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南柯记1 > 第十四章 回淮南 下
 
  随后,万安爷小心翼翼地准备将字卷起来放回纸筒里,说:“赶明儿我得找老胡弄个卷轴装起来,好好放着。”

  “您喜欢就好。”龙浩渺说

  老爷子边卷边说,“下次可不准再偷了啊~”

  龙浩渺正想答应。岂料,万安爷紧接着就补了一句:“正经给我要两幅回来。”

  龙浩渺一听,不由皱起了眉头。他怎么可能让程颖知道他拿过她的东西?

  老爷子卷好了东西。一旁龙柯也微笑着,将放在桌上的纸袋拿过来递给万安爷,万安爷接过来一看,是好几锭老墨。这墨一看就知道是好墨,万安爷看了他们一眼,知道他们的心意,也知道他们什么都顾着他,心中暖融融的,嘴里却骂着,“你俩钱多啦?”

  “对啊。”龙柯回答,“钱不多怎么养您老啊?”

  “没个正经。”万安爷说,“有钱你们要多存些起来。”

  “存起来干嘛?我们又不想当富翁。”

  “你们只管贫嘴!”万安爷只说了他们一句,继而转说道,“我等下要去午睡了,地里有蚕豆,剥点下来晚上凉拌吧,其余小菜地里都有,你们还想吃什么就去市场买。”

  “知道了,您去睡吧。”龙柯说

  万安爷装好了宣纸,便回了卧室去。

  ……

  龙浩渺龙柯两人来到后院,见一堆柴还没有劈,于是,便挽起袖子准备先把这堆柴给收拾了。

  “干嘛连万安爷都瞒啊?”龙柯问

  “丢人!”龙浩渺答

  “要我说,对方不过是一姑娘,依咱们爷的性格,要知道人家敢打你,说不定还能夸她一句女中豪杰呢。”龙柯说

  龙浩渺瞥了龙柯一眼,“看我挨打你好像很高兴啊。”

  “嘿嘿,”龙柯笑道,“咱们爷心里跟明镜似的,你觉得你瞒得过他吗?”

  龙浩渺嗤之以鼻,“反正我不想让他知道。”

  “你就使劲跟自己过不去吧。”

  “……”

  这天下午,他俩劈完柴、摘了蚕豆后,才去市场里买了一条鱼、两份卤味,然后回家,便立马开始起灶做起了饭。龙浩渺和龙柯做饭的手艺是跟着万安爷学的,从小万安爷对他们十分疼爱,但并不娇惯,所以,该干的家务农活他俩都会。

  万安爷睡过午觉起床,见他俩正生火。现在离饭点还早,于是,老爷子便去收拾起了菜园子了。虽说这个家很老旧,但居住起来却很方便,龙浩渺龙柯早在十六七岁时,便一时兴起突发奇想为老爷子造了一套集雨系统,并沿着菜园子四周挖出了排水渠,将蓄水池的水引到菜园四周。如此,万安爷再也不用大老远的担水浇园,只消将腐熟的堆肥提过来,直接舀渠里的水冲兑浇园即可。现今,沟渠旁边还种满了花草和菖蒲之类,它们萦绕在菜园子周围,自在的过着春夏秋冬,看起来浑然天成,是不一样的景致。

  万安爷干完活儿回来,锅里已经熬着水煮鱼的汤,这是川系的菜肴,是龙浩渺从前暑假去姥爷家玩儿时学来的绝招,对待万安爷十分受用。老爷子洗了手,从屋子里搬来了小桌子,小凳子,打算就在院子里吃饭,鱼起锅上了桌,他将屋里存的老酒提了出来,又端了盘子装卤味,等龙浩渺龙柯所有的菜做好,天色刚刚昏暗朦胧,今天天清清爽,凉风环绕,他们三人开始边喝酒吃菜,边漫无边际的聊天。

  龙浩渺龙柯喝酒的习惯是万安爷带的,小时候每天在万安爷家吃晚饭,万安爷都会给他俩喝点儿碗里的酒,老爷子记性好,直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俩第一次喝酒喝醉的模样。不过,他们第一次喝的其实都不是酒,只是一种带着红酒味儿的饮料,而万安爷平时喝的,可都是50多度的高度酒。后来,他俩就一直跟着万安爷喝,但再也没有再醉过。不过,一天只喝一口,那是任务。现在想起他俩最初酒进嘴里辣得眼睛都睁不开的模样,万安爷就禁不住哈哈大笑。

  万安爷如此喜欢他们,鼓励他们做每一样自己喜欢的事情,并教他们做人的原则,每次闯了祸也都站在他们这边替他俩开解。说起来,他俩从小到大这么敢说敢做、天马行空的性格,一大半都是万安爷的功劳。

  万安爷爱酒,但从不酗酒,甚至有些鄙薄酗酒的行为,因为“醉醺醺的完全都谈不上享受,有的只是想作呕的恶心,完全辜负了喝酒的本意。”

  老爷子一生朴素自然,虽终生无子,但性格一向康泰喜乐。龙浩渺和龙柯自从小时候说过要给万安爷养老的豪言壮语后,这么多年来,也一直是这么做的,他们知道万安爷生性节俭,所以,长大后渐渐连万安爷的日常用品都包办了。因此,在生活上,老爷子基本不用愁的。

  三人吃着花生米喝着酒,天南海北的胡乱聊着,万安爷十分健谈,饭桌上他不住的被龙浩渺和龙柯逗得开怀大笑,等吃完饭已经7点过,天已经全黑,龙浩渺和龙柯将一桌子的碗碟收拾了,已是将近8点,万安爷开始嘱咐他们回家去,可他们也不慌,还想跟万安爷说几句。

  “什么时候回北京去?”万安爷问

  “明天下午吧。”龙浩渺说

  万安爷不放心的嘱咐道,“你们出去工作了可得上点儿心,要跟大家和睦相处。”

  “我们有数。其实也不是正式工作,只是当阿春的个人助理,帮他整理一些资料,有没有机会下田野那还不一定呢。”

  “那也要用心。”万安爷说,“等你们以后忙完了,暑假让阿春一起回来吃个饭,阿春不是有个女朋友嘛,我还没见过,让他空了带回来给我瞧瞧。”

  “没问题,一定把话带到。”

  “还有,你们可得说说龙浩祺,小孩儿家才11岁,天天就知道捉弄女生,前天回来还把龙浩诗语给弄哭了,气得你们小叔直跺脚,说要把浩祺抓起来绑在大榕树下。说起来你们这一辈里可就这么一个妹妹,大家都宝贝着呢!你们可得护着点。”

  “什么?这小兔崽子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讨人厌!”龙柯说,“我们等下就去收拾他。”

  “下手可别太重啦。”万安爷说

  “放心,我们有分寸。”龙浩渺微笑道,“您去休息吧。”

  “那好吧。”

  ……

  龙浩渺和龙柯出了万安爷家,准备去路口边堵龙浩祺,他们知道龙浩祺现在爱玩游戏,天天都要这个点儿才摸回家,果不其然,才20多分钟,就看见龙浩祺背着个空书包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他俩逞着龙浩祺不注意,一把抓住了他,龙浩祺反应过来为时已晚,早就被哥哥们制得不能动弹,嘴里只大叫道,“打劫啦,绑架啦,有人要谋财害命啦。”

  龙柯轻轻拍了下他的脑袋,龙浩祺一下就安静了

  “你们想干嘛?”龙浩祺问

  “谈谈。”龙浩渺说

  “哪有你们这样当哥的,半夜劫人!”

  “哪有你这样当小孩儿的,天天就知道欺负女孩子。”

  “是谁又告我的状了。”

  “你恶贯满盈,还用别人告?”

  “我,我太委屈啦!”

  “你还委屈!”龙柯打断他,“难道不是你把妹妹给弄哭的?”

  “什么?!原来是龙浩诗语!”龙浩祺叫嚣道,“她哪是妹妹啊,你们是没看清她的真面目,她就是一个恶魔,上次打了我,三天都没消肿呢。”

  “少贫嘴!你弄坏了她什么东西?等下跟我们去买,然后去跟她道歉。”

  “凭什么啊?你们不分青红皂白,我不服,我要告状!”

  “随便你!”

  “我要告给宇哥听!”

  “跟他告状,他得再揍你一顿补上。”

  “凭什么凭什么,我在这个家里太不值钱了,大大小小都欺负我。”

  “谁让你不乖了。”

  “我还不乖?!这次数学和英语,我拿的可是满分!!”

  龙柯犹疑了一下,“这勉强算你一半吧,可捉弄妹妹就是你不对。”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我道歉就是。”龙浩祺妥协,“快放开我吧,哥,我好痛。”

  龙浩渺龙柯看他服软,这才松开了他。

  “你们回来准备待几天啊?”龙浩祺问

  “明天就走!”龙柯说

  “急什么,没坐过车吗?”

  “就你聪明?”

  “我是聪明啊,我们老龙家的孩子哪个不聪明了。”说着龙浩祺这伸出手来,“给我点零花钱吧。”

  “你很缺钱吗?”龙浩渺问

  “不是啊。”龙浩祺说,“只是你们难得回来一趟,不给我点零花钱太不像话了。我在替你们着想。”

  “你这叫无赖吧。”龙柯说

  “嘿嘿,无赖之中有真情。”

  “谁教你的。”

  “不是你们吗?”

  “胡说八道,我们什么时候这么教你了。”

  “你看吧,就是你们不教我,所以我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龙浩渺和龙柯看着龙浩祺,有些无语,小小孩子都快成精了。

  “你不是会自己挣钱吗?”龙柯问

  “会啊,上次你们教我做的那个机器猫,我做了好多个,全卖给同学了。”龙浩祺说,“我还做了一点改进,录了一声’喵~’,女生们都觉得很萌,都很喜欢。”

  “小样儿,还挺会找市场。”龙柯说

  “那当然了。”龙浩祺说,“我总不能你们丢脸吧?”

  “还没丢?”龙柯说,“脸都被你丢光了。”

  “到底是谁告我的状!”

  “少想套我们的话。”龙柯说,“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龙浩祺悻悻作罢,只说,“酸菜老鸭汤!”

  “那行,明天中午放学学校门口等我们。”

  “知道啦。”

  三人说定,然后,一同去了超市,买了个橡皮擦。上次龙浩祺一生气,将龙浩诗语的橡皮擦切了个碎,其实那并非他本意,只是孩子虽小,就是吃软不吃硬,偏偏龙浩诗语也是同样的性格,所以两个人总是杠上。

  不过,虽说龙浩祺平时的性格不着边际,但他其实内心细腻,就连在超市选个橡皮擦都要七挑八选,必须要选龙浩诗语喜欢的类型。

  买好了橡皮擦,他们又一起去了小叔家,龙浩祺乖乖的向妹妹道了歉,小姑娘看见橡皮擦当即喜笑颜开,将之前的不愉快忘得一干二净。两个小孩和好如初,大家都皆大欢喜。他在小叔家磨蹭到快10点钟,跟龙浩诗语叽里呱啦了个够,才跟着龙浩渺龙柯回了家去。

  回去路上,龙浩祺古灵精怪的问了许多问题,三个人一路哈哈大笑。

  龙浩祺如此喜欢龙浩渺和龙柯,只是年龄差距大,他们总不能带着龙浩祺。龙浩祺脑筋转得快,又爱胡说八道,一般人三两下就被他绕晕了,有时候连他爸妈也拿他没办法,也只有龙浩渺和龙柯不上他的当,每次都能收拾他。

  可尽管如此,龙浩祺还是最喜欢他俩,一有机会就要黏着他们。

  ……

  第二天中午,龙浩渺龙柯如约去学校接了龙浩祺和龙浩诗语,带他们去吃了酸菜老鸭汤,完了又去文具店让他俩买文具。龙浩祺这个阶段的孩子,天生破坏力强,忘性又大,文具不是弄坏就是弄丢,所以,笔什么的基本都是按盒买,加上他又爱动手,所以,这一通买下来,不光买了日常书本文具,还买了剪刀啦、五花八门的卡纸,以及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东西。

  龙浩祺预备用卡纸来做成卡片,在上面画上好看图案,再卖给同学,他的特长是画画,这是跟龙柯学的,他的思维方式跟龙浩渺龙柯一样天马行空,时常能把很多想法装进画里去。

  但见龙浩祺一直来来回回的什么都拿,龙柯不由一下拎住了龙浩祺:

  “这么多卡纸你用得了吗?”

  龙浩祺嘿嘿一笑,“当然用得上啊,你看这些颜色多好看。”

  “我是说你买这么大一摞!”龙柯强调

  “唉!反正你们在,当然多买点啦,我自己哪里舍得这么买啊。”

  龙浩渺和龙柯相视一笑,不由皱起了眉头,看来下次回来得收拾一下龙浩祺了,不然长大了专坑亲哥。买完东西后,龙浩渺又额外给了龙浩祺和龙浩诗语一些零花钱,然后,才将他俩送回了学校去。

  下午,他们两个便回了北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