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南柯记1 > 第三十八章
 
  第二天一大早,龙浩渺在模模糊糊中被人推醒,他费力的睁开眼睛来,眼前是龙柯的脸。

  “怎么了?”龙浩渺问

  “带你去见个人。”龙柯说

  “啊?”龙浩渺一时迷糊

  龙柯将龙浩渺从被窝中拉了起来,两人径直下了楼去。

  现在才早上7点过,康定城中还没有什么人,有的也只有转程早起的零星旅客。他俩听到马路中央河水的泛滥声,来到了马路对面,然后,两人走到一个转角的地方,面对着一个小小的卖早餐的门店。

  早餐店里零星有些人,门口是热气腾腾的蒸屉,上面写着供应面食、稀饭、各类馒头包子。而楼上则是简单的住宿,偶尔有一个旅客从楼上下来,或上楼去。

  “等一下。”龙柯看着早餐店,冷静道

  于是,龙浩渺便迷糊地靠着墙壁,眼睛闭了起来。

  好一会儿后,龙柯才轻轻推了龙浩渺一下。

  龙浩渺睁开眼来,只见那间早餐店前,已经停了一辆越野车,而从早餐店里面走出来一男一女,年纪大概在20岁上下,两人都背着双肩包,手里还提着各类行李,如今,正一件一件往车上拿呢。

  “怎么了?”龙浩渺不解

  “你知道她是谁吗?”龙柯说

  “谁啊?”龙浩渺疑惑

  “京歌。”龙柯说

  京歌??龙浩渺脑子里过了一遍,这个名字好像最近在什么地方听到过啊?!

  “程颖!!”龙浩渺猛地醒神过来

  “嗯。”龙柯点点头,“就是上次我们和程颖去周家参加生日宴会,在外面见到她与程颖说话的那个女孩子。”

  “她怎么会在这里?!”龙浩渺警觉道

  “不知道。”龙柯说,“刚刚我出来买水的时候,她突然从我旁边走过去的。我跟着过来的。”

  龙浩渺没说话,只一直盯着搬运行李的京歌和那个男孩,以及他们的那辆风尘仆仆地带着京字的车牌号。

  良久,龙柯开口:“你在想什么?!”

  “你说我在想什么?!”龙浩渺不动声色的答

  龙柯看着他

  “赌一把。”龙浩渺缓缓道

  “啊?”

  “我们回格亚寺!”

  “什么?!”

  “我们回格亚寺!”龙浩渺重复道

  “你疯了吧?”龙柯惊道

  龙浩渺微笑起来,“不然你把我拉起来干嘛?”

  “我只是不明白她们这种时候这儿干嘛而已,可我没让你去抢人家东西啊。”龙柯说,“再说,万一人家要不去格亚寺呢?”

  “那就当我们又去玩儿了一次。”

  “你疯啦?!”龙柯说,“从这儿到格亚寺要十几个小时。”

  “反正我不甘心就这么回去。”龙浩渺说

  龙柯愣了一下,“那你打算怎么办?跟踪他们?!”

  “这儿是高原,跟踪人家用不了十分钟就会被发现。”

  “那要怎么办?”

  “直接去格亚寺。”

  “什么意思?!”

  “守株待兔。”

  “……”龙柯难以置信,良久,才说:“可万一人家真不是去格亚寺呢?”

  “所以是碰运气啊~”龙浩渺微笑,“要不怎么说赌一次呢?”

  “可是,我们怎么跟阿春他们说啊?”龙柯为难

  龙浩渺想了想,说:“就说我们身份证掉了,要回去拿。”

  龙浩渺和龙柯言看着京歌和那个男孩放好行李后,转身进了旁边的超市去买东西。

  然后,他俩便径直调头回了民宿,但是,他们连民宿的楼都没有上,只是在楼下给阿春简短的发了条短信,让他们几人先回成都去。

  然后,两人便开了车,径直回了格亚寺。

  ……

  一路上,两人虽然疲惫,但一辆车的速度比两辆一起要快了不少,经过一天连续不停的开,终于,龙浩渺和龙柯在下午4点过回到了格亚寺。他们预计京歌如果要来这里的话,速度应该不会那么快。所以,他俩便将车悄悄开到了山上的树林隐匿处,两人就在车中静静的注视着山下的寺庙,耐心地等待了起来。

  “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啊?”龙柯问

  “最多明天下午吧。”龙浩渺说,“如果他们不来这里,那我们就回成都。”

  龙柯在后座悠闲地躺着,“其实我倒是觉得,就算人家是来格亚寺,也未必是要找我们需要的东西。”

  “我只是不甘心这么老远跑出来一趟,就这么一无所获的轻易回去而已。”龙浩渺说

  “我知道。”龙柯笑道,“不然你以为我干嘛陪着你疯啊?”

  龙浩渺叹了一口气,“要是当时我们知道程颖去周家拿的是什么就好了。至少现在还能判断一下她们来格亚寺的几率。”

  “她那种性格,你要是问得出来就好了。”龙柯笑说,“不过我倒想问问你。”

  “什么?”龙浩渺问

  “如果她们要真是来格亚寺找格西,而且还拿到了格西手里的东西,你打算怎么办?”

  “这还用说?当然抢过来。”龙浩渺沉缓道

  龙柯哑然失笑,“我当然知道你会抢过来。”

  “那你还问。”龙浩渺说

  “我问的是,你以后打算怎么给人家还回去?”

  龙浩渺想了想,“再说吧。”

  “我倒是不担心人家来不来这里,”龙柯说,“我好像更担心程颖知道你抢了她东西,你要怎么办。”

  龙浩渺笑了起来,“其实我挺喜欢她这个人的。”

  “我也挺喜欢她的。”龙柯也笑道,“但总觉得她身上有股跟我们这个年龄不太相符的东西。”

  “反正她们要是真拿了我们需要的东西,将来我就自己去给她一个交代。”

  “唉!你现在可别这么确定啊?”龙柯说

  龙浩渺沉了一口气,“反正我就是不信,她们这么大老远从北京开车到这里,只是简单为了旅行而已。”

  “其实我也不太相信。”

  “为什么?”

  “直觉吧。”龙柯沉默了一会儿,才说,“这段时间我们经历了这么多事,现在突然觉得,好像什么都有可能似的,所以,你觉得他们会来格亚寺,我也就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了。还有,自从上次山洞你受伤之后,我心里总感觉好像还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嗯。”龙浩渺认同,“如今的一切好像太过顺理成章了。”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龙柯说

  “我估计阿春也是,只是这件事他带头担着,也就只能把这些隐忧咽进肚子里了。”龙浩渺说,“可我们大老远的出来,却没拿到一丁点有用的消息,只怕他的失望感最强烈了,只是,他又不愿将难题推给我们,所以,只好暗自跟自己憋劲了。”

  龙柯笑了出来,“说实话,我还真怕他回去之后夜夜通宵达旦、不眠不休的只为给我们一个交代呢。”

  龙浩渺也笑了出来,“所以我才想赌一把啊。”

  ……

  两人不紧不慢的聊着,很快,两三个小时过去了。龙浩渺在车上睡了一小觉,醒来后,便让龙柯也睡一会儿,于是,龙柯就在后座沉沉睡了过去。

  夜幕拉下,龙浩渺反而觉得更放松了。他注视着灯火稀疏的格亚寺,是如此的静谧而美丽,庙宇周围时常有僧人走动,他们步伐沉缓,心沉气定。

  再后来,龙柯也醒来,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后,见龙浩渺对着山下沉默不言,便问:

  “你在想什么?”

  龙浩渺回过神来,沉沉道:“在想格西跟我说的一句话。”

  “什么?”龙柯问

  “心中要有光。”龙浩渺说

  龙柯听罢微笑,从后面递了水和面包给他,“吃点东西吧。”

  于是,龙浩渺接过食物来,两人简简单单吃完,便当是今夜的晚餐了。

  随着夜色渐深,寺庙的灯光也变得更加稀疏。龙浩渺看看电话,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接近11点。他俩都认为,今天京歌可能到不了格亚寺了,于是,两人便决定先休息,等明日再早起继续等待。

  龙柯从后备箱里拿了毯子给龙浩渺,于是,两人一前一后,各自躺下睡了起来。

  ……

  也不知睡了多久,龙浩渺隐约听一阵汽车的嘈杂声,以及一两声车门的关门声。它们和梦境交杂在一起,但龙浩渺还是和龙柯还是本能地从梦中惊醒,然后,两人赶紧爬起身来,一同往山下看过。

  果然,他们看到了京歌的车。

  尽管他们早就有预感,但还是被出现在眼前的京歌两人,震惊得浑身发麻。

  只见京歌二人从车上下来,然后锁了车门,便背好了背包,一同走进了左边黑暗的小道里。龙浩渺和龙柯立马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想要看清楚他们的移动轨迹,以及是否果真如他们所料,最终落户在边角的格西的住处里。

  岂料,事实却并非如龙浩渺两人所料,京歌他们在黑暗的道路上只走了一半不到的路程,便扣响了一座大院落的大门。大院落听到了敲门声,灯光随即应声亮起,然后,很快便有僧人开门,将他们引进了院落之中,最后,一同进了屋里去。

  龙浩渺和龙柯一时间不明所以,不知那座院落中所住的究竟是何人,于是,慌忙中龙浩渺赶紧摸出了电话,拨打给了四月。

  此时已经夜里十二点过,也不知道四月是否已经就寝。但电话响了两三声后,那边四月还是接起了电话。

  “四月,不好意思,我想冒昧问你一个问题。”龙浩渺赶忙说

  “怎么啦?什么事情!”那边四月思路清晰,看来还未睡觉

  “那个,我们刚刚走在僧舍的小路上,好像有些迷了路,现在走到外边的大道上来了,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是眼前有一座非常大的院落,门梁上面有很多精美的浮雕,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你们还在格亚寺吗?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你们的东西还没有找到?”

  “没事,东西已经找到了。只是我们贪玩,才在寺庙周边逗留太久,以至现在有点找不到路了,你千万别跟他们提起啊,我们明天就回来了。”

  “这样啊!好吧,我问问桑济,你等一下。”

  “好的。”

  挂上电话,龙浩渺和龙柯焦急的等待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后,四月才终于回电话过来。但出乎他们的意料,那座院落不是别人的,恰恰正是这整座格亚寺的活佛所住的居所。

  这下,龙浩渺和龙柯彻底懵了。

  ……

  他挂了电话,正要和龙柯商量对策的时候,只见京歌和那个男孩已经出了活佛的居所。他俩辞别了出门来相送的僧人后,两人便朝越野车这边走了过来。而龙浩渺和龙柯看得非常清楚,京歌的手里拿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盒子,而那个盒子,正是当初在周家程颖交给她的那个。

  他们眼见京歌将那个盒子放到了后座去,然后,两人便上了车,启动车子后,随即驶离了格亚寺,最终,逐渐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

  龙浩渺和龙柯两人一头雾水,一时还不知如何是好。

  “怎么办?”龙柯问

  龙浩渺焦虑地拍着方向盘,良久,才说:“让他们先走。”

  龙柯一听,不禁倒在后座上,“果然白来了。”

  龙浩渺也不说话,只是拉起了座椅,静静地坐在了驾驶位上。半晌,龙浩渺突然镇定地拉上安全带扣好,然后启动了车子,缓缓朝山下驶去,最终也出了格亚寺去。

  “我们现在就回去了?!”一路上,龙柯不解地问

  “不回去。”龙浩渺镇定道

  “什么意思?”龙柯不解

  “东西还没拿呢。”龙浩渺沉沉道

  龙柯大吃一惊,“你还准备拿他们的东西?!”

  “反正她的东西当初也是从别人那儿拿来的。”

  “可那并不是我们想要的啊。”龙柯说

  “不管那么多了。”龙浩渺说,“等会我把车开出去后,换你来开,到时候你去追他的尾,然后把他们引下车到左边来,我要从右边侧面去拿那个盒子。”

  “你不会还在计较人家跟你的过节吧?”龙柯问

  “你想什么。”龙浩渺说

  “随便你吧。”

  随后,车开到大路上,改由龙柯开车。在终于追赶了一段路后,龙柯终于追上了京歌的车,然而,世事难料,前方两辆车交错时,他们竟不小心将另一辆车撇进了沟里,此时,京歌和那个男孩都下了车来,三人正一同合力想要将沟里那辆车推上来呢。

  几人见龙柯的车从黑暗中出来,一个男人赶紧从沟里爬上来招停了他,想让龙柯也下车帮忙。龙柯自然没有推拒,停车后赶紧下了车来,准备去忙他们的忙。京歌见龙柯开的车牌是川A,也没有多余的疑心,于是,便看着龙柯跳下来和他们一同推车去了。

  等他们忙活一阵,终于将车子推回路面后。几人爬上来寒暄几句,一阵抱歉与道谢后,大家便各回各车,继续上路去了。

  龙柯等他们的车都开走,也因为自己要故意与京歌他们岔开道去,最后,便选择朝色达的方向开去。等与京歌的车相距甚远后,龙浩渺才终于从后座上爬了起来,然后下车,从后座坐到了副驾驶去。

  “怎么样?”龙柯问

  龙浩渺随即将手扬起来,那个盒子就在他的手里。

  龙柯心噗噗跳着,将盒子接过来,赶紧打开一看。

  印入眼前的,竟然是一枚玉玺。只见这只玉玺上面雕刻有一只沉睡卷缩的麒麟,通体玉质沁润非常,拿在手里手感不大不小,而玉面上面刻有四个篆体字,但一时之间,龙浩渺和龙柯还分辨不出究竟写的是什么,不过,整件玉器的材料和雕刻都非常见功夫,是一件上乘的艺术品。

  “这玩意儿究竟是她们原本带来的?还是,来了格亚寺后从活佛那儿换来的?”龙柯不解的问道

  “这个就不知道了。”龙浩渺说

  “可这东西,好像真跟我们现在要查的事情,没什么关联啊。”龙柯说

  龙浩渺倒不在意,“反正拿都拿了。等下找个有快递点的地方,将它寄回仓库去。这样就算她们找回来,也拿我们没辙。”

  “好吧。”

  ……

  于是,两人便本着来都来了的心情,真把车往色达的佛学院开了去,打算天亮后重温一下佛学院的风光后,再行赶路回康定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