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曼安小说网 > 星痕之门 > 第二五四章 无可匹敌的力量
 
  这么生硬的台词……那一定就是传说中的游夜者了。
暴雨中,任也瞧着银袍人影,小心脏嘭嘭嘭地狂跳了起来。老实讲,他目前是不想碰上这东西的,因为此间星门的玩家过多,什么人都有,一旦碰上个强敌,很有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
不过,对方已经出现了,那想不动手,都不太可能了。
二十步外,身材高大,全身被银色长袍包裹的游夜者,声音沉闷:“我自欲望中诞生,漫步在永夜,暗中窥探七村,诛杀一切接近真相之人。我是游夜者,我是消灭欲望奴隶的……”
“谁特么写的台词,太中二了,受不了!”
任也不讲武德,趁着对方念台词的功夫,便轰的一声迸发星源与气运,身体嗖的一下消失在原地,同时向两位队友传音:“不要听他哔哔,试试他的斤两。”
喊话间,他已来到游夜者身前,一剑荡出,速度极快地奔着对方脖颈抹去。几乎同一时间,爱妃和阿菩也纷纷展现神异,一人头顶悬着千机流体,一人操控着阴阳子母剑,与三枚铜钱。
“刷!”
任也双手握剑横掠,动作大开大合,却速度极快。
这一剑,具备一定的偷袭性,如若换做普通玩家,估计是很难反应过来的。但那游夜者看似身体高大笨拙,却步伐灵动,动作敏捷。
他向后仰面,腰部柔弱无骨,竟能令上身与地面平行,很轻巧地躲过了人皇剑的锋芒。
不过,现如今任也的实战经验也很丰富了,他一剑落空,也没有慌乱,只立马开启圣瞳,令对方的行动在自己眼中变得迟缓。
“刷!”
游夜者的身躯猛然弹起,动作朴实无华,只右臂猛然后拉向上,攥拳挥出。
只一瞬间,任也脸颊的皮肤就变得褶皱起来,一股恐怖的拳风威压,似乎能隔空将他的身躯压爆。
这一拳,没有任何星源波动,也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神异气息,只单纯是肉身迸发出的力道,且刚猛异常,绝对拥有开山碎石之力。
任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一位二阶满级玩家,在全力防御的情况下,竟也被两拳就打碎了内脏。
他拥有天赦入命体,走的本就是极致武夫之道,体感和意识,对危险的捕捉也远超其它传承职业。
对方一拳袭来,任也便有一种濒死感在心中激起,他知道自己不能用肉身硬接,不然非死即残。
圣瞳开,他双眼泛起淡淡的腥红之色,周遭事物运动瞧着变慢了一些。趁着这个功夫,他猛然斜着弯腰,从游夜者的腋下窜了出去,堪堪躲过了那一拳。
“嘭!”
“轰隆!”
一拳落,并未触地,却搅得周遭气流激荡。那拳风毫无阻碍地碾碎了土地与坚硬的岩石,硬生生轰出一个大坑。
旁边,任也从对方腋下窜出后,动作灵敏且飘逸,回身就是一剑,直直点向对方的腋下。
剑身震荡着浩然之气,且蕴藏着剑压黄河两岸的霸道剑意,一剑出,便如游龙横撞,携带着不可阻挡之势。
前侧,游夜者猛然回身,但却为时已晚。
“嘭!”
“当啷!”
人皇剑刺入游夜者的腋下,却不像之前那般毫无阻碍地穿透。剑尖只插入了一掌深,便突然停滞,如若凡铁捅在了坚硬的岩石上。
“噗!”
剑意与浩然之气激荡,炸开了游夜者腋下的皮肤,却未曾见它流出鲜血,只是皮肤变得银白,且如液体一般流动。
“踏踏踏……!”
游夜者被一剑震退五六步远,身形略有些摇晃和狼狈,但却并没有流露出遭受重创之态。
这一幕,真的让任也内心十分惊诧。
他……他的身体竟然这么耐操嘛?金刚不坏?无敌圣体?!
“缚龙索!”
就在这时,阿菩出手了。他趁着游夜者身形不稳时,双手隔空操控着千机流体,令其变幻成数条粗壮的绳索,从四面八方,将其身躯缠绕,捆缚在了原地。
“噗噗!”
阴阳子母剑无缝衔接,一左一右,插入了游夜者的双眼,令其短暂失明。
同一时间,三枚铜钱如子弹一般,浅浅打入游夜者后背的脊骨之上。
爱妃轻念道:“定身!”
话音落,游夜者的身躯短暂僵硬了一下,似乎无法发力。
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任也已经捕捉到了战机。
“剑有神国!”
“翁!”
人皇剑内蕴藏着等同于一府之地的质量,如陨星一般,卷起阵阵空爆之声,简单粗暴地砸向了游夜者。
“轰隆隆!”
一剑之威,空间扭曲,大地崩裂。
那游夜者竟原地消失,被活生生砸入了地面之中。
情欲村内,此刻至少有二三十名玩家,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或是纷纷抬头观望,或是有人偷偷靠近,想要观察。
这群人也很好奇啊,二阶玩家之间的战斗,能他妈有这么大动静?这又是哪个天才小队发生碰撞了嘛?
“那边干起来了,动静很大。”
“估计是抢什么重要线索呢!”
“不对,也有可能是……是那个传说中的游夜者。”
“……!”
黑夜中,有人快速奔走,有人也在大声呼喊,想要引起更多的玩家注意,一块过来偷窥。
暴雨中,龟裂的地面周围,任也聚精会神地盯着被自己一剑轰出来的大坑,浑身肌肉紧绷。
刚刚他在出剑时,此间星门也有天道之力波动,在为周遭场景“托底”。因为剑有神国的能力太变态了,如若没有天道保护这片空间,此地根本无法扛住等同于清凉府质量的一击。
剑落三秒后,任也盯着大坑,突然喊道:“你俩先走,在昨日的地点等我,这个东西是搞不死的。”
“刷!”
阿菩根本没有废话,只瞬间转身,消失在了原地。
“你行嘛?”许清昭担忧地看向任也:“我与你一起吧?!”
“走,你先走,我有办法。”任也立即催促道:“周遭有玩家过来了,情况马上会变得很复杂,听我的,先走。”
许清昭与他早已形成默契,更深知这朱子贵就不是个做无谓牺牲的人,所以,也果断转身离去,只几个跳跃间,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果然,二人刚刚离开,那深坑中便有一具变形的身体爬了出来。
是游夜者,它就像是被起重机反复碾压过一样,浑身骨骼变形,肢体扭曲,且左臂完全断裂。但是,他全身依旧没有流出任何鲜血,破损的皮肤和断臂的创口,只有银色的液体流动。
“自我诞生以来……还……还从未有人令我肉身遭受重创。”它的声音沉闷沙哑:“你果然是个强大的欲望奴隶!”
任也看着他,久久无言。
游夜者弯腰,在泥泞的大坑中找到了残破的左臂,并用右手捡起,胡乱对接在了断臂创口处。
如水银一般的液体流动,只片刻间,就令断臂创口与左臂相融,且全身外伤,也在液体流动中愈合。
杀不死,
这家伙是杀不死的!
此刻,任也脑中就只有这么一个想法。
先前他捅在游夜者腋下的那一剑,在二阶玩家中,已经是非常非常顶尖的攻击手段了,但这也只是让对方遭受到了轻微的创伤。而剑有神国,那就不是一个二阶玩家,能用肉身扛住的神异能力,这是可以跨阶击杀的至强手段。
它也确实令游夜者遭受到了重创,但也只维持了不到一分钟,对方就完全复原了。
这怎么打?
这明显是天道规则之下的产物,完全不可力敌啊!
“嗖!”
任也毫不犹豫地转身,迈步便跑。
他活到现在,目前只服两种人:一种是剔着光头,喊大威天龙的;一种就是这个穿银色长袍的。
游夜者自然不可能放弃目标,他同样速度极快的在后面追赶。
二人在村子里急速穿梭,不少玩家都目睹了这一幕,也认出了游夜者,但却无人敢上前,更不会有人出手帮助任也。
村中心。
正在做任务的疯狗,于伟峰等人,见到一名队员跑过来,大声呼喊。
“峰哥!跟咱们作对的那个小队,好像碰到了游夜者,正在四处逃命呢。”队员激动地喊着。
于伟峰一愣:“你确定是跟咱们作对的那个小队嘛?”
“不是很确定。我没看见他们的正脸,但被追的那个小子,也使用了一把古朴长剑,而且战力很强。”队员回:“很像是之前跟我们交手的那一个。”
“好好好。”于伟峰笑着连说了三个好字。
旁边,疯狗站在雨中望天,狂呼道:“哎呀,我勒宝贝啊,老天爷,你终于上班了。”
一群人幸灾乐祸,却不知,任也等人之前与他们战斗,根本没用全力。他们也是目前唯一一支,正面硬刚游夜者,且将后者短暂打成小儿麻痹的队伍。
这东西越强,对玩家的威胁性就越强,也不知,疯狗在高兴什么。
……
情欲村中。
任也最开始的想法是,带着游夜者给于伟峰他们认识认识,让双方友好碰面。
但他却发现,这东西太过一根筋,几乎没有思维,只要盯住了一个目标就不松口,旁边有很多玩家掠过时,他都像没看见似的。
这样一来,就必须想别的办法解决他。
任也在狂奔跑路时,也曾偷偷用业火点燃过对方,但依旧没有效果,对方似乎就没有魂魄。
周遭,不少玩家见到二人你追我赶,都以为任也必死了,因为他们也发现,这游夜者盯上目标就不松口的特性。
过了好一会,村中安静了,二人彻底消失不见。
长街上,于伟峰等人正准备离开时,突然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走了过来,张口喊道:“老于,是我,你们果然在这儿呢?”
于伟峰一抬头,看见来人正是昨天与自己一块围攻阿菩的老曲。
他之前在别的村,但昨天二人在七家镇约定,今夜十点后,老曲便会传送进情欲村。
……
1号古屋周边。
任也动用了在基地市购买的隐身符,因为他发现对方没有意识感知,也无法展现神异,只能靠双眼、双耳、五感去捕捉对手。
所以,隐身符对他来说是有效的。但任也在移动时,也会产生轻微声响,更会在雨中显形,而感官极其敏锐的游夜者,依旧可以盯上他。
不过,能在古代干园区的领袖选手,那绝境之下的智商,肯定是没问题的。
他能来一号古屋,便已是想好了对侧。
“踏踏!”
雨夜中,轻微的脚步声在古屋厅房内响起。
“轰隆!”
游夜者一拳打过去,瞬间轰碎了半面屋子,但厅房内静谧异常,没有响动。
他目光锐利地观察房屋废墟,或走或停,五感仔细捕捉着周遭的一切动静。
古屋内,任也隐身后靠在墙壁上,满头都是汗水,且不敢呼吸,只慢慢等待。
过了一小会,游夜者迈步走向旁边的房间,距离任也稍远一些。
“嘭!”
任也瞬间推开复位的瓷缸,迅速输入了地面铁板的密码。
“咔嚓!”
铁板敞开,地下室传来一阵声音:“是你来了嘛?我记得你的气味,奴家等你好久了。”
“嗖!”
任也瞬间跳进去,咬牙道:“好宝儿,我又给你带来个身体倍棒的!”
话音落,他立马抓住梯子一侧,停止呼吸,一动不动。
也就一眨眼的功夫,游夜者高大的身躯,便从上方跳下,稳稳落地。
“嗖!”
任也单臂用力,身体嗖的一声飞出地面,毫不犹豫地关上了铁板,推上了瓷缸,迈步就跑。
“嘭嘭嘭……!”
没多一会,房屋内地面震动,铁板被砸得剧烈作响,但游夜者却没有冲上来。
昨日进来的时候,任也就发现了,此地密室必须要用密码才能打开,不然任何外力都无法将其破坏。说白了,这个地方也是有天道规则保护的。
所以,他才有此一计。
能对付天道规则的,必然也是天道规则,这就很合理。
暴雨中,他一边狂奔,一边听见古屋内传来女人不满的喊声:“你这人为何如此粗鲁?一直砸墙做什么,你倒是看看奴家呀……?!”
离开古屋后,任也惊魂未定,心里暗道:“如果不是老子智商一百八,而且提前知道了地下密室这个地方,那换别人来……肯定嘎了。”
游夜者太强了,任也看着是真眼馋,甚至一度想把对方带回园区,毕竟他的那个豪强随扈的能力还没用过呢。
但就目前来看,他们小队想击杀这个东西,恐怕还是差点攻击力的。
哦,不,任也还想到了自己的两个底牌,但现在才是星门开始阶段,贸然使用,那是犯不上的。
……
情欲村外。
老于和老曲找到了一个安全地点,相互交谈了起来。
“我们的那个村,死人了,死了一个半小队。”老曲脸色凝重道:“这个星门,比我们想的危险得多。”
“你们也死人了?!”老于表情惊愕,试探着问:“杀人的是……游夜者?”
“你怎么知道?”老曲愣了半天反问。
“我们这里也死了,今天凌晨,一个小队,几乎被团灭了。”老于如实叙述了一下白天发生的事儿。
老曲咽了口唾沫:“这么说,所有村子应该都会遭受到游夜者的攻击。”
“应该是。”于伟峰点头道:“刚才,我们这里还有游夜者在袭击玩家。”
老曲斟酌半晌:“我们的人商量了一下,准备想办法集合玩家力量,对付这个游夜者。”
“怎么对付?”于伟峰反问。
“联系七村的顶尖玩家,我们组个最强的值夜小队,一块干。”老曲瞧着他:“玩家不抱团,早晚会被游夜者杀干净。”
于伟峰皱起眉头,轻声嘀咕道:“最强的值夜小队?”
“对啊,比如昨天的那三个人就很强啊,可以联系。”老曲轻声道:“再从其它村里找人,人多力量大啊。”
疯狗一听这话立刻不乐意了:“你是不是卧底啊?!那三个逼杀了我们的人,还要跟他们联系?你怎么想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