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逆命2005 > 第十五章 开学第一课
 
  第二天一早,姜至是被一阵铃声和喧嚣吵醒的。

  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倒下去准备再睡会儿,但外面那鼎沸的人声,执着地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

  身处在这个青春而充满活力的校园,果然很难做到在床上硬不起来啊!

  叹了口气,他掀开薄被爬了起来,拉开窗帘看了一眼外面尚且还灰蒙蒙的天色,无奈地揉了把脸。

  住校的学生们从二三十人一间的宿舍床上爬起,匆匆拿着饭盒,淘米装水,然后五六个饭盒用一个网兜装上,提到锅炉房。

  一个小时后,这一盒盒的米就将变成一盒盒的热饭。

  这就是他们的早餐。

  忙完了早饭的事,学生们有时间便匆匆洗漱一下,邋遢一点的干脆便不洗漱了,直接在《运动员进行曲》的催促下,赶往操场。

  早操过后,他们就将去往教室,走读生们也陆续赶到,一阵铃声过后,半个小时的早读便开始了。

  这些用不着老师带头,一三五语文,二四英语,各自拿着课本,读自己喜欢的课文就是。

  这两门课的老师通常也只是不定时地出现,随机监视着教室内的纪律。

  那些一直坐在教室里守着的,通常就会被学生们暗自鄙视。

  姜至暂时也无力撼动这样的状况,在教室窗户外面晃了一圈便作罢。

  半个小时,想学习的其实能做不少的事,但很遗憾,这样的人,目前还不多。

  姜至也没办法,只能徐徐图之。

  下课铃响起,学生们如脱缰之马,离栏之兽,冲出了教室。

  住校生们纷纷赶去锅炉房,在那一口硕大的蒸笼里,拎起属于自己的网兜,跑回宿舍。

  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玻璃罐子,舀一勺自家自制的咸干菜,就是一顿。

  条件好点的,能弄一包从小卖部买来的麻辣海带丝,不过这种硬菜通常都会很快被蜂拥而至的舍友们瓜分干净,想想就很难过。

  到了中午和晚上,就会有食堂员工来卖大盆菜,五毛一勺,有些零星的油水,就算吃了顿好的。

  这样的一顿饭,通常会在一天之内重复三次。

  在一周之内,重复五天。

  这就是他们的生活。

  走读生们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朝着校外或者食堂走去。

  那里有米粉、面条、油条、包子在等着他们。

  同样不宽裕的群体之中,也有着细微的分化。

  差和更差。

  我们总是能找到更差的,难道就该自我感觉良好和满足了吗?

  不,我们应该向上看。

  你们现在还不知道,也看不到,等你们未来知道也看到的时候,却已经几乎永远错失了那个机会了。

  没事,这个几乎唯一可见而确定的机会,你们把握不住,我来帮你们。

  喧闹起来的校园中,姜至默默想着这些,和戴鄂、杨兴几个一起走向食堂。

  学生开校了,食堂自然也就开业了。

  食堂的花样很少,早上就包子馒头、稀饭豆浆、油条油饼,再弄点煮鸡蛋、红油拌过的泡菜就是全部了。

  但不论是来食堂吃早饭的学生,还是老师也都不是什么特别讲究的人,也没人嫌弃什么。

  有家眷的老师们多半是拿个大钵,装上一钵稀饭,然后拎上几个馒头回家和老婆孩子一起吃,单身的便大多围在一块,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聊聊天,交流一下教学上的各种事情。

  姜至和戴鄂、杨兴几个选了一张圆桌坐下不久,许大勇便端着托盘走过来。

  “老许!”杨兴下意识地开口打了个招呼。

  许大勇扫了这边一眼,淡淡点了点头,转头去了另一张桌子坐下。

  杨兴的神情一黯,姜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戴鄂看了许大勇一眼,小声道:“听说这小子也教了一个毕业班的语文,老姜,跟你可是直接竞争对手了啊!”

  姜至瞪了他一眼,“好好吃你的饭,少操没用的心,多操......”

  他及时收住了嘴,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人格魅力是种玄乎而神奇的东西,就这么几天,姜至就隐隐成为了众人都服气的人,没谁再把他当个初来乍到的菜鸟对待,就连这种稍稍有些不够尊敬前辈的话,众人包括戴鄂自己也不觉得有啥。

  ----------

  初三三班的开学第一课,正是语文。

  当姜至拿着教案走入教室,听见班长带头,所有学生起立,齐齐喊出的那句【老师好】,他的脑海中似有惊雷炸响。

  二十余年的记忆在此刻重合,恍若隔世,又本就是隔世。

  所思所求,自今日起,便正式开始了。

  他深吸一口气,正式而真诚地朝着下方的众人躬了躬身子,喊出那句在后来的梦中呢喃过许多次的,“同学们好,请坐。”

  然后他挺立在讲台上,微笑从容而镇定,“昨天我们已经认识了,但我怕昨晚那会儿有人犯困,现在重新介绍一下,我叫姜至,嗯,不用翻课本了。”

  众人都忍俊不禁地一笑,倒不是姜至的话有多幽默,而是这样的话从一个老师的口里说出来,就很幽默。

  “从今天起,接下来的一年,将由我担任大家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

  说完,姜至拿起粉笔转身,在墙上写下了两个大字:【语文】。

  “这两个字叫什么?”

  下方的学生们都傻了,只有几个姑娘下意识地接话道:“语文。”

  姜至嗯了一声,随意指了一个男生,“这位同学,请你回答一下,语文是什么意思?”

  被点中名字的男生一头雾水地站起身来,语文就是语文嘛!还能有什么意思?

  我们从小念到大,你现在问我什么意思?

  姜至没有为难他,挥挥手让他坐下,目光扫视下方,“语文,顾名思义,是语言和文字的总称。出口之言曰语,落笔之句曰文。所以大家看,我们的课程设置,是不是都围绕着这两个方面来的?拼音,是为了让你会读会说,笔画,是让你会认会写。这是最基础的两项,也就是我们最开始学语文的两个重要内容。大家回想一下刚上学的时候是不是这两样?”

  “而后,我们就渐渐深入,开始组词、造句,短句、长句、看图说话,最后,让大家写作文。”

  “其实到了这个程度,就已经不算是文盲了,因为已经学会了最基本的识文断字,能写点简单的内容来记录了。但那太简单了,肯定不是我们教育的最终目的。所以我们的课程又增添了一些额外的内容。”

  姜至俯身撑在讲台上,笑着道:“大家想想,增加了哪些?”

  一个女生立刻道:“错别字修改!”

  “病句修改!”一个男生立刻毫不示弱。

  “造句用词错误!”

  “阅读理解!”

  “诗词背诵!”

  都是亲身经历过的事情,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便说出了不少内容,课堂的气氛悄然热烈起来。

  “说得不错。”姜至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道:“这些项目考察的是什么,以大家的聪明应该是能够想到的吧?”

  “错别字,这很简单,生活当中处处都要用到,用不好那就是要闹笑话的。比如我们某个同学家里买了个中巴车,中间那个大发动机箱烫屁股,大家应该都知道吧?这个同学的爸爸就说,儿子,你是中学生了,你给爸爸写个禁止坐人,我贴在那上面,让他们别乱坐,不然烫伤了还得扯皮。这位同学一听,这好办啊,大笔一挥,写下四个大字。”

  说着姜至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大字,【禁止做人】。

  姜至两手一摊,“你说,别人看见了怎么办?好家伙,坐个车连人权都没了。”

  台下,已经笑成了一团。

  “还有造句,成语用词,也是为了让大家不要犯错,不要闹出笑话。”

  姜至捏着粉笔,笑着道:“比如让你形容你们一家三口的工作和生活,结果你写的是,我爸是搞建筑的,每天在工地上指手画脚,我妈是开小卖部的,在店里对人来者不拒,我是个初三的学生,每天在教室呆若木鸡,我们一家三口可真是臭味相投啊!”

  姜至的话还没说完,教室里就已经笑翻了一大片,不论是平日里寡言少语的女生还是整天板着脸装冷酷的少年,都前仰后合,停不下来,甚至有人还在抹着眼角。

  过了一阵,姜至笑着继续,“大家能笑,说明大家的学识还是很不错的,能够知道这些话写出来要丢人现眼的。但是如果再高深一点的呢?大家会不会也犯类似的错误,然后成为别人口中的笑柄呢?所以,我们是不是应该努力多学一点,让自己不至于遇上这种事?”

  看着笑容渐消的学生们,姜至缓缓道:“不要觉得语文是一门枯燥的课程,它归根结底,是要给我们一个表达自己,与人交流的工具。”

  “表达自己重要吗?很重要,你必须要通过言语或者文字将你自己的所思所想传递出来,传递不出来,就算你心中有万丈豪情,在外人看来,你就是个蠢货!大家想必都有喜欢的男生或者女生吧,假设一下,你们要给他/写封情书,你们能写出什么?现在的你们能想到什么?”

  姜至举着粉笔虚点几下,“我爱你,我喜欢你,真的爱你,我是真的爱你,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你.......好家伙,你们在这儿凑歌名吗?”

  在下方的哄笑声中,姜至走下讲台,边走边说道:“这些话,其实古人都教过我们。表达相思,你可以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表达爱意,可以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倾诉孤独,可以说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难忍别离,可以说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现在知道为什么让你们多背古诗词了吧?就是为了哪怕你们整不出什么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的豪情壮志,也能让你在跟心爱之人写情书说情话的时候,不是那么干瘪瘪翻来覆去的几个白话!”

  学生们都哈哈笑了起来。

  姜至又道:“至于阅读理解,就更简单了,咱们不仅要学会表达自己,也得听得懂别人想要表达的内容。否则肚子里墨水不够,连别人当着面骂你你都听不出来,说不定你还嬉皮笑脸地跟人家道谢呢,这不就是蠢货了么。”

  他笑着指着下方众人,“就知道你们不信。我举个例子。”

  旋即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一副对联,上联:一二三四五六七;下联:孝悌忠信礼义廉。

  “怎么样这里面都是好词儿吧?有问题吗?”

  学生们虽然知道姜至这么说,肯定是有问题,但的确死活看不出什么毛病来。

  姜至笑着道:“儒家思想,是我们古人最推崇的思想,包括现在我们都常常拿孔子的话当座右铭,而孔子在论语里面就提出了个说法,叫做【君子八德】,是什么呢?就是孝悌忠信礼义廉耻。”

  他指着下联的七个字,在最后添上了一个【耻】字,画了个圈。

  “既然下联是八个字了,上面是不是也少了一个数字?”

  于是在上联又写了一个【八】,画上了圈。

  他将粉笔扔在书上,笑看着众人,“忘八,无耻。懂了吗?”

  众人恍然大悟,连声惊叹,一脸佩服。

  “所以,我们学习语文,不是什么老师逼着你学,家长逼着你学,考试要求你学,而是你应该学。”

  “学好语文,你能看得懂书,写得对字,你能将你心中的思想传递给别人,你也能准确理解到别人说话的意思,它是一个交流的工具,而我们教材的设置,本质上就是要从各个方面来锻炼你对于这一门工具的使用技巧。我这样说,大家明白了吗?”

  学生们齐齐地喊出一声,“明白!”

  “好,那我们打开课本,开始今天的课程。”

  .......

  叮铃铃,叮铃铃!

  刺耳的下课铃突兀响起,初三三班的许多学生都是一脸茫然地抬起头。

  这......下课了?

  是不是太快了?

  感觉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完事儿了?

  往常那种度日如年,过了二十分钟就开始倒计时下课的感觉哪儿去了?

  刚起了个头,说了大概十来分钟的姜至毫不拖沓,干脆地将粉笔放回桌上,将书一合,“下节课再见,下课!”

  看着姜至潇洒离去的背影,一个女生感慨道:“我觉得我爱上语文了。”

  “放屁,你是爱上姜老师了吧?”

  女生斜眼一看,“你不爱?”

  旁边的女生脸一红,“姜老师刚说了,不要说爱这么庸俗的字,你能念两句诗吗?”

  “我......”

  “那你还好意思说喜欢姜老师。”

  “我这就去学不行啊!”

  ......

  一个男生也倚着窗户,“嘿,你说这新老师有点意思啊!”

  同桌点了点头,“说话挺逗的。”

  “我忽然觉得我对语文这门课,有了点不一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

  “说不上来,就是那种很通透,很轻松的感觉。”

  “吹吧你就,哪儿那么神。”同桌趴在桌子上,打了个哈欠,“我就觉得他下课下得挺利索的。”

  “哈哈,走!上厕所!”

  .......

  匆匆走回办公室的姜至将教案朝桌上一放,拿了个纸杯在办公室的饮水机里接了一杯,一口闷了下去,这才缓过来一点。

  忘了带水杯,是他这第一堂课最大的败笔。

  不过看情况,整体发挥还是可以。

  看似一整堂课有大半节都在“劝学”,但实际上,姜至的用意却更深层一些。

  他是想要通过复盘整个语文课程,为大家系统地梳理一遍语文课程在他们求学生涯之中的演变,让他们对整个课程的结构有一个系统性的认知。

  这样的认知,会对他们今后在这门课程的学习起到十分关键的作用。

  未来一年的整个教学安排,姜至心中也早就有了成熟的计划。

  办公室里,语文教研组组长张凯笑着走过来,“小姜,第一堂课感觉如何?还适应吧。”

  姜至笑着道:“勉强扛下来了。”

  张凯扭头看着一旁的另一张桌子上刚坐下的一个年轻人,“小许,你也刚上完一节课,怎么样?”

  许大勇站起身来,恭敬道:“谢谢领导关心,没问题,我觉得我肯定能把这门课上好!”

  说完他挑衅地看向姜至,却发现姜至已经转投看向窗外,压根就没看他。

  张凯仿佛没有瞧见二人之间的暗流,笑着道:“你们都是青年才俊,都要加油啊,一个月后整个南片区四个镇有个毕业班摸底联考,希望咱们语文教研组能考出个好成绩来。”

  许大勇沉声道:“领导放心!我一定努力!”

  姜至也笑了笑,“尽力而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