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雄兵连之星河锋芒 > 假如爱有天意
 


  回忆只需一个瞬间便让你沉沦无法自拔,而遗忘却是要穷极一生的事情。

  假如爱有天意,人海川流见我们还能否相遇。

  ……

  1.信封

  “先生,有一份匿名邮寄的信件,请您签收。”

  邮童洁白衣衫上印着点点深色的汗迹,今天燥热无比。

  秦风签字递给了邮童一枚纳币。

  “先生,需要来一份特达斯晨报吗?”

  他目光显得那么真诚。

  秦风愣了一下神,又从口袋里摸出一枚纳币,接过一份崭新的报纸,转身带上了门朝屋内走去。

  他揣度着手中天青色的信封会是谁寄来的。但思前想后没什么头绪,他觉得会是曾经就读于祈神学院时某个同学,单凭直觉。

  信封很精美,他小心翼翼地拆开。

  【

  秦风,许久不见。

  如今你已经是亚诺首屈一指的通灵师了,真是感叹岁月流水啊。

  有机会见一面吗?大通灵师。

  我已经联系了席尔瓦导师,他也会出席。

  周末,鸢尾花街道52号怕诺亚咖啡馆。

  】

  秦风认真阅读整封信纸内容后翻过背面,注意到了隽美字体署下的姓名,楚辞。

  果不其然,就是读书期间文学院的一位女生,不过关于她的印象秦风已经不是很深刻了,只有这名字格外熟悉,她也同自己一样来自东方国度。

  秦风把叠放的报纸铺展开来,果不其然,今日的头版依旧是和布莱克有关的评鉴作品,标题叫做《梦幻与现实的交织》。

  秦风对于此类文章如数家珍。

  《刺破凛冬的执剑者》,《伊莱纪事—破晓时分的第一道光芒》,《布莱克—炽热的心跳》……这类是毫不吝啬地对布莱克讴歌赞美。

  《帝国梦魇》,《血腥镇压者的信徒与敌人》,《他的枪口究竟对准了谁?》……这类多是社会学家的理性批判和肯定。

  《雪原屠夫》,《那些帝国的守卫者》,《鹫鹰》……这类小说多把布莱克刻画成一个极度疯狂的嗜杀者,极富个人主观色彩。

  伊莱恩•布莱克,谈及大陆历史永远无法绕过去的一个人物,因为他的种种行为从而使他的形象饱受争议,毁誉参半。也因此成为了报社那些撰稿者笔下的常客,因为读者们永远对布莱克深感兴趣,茶余饭后对他永远津津乐道。

  今天的新闻依旧乏味,可是人们却乐此不疲地交谈着关于每天新闻的见解。他觉得自己仿佛脱离了这个时代,被蒸汽轰鸣遥遥甩在远方。

  这个时代不再需要通灵师了。

  伊莱恩•布莱克将人民从压迫的黑暗中解救,教导他们挣脱愚昧的枷锁,在伊莱点燃反叛的火种,然后席卷整个大陆。剑锋与子弹交击,一个属于独裁者的时代结束了,可是没有人知不知道它是否会卷土重来。

  火车拉动着先进的冶金术和崭新发明物四通八达这片大陆的每个角落。

  人门认为自己觉醒了,他们不再相信祷告,巫师,通灵师,他们觉得那是何等愚蠢的行为,将自己口袋中的纳币交给那些“欺诈者”。

  秦风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老旧机械钟,它并不准确,比正常时刻要慢了近一个小时,长年累月积攒下的毛病。

  看着转动的指针,他的思绪回到了初入亚诺学院(祈神学院)的日子。

  今年初春时节他曾到访过伊莱,行走在伊莱市的布莱克大道上,沿街的门户都有些战火磨损的痕迹,民众们引以为豪,称之为“火焰洗涤的完美作品”。

  在到达之前,他印象中的伊莱应该是破败萧瑟的,可眼前的景象却与之截然相反。这座城市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它是新政的第一座城,一切浴火而生,从贫瘠荒芜中拔地而起,楼厦高耸,车马如水。

  据他所知,他完成学业的那一年,学校里一个新兴专业辩师中超过九成的学生都选择了与布莱克相关的论辩主题作为毕业尾考,但言辞论调大多空泛荒唐,学院教授亦对此失望至极。如今证明那并不是教授的学识水平问题,因为专业第二年就取消了,而辩师这名显一时的行业也不过短短五年左右便被时代的巨浪淹没,被另一种更具有实用价值的行业所取缔,一个依附于《新律(修正)》而蒸蒸日上的职业,律师。

  秦风无所事事地回忆起这些琐碎的往事,便也像楚辞一般感叹起时光荏苒,往事不复。

  他蒙过一侧的枕头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明天还有一份要事。

  亚诺远郊的一个村落里出土了一座规模庞大的古老建筑,而且似乎具有某些“神性”,工程师邀请他前去鉴定一番好让后续工作顺利进行。

  秦风嘀咕了一句,“如今的人都喜欢挖这挖那的,挖的明白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