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从低武打到洪荒,被剪辑曝光了! > 第十三章 一缕剑意,一尊剑仙!
 
  那道剑意抛出之后。

  通天教主便缓缓转身,望向夜雨太白。

  看都不用看,那个什么九幽神皇,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居然敢威胁我徒儿,找死。

  还没拜师,在通天教主眼中夜雨太白已经是他的弟子了。

  他可想不出夜雨太白有什么理由拒绝他。

  通天教主缓缓开口:“本座乃截教之主,通天道人。”

  “方才那道剑意的威力,你也看见了。”

  “只要你肯入我门下,我便将这无上剑道传授给你。”

  “甚至一些可毁天灭地的剑阵,灵宝,我都可以赐予你。”

  “日后你若能成圣,本座的诛仙四剑都能借你耍耍。”

  通天教主非常自信。

  没有任何剑修,能抵挡得住如此诱惑。

  再加上他最后抛出的诱饵。

  简直就是绝杀中的绝杀。

  诛仙四剑再配合着诛仙阵图,组成而出的天道第一杀阵,纵然是大罗金仙,一入此阵也会顷刻间飞灰烟灭。

  会有剑修不想亲自,打出一次这种主宰天道杀伐的无上阵法?

  不过这也只是,通天教主哄小孩的话术。

  这四剑乃截教立教之本。

  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外借。

  但纵然夜雨太白天资无双,但距离成圣还有很远很远的一条路要走。

  先骗进来再说,到时候和师姐师妹有了感情,日后夜雨太白真成圣了,找自己借剑。

  自己就算推辞,他也舍不得翻脸了。

  面对通天教主,接二连三的好意。

  夜雨太白此刻再也不敢有半点轻狂。

  通天教主即便此次前来是为了收徒,但他也间接救了他,也救了九州。

  再加上这种存在,杀光这个世界的生灵简直易如反掌。

  他于情于理也该恭敬一二。

  夜雨太白拱手道:“多谢教主好意!”

  “但在下早有师承!”

  “不瞒教主。”

  “我手中的这把神剑,便是为师所赐!”

  望着那柄看似平平无奇,但威力不俗的神剑,通天教主轻轻点了点头。

  他在大道光幕之中,也见过此剑的惊人表现,只要有剑意注入,此剑便能发挥出无限的威能。

  虽然只是后天至宝而已。

  但其中所蕴藏的道韵与法则,巧妙无比。

  即便是他,一时半会都没想明白,该怎么做才能让此剑能如此的贴合剑意。

  所以通天教主也有些好奇:“那这把剑是你师父炼制的?方便说说过程吗?”

  面对通天教主的发问。

  夜雨太白想喝酒,但发现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酒葫芦。

  又突然想吟诗作对,但也发现似乎有些不妥。

  他抬起头,微微眯眼,望向远方,缓缓道:“当时我还只是一个,只会喝酒作诗的浪人。”

  “每天浑浑噩噩,得过且过。”

  “世间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通天教主轻咳一声:“说人话,讲重点。”

  他不由在心中感慨。

  真不愧是诗剑仙,这种听着就很有意境的诗句居然能张嘴就来,而且还不带重样的。

  夜雨太白尴尬一笑,继续道:“一次我登顶昆仑仙山之时,不由诗意大发,一口气做下数十首诗文,还引来了一个帅到离谱的年轻人的注意。”

  “无论气质外貌,在下都输的五体投地。”

  通天教主闻言,不由仔细打量了一下夜雨太白。

  此子俊美绝伦,风姿秀逸,目似繁星。

  故丰神如玉兮,倜傥出尘。

  风流韵致,才气逼人。

  能让他承认不如对方。

  那么那个人确实帅的挺离谱的。

  夜雨太白继续道:“那人就是九州第一金丹,也是我的师父。”

  通天教主听到这不由打断道:“只是区区金丹境?别说九州第一了,诸天第一金丹都没什么用,这境界也太低了,你还是弃暗投明,来本座门下吧。”

  夜雨太白摇了摇头,继续婉拒了通天教主:“多谢教主好意,但家师的九州第一金丹并不是指金丹境第一。”

  “而是以金丹之境,打到了九州第一。”

  “打到了世间无人敢称尊的地步。”

  通天教主闻言点了点头。

  那这么听来,那人确实有点意思。

  虽然这方世界原本的顶点,也不过大乘境而已。

  但能以金丹之境举世无双,那也算得上一个不俗的成就了。

  应该是借助了某种外道?

  “家师那天让我也给他即兴来上一首古诗,并且还对我说,如果合他的心意,就赐自己一把剑,有了这把剑之后,待他飞升,我就是新的九州第一。”

  “原本我是颇为不屑,我虽然有一个成为剑修的梦想,但我的资质实在太差,一生甚至无望筑基。”

  夜雨太白的话语,让通天教主有些疑惑。

  莫非他方才看得投影是假的?

  你管这叫资质差?

  但通天教主没有打断夜雨太白,只默默的听着他继续讲下去。

  “我虽然完全不相信的话语。”

  “但家师实在太帅,我一下子思如泉涌,完全停不下来。”

  “十几首诗过后,家师便随手折了一根翠竹,然后将它扔在我面前,就飘然离去了。”

  “我还没来得及骂人,家师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但也幸好没开口,否则自己会懊悔一辈子。”

  “当我想踢开那根竹子时,赫然发现,它已经成了一柄散发着浓郁剑意的神剑。”

  “也是这缕剑意,开辟了我的剑道之路,最终感悟出那以诗华之气为本的剑道。”

  “也可以说,我的一身剑道修为,皆是来源于此。”

  听到这,通天教主都有些不淡定了。

  随手折断一根翠竹,就变成了后天至宝?!

  这真是金丹境界的修士,能做到的事情?!

  而且仅仅只是一些,附着在神剑之上的剑意,就让一个无法筑基的修士,成为了诸天剑道排名第八的诗剑仙?!

  通天教主强忍着内心的震惊,心中暗暗提醒自己,绝不能表露出来,否则他岂不是被一个金丹比下去了。

  他风轻云淡道:“可否把这柄剑借给本座看看?”

  夜雨太白闻言一阵犹豫,满脸纠结。

  通天教主笑骂一声:“本座乃三清之一,难道还稀罕你这破竹子,而且就算我心怀不轨,还听你废话干嘛,本座早动手抢夺了,”

  夜雨太白这才,极不情愿的将剑交了出去。

  心中则一直在念叨着默念师父莫怪。

  徒儿日后定加倍努力修行。

  等剑道大成,再帮师父你找回面子。

  通天教主接过那柄神剑,默默感知着那道剑意,看它是否真有夜雨太白说的那么神奇。

  但经过夜雨太白多年的吸收与感悟。

  再加上这柄神剑毁掉后,又被大道复原过了一次。

  所以上方的剑意,已经十分微弱。

  通天教主只好注入自己的剑道,将剑中那点微弱的剑意激活。

  但他只是刚注入进去后的一瞬间。

  那柄神剑就炸裂开来。

  剑中那缕极为纯粹的剑意冲天而起,化作无数玄奥的剑道符文,破开这方结界,消失不见。

  望着那些剑道符文,通天教主心中一惊。

  那些符文之中,每一个都似乎蕴藏着一方剑道世界!!

  又似乎是每一个都蕴藏着无上剑道秘术!!

  玄之又玄,即便是他,在那些剑道符文消失的那一瞬间,也没能完全将它们看穿!!

  此人的剑道,难以想象!!

  足足半分钟,通天教主才从震撼之中走了出来。

  他将剑扔了回去:“既然你不愿拜入本座门下,那本座也不强求了。”

  虽然这把剑被他玩炸了。

  但在这把剑炸裂的一瞬间,他又用无上伟力将它还原了。

  以夜雨太白区区大乘境的修为,最多只会看到剑身颤动了一下。

  而那缕剑意,也被他用自己的剑意替代了。

  所以夜雨太白,不可能发现有任何区别。

  “教主,你就别蒙我了,把我的剑还我吧。”

  夜雨太白拿到剑之后的一瞬间,就把通天教主打脸了。

  他虽然不知道通天教主是什么时候换的剑。

  但这把剑,的的确确不是先前自己的那一把了。

  “瞎说,本座岂会蒙骗你?”

  “这把剑一直在本座手中,你也一直在旁边看着,我怎么就把剑换了?”

  通天教主依旧面不改色。

  自己确实没换剑啊。

  只不过玩坏了而已....

  夜雨太白依旧不依不饶:“以您的通天道行,把我神不知鬼不觉的扔入另一个时空的幻境之中,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您就别糊弄晚辈了。”

  通天教主:“......”

  想不到这小鬼猜错了之后,居然还能逻辑自洽....

  正当通天教主思考是直接跑,还是再糊弄一下时。

  这方八星世界,忽然仓皇抖动起来,仿佛天崩在即!!

  夜雨太白立即惊呼:“卧槽?!教主您杀人灭口就行了,没必要直接毁灭世界吧!!”

  显然,夜雨太白认为这就是通天教主在搞鬼。

  通天教主仿佛没有听见夜雨太白的话语,依旧淡淡的站在原地。

  但他脸上的神情,有了些许变化:“这道剑意是....西王母?她抽风了?攻击时空长河干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