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逆命2005 > 第十八章 打一顿吧。
 
  钓鱼是一件愉快的事,也是一件刺激的事。

  想要真切地品味到钓鱼的滋味,你就得以身犯险,肉身成圣。

  因为一马平川的荒原上没有灯火,风平浪静的河流里从无大鱼。

  别人不敢去的地方,我去!

  别人不敢钓的鱼,我钓!

  那些拥挤的地方,出了陌生人的狐臭,几乎什么也捞不到。

  孤独与刺激才是一个钓者真正的归宿。

  姜至坐在这个镇上人几乎少有过来的鱼塘边上,轻轻地握着钓竿,想起曾经在网上看过的一篇“钓鱼圣经”。

  那个年代的许多中年人都是这般,对钓鱼有一种超越了本我的痴妄。

  他们拿起鱼竿,走向汹涌的水库,就会看见当年那个独自走向陌生城市的自己,只不过那时城市上空的的云雾缭绕,换做了此刻静水深流中的艳阳高照。

  每一次挥杆,那个当年跟黄牛大家,跟小贩斗智的自己又会浮现于眼前,就像一朵二十年前的花再度盛开。

  钓鱼,钓的早就不是鱼。

  “可乐,你说那位真的会来吗?”

  吕可不耐烦地扭头问道,对他而言,枯坐在这儿看着眼前一动不动的浮标,不亚于一场只能坚挺不得释放的酷刑。

  少年人只想着释放,中年人才明白坚挺的好处。

  姜至不说话,扭头看着他,耳畔传来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他朝着吕可微微一笑。

  很快,两个男人从山林中走下,来到了岸边。

  瞧见姜至和吕可的身影,不禁微微一愣,像是没想到在这样一个偏僻的鱼塘也能碰到旁人。

  领头的男子不为所动,朝着岸边的小木屋走去,老板也快步迎了上来,陪着笑说了几句,那两个男人便走向了姜至二人的对岸。

  老板夹着两个小板凳,扛着一把遮阳伞,手臂上还挂着个装满饵料和各种工具的袋子跟在身后。

  时间就在双方的对坐中悄然流逝,然后,姜至默默起身。

  他缓缓绕过鱼塘的一边,走过了鱼塘塘主的小木屋,走到了对岸,在那两个钓鱼男子的遮阳伞旁停步。

  准确来说是在那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旁站定,然后轻声道:“在这儿,只能钓起那些本就温顺的鱼儿,不用调饵、挫饵,不用做任何的准备,钓鱼就只是为了来钓鱼而已。”

  姜至说着那些自己积累多年的钓鱼经验,伪装出一股见多识广的阔少在夜总会打妈咪屁股的干练和自信。

  可惜,中年男人只是扭头看了他一眼,便缓缓收回了目光。

  中年男人身旁的那个更年轻一些的男子更是小声委婉地提醒道:“兄弟,别惊了鱼。”

  姜至朝着那个年轻男子歉意一笑,就在年轻男子以为他要识趣离开的时候,姜至开口道:“周镇长就打算在这儿钓一辈子鱼吗?”

  中年男子霍然扭头,看向姜至,姜至神色坦然,平静地承受着他审视的目光。

  “小刘,去帮我再拿点饵料过来。”

  中年男子开口吩咐道,声音不小,压根没有怕惊着鱼儿的意思。

  年轻男子愣了愣,看着脚边,“领导,这儿还有好多.......”

  话没说一半,中年男子眉头一皱,他便恍然大悟,起身快步离去。

  “抽烟吗?”

  中年男子从兜里掏出一支烟,递向姜至。

  姜至伸手接过,然后大剌剌地任由中年男子举起火机帮他点上,轻吸了一口,吐出一口轻薄的烟雾。

  时隔半月的第一支烟,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不适。

  中年男子给自己也点上,猛嘬了一口,借着升腾的烟雾开口道:“兄弟,怎么称呼?”

  姜至轻笑一声,“周镇长,你觉得这个文兴镇怎么样?”

  见姜至不搭他的话,中年男子也沉默了起来。

  谨慎,是一个官员的基本素质。

  姜至也不以为意,他要的只是中年男子能够耐心听他说完这一段话。

  “这个镇子,还很落后,如果不是本地人,来到这儿工作的人会很失落,但对于周镇长则不同,落后换个角度说叫进步空间大,很容易做出成绩,进而谋得仕途上的晋升,想必周镇长来之前也是这么想的。”

  “但是,周镇长却忘了这儿还有个薛书记,在华夏的政治体制中,一把手本就几乎掌握了绝对的权力,更何况这位薛书记还是一个背靠大树,行事又霸道的人。于是,我才能在这儿遇见寄情山水的周镇长。”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你虽不甘心,但没用,因为那位薛书记的背后是如今几乎板上钉钉上位县长的马副县长,他的根基会更稳,你的日子会更不好过。接下来,要么黯然离开,要么就老老实实当个跟屁虫。”

  姜至看着中年男子越来越凝重的神色,微笑道:“但是,如果我告诉你,这位薛书记背后的大树很快就要没了呢?”

  中年男子猛地扭头,双目如电,直视着姜至。

  姜至笑容不改,“如果我还告诉你,农村建设,将是未来几年政坛极其出政绩的地方,你要是能把握好这一股风,两三年胜过你十年辛勤钻营,你又该作何打算呢?”

  中年男子的神情反倒是平静了下来,看着姜至,“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姜至站起身,一脸回忆的怅惘之色,“我的长辈欠了别人一个人情,我是来还这个人情的,我毕竟不是官,所以需要找个帮手。”

  看着沉默的中年男人,姜至却主动伸出手,自报了家门,“我叫姜至,周镇长,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中年男子也伸出手,和姜至轻轻一握。

  这个在余生中被他反复想起的一次握手,此刻的他并无任何的概念。

  姜至潇洒离去,中年男子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他叫周勇,三十岁,文兴镇现任镇长。

  一切都和姜至所言一样,他被大权独揽,行事霸道的镇高官薛武排挤得几乎成了个光杆司令,寄情山水实在是心灰意冷的无奈之举。

  但他并没有放弃,因为他还年轻,他还有着许多的报复和希冀。

  哪怕是仕途上不顺,身为一个穷苦家庭出身的人,再不济心里也还存着点为老百姓做点什么的念头。

  坐回小板凳,周勇的脸色几度变幻,沉吟不语。

  远处观望的年轻人看见姜至离去,连忙跑过去,却被周勇又挥了挥手,赶回了远处的树荫下。

  周勇从腰间解下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爸,回家了没?”

  “没有,在楼下跟你张叔叔几个下棋呢!”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正是周勇的岳父,东江县高官,严贵荣。

  可惜,这个头衔上要加一个【原】字,因为严贵荣已经退休好几年了。

  不然周勇的日子也不会这么可怜。

  县城看似简单,大多数县城开着车二十分钟就能绕上一圈,但每座县城都有自己的生态体系。

  裙带关系之复杂交错,通常让外人难以下手,只有常年浸淫在这个圈子里的人才能抽丝剥茧,又能如鱼得水。

  周勇也是借着岳父那点余晖,才能这么快坐上镇长的宝座。

  “爸,我有个事情想跟你请教一下。”

  “行,我回家帮你找找看,来,谁来接我一下子,我回去给孩子找个东西.......”

  周勇默默握着电话,很快,电话那头就安静了下来,岳父的声音也变得严肃了起来,“说吧,什么事?”

  周勇斟酌着词句,开口道:“最近县里有没有什么风声?比如新R县长方面的?”

  严贵荣的声音也有几分遗憾,“目前来看,马为民上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听这语气,显然他对周勇的处境和想法一清二楚。

  他叹了口气,“不行我豁出这张老脸,看能不能找几个老伙计,帮你活动到其他地方吧。”

  “爸,我今天遇见了一个人。”

  说完,周勇就将方才和姜至见面的点点滴滴,每一句话都几乎一字不差地复述了出来。

  这是他的本事,也是当初一贫如洗却能得严老头看重的地方之一。

  电话那头没了声音,周勇知道自己这位老岳父是在用他那大半生的官场经验在思考,于是也不催促。

  “还人情,倒是真有可能。”

  严贵荣的声音缓缓响起,“当初汉光县就有一个老红军,在战场上救了一个战友,后来老红军没活到解放,那个战友一路成了将军,十几年前,花了大力气,不仅将那个老红军的后代亲友都一番安排,连带着老红军那个村都跟着享了大福。”

  周勇也附和道:“隔壁县那位当了上将的高官,家乡也得了大好处,那道路基建就比我们县好一大截。”

  “但这只是有可能。”严贵荣敏锐地察觉到了周勇的心思,开口提点道:“对方如果是来对付你的,怎么可能会编一个完全没可能的理由。事情的关键,还得落在马为民的头上。”

  “我觉得他是真的。”周勇忽然开口,难得地在岳父面前表现出了一丝强硬。

  严贵荣的声音也登时严肃,“不要意气用事!”

  “爸,你觉得我赌不赌这一把,有什么区别吗?”

  “怎么没区别,你要直接走了,也没得罪马为民,但你要是跟薛武斗起来......”说到这儿,严贵荣的声音一顿,周勇早就跟薛武斗过了,只不过斗输了,要说得罪早也得罪了。

  “再斗一次,最差也不过再输而已。就这么走了,我不甘心啊!”周勇开口道:“如果那人真的所言为真,这真的是我的好机会啊爸!”

  严贵荣再度沉默,若是一个外人,他可能已经毫不犹豫地批评起来,但这是他的女婿,是继承他衣钵,维系他家族在官场荣光的希望,他不敢武断。

  “你好好斟酌一下,不要急着做决定,回去吃个饭,洗个澡,冷静下来细细想想再说。”

  周勇也深吸了一口气,“好。”

  “哦对了,你不是知道那位的名字吗?查查,或许能多些线索。”

  “嗯好。”

  挂了电话,周勇低头沉思着。

  水面上,浮标不住沉浮。

  吕可叼着一支烟,看着姜至,“抽烟了啊?”

  “应付了两下。”姜至在小椅子上坐下,“总算是办好了。”

  吕可挪了挪屁股,“咱们得坐到什么时候?这玩意儿我实在没兴趣啊!”

  姜至看着对面,“等他们走了我们就可以走了。”

  吕可看了看鱼塘对面如老僧入定般的周勇,“那要是他们一时半会儿不走呢?”

  “如果他们一个小时都不走,我们就走。”姜至看着吕可,“那就意味着我们的努力失败了。”

  吕可神色一凝,目光悄悄地停留在周勇的身上,就像看一个84、61、90的姑娘。

  “动了动了!”他忽然低声喊道。

  姜至也看见了周勇和他身旁的年轻人站起身,找到鱼塘塘主,给了钱,从他手上买了一条鱼儿,直接离去。

  整个过程,没有朝姜至的方向看上一眼。

  听着摩托车轰鸣着远去,姜至露出如释重负的满意微笑,“稳了!”

  吕可也笑着恭喜道:“弓虽啊!可乐!”

  二十分钟之后,刚好十二点半,姜至和吕可也起身离去,坐上摩托车,赶回文兴镇。

  只骑出不到一里地,姜至明显感觉车子开始肉了起来。

  “糟了,没油了!”他捏住刹车,吕可连忙从后座跳下来,熟练道:“把副油箱打开,应该够回去的。”

  姜至点点头,支起偏脚架,低头看向油箱,傻眼了,“怎么特么一直用的副油箱啊?”

  吕可闻言一愣,看着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左右,嘴角抽搐。

  ......

  下午两点,戴鄂从床上爬起。

  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午觉睡得特别香。

  他从柜子里拿出一包廉价的茉莉花茶,抓了一小撮准备扔进大茶缸里,犹豫了一下又松了松手指,漏回去了一半,然后从墙角拎起水壶倒上。

  茶香渐渐升腾,他满意地端着茶杯,打开了房门,站在门前,看着远处热闹的报到学生。

  一阵摩托车的马达声由远及近,很快停在了他的门口。

  “咦?你们回来啦!”戴鄂微笑地迎上一步。

  前胸后背都是汗渍未干的姜至看着戴鄂,“老戴,问你个事儿。你知不知道你车子没油了?”

  戴鄂点了点头,“我知道啊!”

  “那特么我问你借车的时候你怎么不说啊?”姜至的语气中甚至都有几分悲愤。

  戴鄂愣了愣,不好意思地道:“我想着你难得问我借个东西,我怕我说没油,你不信,反而会觉得我小气,所以就......”

  看着戴鄂一脸认真的样子,一旁的吕可幽幽道:“打一顿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