你是齐夜?你没死?”

  这男人叫永三,别看他一脸络腮胡,可实际上才十八岁,但是一直不修边幅,看着和三十岁差不多。永三和齐夜的关系一直很不错,自然不可能是盼着齐夜死掉,从他的语气中倒是有些喜出望外的意思。

  不过齐夜分明记得,当初这人也在场,虽说很焦急,但是却并没有出手帮忙或者劝阻,这一切齐夜看的清清楚楚,平日里兄长弟短的,生死攸关的时候连一句劝阻的话也没有,可见这帮人多么虚伪。

  不过既然知道这帮人的真面目,以后保持距离便是,也没必要完全撕破脸皮,毕竟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过代价肯定是早晚要付出的。

  齐夜虚伪的笑了笑道:“命大,没死。”

  旁边一个小瘦猴子一样的男子尖声说道:“齐哥你没事就好了,那天听说你出事了我都快愧疚死了,要不是为了帮我出头,你也不至于被打了,都是我不好。”说着那尖嘴猴腮的小瘦猴子便有些哭腔了。

  这小瘦猴子叫永四,是永三的弟弟,齐夜正是为了这人出头才会被打。

  这人当日明明在场,若是说其他人不出手也就算了,但是齐夜可是为了他出头啊,而他却无动于衷,现如今还要撇清关系,说当日自己不在场。

  齐夜双拳紧握,心里万马奔腾,咬牙切齿都无法形容齐夜此刻的内心,但是突然齐夜释然了,不是齐夜原谅了他们,而是他们两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早晚都要付出代价,只是不是现在动手,若是现在动手必然会引来长老追查,所以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现如今缺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或者一个毁尸灭迹的机会。

  齐夜强行挤出一抹笑容说道:“没事的,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永三满腔怒气的说道:“这王芝卓还真是仗势欺人,狗仗人势,若不是他有个长老老子,就他那怂样,早就死了千八百回了,下次见到他绝对不能给他好果子吃。”

  永四立马附和道:“哥,你说得对,这狗贼王芝卓简直是欺人太甚,下次见到他绝对不能给他好果子吃。”

  周围的同院连连附和,齐夜内心里冷笑连连:“我看你们能装到什么时候。”

  突然有人问道:“齐夜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问话的是一个白白净净的少年,看着很有书生气质,他叫齐圣,名字听着很大气。虽说和齐夜他们同一座院落,但是交集很少,就连齐夜这样善于结交好友的人也只是记住了他的名字,交集很少。

  这人平日里也没什么爱好,练功的时候练功,剩下就是抱着一个《沧海志》看个不停,若是说爱学习倒也没发现,毕竟他从来没看过其他的书,就成天翻看那一本。

  齐夜还没说话,倒是永三怒声说道:“你这书呆子会不会说话,尽问一些不着调的问题,成天读书把你读傻了吧?齐夜现在好好的,你这是诚心咒人家吧。”

  齐夜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又反应过来了,之所以这家伙这么大反应八成是以为齐夜没看到他,再者就是不希望过多的回忆当天,若是回忆到什么细节反倒对他不利。

  齐夜对着齐圣笑了笑,随后懒洋洋的捂着嘴巴说道:“哎,练了一天剑,有些困了,我去睡觉了。”

  齐夜很庆幸刚刚压住了怒火,若是真的撕破脸皮说出一切的话,日后还反而不好报仇了,毕竟真的那样的话反而会让他们更加戒备,这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反而更容易报仇。

  齐夜走后,院子中的众人逐渐散去,唯独那个书生模样的少年立在院子中沉思,最终似乎是想到了一些什么,意味深长的看向了永三和永四的房间。

  对于技法齐夜已经初步掌握了,一招破军足够受用了,不过对于内功的修炼,齐夜还没有掌握,于是天还没亮齐夜便起来前往藏经阁,北冥剑宗的武学典籍都在这里面。

  说实在的,北冥剑宗的外门武学都是垃圾,藏经阁里都是一般货色,甚至里面有些功法都是内门的弟子或者长老研究出来的,简直是粗鄙不堪。

  但是这也没办法啊,北齐齐夜的记忆里那些功法随便看一眼都练成了,随手都能使出来,也没怎么在意,哪像这副身躯,不过齐夜倒没有嫌弃这个身体,毕竟有谁会嫌弃自己。

  很快齐夜便来到了藏经阁,里面的长老是个约莫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一件蓝色的长袍洗的有些泛白,满脸褶子,有些邋遢,不过看着很是慈祥。

  齐夜进去后对老头礼貌的作揖,老头也很和蔼慈祥的会以微笑点头。随后老头继续看着门口,等待着其他的弟子进入。

  齐夜在一层转了很久,这些功法实在是粗鄙不堪,齐夜还真不是眼高手低的人,只是这些功法实在是有些太垃圾了,不过想来也能理解,先不说北冥剑宗只是个末等宗门,本来实力也就是不入流的那种。再说这外门的实力,参差不齐,虽说有的人天赋异禀,早晚会进入内门甚至成为关门弟子,但是还是有的人资质平平,而且这类人还占据绝大多数,给他们一些比较低级的内功让其循序渐进的修炼也可以理解。

  这一层没什么可以看的了,齐夜也不会怀着在垃圾堆里找金子的心思,在这里继续寻找合适的功法实在完全没必要。

  二楼功法确实不少,品质也别一楼的好了些许,可是看了一会,还是没看出什么,突然齐夜被一本红色的书本吸引。

  齐夜走过去,拿起一看,书上赫然写着《辟邪剑谱》四个大字,打开书的第一页齐夜便是一阵大喜。

  书的第一页用朱红色的墨写着一段话:“天下武功,唯快不破,此功法可将速度练到极致,练成之后毫无破绽。”

  虽说齐夜觉得这多半有些吹牛的嫌疑,因为天下间就没有任何功法能够做到毫无破绽。但是后面的内容也让齐夜觉得这功法很是了得。

  “咱家虽未入那仙人修士之流,但是单凭这一本葵花宝典在武林之中之中少有敌手。”

  齐夜有些欣喜,这样的功法正好契合了齐夜修炼的剑法——破军,不过齐夜有了另一个疑问,为何如此了得的功法会放在外门的藏经阁,这未免有些不太合理。

  当齐夜翻到第二页的时候便明白了其中的缘由:第二页就写了八个大字——欲练此功,挥刀自宫。

  齐夜打了一个寒战,这怕不是邪教功法吧?一想到为了练一个破武功,连自己的大宝贝儿都没了,多少有些不值得,怪不得这么厉害的功法却只是放在了外院。

  再次转了半天,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功法,也罢,还是好好修炼,早日打通剩下六座气府,进入登堂入室级别,进而进入内院,修习别的功法算了,不过没有功法齐夜很难进入下一个境界,于是齐夜随手选了一本自己还算看的下去的功法修炼。

  刚到楼下齐夜便看到了一个很是不想见到的人——王芝卓,当王芝卓看到齐夜的时候愣了一下,先是眨巴了好几下眼睛,但还是没看错,最后更是使劲的掐了自己一把,证明自己不是在做梦,但是即便如此齐夜依旧站在那里。

  终于王芝卓还是接受了这个现实,冲着齐夜骂道:“小杂碎,你没死啊?你没死还害的老子被我老爹臭骂一顿,没死还给老子装死,你真是死有余辜。”

  王芝卓看了看身后的长老,随后以威胁的语气对齐夜说道:“这里不是动手的地方,虽然你装死躲过一次,但是下次见面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齐夜冷冷的看了一样王芝卓,随后邪魅一笑说道:“记住你说的话,因为他早晚会应验到你的身上。”

  齐夜走下楼梯,准备走出藏经阁,但是突然齐夜的眼睛被一本泛黄的书本所吸引。

  齐夜走过去,拿起看了看,封面已经丢失,书页已经严重泛黄,页脚也很残破,字迹很模糊,不过勉强看得清,齐夜翻看了很久。

  刚进来的王芝卓忍不住嘲讽道:“还以为多厉害呢,原来是这样一个废物,只能修习这一层最垃圾的功法,不过也能理解,垃圾配废物,很配,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像本少爷一样天子卓绝。”

  这时候不远处的长老怒了,怒声道:“放肆,这里是北冥剑宗的藏经阁,由不得你在此口出狂言,若是再敢出言不逊,休怪我不可气。”

  虽说王芝卓那个长老老子地为肯定比眼前这位高,但是在人家的地盘也不好太过撒野,于是王芝卓冷哼了一声,便走向了二楼。

  长老并未多言,齐夜先是作揖道谢:“多谢前辈出手解围。”

  老头摆了摆手道:“帮你只是顺手的事情,这藏经阁可不是这帮无知小辈闹事的地方。”

  齐夜继续说道:“不管如何,弟子谢过长老,不过还请问长老一件事,这本秘籍叫什么?”

  老头接过残破的书卷,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翻看了半天,随后点点头说道:“小子有点眼光啊,这本叫做太玄经,是我们北冥剑宗的老祖的师傅传给他的,说是凭借此书能让他独步武林。

  但是北冥正老祖修炼十余年仍是没练出个结果,后来有人说这是一本残卷,于是老祖他老人家也就放弃了,我估么着也是,要不然为什么练了那么久一点用都没有,于是这本书也被逐渐遗忘,最后在一次打扫卫生的时候被收拾了过来,我就整理着放到了这里,你可以试着练一练,说不定这不是残卷,你练成了就是捡到了天大的机缘,不过如果练不出什么名堂就算了,不要陷得太深,浪费了更多时间。”

  齐夜自然知道长老是好意,于是再次向长老作揖道谢:“多谢长老提醒,弟子告退。”

  老头点了点头笑看着齐夜离去”,齐夜刚走没多久便有一个书生摸样的少年,他拿着一本红色的书本,刚登记完就快速的跑了出去,长老还有些费解,可是当他再次看到登记册上赫然写着的“辟邪剑谱”四个字的时候便大吃一惊,看向那个少年的背影有些埋怨和惋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